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我们在印度 玩了2个月,这两个月发生了许许多多精彩的故事!所以印度这部分,我将分为4部分来写!

印度视频第一集在这里哟: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g1NTY1MjA4.html

7月7日

还在尼泊尔的时候,我们为印度签证四处奔波焦头烂额,甚至后来还飞去泰国办理。当时我就趁机跟袁斌商量:咱能不能不去印度? 但袁斌却表示坚决要去!我不想去的理由其实就和大部分人所想的一样——印度脏乱差至极,而且强奸案频发,治安不好;那为什么袁斌这么坚决要去呢?在旅行圈里有一句关于印度的名言:去过印度的人分为两种,一种人会很讨厌很讨厌她,不愿再去;而另一种却会深深地爱上她。袁斌很期待自己会是哪一种!

我们乘坐凌晨4点的飞机从科伦坡来到金奈——印度第四大城市,泰米尔纳徳邦的首府。

我们在马代第一晚的沙发主德国飞行师曾形容这座城市是他所见过最肮脏的城市,他甚至将他拥手机拍下的印度人节日里当街杀鸡祭祀的视频给我们看。

金奈不是一个旅游城市,而且我们也可以说几乎没做功课。这里弱弱说一下,我们从尼泊尔开始到现在就一直没做过攻略,都是走到哪儿就去热闹的地方找住宿,然后问当地人哪里好玩就奔过去。自信满满的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们一到金奈机场就遇到了困难!偌大的印度只有汇丰银行有银联服务,而机场没有汇丰的ATM。机场的换汇点汇率极差!20美金扣除手续费后,只能换到等同人民币90元的印度卢比。这种抢钱一般的换汇点我们是绝对不会去换的。我们俩在机场门口的各个ATM不死心地再次挨个试,最后无奈地问门口的印度小伙子附近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可换。找到一个司机讨价还价之后终于用10美金换来了500卢比,差不多50元人民币。先到市内再说!市内应该有可以换汇的地方。

我们坐上了前往市内的公交车。没错!这就是我们做的唯一攻略,我上网查了如何搭乘公共交通到市中心。因为金奈不是旅游城市, 来这玩的人很少,所以可参考的信息非常少。Lonely Planet 的印度版没有中文,电子版的英文我实在不爱看。只是大概找了一片市中心的地方,就来了。

我们走出满是尿味的车站走了15分钟只看到一家3星级酒店,没有看到任何旅馆的标识。于是我们看到一个公园,在公园门口有个衣着邋遢的小伙子说他知道哪里有旅馆,可以带我们去找。于是小袁跟他去找住宿,我留在公园里看包。身后的花坛里飘来一阵阵排泄物的气味,从我前面经过的男人都转过头来看着我,有几个还故意来回走。

我不停地寻视周围,真希望小袁快点带着好消息回来。早上10点的太阳照得昨夜通宵未眠的我昏昏欲睡。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30分钟后小袁气呼呼地跑回来说,那个小伙子不靠谱,带他在周围绕了一圈又回到门口,什么都没找到,又说要一起去坐公交车。

我们判断出这周围确实没有什么旅店,而且周围没有适合的人可以咨询,便决定先找个地方吃饭,毕竟吃饱了才有力气去解决问题嘛。我们一路走又回到那家3星级酒店,看到它的一楼有个餐厅,而且价格还不贵。我放下包,跑去前台问那姑娘,可否用她的电脑查下附近有没有汇丰银行。姑娘很热心地帮我查到了最近的地址并写在一张纸上给我。小袁拿着地址找了量突突车去取钱顺便再找找住宿。我在餐馆里点好餐等他回来。

这一次小袁终于带回了好消息。取了6000卢比,也再突突车司机的带领下找到了旅馆。我们吃完饭就向旅馆奔去。表面翻新过的旅馆隐藏在几栋废弃的楼后面,一楼有wifi,楼上的房间比较简陋,没热水。但无论如何我们已经找到了一个安全的避风港湾。先在这里住一晚,晚上认真找找攻略,明天必须挪到背包客集聚地才好。

7月9号

原来我们第一天所到的位置是新市区,而大部分的旅店都在老市区。然后我们就来到老市区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历史颇为悠久的YWCA(基督教女青年会)国际连锁旅馆。100元的简陋双人间还是比较贵的,没有网络也没有热水。但重要的是我们在前台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办好了电话卡!

