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底,back2road境外旅行俱乐部筹办了自成立以来天数最长的一段旅途——27天海陆空跨越南美洲三个国家。从充满欧州殖民色彩的城镇,至世界南端尽头;从低海拔的沿海城市,到安第斯山脉和亚马孙的交汇处;从刻意改造大自然来迎合人类的现代城市,到和大自然和谐共处的古印加文明遗址。

这段旅程让我们见证了“新世界”里,本土与外来文明碰撞的历史和产物,领略到一段让人痛心的殖民历史,以及引人深思反省的古老文明智慧。27天的旅程,也许每位团员获得不一样的启发和感动,但我们一起走过的路,筑起了属于我们共同的记忆。

大队抵达南美之旅行程中的第一站——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已经入夜,经历了两天的奔波劳碌,加上十三小时的时差,马上抓紧时间入住旅舍休息,补充体力。旅舍面对着七月九大道和五月大道的交叉口,是全城最宽大的马路,从旅舍的这一端要走到对面的那一端,需等两次交通灯,越过十五条街道。

团队抵达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后,首要解决的事项是申请邻国玻利维亚的签证。大伙儿到玻利维亚大使馆领取签证时,负责审批签名的官员刚刚上班,还对着镜头微笑让我们拍下他签名时的照片。顺利办妥玻利维亚签证,大伙儿安心了。

游览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内独特景点——瑞科莱塔公墓(Recoleta Cemetery),它犹如一座露天的欧洲美术博物馆,大大小小的墓碑,集合了各种欧陆风格的建筑艺术,被誉为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墓园之一。这座墓园是阿根廷许多名人和显赫人士的长眠之地,包括前总统夫人伊娃贝隆夫人。墓园免费开放给公众和游客参观。

墓园里其中一座陵墓的内堂,设有天使雕像,象征着把死者引领往天堂。

墓园里也有一些被遗弃的墓碑,日久失修变成了废墟。由于管理维修费用昂贵,一些家道中落的贵族,放弃了对先人的供养。

陵墓内的装潢和雕塑犹如艺术品,历经岁月洗礼后,仿佛注入了新生命。

每次和当地人说起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内的La Boca地区,人们总会提醒外人要小心那里的扒手,但是我们前往当地游览时,却没有感觉到有多不安全

La Boca原本是个贫民窟,但经过艺术家进驻改造后,变成了色彩缤纷的旅游景点。

La Boca地区的主要色调为蓝色和黄色。这两种颜色同时也是一支阿根廷很有名的球队—— Boca Junior的颜色。Boca Junior培育了很多足球明星和国家级球员,阿根廷刚上任的新总统Mauricio Macri 也曾经担任这支球队的主席一职。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期间,我们在五月大道上见到了浩浩荡荡的游行活动。街头游行少不了敲击乐手

人潮里,一个穿着La Boca Junior球衣的粉丝。

游行的主题是为了抗议暴力对待女性,布条和大字报都离不开这个议题。

乘搭飞机离开布宜诺斯艾利斯,前往近2500公里外的阿根廷南部城市卡拉法特(El Calafate)。当飞机来到南半球的上空时,看见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位于卡拉法特的阿根廷湖(Lago Argentino),其水源来自附近的冰川,这是阿根廷最大的淡水湖

到阿根廷莫雷诺大冰川(Glacier Perito Moreno)国家公园展开一日游,需乘搭渡轮才能更近距离接触冰川。

大家必须穿上这样的钉鞋,才能在冰川上稳步健行

远眺莫雷诺大冰川。

我们徒步逐渐靠近大冰川,走着走着,前方的冰川竟然开始崩塌。但其实这样的情况,每天都发生多次,因为这是一座活的冰川,每天都在崩塌过程中不断的增长。

大队徒步至冰川边缘的一间小房子,大家在小木屋里穿上钉鞋套,以便之后在冰川上展开健行之旅。

当地的冰川徒步向导协助大伙儿穿钉鞋。

在冰川上健行还真不简单,套上的钉鞋有一定的重量,大家的脚步变得越来越沉重。

辛苦的攀过了一个山头,却发现还有另一个更高的冰山。

清甜的大自然冰水,装一壶回家喝。

在冰川上健行。

大家在离开冰川以前的留影。

从另一个角度观赏大冰川——到对岸的观景台,居高临下眺望,景观似乎更震撼。

阿根廷莫雷诺大冰川

阿根廷莫雷诺大冰川

阿根廷南方小镇乌斯怀亚(Ushuaia)的上空,一片蓝天。四周雪山围绕。

乌斯怀亚被称为世界最南端的城镇。上个世纪初,阿根廷为了在此地占据领土和确立主权,迁移服刑罪犯至此,并让囚犯服劳役,在这片荒凉的大地上建设基础设施。这个城镇的兴起,当年的囚犯功不可没。现今,这个小镇已经演变成一个旅游胜地,也是前往南极的旅客们的据点。

