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墨尔本这座充满人文情怀的城市,我曾经写过关于咖啡的文化,墨尔本人的一天从一杯咖啡开始,用咖啡联络感情,消遣时光,但这样悠闲的社会里,咖啡绝不可能是唯一用来维系人与人关系的纽带,在下午四五点咖啡店开始打烊,夕阳改变着天空的颜色,夜幕快要降临太阳也即将换成星月的光芒的时候,咖啡便退到一旁换美酒登场,虽然还可以在餐厅里买到咖啡,但是咖啡店里欢笑的人群却是大部分转移到酒吧。

我们一般意义上说的吧Bar有别于酒馆Pub,而和夜店就更不相同了,所谓吧,除了酒类以外,也一些简单的食物以及无酒精的饮料,即便不喝酒,这里也是和朋友聚会,抛开一周工作的疲惫,放松心情的好场所,涉及酒精的场所都会有保安,以保证这里的安全与秩序,所以酒吧这一生活元素在墨尔本人眼中是很平常也很健康安全的。

墨尔本的酒吧数量同样不亚于咖啡店,墨尔本的咖啡有自己的特点,墨尔本的酒吧也有与其它地区的不同之处,那就是墨尔本的户外酒吧,因为酒吧相对会比咖啡店更拥挤喧闹,那为何不把情绪释放到更广阔的室外呢,于是就有了各式各样的屋顶酒吧和酒吧花园。

【Rooftop Bar & Cinema】

墨尔本的户外酒吧多集中在市区,因为市区本就是周四周五傍晚以及周末全天大家聚会的场所,那说到屋顶酒吧,不得不提到斯旺斯顿街上靠近唐人街的科廷大楼(Curtin House)楼顶的屋顶酒吧电影院(Rooftop Bar & Cinema),这家酒吧直接把自己的名字就起做“屋顶酒吧”本身,大有对其地位当仁不让之势,而毋庸置疑的,这间酒吧因为绝佳的地理位置,大多数时候还真是人满为患,因为在这里除了喝喝啤酒吃吃汉堡外,最大特点就是360度欣赏市区主干道的夜景,这里虽然望不到高山大海,但却也可以观赏栉比鳞次的写字楼星星点点的灯火,人类文明在暮色降临后,华灯初上的景色,点一杯鸡尾酒,透过彩色的酒看霓虹的光影,看脚下的车流与人潮,这一刻仿佛一切都与我无关,站在城市半空,借着酒精感觉身体也轻了起来,好似烦恼都抛在了一楼,盛夏时节,日落的时间变晚,在下班之后,在科廷大楼的屋顶可以看城市的天空和云彩变换颜色,向西边望去,看太阳一点点落下,看星辰升起,一座城市从白天的忙碌切换到夜晚的喧嚣,有时晚上9:30在屋顶的大屏幕前可以看露天电影,在这个最适宜居住的城市看日落,然后舒舒服服的躺在躺椅上看一场露天电影,在城市半空感受这座忙碌的城市不同于平日的浪漫。

【Madame Brussels】

市区除了这一家屋顶酒吧外,在市区东面,有Madame Brussel和Siglo两家酒吧,可以在屋顶露台看到斯普林街的旧国会大楼和东边的花园美景,与斯旺斯顿街七楼的高度相比,这两家都只是两三楼的露台,前者是真正意义上的屋顶,而这两家更像是阁楼,前者只有遮阳伞,而这两家有顶棚,属于半室外空间,但是依旧可以感受到户外的清风,欣赏城市的美景,Madame Brussel也有室内的部分,走的是复古淑女路线,有着粉红与淡绿的墙面,还可以预约周末的下午茶,果然是女士们结伴聚会的好场所,Siglo一般要傍晚才开门,从不起眼的过道走到二楼露台,一边是古典主义的公主剧院,对于有着在看戏剧之前吃个Pre-theatre的戏前简单晚餐的欧美人,这是个在话剧开始之前休息等待的好地方。

