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死神擦肩的车祸—加拿大旅行遇险记(事故日期:2014-8-28)

今天,温哥华依旧连续的艳阳高照天气,本应该开始的持续雨天还没有出现,可能是为了我这个病人打气鼓劲吧,每天看到暖洋洋的太阳,让人求生欲望都会大增。

10am准时上门护理的姑娘Camille帮我洗头发、清理脸部的伤口。她

(著名的空中走廊)

(游艇俱乐部门口的孩子)

手脚麻利地做完事情就走了,静静地留下我一个人在家里。

上了全球新闻头条的交通事故是这样的:

2014年8月28号,Cindy和我参加了美亚旅行团班夫4天3晚的旅行团,28号是美好的旅行结束回温哥华的日子,几天的好天气,让我们的旅行百分百满意。旅行团的模式就是坐车、拍照、上厕所、早起,最后的重任就是落在长途车司机Brian身上咯。

司机Brian

右侧没有玻璃的窗户

大巴车右前侧门上的一块玻璃不知道何时飞走了,司机用硬纸板糊了一下!每天导游为了表示公平,会给所有人更换座位号码,这是旅行团的规矩,于是归途的日子,我们拿到了1号和2号,超级好的视野!

早上酒店用完早餐,7:25am我们的汽车开始了返回温哥华之旅,我喜欢随时随手拍照片,车没开10分钟,那块可怜的硬纸板就飞走了,Cinday和我庆幸没有飞到车里面啊!不然肯定糊我们脸上。

大巴在山区穿行,时而雨点时而阳光,二个小时后,停下休息排队上洗手间,这是旅行团最主要的主题,导致根本没有尿的我们都有了神经质反应。此地有个火车头,大家纷纷拍照,一辆超级长的火车驶过,飘起小雨点,大概20分钟后,继续出发,导游Marco时不时和司机聊几句,为了给他提神。M说跟B初次合作,但是他有20年的卡车司机经验,应该也是老司机咯。大家相对笑笑!

大巴沿着洛基山脉的高速公路行驶,我时不时观察他的车速,基本100-120,还是蛮守规矩的!中午11点多,车不多,突然冒出来一只可爱的小黑狗,冲进高速公路,小狗不知所措地惊呆了,因为坐在第一排,Cindy和我看得真切,甚至和那条小黑狗眼神交流,无辜的小狗!Brian虽然也踩了刹车,但是来不及了,“嘭”的一声,小黑狗就和这个世界告别了!很多坐在后边的旅行团成员问怎么了?导游说一块石头。

Cindy受了很大的刺激,她说心情太不好了,感觉也很不好,我劝她“没办法,司机也采取措施了,哎狗狗可能3个月的样子,太小了不知道高速公路危险吧?”以前在路上见过被碾压的猫猫狗狗,但还是第一次自己坐的车活生生撞死一条狗狗,其实这个事情也另我心有不安,不知道爱狗的老外司机是何心情啊!

回程只有一个活动,就是参观台湾人开的人参厂。旅行团的队员们自然就是上洗手间和购物咯,免费的人参茶随便饮用,现在想想亏得那几杯人参茶啊,不然很可能就再也没有睁开双眼回到这个世界咯。

喜欢购物的团员们一通买,我们游手好闲之辈就东看看西看看,等待回家的慢节奏心情!再次上车,导游说下一站吃午餐!Cindy依然被撞死的小黑狗搞得心情很沮丧,说没有胃口吃饭!再次以小姨的身份劝说了几句,希望她赶紧心情好起来。

摇摇晃晃20分钟后到了餐厅,中餐西式自助模式!我总是吃得饱睡得香的状态,想到回到温哥华折腾到家也要下午6点,于是吃得饱饱的。谁知道这一餐尽然到医院后要盯到晚上9点,现在回想,亏得吃饱了有体力啊。每当回过头去想事情总是很戏剧化,难怪人生就是向前看,因为往后看无非就是还好、可惜和早知道的调调。

吃完午餐,每一个都是圆滚滚地入座,Brian明显情绪不好,很有爱的团员送上咖啡和甜点,结果司机放好咖啡,毫不客气地将另一包甜品扔进了垃圾桶,此行为在我看来, Brian真是属于没有素质的那类人。导游见状笑笑和他说了几句,把东西从垃圾桶里捡了出来自己留好了。随口告诉我“他的车划花了,所以很生气呢”我也没有继续追问是撞狗狗弄坏了车吗?还是另外又被人划了车子?

