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寻梦

每条鱼 梦里都有一个,
属于自己的 海洋乐园。

......

上海 的傍晚,车水马龙,人流不息。下班晚高峰,每个人看上去都是那样行色匆匆。
白领拎着电脑包匆忙的行走,家庭主妇提着从市场购买食物回家烹饪,学生在公交车上捧着习题研读……每个人都有此刻自己必须要完成的事情。
锦鲤酷卡和河豚衣刀君在便利店吃着 关东 煮,透过面前的玻璃看着窗外熙攘的人群。
“我昨晚做了个梦…”酷卡说:“梦里我和你都是鱼。在乐园里自由嬉闹。”
“我想去寻梦,找一座乐园,因平时忙碌生活而遗失的美好,都能在那里找到。”锦鲤酷卡对河豚衣刀君发出了邀请。“那么,我们要不要,一起去?”
“我们去找什么?”衣刀君问。
“去找让我们变得完整的东西。”酷卡张开嘴笑了,那颗虎牙显得格外俏皮。
她的手指指向便利店书刊专栏上的一本书,衣刀君转头一看,那本书的封面写的是“ 香港 ,寻宝记。”

没有过多准备,锦鲤和河豚便踏上了前往 香港 探险寻梦的旅程。
梦中的乐园,就是 香港 海洋公园。
酷卡想看企鹅跳舞,想和鱼儿游戏,
衣刀君还想要坐一坐高空缆车,能饱览 香港 海景。

或许,在另一座城市,也会有另外两条鱼,
做着我们不曾做过的事,过着我们想要的生活。

他们两个下了飞机,购上两张开往市区的列车票,一路往东。路过安静朴素的新界,来到喧嚣浮华的本岛。坐在机场快线上,酷卡不禁望了一眼车外。那是一潭清澈得没有边界的蓝,在蔚蓝之中,悠闲的漂浮着些许云朵。抬起手指,仿佛之间也蓦然被染成蓝色。“ 上海 ,也许现在正下着淅沥梅雨吧。”衣刀君坐在一旁说着,眼睛深邃的望向窗外。

梦中乐园

就要启程出发,酷卡和衣刀君都显出了跃跃欲试的兴奋,河豚衣刀君拿起笔画着线路,一边嘟囔地念着:“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哇,我已经等不及了耶~”

从酒店到 香港 海洋公园的路程比想象中还要短,
酷卡站在地铁出口海洋公园站的铭牌下停住了脚步,
眼看就要到达乐园,酷卡深吸一口气。
“怎么了?”衣刀君问道。
“有点太激动了呢,”酷卡对着衣刀君莞尔一笑,伸出了手,“我们一起走吧。”

香港海洋公园

海洋公园还有20分钟才开门。
“重要的东西总是要等待的,”衣刀君尽可能的保持平静,“我们先在门口留下点回忆吧。”

当时针走向10点的那一刻,如同所有生命的奇迹出现时,接近于窒息的平静—继而是前所未有的狂喜。
海洋公园的大门向两边缓缓拉开,“乐园”终于向鱼儿展示出自己的芳容。

香港海洋公园

踏入海洋公园的时候,酷卡和衣刀君手牵着手,共同步入。
说起来很奇怪,从踏入海洋乐园的第一刻开始,酷卡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明明是之前从未来过的地方,却让她从心里觉得亲切和温暖。
每一棵树、每一朵花、每一滴水,就连吹奏着乐器的乐手,都好像熟识已久的朋友。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和拉风琴的乐手告别后,酷卡径直的走进了海洋礼品屋。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当酷卡真正的踏入台阶后,她和衣刀君都吸了一口气。
真-的-是-太-琳-琅-了。

从玩偶、服装、食品到背包及各种伴手礼,真的可以说是应有尽有。
不过,最引得酷卡和衣刀君驻足的,是那一墙的企鹅毛绒玩具。
“这些企鹅都好可爱啊,从哪里找来这么多的企鹅呀~”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快看,快看我,我找到同伴了” 酷卡兴奋的说着。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从礼品屋的这一头逛到那一头,估计也就一个球场的直线距离,但是鱼儿却在里面逛了很久。
在另外一头,酷卡发现了一个装满木质八音盒的柜子,
八音盒随着叮当的音乐声不停旋转,有鱼的、企鹅的、海豹的各种海洋的动物。
架子顶上还有一只骑单车的小熊做着平衡。
光线从门外射进来,柔和的撒在八音架上,画面美极了。
酷卡感觉自己就像吸入了一口浓醇的酒香,看得有些醉了。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酷卡觉得自己的心里住进了一些东西,暖暖的。