来到乌斯怀亚,重点是跟企鹅有约,要近距离接触这种两栖鸟类,首先得开车到郊外再转乘船只前往企鹅岛。

乌斯怀亚的郊区风大,这里几乎没有一天不起风,树木也随着风向成长成形,因此当地称之为“跟风树”。

车子行驶到乌斯怀亚郊外,沿途下车透透气,吹吹风,欣赏风景。

壮阔的大自然风光。

车子行驶到郊外的一个私人码头,然后换乘快艇到一个企鹅栖息地的小岛上。

乘船前往企鹅岛。

船只快要抵达目的地之际,就可见到岸上成群的企鹅了

麦哲伦企鹅,属于温带企鹅(南极对它们而言太冷了)。一般成年的麦哲伦企鹅身高约70公分,体重介于3至6公斤。

近距离接触麦哲伦企鹅

近距离接触麦哲伦企鹅。

两只落单的帝王企鹅(King Penguin)特别显眼,其特征是银灰色的背部,两耳边上有着橙色块,细长的嘴角也是橙色。而后方的则是另一品种——巴布亚企鹅(Gentoo Penguin),俗称“绅士企鹅”,有着黑色背部,红嘴和白眼圈;11月尾南半球的夏天正是企鹅孵蛋的季节。

乌斯怀亚的另一个亮点是乘船游览毕格水道

从乌斯怀亚码头出发,大伙儿乘船游览毕格水道(Beagle Channel)。

在游艇上远眺候鸟、企鹅、海狮等野生动物。

乘船游览世界南端大陆尽头。

乘船游览世界南端大陆尽头。

乘船游览世界南端大陆尽头。

世界最南端的灯塔,再过去就是南极了

乌斯怀亚海港的夜景。繁华的海港城市,和相对比较慢的生活节奏,是个久待的好地方。

乌斯怀亚海港的夜景。繁华的海港城市,和相对比较慢的生活节奏,是个久待的好地方

离开世界的尽头,乘搭飞机前往阿根廷北部城市萨尔塔(Salta),从那里就可以陆路越境到邻国玻利维亚。

巴士行驶在阿根廷9号国道公路上,朝着玻利维亚的边境前进。这条国道曾经是当年切格瓦拉骑着摩托车穿越南美之旅采用的主要干道之一。

这条泛美公路(Pan-America Highway)贯穿整个南美洲的主要城镇,可一路通往美国的阿拉斯加

七彩山(Cerro de los Siete Colores)位于阿根廷西北部,山体因各种不同的矿物质而呈现多种色彩。

七彩山脚下的小村子Purmamarca,因为周边的自然景观变成了一个旅游胜地。

Purmamarca村庄里,兜售旅游纪念品的商店林立。

Purmamarca村子街景。

当年西班牙殖民对原住民文化带来的最大改变之一,就是把他们的太阳神换成了天主教。

七彩山周边遍布大型仙人掌。

参观一家古老的天主教教堂,里头有八幅源自18世纪的油画,画中的西班牙士兵,背上有天使的翅膀。如今,为了保护文物,教堂内部不禁止拍摄。

无论走到多偏僻的地方,都可找到天主教堂。

大伙儿陆路越境去邻国玻利维亚,然后乘搭超级慢的火车前往乌尤尼。

火车徐徐离开火车站,月台上站在等候其他列车的当地人。

火车离开玻利维亚边境小镇。

超级慢的火车,穿越过荒无人烟的高原。

火车经过农庄。

沿途经过小城镇。

抵达乌尤尼(Uyuni)小城当天,正好遇上每周的赶集。

抵达乌尤尼(Uyuni)小城当天,正好遇上每周的赶集。

由于圣诞节快要来临,市集里摆卖许多和节庆有关的商品。

乌尤尼盐原,玻利维亚的标志性景观。这是世界最大面积的盐原,位于海拔3600米,覆盖范围达上万平方公里,由古老的冰河时期盐湖干涸而成。每年冬季,盐原会被雨水灌注形成浅湖,形成著名的“天空之境”景观;夏季则留下一层以盐为主的矿物质硬壳。但今年的冬季雨水来得较晚也少,所到之处大多为干涸的白色大地。