车子再次出发了,我一直没敢睡觉,可能凭人生经验,这位司机让我觉得不靠谱吧!

Brian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洒在了白衬衣上,我立刻拿出纸巾递给他!他心情很不好地擦着衬衣,放下了咖啡,现在想想,如果当时没有洒出来咖啡,是不是他就喝干净了,也就不会犯困了呢?

司机继续行驶,时不时车偏到一边,压线二次,慢慢他又调回来,不过让人心惊肉跳,我和Cindy说不敢睡觉,这车让人紧张!我几次和Cindy说“怎么这么高度文明的发达国家,尽然大巴上没有安全带,令人不解啊”

终于还是发生了!Brian把车从高速公路直接开到了左侧下坡的草坪,我的天呐!120的车速,说时迟那时快,Marco超级快速地跳到司机身边,大叫他的名字,可能是因为司机突然惊醒,立刻往右边打方向盘,车子从斜坡下的草坪飞上了高速公路!上帝真能保佑大巴还能四平八稳地落地吗?NO。

失去平衡的大巴完全90度向左侧翻到。。。我心想“完蛋了!”我的记忆停止了。

脑子里面一片白光,强烈的白光。。。。。。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道如何翻飞,苏醒过来的时候,只有一对手慢慢显现在眼前,那睁开一条缝隙的眼睛里看到我自己的手表和戒指,“这不是我的手吗?”“出什么事情了?”“我这是怎么了?”环顾四周,几个陌生人,我努力想“我在哪里?”“他们是谁?”终于看到一个旅行团的人,才联想起我的4天班夫之旅,右脚的鞋子摔落在不远处,赶紧捡回来穿起来,想到每次听到有经验的司机都说鞋子都摔掉的车祸,一般人就死了,我这个掉一只的算是捡回半条命来。突然想起Cindy,我们一起出来旅行的啊,如果她有事情,怎么办?我开始哆嗦,因为心里焦急,发现四肢还可以活动,我立刻站起来找Cindy。

还好看到她坐在地上,问了情况,才知道一切情况还算好,我心安了!

左后背酸胀难忍,再次坐到地上,左眼睛里面有个东西摩擦着眼球,非常疼!右眼睛也几乎睁不开,这时候有个女生和我说话,是个外国人,亏得俺英语还OK,突然想起和Cindy一样重要的东西,我的随身包包!一个我在印度花了3块钱买的布袋子,里面有我的护照!出国旅行,永远护照是至关重要的,可以丢了现金,就如我在印度旅行被偷钱包,护照在就一切都是小事咯。女生说她叫Amanda,我说“请你帮我去找一个紫色的布袋子,里面都是我的随身重要财务”一会她回来了,给我递过来包包,我的天呐,凭手感就知道是我的紫色袋子,细细摸进去,发现手机没在,于是继续请求她帮我把5s找一下,过了一会,她回来了,给我一个摸着毛毛的手机,需要指纹才能开,“叮”顺利打开,我的重要财物就这样回到了我的身边,Amanda说她正好开车路过现场,要了我的EMAIL,答应随后会给我发邮件联系的,我没有看到她的脸,但是她肯定是个善良的天使,美丽的天使!

我背部的疼痛在持续,Cindy开始呕吐,我也站不动坐不下的难受,有几个担架,于是我和现场的救护人员说我想躺下,随后的噩梦开始了。。。

直挺挺硬梆梆的担架,我直挺挺地躺在上面,每个关节被一通固定,和电视里的美国大片一样,从脖套到脚踝牢牢绑死,最后还有人弄了个氧气不正微斜地放我脸上,我本来有幽闭恐惧症,这次我肯定要烙下另外的心理疾病了!

我的尾骨不同于普通人,是二块尖尖突出的骨头,硬梆梆的担架没躺15分钟,我就开始背部臀部麻痹,于是我请他们给我个垫子,很快垫子塞到我屁股下面了,依旧死死绑在担架上,阳光普照!臀部的麻木刺激到我的大脑不耐烦神经,我开始大声请求他们放开我,我的骨头没大事,我要松绑!