香港海洋公园

“那么,我们买个纪念品回去吧,”酷卡顺手在旁边拿起一支带有企鹅装饰的圆珠笔,接着说:“你看,它长得是不是和你有点像?”
衣刀君微笑着点点头,
并不是觉得这只突眼企鹅和河豚衣刀君哪里有半分相似,只是对可爱之物也没有多少抵抗的能力。

香港海洋公园

离开海洋礼品屋,酷卡站在广场上仰望天空。
“这里的视野好开阔啊。” … “天好蓝呀” … “你看,这是不是我们下午要坐的缆车。” … “山上的那个图案是什么呢?是海马么?” 酷卡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随后,她看到旁边的亭子里,像是有什么在对她招手。
“恩。那里有人在打招呼呢。” 我们过去看看好不好?说着酷卡便拉起衣刀君的手,头也不回的奔跳向前去。

香港海洋公园

原来向我们打招呼是一条金鱼呀~
萌萌的美鱼姬一早就在亭子里做好了准备,等着河豚和锦鲤这两条远房亲戚过来合影。
衣刀君和酷卡也不含糊,吧唧对着金鱼的脸蛋就是一嘴。

“哇,要被海豚吃掉啦~”一旁的海豚君也耐不住寂寞,上来凑了个热闹。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这时的广场上,聚起了一圈人,鹦鹉表演开始了。
一只色彩艳丽的金刚鹦鹉在两位训练员的掌间来回穿梭,就这样飞了几圈后,
训练员说道:“有没有谁愿意上前和鹦鹉做一次近距离接触?”
河豚耍坏的举起了锦鲤酷卡的手,训练员满脸笑容的对着酷卡点了点头。
“不是要让鹦鹉站到我的肩膀上吧?”酷卡有些害怕的向后躲了躲。
“不用怕,只是站在平台上啦。”衣刀君安慰到,“你看,训练员已经把平台准备好了。”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在训练员发出了指令后,金刚鹦鹉听话的从训练员那里飞到了酷卡手中的平台上。
“感觉还蛮好玩的呢。”酷卡比出了一个V的姿势,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香港海洋公园

“接下来我们去逛' 香港 老大街'吧,那些《岁月神偷》的场景,在这里也能看到哦。”
衣刀君牵着酷卡的手,穿过了老大街的红色竹排楼。

香港海洋公园

“我们可以在这里体验一下,”衣刀君一屁股在了竹凳上。
“体验什么呀?”酷卡看着这一墙墙望不到头的古早海报发起呆来。
“体验买菜、遛鸟、拉车…”衣刀君已经迫不及待了。“快点来体验老 香港 人的日常生活咯。”
这时候河豚和锦鲤与老港人的区别,就差不会说粤语了吧。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坐过叮叮车,却没有坐过五十年代款双层电巴士,
车身通体漆的绿油油的,一层和二层之间还张贴着一张旧海报。
酷卡登上木质的车厢,把头伸出窗外。
发现衣刀君就在车的另外一头,也是这样望着酷卡。
他们就这样对视一笑,
Good moring,河豚先生…
你好啊,锦鲤小姐…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酷卡接下来想要去见见考拉,但是之前,一定要坐一圈旋转木马。
“反正考拉君又不会跑掉,它一定还是在树上睡觉。”酷卡努力的说服衣刀君:“一起坐上来玩吧。”
但是, 旋转木马也不会跑掉啊,它一定是在这里周而复始的转圈圈而已。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但是酷卡猜错了,今天的考拉君并不在睡觉,
考拉君正四仰八叉的靠在树杈上,随意的摘下几片桉叶,放在嘴里大肆咀嚼。
而平时喜欢蹦蹦跳跳的袋鼠君则是懒洋洋的躺在地上显得萌萌哒。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你真的是撞大运了,平时的考拉早上都是在睡觉的,只有晚上才会活动。”衣刀君说。
锦鲤酷卡从来没见过会动的考拉,她没有回答衣刀君,伏着身子盯着觅食的考拉看得出神。
过了很久,她转头对衣刀君说:“会动的考拉真的可爱,真想要抱抱。”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抱不到真考拉的酷卡,在考拉雕像前蹭来蹭去,仿佛自己也变成了一只会爬树的考拉。