说起印度的电话卡,我必须吐槽一下。出于信息安全考虑,印度政府规定每个人不能登记超过9张电话卡。但登记地址和实名制不是最大的问题,最不能接受的是外国人要办理电话卡还得有本地人给你做担保!作为初来乍到的旅行者,如果没有做沙发客,没有认识要好的当地朋友,上哪儿去找人给你做担保呢!起初我们想让突突车司机伪装成我们的朋友,但工作人员非常谨慎,对突突车司机问了不少问题,搞得他不安起来,最后还是拒绝为我们担保。正当我们毫无办法之时,就去找前台工作人员求帮助,他不仅为我们出了一张地址证明,还愿意以私人的名义为我们担保。

很多旅行者称他们没出示任何证明就轻易买到来了电话卡,也许是不同的自治邦政策宽松度不同,但我们却真真实实花了两天才折腾好。而且每一个公司的营业厅,不管是Airtel、A、Aircel还是Vodafone,包括街边没有牌照的小店,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很谨慎严格,没有地址证明和担保人绝不卖卡。这里要给大家提个醒,Airtel 和Vodafone在印度的网络覆盖范围是最广的。如果你只是呆在一个邦,你可以根据实际套餐的性价比程度来选择;但是如果你会去很多邦,那你就得首先考虑网络覆盖程度了,其次印度国内漫游也不便宜。我们当时办的是Aircel,结果只在泰米尔邦踏踏实实用上了,而一路上经过的邦不是没有Aircel的服务网络就是漫游费太贵而不敢尽情上网打电话。

我们在印度的时间有2个月,说实话,在没有想好怎么打发这两个月之前,内心是有点小空虚的。既然没有好的想法,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呗。我们确定了金奈没啥可看之后决定去下一个城市。袁斌问我想去哪儿。看着偌大的印度地图我有点不知所措,是往班加罗尔走呢还是往加尔各答去呢? 忽然想起在办电话卡的过程中曾与一个美国人聊起天,对方强烈推荐我们去泰米尔南部看看,那儿有很多很有特色的印度寺庙。虽然欣赏不来印度教文化,不过倒是可以去看看,毕竟我对对南印一无所知,而旅行就是来对抗未知的撒!

本想直接奔去昌迪加尔,但是路途遥远,所以需要在中间找个踏板。在地图上瞄来瞄去,看到“本地治里”这个地名,总觉得这地名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过。而且不知为何,这个名字“闻”起来很有殖民者来过的气息~~(这话说起来显得有点没文化,毕竟稍微有点儿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印度曾经长时间沦为西方殖民地,但我这时的感受是针对那种殖民时期某一地区所留下的特别深刻的影响。)翻开攻略书,果然这里还有几家很有历史的殖民风格的旅店。好,那就去吧!

7月10日

早上9点我们坐上了前往本地治里的大巴车。如果说金奈市内脏乱的市貌和空气里夹杂着各种臭味的微尘完全符合我先前对印度的印象的话,那么接下来4个小时的高速路程可以说开始填充我对印度未知的一部分。崭新、宽敞而平稳的高速路两旁种着高大的绿树,越往南还能看到一些大树上开出的漂亮艳丽的凤凰花。时而经过一些村落,路口一株巨大的凤凰树,一些做生意的男人们在旁边分别聚集几个角落,一边聊天,一边看着自己的摊子。一派南国风光好让我们恍惚,差点误以为到了东南亚的乡下。

初见本地治里,和金奈完全不一样,海边的建筑确实很有殖民风。

我们在海边找到一家只需60元人民币的双人间,干净宽敞,门口有个很漂亮的能看到海的大花园,但是前台的工作人员貌似对人类有种莫名的敌意,原以为他可能不喜欢中国人,所以才对我们爱理不理语气生硬,后来看LP也提到这旅馆才知他们对所有人都这样。

安置好我们自己后,出来觅食。按着旅馆员工指示的方向找到了一栋古色古香的建筑,开心之余走近看:Pizza Hut。小袁吐血~~ 监于我们一天没吃饭,而这家必胜客的装修又那么特别,算了那就进去吃吧!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它家的东西一如既往的难吃又贵。

带着吃不完打包的披萨沿着海边散步。本地治里真的比金奈不知道干净多少倍。

坐在在海边乘凉,一个驼背的妇女向袁斌乞讨,给了10卢比。紧接着又来了一个全身脏兮兮的小男孩,不停地靠在袁斌身上蹭,趴在他大腿上又是摸又是捶的。我拿出DV他们,他向往我靠过来,我大叫一声:别碰我!他马上缩了回去。还试图拿走我们从餐厅打包作第二天早餐的Pizze。在我们起身回旅馆时,抱着袁斌大腿走了几十米。我看袁斌赶不走他,黑着脸问:你在等我们叫警察吗? 小男孩立马没趣地走了。

7月11日

跟旅馆租了两辆自行车,骑车去溜达。除了一些有殖民风格的建筑外,本地治里还有漂亮的天主教堂、圣母无罪教堂、还有基督教寺庙。

另外还有一个类似于修道院的地方,但明显不是我所知道的任何一种宗教。印度被称为天空民族,虽然国民的贫富差价极大,底层人民生活贫困,但是民众的幸福感却极高,这离不开民族对信仰精神生活的注重,因此这里的宗教派别之多也超乎想象。

