首先照例先作一个背景介绍:奥斯维辛是波兰南部的一个小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在这里建立了最大的集中营,这个小镇因此闻名于世;集中营内部壁垒森严,四周电网密布,设有哨所看台、绞刑架、毒气杀人浴室和焚尸炉,多达300万人丧生于此,可谓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窟。这里现在已经被建成博物馆,供世人缅怀和正视当年纳粹犯下的种种罪行,这也是我们到访的主要目的:历史虽不堪回首,但不该被忘却。

考虑到来回奥斯威辛的路上需要快4小时,第二天我们起了个大早吃完早饭直接冲向与火车站毗邻的汽车总站。到了火车站坐扶梯往下找到5号站台(如上图)往右拐弯就能看到汽车站。早上7点开始每15-20分钟就有一班车开往奥斯威辛小镇(汽车比火车发车频率高且价格差不多),上车可以直接问司机买票,可以买往返联票或者单买单程(推荐后者)。

汽车不置语音播报,不过不用担心坐过站,因为到站时司机大哥会喊很多次奥斯威辛提醒大家到目的地了。我们和很多乘客一起下了车,然后纷纷左顾右盼,这里绿树成荫像花园一样,与脑海中杀人魔窟的形象大相径庭。直到在入口的铁门上发现奥斯威辛博物馆的字样,我们才确信没有走错方向。

走进门沿着林荫道笔直走,不远处就能看到醒目的售票指示标记。奥斯威辛集中营开放团队和个人参观,团队参观提供多种语言;个人参观只在下午三点后开放。我们果断地在售票中心买了两个英语团的名额,拿好听讲设备,跟着带团导游,我们终于走进了传说中的奥斯威辛集中营。

走进奥斯威辛一号集中营,铁门上那句著名的纳粹标语“劳动带来自由”就映入眼帘。导游一边领路,一边向我们介绍集中营的历史。我们有幸参观了其中保存较完好的两栋建筑,7号和11号。印象很深刻的是其中一条照片廊,记载了部分遇难者进入集中营的相片,以及他们生前职业、出生日期、入营日期和死亡日期;其中男性存活的时间平均在6-8个月;女性则更短,只有2-4个月;其中还有不少未成年的孩子,很难想象遭受了怎样的酷刑竟会把人的生命压缩到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我们还参观了当时的刑房,洗漱室,囚室和行刑审判室,简直可以用震惊来形容,因为你无法预计下一个看到的是不是更阴森更可怕更刺激到灵魂的底线。

走出压抑的11号楼,我们被带到楼外那堵“死亡之墙”,因当时纳粹随意枪杀囚犯而闻名。墙上昔日的弹孔赫然在目,墙下有不少鲜花和蜡烛缅怀逝去的生命;如此和平的后院,很难与曾经结束过无数生命的屠宰场划等号。在温暖的阳光照耀下,我竟然觉得极度不寒而栗,除了压抑就是恐惧,静静地看了几眼后便匆匆离开。

营房不远处有一栋不起眼的矮楼,这就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毒气室”和“焚尸炉”。当年纳粹为了加快对犹太人的迫害,以去浴室洗澡为幌子,在这里进行批量大屠杀。这间数百平米的魔窟又暗又潮湿;房顶有一个不起眼的金属喷头,这是当时喷洒致命毒气齐克隆B的入口,只需短短15分钟就可以要房间里所有人的性命。毒气室隔壁是焚尸炉,纳粹之前想尽办法利用尸体例如毛发织成地毯、皮肤做成灯罩、脂肪做成肥皂;剩下的部分或者来不及处理的统统塞到焚尸炉里火化,骨灰可以卖给农民作肥料,卖不掉的就直接倒在荒野里。从焚尸炉走出来,我深深吸了口新鲜空气;之前我总感觉毒气室里还有毒气的存在,焚尸炉里还飘着骨灰一般,大气不敢喘一口。站在门外,我仿佛重获自由,身心无比释怀;看着身后这个可怕的杀人工具,无尽的悲伤涌上心头。

这些可怜的犹太人,当时被纳粹骗到奥斯威辛时,德国人承诺会好好安置他们和家人。而事实上从他们走进集中营的大门开始,他们的命运就掌握在一位德国医生手里;他根据是否有利用价值,决定了他们是直接判死刑走向左边--毒气室还是走向右边--牢房。当侥幸活下来的人还来不及庆幸,他们就会发现无穷无尽的折磨已扑面而来;他们一定也想逃出这个恐怖的地狱,但牢房外围安装了里三层外三层的高压隔离带,加上众多哨兵看守使越狱计划难上加难,这样痛苦地活着真不如痛快地死去。爸爸和我一样,在整个参观过程中一直很沉默,心痛也好,惊吓也罢,这里真是一个令人绝望到不能再绝望的地方。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