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玫瑰色情人

二、比死海漂浮更重要的事

三、安曼慢行

四、永无谜底的泪

五、峡谷柔情佩特拉

六、月亮谷的传说

七、亚喀巴的以色列之梦

Aman安曼(约旦)——MADABA马达巴——MT.nebo尼波山——Dead sea死海——aman安曼——Wadi musa瓦迪穆萨——Petra佩特拉——Little Petra小佩特拉——Wadi rum月亮谷沙漠——Aqaba阿喀巴

约旦是中东一个很特殊的国家。因为它没有石油。也许,正是因为它没有石油,上帝才给予它别国所没有的和平和自由。

它的邻国们。一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打得硝烟弥漫,另一边,叙利亚正饱受战火摧残。伊拉克,也因为十年前的战争而退出很多游客的视线。北非国家的埃及、利比亚暴动不断,它夹在如此敏感的区域,能成为一个中立国,实属可贵。

来到中东,你才会发现,没有什么比自由和和平更可贵。

当然,约旦吸引我的,绝不是它的和平和自由,而是那些与古老传说密不可分的那些色彩斑斓的神秘。“蓝色肚脐”死海, “红色沙漠”月亮谷,“玫瑰古城”佩特拉,还有摩西升天之地尼泊山,马赛克之城马达巴,古罗马城市遗迹的杰拉什等等,然而,把所有这些神秘串联起来的,是世界最有名的书籍——《圣经》。

一、 玫瑰色情人

『Sam的出现,就像一道温暖的阳光,照射在我中东的旅程中。』

告别令我无比纠结的黎巴嫩,我又飞回约旦首都,安曼。

再到安曼机场,嘴角便扬起微笑,熟悉的机场大厅让我有种亲切感,我觉得,约旦会是我的福地。拱型窗户上的彩色玻璃伴随着最后一丝阳光的离开而黯淡下来。

约旦也是对中国大陆护照实行落地签的国家。落地签非常方便,除了护照什么都不需要,20JD,一个月的停留时间。在机场兑换处把剩下的黎巴嫩镑都兑换成约旦第纳尔,约旦第纳尔是比美元和欧元都要“昂贵”的一种货币。1JD相当于9元人民币,每次花钱都让我大呼心疼。

安曼机场可以拿到地图和旅行资料,这对于对约旦一无所知的我来说,实在觉得珍贵。问了机场工作人员,从机场到安曼市区有机场巴士,3JD一人。

趁着最后的余光找到机场巴士。干净整洁的红色空调大巴,相比贝鲁特的那种毫无规律的迷你脏乱中巴好不知多少。都说黎巴嫩是中东的小巴黎,原以为约旦会更差,没想到恰恰相反。

只是,整趟巴士没有人,我正在犹豫时一位穿着得体的年轻帅小伙来到面前。

“你好,请问,这是去市区的机场巴士吗?”我拿着地图问他。

也许他有些诧异,疑惑地打量着我。这样一个背着大包小包,还拿着一堆乱纸片的外国小女孩突然找他说话。“是的。上去吧。”

“谢谢。”我上车。走到后门旁的座位坐下,卸下背包,放在身旁。

“你来这里出差?”他走过来,坐在过道边的一侧。

“不,我来旅行,刚从黎巴嫩过来。”我整理手中一堆刚拿的地图和旅行资料。

“你一个人吗?”

“恩,是的。”

他似乎觉得不可思议。

机场巴士整点才开,车内人依旧不多。

我又拿出地图开始认真研究,密密麻麻的线条令我头疼。

“不好意思,我第一次来约旦,请问机场巴士的终点站是哪里?”我又厚着脸皮一脸茫然地去问他。

“你要去哪里?”也许他这才知道,我什么都不懂。

我找出腰包里之前写好的旅店地址。“你知道这里吗?我要去这家HOSTEL。”因为我知道飞机到安曼是傍晚,办完入境手续再赶到市区肯定天黑了,在阿拉伯国家晚上一个女生找住宿不方便,所以提前预定好旅馆,把地址写到我的随身小纸条上,以便问路。

他看着地址,似乎不太认识。

“应该是在downtown。”我告诉他。

“这机场巴士不到downtown,你需要再转车或者打车。”

“那,我应该哪里下车?大概有多远?”