平坦辽阔的盐原,通过景深透视效果,可发挥创意拍摄趣味性和超现实场景的照片。

平坦辽阔的盐原,通过景深透视效果,可发挥创意拍摄趣味性和超现实场景的照片。

大伙儿在乌尤尼的“火车坟场”合照留影。乌尤尼曾经是玻利维亚的交通枢纽,多条火车轨道交汇于此,铁路运输当地盛产的各种矿物。但是20世纪中旬,矿藏枯竭产量锐减,采矿业倒闭,许多轨道和火车也随之荒废。现今,废置的生锈火车摆放在乌尤尼郊外,称为“火车坟场”。

乌尤尼的“火车坟场”。乌尤尼曾经是玻利维亚的交通枢纽,多条火车轨道交汇于此,铁路运输当地盛产的各种矿物。但是20世纪中旬,矿藏枯竭产量锐减,采矿业倒闭,许多轨道和火车也随之荒废。现今,废置的生锈火车摆放在乌尤尼郊外,称为“火车坟场”。

产自乌尤尼盐原的盐砖。盐砖和树木有类似的年龄纹,从每一层的颜色落差,可看出盐砖的年份

今年的冬季雨水来得较晚也少,乌尤尼盐原大部分为干涸的白色大地。

今年的冬季雨水来得较晚也少,乌尤尼盐原大部分为干涸的白色大地。

今年的冬季雨水来得较晚也少,乌尤尼盐原大部分为干涸的白色大地。

乌尤尼盐原边缘的彩色山体。

我们在盐原上驱车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来到有积水的浅滩,见到了“天空之境”美景。

大家必须换上雨靴,才能走在积水的盐原上。

乌尤尼盐原的天空之镜

乌尤尼盐原的天空之镜。

乌尤尼盐原的天空之镜。

乌尤尼盐原的天空之镜。

乌尤尼盐原的天空之镜。

乌尤尼盐原的天空之镜。

乌尤尼盐原,依傍着一池盐湖水而建的唯一一家盐酒店,这可是观星的最佳地点!

我们在盐酒店留宿一晚。酒店的建材都是盐砖,从墙壁、内部的床、桌子、椅子等,都是就地取材用盐打造。酒店的设备非常简陋,没有洗浴设施,但户外壮观的星空弥补了种种不足。

大伙儿与星空合照。

晚上在酒店前观星,不远处不断出现闪电。

乌尤尼盐原有一死火山,山脚下有一小村子,当地居民以畜牧羊驼为主。羊驼也俗称“草泥马”。

乌尤尼盐原有一死火山,山脚下有一小村子,当地居民以畜牧羊驼为主。羊驼也俗称“草泥马”。

驱车奔驰在盐原上,到一个山头(当地被称为“岛”)去俯视辽阔的盐原。

驱车奔驰在盐原上,到一个山头(当地被称为“岛”)去俯视辽阔的盐原。

驱车奔驰在盐原上,到一个山头(当地被称为“岛”)去俯视辽阔的盐原。

被盐原围绕的Fish Island,这里长满了巨大的仙人掌,有的高达近3米。

拉巴斯(La Paz),玻利维亚的政府行政中心,也是世界最高的行政城市,位于海拔3660米。缆车是这个城市的公共捷运系统,价格廉宜,玻利维亚钱3块(约马币1.7)就可抵达位于一山顶的郊区El Alto。

拉巴斯是玻利维亚最大的城市,人口密集,依山而建的房子布满整个山谷。西班牙语里,Paz意味着和平。

拉巴斯是玻利维亚最大的城市,人口密集,依山而建的房子布满整个山谷。西班牙语里,Paz意味着和平

2014年才开始运营的缆车捷运系统,当年耗资美金2亿3千4百万竣工,目前已是拉巴斯(La Paz)市内的主要交通工具。现今有两条缆车线运行在海拔四千米高空中,另外还有两条新航线有待完成。

离开玻利维亚,进入秘鲁的第一站目的地是位于的的喀喀湖边上的普诺(Puno)。

普诺(Puno)城里有一条商业步行街,这里有餐厅、酒店、纪念品店、各种旅游业相关店面等,还有街头小贩。

普诺(Puno)城里有一条商业步行街,这里有餐厅、酒店、纪念品店、各种旅游业相关店面等,还有街头小贩。

普诺(Puno)城里有一条商业步行街,这里有餐厅、酒店、纪念品店、各种旅游业相关店面等,还有街头小贩。

城里的一家天主教教堂,部分建材源自古老印加太阳神殿里的大石块,现今成了教堂的墙壁。

Puno 街景一角。

从普诺(Puno)城里的高处眺望的的喀喀湖,这是南美洲最大的湖,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可航行的湖水。据古老安第斯神话,的的喀喀湖是太阳的出生地。