香港海洋公园

旋转木马的旁边有一个玩套圈的商店,
小猪 佩奇 作为奖品,挂满了整整一墙。
酷卡套圈的手法不精,直到把圈用完也没有套中一个可乐瓶。
“就让我抱着 佩奇 拍一张照呗。”酷卡向店家哀求。
店家点头表示同意,酷卡接过‘ 佩奇 ’,搂入自己的怀中。
“虽然不能带走你,但是拍张照也是好的”酷卡对小猪玩偶说。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如果累了,就停下来片刻吧。然后,我们继续动身。

香港海洋公园

中午时分的海洋公园有一些些燥热,酷卡和衣刀君都感到有一些饿了。
“你去那边坐吧,其他的交给我了。”衣刀君跑开了,很快他又跑了回来,端了两杯饮料,“先喝杯冰的,其他东西马上就到。”
这里的风景很好,旁边就是喷泉,酷卡和衣刀君喝着冰饮,渐渐不觉得热了。
陆陆续续的,服务员们端着大盘,把美食送到鱼们跟前。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不一会儿,不小的餐桌上,就被不管不顾地放上了满满一桌美食。

硕大的猪手占满了整个盘子,然后是肥美的牛肉粒,香菇上铺满了香气四溢的芝士,
再来两条可口的热狗,薯条鸡翅在摩天轮模型里旋转,
冰镇的树莓特饮杯外挂着水珠。

酷 卡拉 开餐桌边的一把椅子,心满意足地坐了上去。
“下午还有好多地方要去,中午我们就多吃一些。”衣刀君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叉起一块和牛放到嘴里。

香港海洋公园

面对着满桌美味可口的食物,河豚全然忘了礼仪,
就连一贯优雅的锦鲤也恨不得把脸埋到盘子里去。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在享用了丰盛美食之后,吃得饱饱的鱼们准备动身去海洋奇观。
酷卡的梦里出现的那个乐园,也许,在这里可以找到答案。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酷卡觉得,这一切实在太让人感到梦幻了。鱼,就是应该游在海里,不是么?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看着满箱的水母,听着咕噜咕噜的气泡声,
酷卡突然有一种自己身处海中的错觉。

在酷卡的想象中,她蜷缩在海洋的中央,
水母的触须轻抚过酷卡的脸颊,身边被泛着蓝光的海洋生物包围。
水母轻声的对她呢喃:那个对你无比重要的东西,你一转身就能找到。"
“那个东西就在这里么?”
“是的,其实他一直都陪伴在你身边。”
对话在一阵晃动中戛然而止。

“你还好吧?”衣刀君推了推酷卡的肩膀,关心的问。
在短暂的迷茫过后,酷卡回过了神。
“我刚才感觉到,水母在和我对话…我觉得,那件东西我找到了。”
酷卡黑色的双眸闪着幽幽的光亮,勾勾的盯着衣刀君的眼睛。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这个世界上,海洋多深邃,人就多温暖,
希望你总是遇到哪些温暖对你的人。

但凡住在心底最深处的人,
都不吵不闹,
陪你到最远的 将来。

香港海洋公园

从海洋奇观,转一个弯就是 四川 珍奇馆。
馆顶的雕像吸引了鱼们的注意,那是两只熊猫和一只金丝猴趴在屋顶。
馆不大,排队的人也不多。
酷卡决定进去看看。

一只浑身亮黄色的漂亮金丝猴蹲坐在草丛里,眼睛望着远方。
酷卡顺着金丝猴的眼神方向望去,才发现那边有什么特别,
原来是一只母猴抱着她刚出生的金丝猴宝宝。
“好温馨的场景啊。”酷卡甜蜜的想到。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没有看到熊猫,也许这时候,熊猫正吃饱喝足,躲在某个角落打盹吧。