结果满脸正经发音的救护人员一通解释,令我彻底绝望了,不能再叫喊了,一旦他们认为我有狂躁症不是完蛋,镇定剂一打,再疯人院一送,我的人生就要改写了。于是我“shut up”保持高度配合。就这样我还告诉他们,我要和Cindy在一起,她是我的外甥女。事实证明,当时场面太混乱,我和Cindy被送到了不同的医院,距离三个小时车程。

终于我被抬上了救护车,2个人一部,没有“呜哇呜哇”的鸣叫,只有飞驰,心想如果再翻车我就死定了。客客气气商量着让救护员脱了鞋子,松了一根大腿的绑带,还是不见好转,死挺着!想起左眼的异物,让David救生员帮忙一直滴眼药水,帮助冲洗眼睛,我总要做点什么,为自己也为了分散注意力,不然我没到医院就死在尖尖的尾骨折磨中了。

David告诉我离开医院2个小时车程,能体验我当时的痛苦吗?心里的绝望吗?我告诉他能不能到了就先卸下我,我要求第一个被屠宰!

终于,终于到了医院!室内的灯,白人医生一圈,剪掉了我的衣服、内衣,开始细细检查,亏得英文过关,还能表达清楚。大家散去就有护士来问“今晚你可以去酒店住吗?”“今晚住酒店!我满身的擦伤,我背部疼痛难忍,去酒店,谁帮我去洗手间或者清理伤口?”

我提出要去洗手间,护士说有人跟你描述过你的脸吗?我惊讶问 “怎么了?我耳朵没有了吗?”她说“耳朵在,只是脸上象做了很夸张的纹身”。

照了镜子,一个大花猫!肿起来的大花猫!

从洗手间出来,我说全身都是擦伤,内裤里面都是石头和沙子,我必须冲淋,帮我清理伤口!护士倒是个个天使,又和气又负责,于是我被送到冲淋间,坐在凳子上开始冲淋,头发油乎乎的,护士说不要用香波,于是干冲水,皮肤辣花花得疼,我心里只要干净,对皮肤恢复有好处我就忍!护士用海绵帮我擦洗掉伤口的泥沙,我疼得开始哆嗦,也许此时午餐消化结束,低血糖发作,我哆嗦得牙齿都快咬断了,护士也吓到了,擦干身体,换了病人袍子,爬上病床,护士拿来好多热的毯子,真是人性化!我说也许是饿了,来个果汁吧!二杯橙汁冰凉凉下肚,热毯子厚厚包裹,护士开始测量血压,下压50,于是我留下了,没人再叫我去酒店住!

再晚些,胖护士拖着我的病床去检查,原来是做了个CT。眼睛也看不见,糊里糊涂回到我的病房,开始休息,包裹的湿头发就这样自己干了!左后背酸疼厉害,左眼还是异物疼痛,这样的一夜!含含糊糊到了天亮。我见到护士就问Cindy在哪里?叔叔也看到温哥华新闻后,往不同医院打了几个小时电话,找到我,终于没有失联,感谢上帝!

8月29号,早上抽血的、量血压、体温的,早餐更加可爱,点餐护士欢快地音调给我点餐!最后医生来了,告诉我内脏有出血,血小板不正常,怀疑骨头有坏了的地方,最后说有二处粉碎骨折,但是没有大关系!不过以防万一,还是需要留院观察4天。当然乖乖听话,有益健康!

每次艰难地上洗手间,艰难地挪动步子,但是生命在于运动,我只要还能动,我就必须多运动,增加肺活量,恢复体力。于是隔着玻璃,看见北美的山,枫树和蓝天白云,可是我却困在医院,美好的旅行就这样停滞在Kelowna医院。我一定要快好起来,为自己也为爱我的家人。