乘船游览的的喀喀湖,前往湖中的“浮岛”参观。“浮岛”其实是用湖水中盛产的芦苇(Totora Reeds)打造,属于当地Uros民族的家园,他们顺着芦苇丛生长的自然环境,层层叠叠地把芦苇垫高成地面,再用芦苇盖造房子。的的喀喀湖水中的浮岛数量和面积,会随着自然生态和人口需求而产生变化。Uros人主要以捕鱼和编制业为生,现今旅游业成了主要经济来源。

乘船游览的的喀喀湖,前往湖中的“浮岛”参观。“浮岛”其实是用湖水中盛产的芦苇(Totora Reeds)打造,属于当地Uros民族的家园,他们顺着芦苇丛生长的自然环境,层层叠叠地把芦苇垫高成地面,再用芦苇盖造房子。的的喀喀湖水中的浮岛数量和面积,会随着自然生态和人口需求而产生变化。Uros人主要以捕鱼和编制业为生,现今旅游业成了主要经济来源。

这种特有的芦苇(Totora Reeds)土生土长于的的喀喀湖水中,也是“浮岛”的主要建材。

登陆浮岛,参观岛上的生活起居,与当地人交流

登陆浮岛,参观岛上的生活起居,与当地人交流。

乘船来到湖中的Amantani 岛屿,这一天入住当地人的家。刚抵达时,有点讶异为何岛上居民全是女人,细问一下,才知道原来白天男人都下田干活去了。岛上男人们负责农活,生产粮食。

女人们则持家做家务,也会编制色彩斑斓的手工艺品卖给游客,帮补家用。

岛上的民宅房间数量有限,我们团队的人数众多,因此被分配到不同的人家里过夜。这是找到我们的其中一位女主人家。从服饰,可知道当地女人是否单身或已婚。

直到接近黄昏,才在岛上见的“第一个男人”从田里干完活回家。

Amantani岛上,有两座非常古老的前印加时期古庙——Pachatata神庙和Pachamama神庙,分别坐落在岛上东边和西边的两座山顶上,分别象征着大地之父和大地之母,庇护着当地居民的农耕丰收。

登上Amantani 岛的高处,Pachamama 神庙周边很适合欣赏日落。

在高海拔地带(的的喀喀湖面海拔3800米),徒步登高已经很不容易了,真难想象当地居民还可下田干活。整个岛屿,有四个村子,各个村子轮流种植四种不同的农产品,然后每次收成后物物交换,维持岛上自给自足的体系。

我们徒步上山去看日落。

在山顶的Pachatata 古庙等候日落。

在山顶的Pachatata 古庙等候日落。

从西边的Pachamama古庙,远眺对面山顶的Pachatata神庙,日落正好把东面山顶的一部分照亮了。

阳西下于的的喀喀湖。

Amantani岛上的居民都很早就已熄灯睡觉,晚上九点,已经一片赤黑,正好是拍摄星空的好地方。

Amantani岛上的居民都很早就已熄灯睡觉,晚上九点,已经一片赤黑,正好是拍摄星空的好地方。

告别Amantani,乘船过去南边的另一个岛——Taquile,这个岛上居民采用印加语言quechua,而之前的Amantani岛民则采用Aymara语言。

Taquile 岛的码头。

从Tanquile岛回望昨晚大家投宿的Amantani 岛。

乘搭巴士前往库斯科(Cusco)时的沿途风光。库斯科曾经是当年印加皇朝的首都所在地。

抵达库斯科(Cusco)后,几乎每天都在下雨。雨后的Cusco夜景,别有一番味道。13至16世纪,库斯科曾经是印加王朝的皇城,直到西班牙殖民者侵略占为己有。现今,历史遗迹丰富的库斯科,是秘鲁的主要旅游城市。

抵达库斯科(Cusco)后,几乎每天都在下雨。雨后的Cusco夜景,别有一番味道。13至16世纪,库斯科曾经是印加王朝的皇城,直到西班牙殖民者侵略占为己有。现今,历史遗迹丰富的库斯科,是秘鲁的主要旅游城市。

