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后人巴布尔,十六世纪打败了德里苏丹国,创建了印度历史上最重要的外族王朝——莫卧儿王朝,这个三百年的帝国只有孔雀王朝和笈多王朝可以与之媲美。巴布尔不仅继承了先祖弯弓射大雕、开疆拓土的本领,还著书立说写下《巴布尔回忆录》,为后世子孙树立了铁血柔情的榜样。
“我的心,像红玫瑰的蓓蕾,披上了一层鲜血,能让我心的蓓蕾开放一万个春天之久吗?”这是开国之君巴布尔写下的情诗,一语成谶,那些为了爱可以梦一生的帝国子孙们,心中的红玫瑰上或滴着血或淌着泪······
(一)德里 · 胡玛雍陵
巴布尔之子胡马雍,莫卧儿第二任皇帝。他不该生在那个时代,更不该生于帝王之家,能文不能武的胡马雍在波斯做了十多年的流亡皇帝,复位不到几个月,就从藏书楼的楼梯上摔了下来,伤重不治而亡。

胡马雍死后,与他共患难的波斯籍皇后哈克·贝克姆,重金聘请波斯工匠为苦命的亡夫修建了这个美丽的陵墓。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奥克塔维奥·帕斯在《印度札记》里写到“那座陵寝象一首诗,不是由文字所写成,而是由树木、池水、沙地与花朵的林荫大道写成;格律严谨的音部,以极为明显但令人惊讶的韵脚,角度纵横交错。”

(二)阿格拉红堡

胡马雍意外去世,13岁即位的第三任皇帝即大名鼎鼎的阿克巴大帝。他是一个英明神武、宽宏大度的帝王,选择用宗教大融合的政策来建国和治国,他打破伊斯兰教只能教内通婚的旧习,将各个宗教(伊斯兰教、印度教、耆那教、甚至还有基督教)背景的女子一一娶了回来。不白娶,那些女子嫁过来时,大多将娘家领地也带了过来。

充足的国库让阿克巴大帝圆了一个做建筑师的梦想,他用了八年的时光,建成了具有宫殿和城堡双重功能的阿格拉红堡,莫卧儿王朝叛逆情种第四代皇帝贾汗吉尔也从此登场。

皇宫里从来不缺传说,据说太子贾汗吉尔看上了老爷子阿克巴心爱的舞姬安娜卡丽,居然想和她结婚,阿克巴自然不允,贾汗吉尔因此刀兵相向,结局很悲惨,阿克巴打败了儿子,将舞姬安娜卡丽活活地砌死在一堵墙里。

阿克巴大帝舐犊情深,为纪念爱子贾汉吉尔的出生,修建的贾汉吉尔宫。

极目远眺,与阿格拉红堡遥遥相对的是举世闻名的泰姬陵。这个八角亭是贾罕吉尔的儿子沙贾汗被其三子奥朗则布废黜、幽禁的地方。被囚禁了九年的沙贾汗,每天对着亡妻的陵墓,在晨雾暮霭间默默地倾诉着孤寂和哀伤。

精美的建筑,每一扇门窗都对着泰姬陵,都对着那一个爱情神话,光鲜的背后是无尽的凄凉。

谒见之厅。莫卧儿王朝帝王接见大臣、使节的地方。这里不设桌椅,只挂纱幔和铺波斯地毯。

看当年皇帝是多么热衷于波斯地毯,花园也被设计成地毯模样。

(三)斋普尔 · 琥珀堡

德里西面的拉贾斯坦,小国林立,生活着一群桀骜不驯、信奉印度教的拉其普特人,他们勇猛无比,即使德里苏丹立国几百年,也从来没有征服过这里。
阿克巴大帝是一个致力于种族和宗教融合的开明君王,认为印度教和伊斯兰教应该一视同仁,他用联姻的方式,不费一兵一卒就将安梅尔(琥珀堡)收入莫卧儿帝国的版图。
这段爱情故事,电影《阿克巴大帝》用时3个小时完美呈现。公主是由印度第一美女拉·蕾饰演的,她灵动的大眼睛,高挑丰满的身材,披上一层薄纱后更是如天使般美丽,片中阿克巴大帝深深地被她吸引,对她的评价是"天堂就在我面前"。美真的是不分国界的。