他说了一个地名。我两秒钟就不记得了。

“你有电话吗?打电话问旅馆具体位置在哪里,该怎么过去。”

“没有。我的手机在黎巴嫩被偷了。”我不知道英语该怎么去解释抢,反正意思差不多,别人能理解就行。

“你不介意的话,我帮你打吧。”

“当然。谢谢了。”我顿时眉开眼笑的,觉得有了希望。

他帮我拨通了电话,用阿拉伯语大致说明情况,问旅店老板要了具体地址,然后表示感谢。虽说我听不懂阿拉伯语,但是凭语气和表情还是能了解大概。“我知道这地方。要不,待会儿你跟我一起下车,我把你带过去。”

我一时没听懂后面半句,只是知道他说认识,然后和他一起下车。

点头,谢谢。

“我叫Sam,你叫什么名字?”他笑起来很温暖,洋溢着清风。

“我叫Luna。”同样莞尔一笑。

“月亮。很美哦。你哪自哪里?”

“中国。”

“我有很多朋友学中文,还有来自中国的朋友。”因为我英语太差,他给朋友打了电话,让他用中文问我来约旦的计划。

我的原计划是从约旦到以色列,然后去埃及,再往非洲南部走。不过,明后天周五周六是休息天,以色列大使馆关门,我打算先去安曼周边走走,去死海、尼波山、马达巴、杰拉什,周日去递交以色列签证……

他似乎对我的旅行饶有兴趣,问了一大堆问题,关于之前的旅行经历和之后的计划安排。

“其实我是在旅行社工作的,刚在机场送客人离开。我每天可以见到世界各国来约旦旅游的游客,还有很多中国和台湾的团,也认识很多中国人,但你是我见过的第 一个独自一人背包来旅行的女孩子。真不容易。你看,我明天有台湾的团过来,还要送一个上海的团离开。”他把他文件夹里的资料摊给我看,行程排满之后的每一 天。“我明天上午接完机,下午有空,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尼波山,马达巴或者死海玩。”

“好啊。我正愁对约旦一无所知呢。”

“准备一下,我们要下车了。”Sam提醒。

半小时的车程在聊天中似乎一会儿就到了。他带我来到不远处的停车场。“我的车停在这里。我很脏,不要介意。”他腼腆地说。

“没事。”我笑。原本以为他只是会带我去换乘公交车的地方,没想到他这样年纪的普通工作的小孩都有私家车,约旦私家车的普及程度也出乎我的意料。

“你饿了吗,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Sam热情邀请,“你喜欢吃什么?”

“都行,你平时吃什么?我喜欢当地食物。旅行都是要体验当地民情。”因为不挑食,不管去任何地方,我都喜欢尝试最本土的当地食物,体验最真实的当地生活。

“行,但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吃得惯哦。”

“没事,我不挑食。”我调皮地吐吐舌头。

Sam带我去一家他常去的当地餐厅,点他认为最本土的食物,满满一大桌,为我一一介绍,顺便教我阿拉伯语。我们坐在路边的排挡桌上,聊着明天的行程。

虽然我觉得约旦美食口味不错,但是因为约旦食物太重,吃一点就很饱,浪费很多。

送我回旅馆的路上,他突然接到电话,明天上午的飞机改成下午四点。我们的行程又突然变成早上。

“没事,反正我有得是时间。”对于没有任何计划的我来说,其实都一样。

“你没有手机,我有事找你的话就给你旅馆打电话。”他把自己的电话号码抄给我,让我有问题给他电话。

旅馆在downtown的一个比较清冷的山坡上,Sam停好车,好心提醒:“这里比较偏,你晚上一个人不要出门,要注意安全。”

“嗯,我知道了。”