窗外的阳光

护士联系到Cindy在不同的医院,需要3个小时车程,是否需要搬到一起?我冷静地说不需要了,因为知道她没事,知道她平安就好了。

认真喝水、喝果汁、喝牛奶,相信明天会更好些。多观察自己,发现左眼异物没了,可是看东西重影,新问题,立刻汇报给护士。

我的旅行团成员Jacky

8月30号,依旧例行抽血查血压,吃排便药和止痛片。事故以后的疼痛,让大便成了极其痛苦和挑战的事情,也因为这个我看到了自己的勇敢坚强和伟大!今天终于稳定些了,开始清理我自己的物品,上半身的东西已经全部毁了,连牛仔裤的皮带都断了,紫色包里的东西都是泥沙,擦拭后发现钱包的现金500加币也荡然无存,好吧!我认了,看来美好的加拿大也这样,让人觉得人性都一样的道理啊!牛仔裤和运动鞋都是泥沙和血渍,放进塑料袋回家再说吧,我的绿色运动外套、粉色靠枕、太阳眼镜和眼镜壳都和我告别了。身体到处都是擦伤,护士每天帮我清理换纱布,左肩膀常常摩擦到,非常疼!除了忍,好像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依旧努力散步,看看窗外明媚的阳光,和其他病友们相互问候下,时间过得好快啊,一天又过去了!难得见到亚洲人的她们都知道我是车祸的受伤者,满脸真诚的问候从蓝眼睛中传递出来,我唯有报以感激的笑容!今天还见到了导游Marco和美亚旅行社的老板,他们也够闹心的,出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也忙的屁滚尿流地,导游自己也是负伤厉害!

(医疗环境赞)

8月31号,来了一个胖护士,推着我的病床换了个楼层,估计是观察病区,换地方不能换心情,继续安顿好开始散步,遇见中国领事前来探望,亲切合影,述说病情,留下名片,感受到祖国政府的关怀!晚上皮肤的疼痛变成了痒痒的折磨,皮肤正在康复的信号,但是痒痒的痛苦必须要紧牙关度过了。Cindy已经回到了温哥华,轻度脑震荡,时不时呕吐和头晕的感觉,也有了手机,我们可以微信了。几家报社通过微博和我了解情况,很快三大华人报纸头版出版了事故报道和我的照片!Amanda给我发来了邮件,发来了她的照片和事故的部分照片,还有她幸福的三个儿子,这种情感在事故中发生、延续,人生的美好就这样传递和感染着!

Amanda

我在担架上

9月1号,起床,尽然站不起来,腰里面有个石头坠在里面,我艰难地坐在床边,不得不请隔壁的病友帮我叫护士,终于护士拉我站了起来!为什么今天那么疼?医生回答,今天是事故的第三天,所以是最糟糕的感受,很正常!有医生给这句话,我心安了,疼我都可以挺住!依旧抽血的血压的体温的穿梭过来,背上的纱布越来越少,太好了!社工来跟我聊天,回温哥华住哪里?我答“不能回,叔叔照顾我不方便,我必须要恢复我的背上伤口才能回家”社工点点头,笑眯眯走了。请护士帮忙洗头发,忍无可忍得脏,护士真是贴心,帮我找了护士站里面的高脚水盆,以免我的腰部不能弯曲,轻轻柔柔地清洗,其实我希望她特别使劲地洗头,因为太脏了,事故时候的泥沙依旧在头发里,可是不能要求太多,这样已经足够好了!但是美好的白天,伴随的夜,却是一位原住民胖女人不断地呻吟,令我一夜无眠!

9月2号,预约的眼科大夫还是没有出现,身体渐渐恢复!至少一天八片止痛片没有让我太过痛苦折磨,依旧是散散步看窗外夕阳无限好!夜里,恐怖的呻吟又令我一夜无眠!

9月3号,终于早上抽血的,查血压体温的都来例行公事了。护士说血液检查都好了,可以出院了。又一位护士认真告诉我看眼科大夫的时间10:45分。社工开始联络出院,最后协商成酒店住一晚,4号直接飞机回温哥华,因为四个小时的车程我的腰实在受不了!社工帮我联系另外的社工采购衣服裤子和鞋子,订了机票!还有其他社工会给我送中餐!社工也是个伟大的工作啊。胖护士永远是负责运输的,把我领到了眼科,坐下,事故后第一次坐下,大概15分钟后,我的背部疼痛开始,于是站起来晃晃,再次坐下15分钟,疼痛难忍!终于等了一小时,轮到我了,帅哥医生把我领进接诊室,一通问询后,开始检查,散瞳后检查都没有大问题,医生说“你的重影,可能是事故中有东西擦伤眼球,给你个眼药水,每天四次,每次一滴,二周后应该会好的”谢谢后,出来,护士安排来人接我,推着轮椅,我第一次坐轮椅,被轻轻柔柔地运回了病床边,加拿大的医院好舒服啊,身在痛,心里却温暖。