当年的西班牙侵略者,摧毁原来的印加神庙和皇宫,并采原印加王朝建筑物的大石块和基石,来修建新的殖民城市、天主教堂、宫殿等。

坐落在秘鲁安第斯山脉间的“圣谷”(Sacred Valley),从古印加王朝首府库斯科,沿着山川河谷一路伸展至马丘比丘一带,这片高海拔地带,散落着许多古印加王朝的遗迹,自古以来就是农耕重地。

从古印加时期起,圣谷就是肥沃的粮食产地,古人智慧地结合自然环境和技术,在山谷间开发梯田农庄和放牧。今天,圣谷依然是农耕重地,盛产玉米、水果、蔬菜等。

从古印加时期起,圣谷就是肥沃的粮食产地,古人智慧地结合自然环境和技术,在山谷间开发梯田农庄和放牧。今天,圣谷依然是农耕重地,盛产玉米、水果、蔬菜等。

坐落在圣谷的小村子Pisac,现今是个热门的旅游胜地,市集里的旅游纪念品和手工艺品琳琅满目。

在Pisac正好又遇上了赶集日。

游览圣谷的沿途路上,处处可见到庄田。

游览圣谷的沿途路上,处处可见到庄田。

马里梯田(Moray) - 被称为古印加王朝的农业实验室,现今不再耕种,列为印加遗迹。有着大剧院般造型的圆形梯田,依着山势高地而建,据称每一层因高地有别,有着不同的小型气候区域,古人将不同的植物种植在各个阶层,看收成结果来研判什么农作物最适合什么样的低于和气候条件。

大伙儿在马里梯田前合影。

串流过圣谷的Urubamba河,也是印加王朝的母亲河。

从圣谷小镇Ollantaytambo,乘搭晚间班次的火车前往马丘比丘。

马丘比丘,秘鲁最著名的印加帝国古迹,建于公元1500年。这座印加古神庙遗址,傲立在海拔2,430米的山脊上,俯瞰着亚马孙河上游的盆地,为热带丛林包围,从垂直的峭壁山崖,可见涛涛汹涌的乌鲁班巴河在山脚下串流而过。遗址时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文化和自然双重遗产。

马丘比丘也许是印加帝国全盛时期最辉煌的城市建筑,那巨大的城墙、台阶、扶手都好像是在悬崖峭壁自然形成的一样。

登上马丘比丘对面的高山Huaya Picchu俯瞰古遗迹全景图。

至今,马丘比丘还有着许多未解之谜,印加人没有文字,也没有记载这座雄伟神庙采用什么建筑技术,如何搬运大量的巨大石块等,也没有记载为何该遗址在16世纪左右被废置。

马丘比丘建筑用的庞大数量巨石块(可重达20吨),究竟是如何搬运的?至今依然是个谜。

马丘比丘建筑用的庞大数量巨石块(可重达20吨),究竟是如何搬运的?至今依然是个谜

遗址的建筑、城墙、台阶、扶手等,契合地理环境打造,仿佛跟大自然形成一体。遗址周边数百个台阶不仅仅用来耕种、也有引导水流、维护土壤水分的作用,以及防止泥土流失或土崩。

马丘比丘遗址里的水道。

到马丘比丘山脚下的小镇享用午餐。小镇名称热水镇,当地的市集也是觅食的好去处。

秘鲁当地的民族服饰。

市集里售卖的新鲜蔬果。秘鲁是一个农产品丰富的国家,因为多元的地理面貌和气候非常适合耕种。

玉米和土豆是南美洲土生土长的农产品,也是秘鲁今日主要的粮食。早在古印加时期,印加人就研发和培植了各种新品种的土豆和玉米。

离开马丘比丘,经由圣谷返回库斯科城的路上,参观马拉斯盐田(Maras Salt Mines)。这个自前印加时期就开发的盐田,位于海拔3000米的山崖边,山脉曾是海底的一部分, 地壳板块的运动导致海床隆起,形成现在的安第斯山脉。海盐被封锁在岩石之中,随着Qoripujio泉水一起流出。自古以来,当地人将泉水通过纵横交错的沟渠,引流至阶梯状的盐田里。水分会在安第斯山脉炎热干燥的空气中蒸发殆尽,最终田里结满了盐巴。

据当地传统,任何马拉斯居民都可到这片盐田开采。上百个盐池中,通常都会有空置的部分,当地居民若想开采,只要向当地管理单位申请,即可投入作业。

27天的南美之旅结束前的最后一张大合照。

——完——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