Sam细心地帮我送到旅馆,直到目送我上楼。

明天九点,我会在门口等你。

好。

Sam的出现,就像一道温暖的阳光,照射在我中东的旅程中。

二、流淌着奶与密的迦南地

『《圣经》中提到,摩西在尼波山升天,在此上帝应允摩西赐予以色列人生存的迦南地,这是流淌着奶与蜜的土地。』

凌晨五点,天还未亮,窗外传来巨大的宣礼声,把我惊醒。从那天起,每天五次的伊斯兰宣礼就刻入我的旅行中。

我又迟到了。跌跌撞撞踉跄出门。Sam的车已经停在门口,他安静地坐在车里。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不管与任何人见面,我说的第一句话似乎永远是这个,连自己都想拿块豆腐去撞。

“没事。你还没吃早餐吧。”他递过准备好的早餐和果汁。帮我打开。“我们出发咯?”

“嗯。”我看见车内一堆新买的零食和饮料,略微有些诧异。这个笑起来十分可爱的阿拉伯小男生,性格阳光,开朗,却还细腻,温柔。

中东男人对女人热情是向 来久闻于耳的,然而这次更多感受到的,是他们注重细节。每天出门,我都会带一瓶水放在包里,但回家时,往往包里会变成三瓶。每次陌生男人递来各种零食的同 时,都会帮你把包装袋撕开,等你吃完后再把垃圾给他,还要再塞一些在你包里。每次请喝饮料也都会很自然地先帮你把瓶盖拧开,等你喝完后又拿走扔掉。见你流 汗,会递来纸巾,看你口渴,马上会有饮料送到你面前。

这些细节几乎投射在每个中东男人身上,让人觉得温暖。落寞孤独的旅行中,也许因为这些细微的感动,而多一份坚持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Sam带我前往古城马达巴(MADABA),由于时间还早,路上还没开始堵车。离开城市没多久,玫瑰色的旷野就映入眼帘,伴随着节奏感很强的阿拉伯歌曲,心情愉悦到了极点。

(随处可见玫瑰色的旷野)

(虽然大部分满意的照片都因为拷到IPAD里而丢失,但是即使看到那些不经意间随意拍的路边风景,都依旧能让人心动不已。)

(上帝是最天才的创造师)

马达巴离安曼约30公里,现在是约旦最重要的基督教重鎮之一,在《圣经》旧约中不断被提及,也被称作“马赛克之城”。

古镇上最有名的圣—乔治东正教教堂(St. Geogre Church),教堂始建于公元5世纪,1896年重建的教堂地面上有一幅用马赛克镶嵌的、现存世界上最古老的中东地图。该地图约完成与公元560年。

我很喜欢马达巴的安静与祥和。也许是受了《圣经》的影响,当地人脸上总洋溢着真诚与善良,心灵在这里洗礼,真理在这里传播,这是信仰的力量。

(去马达巴的路上,云淡风轻。)

(圣-乔治东正教教堂)

(我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圣-乔治东正教教堂)

“YalaYala ~”这是Sam教我的第一句阿拉伯语,意思是走吧走吧,每次离开,我都开心得大喊,因为我知道,后面的景点会更精彩。

“YalaYala~”Sam欢快地应和道。

当然,每次Sam先说“YalaYala”时,我就会把右手五个手指捏成鸡爪状,大喊“Shuai~shuai~”,意思是等一下,一会儿。

离开古城马达巴,我们来到另一个在《圣经》旧约中不断被提及的地方——尼波山(Mountain Nebo)。

尼波山是著名的宗教圣地,摩西升天之地。从尼波山顶望去的被称为“奶与蜜流淌之地”的土地,也就是圣经上所提的「迦南美地」。

尼波山门票1JD。Sam帮我买了票,他有导游证,所以免费。

“这就是我向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应许的土地,我说过,我要把这块土地赐给你们的子孙,我已经让你亲眼看见了这块土地,但你不能去那里。”摩西登上耶利哥城对面的尼波山,聆听上帝耶和华吩咐的这番话(自《圣经?旧约》),然后如上帝所说,摩西与世长辞在的摩押地山谷中,至今无人所知其位置。