我们在逛天主教堂的时候,遇见了一位中国人——小蔡。他也是热爱旅行的背包客。我们交流的过程中,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从LP上撕下来的皱巴巴的书页,指着一个地名说他明天要去这个地方,离本地治里8公里外的一个乌托邦村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住在那儿。听得我和小袁心动不已,表示我们也想一起去。于是就约好明早一起骑自行车前往。

7月12日

奥罗村,虽然LP上也提到了这个如同“乌托邦”一样的地球村,但从LP长达半页的表述中我对这个神秘的村庄依然毫无概念。顶着炎炎烈日,我们骑了半个小时自行车。

可是当我越靠近奥罗村的时候,却越迷茫。这个隐藏在树林之间的村子,我该从何了解起呢?我们走进像迷宫般的村子,也不知改玩哪里走,希望能遇见住在这里的村民聊一聊。我们遇到的第一栋建筑物是幼儿园。扒着被树枝围住的栏杆往里瞧,远远看见几个还在在玩滑滑梯。有几个黄头发白皮肤的小女孩,也有看到了一个中国小男孩,还有两个黑人小孩。不同肤色的小孩在一起玩耍,忽然觉得整个世界好和谐!我们沿着幼儿园继续往里走,看到几栋房子,但是在门口瞅了半天,也不见里面有人出来。转悠着转悠着,正当我们几乎快要放弃的时候,看到一栋房子里刚好有人,进去院子里向他打了个招呼,对方停下手中的活问我们什么事。其实正因为一无所知才需要去问,可到了嘴上却因为一无所知而无从问起了。幸好小蔡在网上查过攻略,打开手机图片问起了关于黄金球的事。对方给我们指了方向之后继续忙碌起来,完全没有要闲聊的意思。

我们骑着车子向黄金球奔去,路上终于开始看到路标了,原来这儿是有信息中心的!二话不说,先去了解情况!

走进信息中心,左边有一个很大的博物馆及图书馆。博物馆里能看到:整个村子的布局都是围绕着中间的黄金大球拓展开来的;奥罗村里的几百名村民三分之一是印度本国人,三分之二来自于全世界其他国家,几乎各国都有,其中有三位中国人。

有一个放映室通过影片的方式来介绍:奥罗村的理念源自于奥罗宾多(也译作“阿罗频多”),由密那氏(即“神圣母亲”)主持创建的。奥罗宾多被印度人称为圣哲,与圣雄甘地、圣诗泰戈尔并称印度的“三圣”。其实一开始匆匆扫过博物馆里的信息,我几乎不明白奥罗宾多所主张的思想是什么,只是带着强烈的好奇心继续参观这个神奇的地方。走出博物馆,我们找到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询问我们如何能进去到黄金球里面参观。对方告知进去黄金球里面需要提前一天预约,而今天我们只能在黄金球外面的花园里参观。当我提及奥罗村中的中国人时,表示希望能见下他们,采访他们关于在奥罗村生活的情况。对方很热情地为我联系,他告诉我其实在中国有不少人已经知道奥罗村,甚至上个月还有记者专门从中国过来采访。有一位姓周的女士表示愿意见我们,我们约好下午3点在黄金球外面相见。

办公室的楼下就是餐厅,我们打算吃个午饭,休息下再前往黄金球是极好的。在吃饭的过程中我们遇到有一位中国女人带着她的女儿,便和她聊起来。原来她有一位朋友是这里的村民,所以她才知道奥罗村。而她来这儿的目的便是为了修行瑜伽。然后她便滔滔不绝地说起在这里所感受到的以及曾经去普那和金奈的某道场所经历的灵性体验。我作为一个承认人有灵魂的个体,一直相信灵性的东西。所以我完全能听得懂且明白当其他人跟我分享灵性经历的时候。但关于灵性,我一直有自己的一套信仰,所以我并不容易接受别人的理论。在谈话中,她反复地极力推荐我进去黄金球里面看看,说那里面的能量很大很强。这倒是我所感兴趣的,也许也会有机会的。

告别过后,我们前往黄金球去见周女士。原来她就是我们早上邂逅的幼儿园的老师,不过当时她离我们太远,没认出是中国人,便没有招呼。周女士之所以来到奥罗村,完全是因为她儿子的教育问题。因为在国内,她儿子所接受的学前教育是国际学校办的开放式教育,当他结束学前教育准备念小学时,周女士和她的丈夫并不希望儿子被应试教育所改变,而是能够继续接受开放式教育。但国内并没有那样的学校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打听之下他们找到了奥罗村,在考察过后便举家迁移了过来。听到这里我还是蒙蒙的,奥罗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它既有灵性的一面,又像一个健全是世俗社区,有自己完整且发达的教育体系,有医疗、文化体验和交流,等等各个方面。最重要的是,这一切几乎免费——对于奥罗村的村民来说,每个人都需要“奉献”,即为这个社区工作,为它的建设而出力,而你的工资却会很少;但与此同时,你吃饭、生病了买药甚至你的孩子在村里的学校接受教育等在社区内的花费都寄极低极低的,可以说只是象征性地收费而已。听周女士介绍地越多,我们就对奥罗村越着迷,对它的好奇心越发加深!她说的越多,而我们的疑问却越大!