香港海洋公园

在去玩沙大派对的时候,正好赶上了“夏水礼”揭幕,
好像是海洋公园的老板都来出席了,还伴有明星和歌舞。
酷卡认了很久,也没有认出那个明星是谁,
对她来说,TVB的明星只停留在《陀枪师姐》那一代。

不过对酷卡和衣刀君来说,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在揭幕仪式结束之后,他们就能直接享用这里的娱乐项目了。
“真的是赶得太巧了,我们是第一个!”酷卡显得很兴奋,衣刀君很用力的点头。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像是一段时间后,就会倾泻出很多水的“超级巨浪”;一不小心就会被喷得满身泡泡的“泡泡狂热”,酷卡都玩得不亦乐乎。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哼。别想淋到我~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酷卡看到一旁的小朋友在玩着沙子,
看得酷卡和衣刀君也童心泛滥,跃跃欲试起来。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工作人员是一个扎着双麻花辫的小姐姐,
好心的过来告诉酷卡如何使用工具堆出不一样的沙堆。
酷卡乖巧地蹲在一旁,凝神学习着小姐姐的一举一动。

香港海洋公园

沙子和水,这才是属于夏天的标准配置。

香港海洋公园

“最重要的是我们在这里…”酷卡说。
如果鱼儿不在海洋里,那么就都毫无意义了。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锦鲤酷卡坐在大型沙雕前开心的合影,心里欢喜极了。

香港海洋公园

按照计划,锦鲤和河豚这支小小的队伍接下来准备上山继续探险。
他们坐上了登山缆车,沿途的景色悠然宁静。
河豚衣刀君双眼瞪得直勾勾的,脸都快贴到了栏杆上,
放眼望去,远处的一艘快艇正要进港,
在港口里,大大小小的帆船随波荡漾。
叮叮当当,缆车慢慢的登山了高峰。
远处也传来了过山车上的游客们兴奋的呼喊声。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因为酷卡和衣刀君都对企鹅有着一种执念,所以鱼儿上山的第一站就是南极奇观。
“企鹅可是怎么看都不够的呢。”酷卡说。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衣刀君为了找一个更好的观看位置,选择蹲在玻璃旁。
一只肥肥的企鹅看到一条河豚,马上就好奇的游了过来。
衣刀君就这样和企鹅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我从来没想到,能和企鹅靠得这么近,”衣刀君转过身,几乎就是对着酷卡喊,脸上满是兴奋。“一只真正的企鹅,就在我的面前。”
“那么我们就一起和企鹅合个影吧。”
鱼儿们也不管南极馆只有个位数的温度,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过,帮忙拍照的路人,摄影水平可真不怎么样……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企鹅馆的别馆里,几只 北极 狐正打着盹。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路过极地餐厅,酷卡向餐厅里瞄了一眼。
餐厅里有一块极大的透明玻璃,玻璃的那一头,就是刚才的南极馆,企鹅们在这个餐厅里一览无余。

“要不要进去坐下来吃点东西?”衣刀君问。
“不要了啦,中午吃了这么多,现在哪里还吃得下。”酷卡现在有些后悔中午吃得太多了,嘟起了小嘴。
“好啦好啦,那么我跳一段企鹅舞给你看。”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北极 之旅馆里被各种各样的海豹占据,
海豹们在水中嬉戏玩耍,但一看到拎着桶的工作人员,
便都一股脑儿的涌了过去。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在水底隧道,酷卡在一面巨大的玻璃幕墙前驻足,
幕墙的那头一只胖胖的海豹像是看了看锦鲤,对着酷卡做了个招手的姿势,接着一个优雅的转身,随后悠然离开。
酷卡也望着海豹的背影,海豹君的身体真圆啊,为什么还能游得这么快呢?