在琥珀城堡的上方,建有另一座城堡,是当时的兵营,负责拱卫和守护着琥珀堡的安全。城堡围墙沿山脊而建,透迤起伏,如一条巨蟒盘卧在山峦之巅,与我国的长城有些相像,不过这只是那座古城的城墙。

(四)占西 · 奥查古堡

走过一座石桥跨过贝特瓦河便是奥查古堡,它和印度其他大多数古建筑一样是用红色的砂岩砌造的。奥查古堡主要包括两部分,小的部分叫拉吉玛哈宫,是十六七世纪时当地印度教国王本德拉藩王的宫殿。大的部分叫贾汗吉尔宫,是十七世纪本德拉藩王为了迎接当时莫卧儿王朝第四代皇帝贾汗吉尔的驾临而修筑的,融合了印度教和伊斯兰教的建筑风格。

拉吉玛哈宫。一个四四方方的庭院,四面是错落的高大的建筑,楼顶建有许多可用于瞭望的四角凉亭,第一层比较宽大,是用于支撑的连拱回廊,回廊的顶部和内壁绘有装饰性壁画,内容主要是描述当时宫廷生活,以及花草纹饰。由于使用天然颜料,历经数百年而不褪色,特别是避光处至今仍然鲜艳如初。

贾汗吉尔宫。这座宫殿是本德拉王专为恭迎帝国君王贾汗吉尔驾临此地而特意精心建造的行宫,耗时六年。然而宫殿建好后,莫卧儿皇帝贾汗吉尔巡幸来此,只住了七天,此后宫殿便一直闲置,可 见本德拉王这马屁拍得多么的响亮。
这个宫殿与藩王的宫殿制式相似,同样是中间有一个大院的四合建筑。每层楼之间有屋檐或回廊隔开,其下装饰着石质的斗拱结构,宫殿顶层四个角和每面的正中都有个圆顶的堡垒,工整对称,周围是四角凉亭。四合建筑中间有一个大的喷泉水池。

四角是印度式,圆顶是伊斯兰式,这就是印度风格与伊斯兰风格的混搭。日光斜射着这古老的城堡,到处都红红的、暖暖的,记忆里留下了奥查这美丽的光影。

文明古国就是不同,街边随便一条不起眼的巷子后面都有一个古老的建筑,不知道又是哪位王爷的宫殿,也不知道开放没。

(五)· 泰姬陵

沙贾汗,莫卧儿帝国第五代皇帝。沙贾汗在政治上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地方,但他为皇后蒙塔兹·马哈尔主持建造的泰姬陵却永载建筑史册。

蒙塔兹皇后绝对属于糟糠之妻,在沙贾汗争得王位之前就嫁给了他,19年的时间里为他生了14个孩子,最后死于难产。死前她遗嘱丈夫,希望埋葬在一个美丽的陵墓里。于是这个长期处于孕产中的人,因为一句遗言便成了普天之下最幸福的女人了。

沙贾汗做到了,他动用两万民工,修建了整整二十二年,给亡妻创造了一个纯白色的诗意境界。他还有一个梦想,想在亚穆纳河的对岸,与泰姬陵两两相望,为自己修建一个黑色的陵墓,中间再造一条黑白相间的桥贯通。
第六代莫卧儿皇帝奥朗则布也做到了,这个不忠不孝的逆子,亲手将父母的爱情神话击得粉碎,奥朗则布篡了父亲的皇权,将他囚禁在阿格拉堡,幸好那里与泰姬陵相对,他可以天天以泪洗面守望亡妻;幸好,他死后,被允许合葬于泰姬陵,至于黑色陵墓嘛,就不要想了。

泰戈尔说,泰姬陵是“永恒面颊上的一滴眼泪”,那是一滴永不枯竭的泪么?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