根据《申命记》记载,耶和华亲手将摩西葬在“伯毗珥对面的谷中,只是到今日没人知道他的坟墓”。虽然次记载已无从考证,但却确立了尼波山无比尊崇的圣山地位。

Sam一路热心地帮我介绍,虽然听不懂,但是一想到对面就是我将要去的耶路撒冷,就兴奋无比。

“你看,那就是死海。”Sam指着山下说,“待会儿我们就要去那里。”“死海的那边就是以色列。”“你看,这就是摩西杖。传说摩西在这里升天……”

尼波山的景致有些像西藏阿里,从山顶望去,可眺望到约旦河流入死海之美景。

也许是小学语文书中那篇《死海不死》的课文,让太多中国人从小就怀着一颗死海梦,当时的我,肯定想象不到,有生之年我会亲临这里。

(与阿里相似的火星地貌)

(尼波山)

(前方就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

(摩西杖)

(流淌着奶与蜜流淌的迦南地)

去死海的路上,风光无限。那广袤无垠的玫瑰色荒漠,在烈日下容易让人恍惚,著名的《死海古卷》在如此不真实的旷野被发现,真的好似童话一般。当然,关于《圣经》与《死海古卷》的很多故事,是我回来后才查阅的。

“Luna,你看,那就是死海。”Sam指向前方不远处。

“哇!……太美了!”我从未想过,死海能够美到这种程度。它就像一滴闪着光芒的蓝色钻石,镶嵌在玫瑰色的戈壁上。

到死海的海滩有检查站,需要出示证件。这里已经是约旦和以色列的交界处。

死海的海滩门票真心贵,16JD,Sam偷偷帮我买了,带我入内。

约旦炫目的阳光刺射下来,令人晕眩。这是真实的场景吗?死海,不应该是死气沉沉的吗?怎么能够蓝得如此晶莹璀璨。

(去死海的路上)

(简直就是360度无死角,连这样的废片现在回味起来都是美好的。)

Dead sea,死海,是地球表面最低点,位于海平面下400多米处,有地球“蓝色肚脐”之称。名为死海,是因为其海拔很低,天气又热,水中盐分太高,无生物可以存活,故名死海。即使水性很好的人也无法潜入水底,只能漂浮,周围还有死海泥可供使用,死海富含丰富的矿物质,对皮肤和身体都超好。

当然,我没有去死海漂浮,也没有去游泳池游泳。我是一个内向的孩纸,毕竟与Sam刚认识不久,不好意思。

在死海待一下午,一直在学阿拉伯语,除了之前会的“萨朗马累空(你好)”、“书克朗(谢谢)”之类单词的外,还会说一些短句,比如“安娜易思密露娜(我的名字叫Luna)”,“因他易思美克散(你叫Sam)”,“安娜屋里特买(我想要水)”等等,这些有趣的阿拉伯语,给我之后的行程增添了很多帮助和乐趣,也忽悠了很多阿拉伯朋友。

(蓝色肚脐,死海)

(死海漂浮)

(满是盐巴的死海)

(海天一色)

(死海漂浮)

(一景)

(泳池远处就是死海)

(泳池里的幸福一家。超爱这个奶爸。)

下午四点,我又陪Sam一起回到安曼机场,这是我这星期第三次来到这里。他让我在休息区等,要去换正装和皮鞋,然后去接机。千叮咛万嘱咐我不能离开,因为没有手机,很容易走丢。

工作很快完成,他今天的团又是台湾的客人,听说我的故事都很有兴趣,都为我加油。回到市区,我们一起去逛City Mall,当然,也是他的工作之一,他晚上还要送一个团队去机场。

(好吧,我又来了,安曼机场。)

(CITY MALL)

和Sam在一起,好像回到尼泊尔遇到Khem时的快乐,忽然从一个无人问津的平凡女子变成被所有人捧在手心上的洋娃娃。相较于前几日在黎巴嫩遇见的那位拥有私家游轮的爱尔兰男人,我更喜欢与单纯温暖的Sam相处,起码他的真诚和善良是能真切感受得到的。他没有任何距离感,即使没有太多钱,但简单的幸福就比金钱的腐败来得更弥足珍贵。我相信,如果他来中国,我也一定如此待他。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