香港海洋公园

高峰乐园里都是刺激的电子项目,
随着过山车的旋转翻飞,游客们的尖叫声也络绎不绝。
“上次坐云霄飞车,是五年前吧,不过那时玩的,没有这么高这么长,一定也没这么刺激。”
酷卡并没有表现出想要尝试一下的意愿,在经过过山车入口的时候,只是看了一眼,
随即就离开了。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夕阳渐渐拉长了它的身影,站在高峰上,衣刀君看着远方。“那里好多游乐设施,今天是来不及去了。”
“嗯,不要紧。留点遗憾,才能记得更深呢。”酷卡靠近衣刀君的耳边,轻声地说,
仿佛要把这一刻连同美景都印在衣刀君的脑海中。

香港海洋公园

坐海洋列车下山,酷卡来到了威威天地。
“这里也有一名旅游达人呢。”酷卡俏皮的对衣刀君说。
“是谁?”
“是经典黄鸭呀,我们去找它合影吧。”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嘿,我就喜欢和我颜色一样的伙伴!” 锦鲤酷卡嘟嘟着:“来嘛,给我的小伙伴来一张合影。”

香港海洋公园

夕阳渐落哦,华灯初上。旋转木马上的灯都纷纷打开了,木马不知疲惫一圈圈的转着,酷卡看得出神。“不管过多久,我心里还会喜欢这里。”酷卡有些不舍得离去。

香港海洋公园

香港海洋公园

从威威天地出来,海洋公园的寻梦旅程也即将进入尾声。
在这一刻,鱼们找到了旅行的意义。

在返程的时候,酷卡的背包里,放了一只小黄鸭。
“如果忙碌的平日生活无法改变,那么,
偶尔来一次随性的寻梦探险,也是很好很好的”
就像那只黄鸭,静静地周游了世界,治愈着大家的心灵。

“一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呢,”酷卡和衣刀君牵手相视,“今天过得真的很开心,谢谢你,我的河豚先生。”
“也谢谢你,我的锦鲤小姐。”

香港海洋公园

海洋公园明了一切,沉默不言,用喷泉拍打出一首奏鸣曲。

香港海洋公园鱼 游香港

这次鱼们把旅店选在了湾仔,皇悦酒店。
不仅因为地处 香港 中心,到几个探险地都显得交通便利,
也是因为去海洋公园只有区区三站地铁的路程。
“我们在酒店休整一下,”酷卡缓慢的说。“然后去 九龙 探险,游游逛逛,顺便吃点好吃的。”
对于美食,衣刀君和酷卡虽然并没有特别狂热的追求,但出门在外,总需要填饱肚子。

在酒店的冰箱里,衣刀君惊喜的发现了一处宝藏:满满一柜免费的饮料。
衣刀君毫不客气的拉开其中一罐,心满意足地饮了起来。
“这一冰柜的饮料,可真的能救我一命。” 衣刀君开心得就像一条120斤的河豚。
他一边大口痛饮着可乐,一边拿起另外一罐塞进了自己的背包。

在酒店大堂借来了免费wifi,连上手机,出发去 重庆 大厦。原本应该从湾仔上地铁的线路,手机导航却给出了让鱼们走到金钟的信息。
在途中,我们发现一座五彩缤纷的天桥。

因为是工作日,天桥上人算不上多,偶尔几个出门办事的上班族也行色匆匆。
他们看到锦鲤酷卡和河豚衣刀君的时候眼睛里有那么一点点儿好奇和惊讶。
这两个奇装异服的人走在街上,这实在是一件不那么正常的事情,不是么?

对于酷卡和衣刀君来说,被妆点得这么有艺术气息的天桥在 上海 可不多见。“先在这里拍几张吧。”酷卡走上这座天桥时,强烈的要求衣刀君帮她拍些照。

原本定点的路途,因为手机导航的误导,反而变得更加有趣。

我们都搭乘着不同的列车,踏上不一样的旅程。
如果在旅途中相遇,那定是缘分。

在尖沙咀地铁下车。步行几部到了 重庆 大厦,这个坐落在闹市区里的贫民窟。一个因为一部经典电影而被世人熟知,同时充满了各种传闻的地方。
“这是今天的第一个寻梦地。”
鱼儿听说这里鱼龙混杂人生百态,最能体现 香港 的多元化。所以一早就想来这里“探险”一番。

重庆大厦

重庆大厦

重庆大厦

刚进大厦大门,就陆续有拿着廉价酒店宣传资料的人上前问鱼们需不需要入住。
有操着粤语的 香港 人、说着英语和黑人和也许是说英语的 印度 人。
在他们看来,锦鲤和河豚在这里,并不会比形形色色的怪人显得更奇怪一些。
而锦鲤和河豚只是摆了摆手,顺便按下了通往三楼的电梯按钮,
那里,是 重庆 大厦的 天台 所在。