【Siglo】

坐落在伯克街Bourke Street的棕榈酒馆Palmz给处于澳洲大陆的首府墨尔本带来股热带气息,酒吧是卡尔顿旅馆(Carlton Hotel)的一部分,位于二楼的室内区域有一只鸵鸟和一头长颈鹿,还有一只犀牛头像的雕塑,在红色花纹的墙纸与昏暗的光线中越发有超现实主义的色彩,二楼室外的露台和楼顶都有小型的棕榈树,而吧台更是热带海边的草房子的构造,把这一个屋顶露台做成了漂浮在城市上空的热带岛屿一般,在这座城市奔波忙碌的人们,在下班之后或是周末闲暇,在这里倒上一杯啤酒,吹着城市上空的风,好像不用买机票就来到了马尔代夫,普吉岛或是大溪地。

【Palmz & Carlton Hotel】

在城市上空举杯畅饮是别有情调,在市区周边的屋顶酒吧远望万家灯火的市区,又是另一种景致,墨尔本市区东北部充满波西米亚风情的菲茨罗伊区,就有一家跻身墨尔本酒吧排名前列的“裸露在天空中”Naked in the Sky,这家酒吧坐落在菲茨罗伊的布伦瑞克街和约翰斯顿街路口附近,在一座跟周边房屋相比明显高出好几层的维多利亚式复古建筑的楼顶,室内是吧台和餐厅,室外围着一圈空间,在这里,既可以望见不远处市区的高楼迭起,何时去周围老城区的一层两层的维多利亚式建筑相比,仿佛屹立于未来世界的一段海市蜃楼,而向楼下望去,是这附近典型的低矮房屋和街道组成的矩阵,其中,脚下的布伦瑞克街一直延伸到地平线的尽头,铜色的内墙贯穿着一楼的餐厅和楼顶的酒吧,把整个建筑的风格都笼罩在着金属质感的黄铜色空间里。

【Naked in the Sky】

而位于南亚拉普拉兰集市隔壁的艾莫森酒吧The Emerson位于市区南部,城市周边因为房屋高度和密度都不及市中心,所以身处这类街区的屋顶,会更有远离喧嚣的感觉,和Naked in the Sky一样,没有高楼遮挡的The Emerson完全暴露在阳光下,周末午后,遮阳伞滤过一部分阳光,在依旧耀眼的天气里,听乐队在纵情弹唱,南亚拉普拉兰一带本就以适宜居住而著称,在这间屋顶酒吧里小酌一杯,更是觉得此时此地的时光千金不换。

【The Emerson】

沿着贯穿南亚拉普拉兰的察培尔街(Chapel Street)一路向南,会在距离圣基尔达海滩不是很远的地方找到The Local Taphouse,千禧年好莱坞的纪录片制片人史蒂夫·杰菲尔斯灵光一现,在这里开了一家酒吧,或许出于电影从业者的专注,他在2005年开始打算重新装修了酒吧,还不远万里前往欧洲和美洲考察,2007年5月关闭,直到2010年2月,历时三年,把酒吧打造成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欧洲风格的小酒馆,老式的电扇,橱柜,灯饰和皮沙发,好像那些大工业时代的欧洲电影里的场景, 也加盖了一层并多出了二楼的户外空间, 重新开张,这一路走来,已不是啤酒那么简单,这里好像一个社区,让所有热爱啤酒的人相聚于此,常有独特的主题活动,比如在德国主题啤酒派对上,员工都换上了巴伐利亚传统服装,爵士帽,背带短裤,长筒袜和花边泡泡袖的衬衫裙子,在这里,喝的不仅是啤酒,是一种文化的交融,踱进楼下被老式沙发和橱柜簇拥着的空间里,踩的木质地板哒哒的响,把压力与烦恼留在门外,伴着一大杯啤酒演一场自己的老电影。