下午5点,医院晚餐送到,给我送中餐的社工护士也来了,我说不需要特别送餐了,我吃完医院的即可,我不挑食,中西餐对我都无所谓,吃饱健康即可!社工听说我的现金在事故发生时被偷,还特意到ATM机上取了60加元给我送来,弄得我不知所措!她说不用还,留着防备下!太感人了。接着送衣服的老人家社工来了,老夫妻俩大概快70岁,挑选的衣服裤子鞋子都那么贴心舒适,帮我换了衣服,帮我拿着一堆清理的药品纱布,和我的一堆差点成了遗物的细软包包,临离开医院,我提出要和护士天使们道别,结果没说二句话,心中一切感激和度过难关的心情翻腾,痛哭流涕,泪水泉涌一般!挽着老太太的胳膊,跟随着老头的带领下楼,离开了医院,上了他们的道奇SUV,边聊天边坐车,他们特意提前带我去看了机场,简单介绍哪个门进去办理登机牌最近,然后送我入住了机场附近的酒店four points,因为还没有拿到我的行李,每天在医院都是靠护士帮我借5S的手机充电器,终于酒店前台直接给了我一个,挂账!到了酒店房间,和老夫妻挥泪告别,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心中的一切五味杂陈终于彻底宣泄了一下!在软绵绵的大床上。

9月4号我痛苦地睡到早上,犹如残疾人般地晃悠到餐厅,静静地用餐!

因为脊椎的骨折,不能提重东西,所以行李被我分二次拿到楼下前台,酒店免费送机场的巴士很顺利送我到了机场,今天注定一半是道别,一半是相逢!

机场工作人员特别热情,尽然同意我带着医用剪刀、清洁液体随身登机,还安排了接飞机的轮椅,在kelowna候机的时候,我奇葩缓慢的怪异动作引来帮助无数,老太太帮我提东西,一直到下飞机还关照空姐给我一瓶水,叮嘱我吃了止疼片,一直送我到轮椅上,“sweety”地叫我,眼泪总是在这些感动中奔流而下。

45分钟的飞行,掠过高山、湖泊、雪山美景,白云棉花团一样伴着飞机。

一位黑人胖妞推着轮椅等候我,坐上轮椅,抱着我的贵重物品,此时我的重要东西只是清理药品和随身衣物,人看来需要的只是这些必需品就足矣。换了电瓶车又换到轮椅,终于见到美亚旅行团的接待牌,小姑娘再次把我移交给开车来接我的阿伟。

入座,开车,聊天,就到了美亚旅行社的办公室。拿回我的行李,我的咖啡色双肩包。它安安静静在那里,干干净净,俨然没受苦的样子,散落的行李也被归纳到一堆,在吧台上几副眼镜中,看到了陪伴我多年的阿玛尼黑色太阳镜,我如获至宝,不过她伤得不轻,一边的标牌被撬了出去,什么力度才能完成这样的伤害?镜片也擦花了,还满身泥土,她还能遇见主人已经算万幸了。我的粉色护颈和绿色运动衣算是永别了,各种缘分,该了结的时候谁也拦不住啊,到底谁在主宰生死?

阿伟继续送我回叔叔家,结果刚启动,遇见Paul Chan,美亚的老板,他曾经在医院见过我,热情地提出他来护送我回家。一路上聊天,也了解了导游Marco的近况,希望他尽快好起来,巴士翻车完全没有他的责任,而且他一直很负责,希望他不要自责,尽快好起来,也许每个人身体的伤好起来快,但是心理受到的创伤真的需要一段时间才可以。

很快到了叔叔家楼下,叔叔已经在楼下等我,寒暄几句后,终于我回到了自己的小窝,一个本来9月10号就要离开的小窝,现在可能需要再待一个月咯。

家里的设施是不适合病人康复的,第一夜我的床垫给我带来了超级痛苦,无眠!第二天家里的花洒洗头,感染了右脸的伤口,脓水横流!还好随后签了律师事务所,随后他们优质的服务让我一切迎刃而解,护理人员来了,医生来了,物理康复师来了,我的未婚夫也可以来了。

跟随北美的法律体系走,现在我只希望4周后的骨骼检查情况良好,我的右脸可以顺利结疤、顺利掉疤,可能脸上的颜色会不同,皮肤会不平整,可是事故后我还是发现能活着真好!甚至我想象过如果我失去了双腿,失去了眼睛,需要永远坐轮椅的日子,总之现在我还是幸运的活着,而且还能自由活动,已经足够幸福了。需要3个月骨头才可以长好,慢慢来,康复后继续旅行,爱生活,爱旅行。

每天散步的地方

难忘的加拿大旅行!后续的诉讼需要很久,但是活着就有一切!

加油!

事故后的我

Sandy Yao

温哥华

2014-9-13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