重庆大厦

重庆大厦

重庆大厦

重庆大厦

之前衣刀君并不能理解《少林足球》里周星驰住在18层楼顶 天台 的情节。
在 重庆 大厦,他终于明白这些并不是凭空捏造。
亲眼见到一个 印度 裔青年的家就在这楼顶之上,家具简单到只有一床薄褥和一个黑色塑料袋而已。
在酷卡和衣刀君在这里探险之时,他就睡在 天台 一角。对不请自来的鱼儿们,并不十分感到在意。

重庆大厦

重庆大厦

重庆大厦

重庆大厦

第一站寻宝之旅结束,酷卡在电梯口等着电梯到层,
她转头看着对面的花坛。
“是错觉么?”她心里感到有些奇怪,
为什么好像看到有一只硕大的黑影穿过。

她想问问身边的衣刀君,你也看到了么?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来了,等待下楼的人纷纷迈出脚步。
酷卡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很快,便垂了下去。
我看错了吧,她的脸上浮起一个自嘲的微笑。
也许 重庆 大厦的探险,并不能靠几个小时就能完成。

重庆大厦

转过两个街角,就是 维多利亚 港,
而需要到达维港,必然会经过 香港 文化中心。
没有窗户的倾斜式设计让 香港 文化中心特别易于辨认。

“这里就是下一个寻梦地…”锦鲤顿了一下,微笑着对河豚说:“我们可以在这里欣赏一下 香港 最美的夕阳呢。”

香港文化中心

香港文化中心

香港文化中心

酷卡解下行囊,坐在文化中心的倾斜柱之间休息。衣刀君从背包里拿出从酒店里带来的饮料,打开,递给酷卡。
“真是惬意啊~,”酷卡饮下一大口可乐,“坐在这边,对面就能看到 维多利亚 港呢。”
说着,酷卡捋了捋自己的鬓发,随后又喝了一大口饮料。
“是啊,现在是六点半,衣刀君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又抬头望了望天。“再过一会就能见到维港的夕阳了,我们去岸边看看吧。”

香港文化中心

香港文化中心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酷卡依着栏杆看日落,
太阳顺着文化中心的钟楼方向下山,那边的天空渐渐呈现出缤纷的色泽。
头顶上是一片浅浅的蓝色,远一点是深蓝,再远一点儿的地方是温暖的黄。
夕阳笼罩着整个 维多利亚 港,这是一天中最温暖的时刻。

酷卡抬头看着黄昏时维港的天空,这里纯净的蓝色与她从前在 上海 向窗外远眺的,有点儿不同。
就这样望着残阳,才一眨眼的时间,它便消失了。
阳光退尽,维港对岸高楼的灯光依次亮起。
坐在广场上的人们,终于等到这个时刻,赞叹之声瞬间此起彼伏。

香港文化中心

香港文化中心

在去往庙街的地铁里,一对卖唱的情侣引得锦鲤酷卡驻足。
姑娘的唱功不算很好,小伙的伴奏不过不失,
打开的吉他箱里也只有寥寥数枚硬币。
但是她们却唱得沉浸其中,
弹奏吉他的小伙虽然一直盯着乐谱,但任然可以看得出他在微笑。

酷卡和衣刀君在佐敦地铁站下了车。 九龙 探险的最后一站就是庙街。
按照计划,鱼儿会爬上一个 天台 ,在那里,能欣赏到庙街的全景。

在街的拐角找到一家一品鱼蛋。
“那么,我们先补充一点体力吧。”酷卡停下脚步。
“我们就在这里吃晚餐么?”衣刀君问到。“这一家好像没什么名气。”
“鱼儿,不就是应该吃鱼蛋的么?”锦鲤酷卡对衣刀君歪头一笑,脸上满是俏皮。

酷卡点了一份四宝鱼面,47蚊;
衣刀君点了一份鱼丸碱面;30蚊。
酷卡双手合十,把筷子架在虎口,比出一个祷告的姿势。
“那,我先开动了哦。”