【The Local Taphouse】

除了屋顶酒吧,墨尔本还有室外空间围合成的啤酒花园,都说墨尔本 曲折迂回的小巷是城市背后的一大魅力,在许许多多隐藏在小巷的小店中,当然也有酒吧的身影,塔特赛尔斯小巷(Tattersalls Lane)便是如此。这里有墨尔本最知名的小巷酒吧Section 8,这一块斯旺斯顿街沿街楼宇背后的空地曾是一座废弃停车场,2006年英联邦运动会时,为了迎合从四面八方涌来观看比赛的游客,这一块空地被重新利用起来作为临时性的酒吧,因为比赛后出乎意料大受本地人欢迎,便被保留了下来,如今一切布置如初,铁丝网的围栏和简易的顶棚上凌乱的长着藤蔓,堆砌成不同高度的木质仓库货板当做卡座,被涂鸦的汽油桶作为桌台,吧台直接就是一个集装箱改造的,砖墙上的红蓝绿主色调的三幅涂鸦,一尊菩萨雕像,几盏纸质红灯笼和一些绿色盆栽,这些便是酒吧内的装饰,到处可以看到那些“临时”的痕迹,但这没有边界没有门没有墙的另类酒吧却营造了一个无比亲和宽松的户外空间,恰恰符合澳洲人随性的风格,而丝毫不粗糙但又平价的酒水和食物,还有夜晚驻场的DJ是这家后院式酒吧的生存之道,视觉上的粗犷与味觉上的细腻,也是这间酒吧深得人心的原因。

【Section 8】

移步到市区南部的亚拉河岸,在演艺中心Art Centre翻修重新开放之后,王子桥(Princes Bridge)旁的河畔上层的人行步道开了一家酒吧餐厅Fatto,这家酒吧分两部分,在演艺中心一侧的一半沿演艺中心外墙而建,有种植的绿色植物蔓隔开,是用餐区域,而隔着人行步道在河畔一端是纯粹的露天酒吧,被一些红色细木棍和护栏简单隔开,铺上绿色人造草皮,在这里可以看到王子桥和河岸以北的市区,以及西面日落时投射在亚拉河面上那粼粼波光,这极佳的位置与环境,与市区的喧嚣与忙碌隔着一条河的水,也屏蔽掉了许多城市生活的烦恼与忧愁。

【Fatto Bar & Cantina】

在Fatto不远处是连接亚拉河两岸的两座人行桥,一座是原先铁路线改造的,另一座在河面上有一个可以通过楼梯走下的桥墩,而这个桥墩上就是Ponyfish小马鱼酒吧,这间建在桥墩上的酒吧或许是墨尔本最有特点的,在低于河岸高于水面的这个视角,看亚拉河上的游船还有划独木舟的运动爱好者们在身旁驶过,看夕阳斜照,从河水奔流的方向那市区西边一幢幢摩天楼的缝隙投射过来,好像在水面上浮动着金子一般,这个低于河岸的视角,仿佛拉远了与城市的距离,却反而更贴近水,贴近自然,让我们暂时忘却一下城市,好像一只鱼,去亲近一下这条哺育了这座城市的河流,也亲近一下渴望返璞归真的心,去把欢笑和故事,与自己的朋友一起分享,也讲给河水听。

【Ponyfish】

就这样,你可以在平时的晴朗夜空下抑或是周末的明媚白天,与三五好友,在屋顶的高度吹着清风,欣赏这座城市的车来人往或是点点星灯,抑或是在后街小巷的空地上,河畔的人行步道边,那些简易围合的区域里,要一杯啤酒,听乐队歌唱,酒吧是墨尔本人工作之余呼朋唤的场所,聊一聊近况,解一解忧愁,交一交新朋,会一会旧友,如果说咖啡口味还因人而异的话,酒精就绝对可以让世界各族一下子成为一大家人,那觥筹之间的杯光闪烁,亦是展现墨尔本多元文化与人文情怀的光芒。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