随后,酷卡和衣刀君的庙街观景之路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
在庙街对面的停车场溜达一番之后,
“和说好的不一样啊,”河豚衣刀君终于是放弃了。“在停车场取景太偏了,应该不是这里。”
“街道的左侧还有一栋楼,那里应该更像。”酷卡说着随手一指。

在折腾了一个小时之后,鱼们终于登上了传说中的平台,
在这里观看庙街的全景,一切都豁然开朗。

庙街

庙街

刚刚支起三脚架,一群嘻哈服装的青年也走登上了 天台 。
衣刀君心里一惊,想起登高之前看到一块“私人领地,非请勿入”的牌子,
莫不是店家上来找茬吧。

当看到这几个说着标准英语的 亚洲 人开始拿着手机自拍起来时,衣刀君的心算是放下了。
“i can take photo for you”衣刀君操着半吊子的英语上前和他们说到。
姑娘小伙们非常乐意的把相机交到衣刀君手里。
“than you can take iPhone to f ace close, and……脸会亮。”衣刀君的英语水平也就到这个程度了。
在看到照相机里拍出的照片后,他们纷纷表示“Amazing,so beautiful…”
"where are your from"其中一个小伙问衣刀君。“shanghai”衣刀君答到,然后衣刀君听到了一句难忘的回答……
“oh,我的妈妈也是 上海 的,我也算半个 上海 宁。”
所以,大家刚才都在用英文交流是在干什么……

庙街

庙街

庙街

庙街

下楼后,酷卡点了一碗鸡骨草,牌子上写可以去湿热。
就要这些了么?店家微笑着问酷卡,
他指着廿四味对衣刀君说,这个也很好喝,要不要来一份?
衣刀君笑着摇摇头,他担心自己不能太接受凉茶的味道。
“喝一碗就够了,只是尝尝。”

庙街

庙街

回家的路上,酷卡和衣刀君经过了修顿球场,
球场左边有几个年轻人打着半场篮球,
挡拆、转身、跳投,一气呵成。
酷卡走了进去,坐在边上的长条观众席上,看着他们。

而衣刀君则直接走向公园的另一侧,那里正举行着一场业余足球赛,
中年大叔们卖力的追着足球满场奔跑,挥洒汗水,很快乐的样子。
衣刀君干脆蹲坐在场地一角,
看着他们,也觉得很快乐。

“能和你一起拥有这段旅程,我很快乐。”
酷卡伸出自己的手,
接着,衣刀君的手叠在酷卡的手上。
两只手叠在一起,是一个牢不可破的小小联盟。

结束了一天的探险寻梦。酷卡和衣刀君回到酒店。
然后酷卡和衣刀君好梦安然,温柔睡去。

杂记

当旅程进行到这里,已经是一个太过漫长而丰富的故事,
那些原本平淡的路途,因为有彼此的陪伴,变得那么有趣。
酷卡和衣刀君在酒店的路口前欣赏街景,来往的车辆疾驰而过,
拉出一道道绚烂的光线。
入夜之后,站在益昌大厦建筑群仰望天空。
也置身于太古车站的一片红色。
临离开 香港 时,酷卡想去上环的涂鸦墙,看看现在只存在于涂鸦上的 九龙 城寨。

酷卡喜欢旅行,而衣刀君就是她的专属摄影师。
下次,下下次,我们也要手牵着手,去更多的地方。
谢谢上天让我遇见你,让我的生活更有意义。

仅以此篇游记,献给回归祖国20周年的 香港 ,也献给无数和你我一样,在海洋里遨游的鱼们。
希望你总是遇到 那些温暖对你的人。

酷卡说

这次游记和以往的写作方式有所不同,全篇主写衣刀,我负责编辑整理,
之前的游记是我们把着重点放在了拍的是什么、吃的是什么、玩的是什么上,
其实这些在网络无比发达的今天,打开搜索引擎,任何一篇攻略都可能比我们说得更详细。
所以这次的 香港 游,我们选择了说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
我和衣刀君更想把我们旅游的心境呈现给大家,这些是搜索引擎给不到的,也是我们更想展现给大家的。

希望有人能喜欢我这次的尝试,最后谢谢大家长久以来对我的关注,
祝你我身边都有一群温暖的人,
不吵不闹,
陪你到最远的 将来。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