在黄金球下聊了一个小时候,周女士又带我们去她家喝茶,同时邀请来另一户来自中国的三口之家。

他们来奥罗村的理由是相同的,但至少周女士身上能感受一股来自“奥罗村”的宁静气息,而这三口之家却感觉明显世俗气更重一些。交谈的内容乏善可陈,无非互相介绍,然后说一说各自和旅行有关的经历。

天色渐晚,而我们回去的路途尚远,互相告别后便骑自行车归去。回到本地治里,我们和小蔡一起吃完饭,也相互告别,他旅行经验非常丰富,也给了我们不少旅行建议,真希望能在以后的旅途中再相遇!而我和袁斌,经过一晚上的思考,决定取消明天前往昌迪加尔的计划,我们打算搬去奥罗村住上几天,深入体验下这个奇妙的村庄!

7月13日

我和小袁拖着全部行李搬进了奥罗村,在咨询中心处了解到几家旅馆,选择了其中最便宜的一家(100元RMB\天含早)。奥村真的非常强大,它简直就是一个完整的“小社会”:餐厅、旅馆、体育场、电影院、学校、医院、工厂、垃圾处理中心……这里要提一下,奥村的工厂有好几个,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手工创作的一些纸制品厂、制衣厂和瓷器厂,里面的工作人员自然都是村民,另外他们所有的原料都是就地取材,利用奥村里面自有的原材料去创作。另外就是垃圾处理厂,奥村所有的垃圾都要进行详细分类,每一种垃圾都要进行循环利用,实现真正零污染!第一天住进来的时候刚好来大姨妈,我就遇到一个很尴尬的问题:那卫生用品属于哪一类垃圾呢?为此我还特地跑去找旅馆老板娘问……

因为旅馆的厨房是不允许客人使用的,所以我们就要到社区餐厅吃。村共有3个餐馆,其中1个在咨询中心,就是我们第一天吃的那个餐馆;另外两个在同一栋楼里,一个楼上一个楼下,楼下这个也就是接下来我们将会天天去的,因为这里有最便宜的自助餐!一顿饭每人差不多10元RMB左右,当然是对我们这种“访客”而言,村民就便宜得几乎不用钱了。虽然叫自助餐,其实也就只有主食加三种配菜、汤、沙拉和饮料了。但是我必须得说!!这是我在印度2个月吃到的最好吃的印度餐,因为它不是普通的印度餐,而是经过西方人改良过的口味啊!!!别忘了,村里的三分之二村民是老外!而他们正是奥村里里外外建设管理的实践者!所以虽说奥村的存在是基于奥罗宾多和神圣母亲的哲思理念,但是它现在所拥有的高度发达的社会机制和体系,应该归功于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精英!说精英可不是吹牛,昨天在和周女士聊天的过程就就听她说起,村里有不少艺术家以及各个行业的专业人士,正是他们在学校里担任与孩子们“分享”的任务!为什么说分享?因为他们相信,每个人都是我的老师,在语言方面也许我是你的老师,但在其他方面可能你就是我的老师,哪怕你比我小了几十岁!老师和学生的位置不是对立和固定的,这种互相学习的精神恰是奥村的教育理念中最基础的一部分。正因为这些“专家”们相信他们是在彼此分享,而不是去教,所以他们给予孩子足够的尊重和空间去创作去天马行空!而在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一位老工程师——来自法国的Gill!他在奥村呆了十几年了。听到“十几年”,我和小袁都惊呆了!奥罗村的历史也不算很久,那十几年前这里岂不是很荒凉?吃完饭后,Gill很热情地带我们到餐厅的屋顶去参观。楼梯口的铁门用铁链圈着,还有个看守的老伯,貌似这里是不允许其他人进来的,看得出来Gill 德高望重,在奥村应该是个重要人物。我们到了屋顶之后看的一个“大锅灶”,Gill告诉我,我们现在站的这整栋楼所用的所有能源都来自与这个“大锅灶”,这是他亲自设计的太阳能发电机。然后他开始解释眼前的一系列机器各自的用途。虽然我不太懂机械,但是光是楼上楼下的两个餐厅所用全部电能都依靠太阳能,而没有再用到其他能源这一件事,就够我们惊叹的了。所以奥村的环保真的不是说说而已的!我再次提醒下,我们现在可是在印度东南角的一个穷乡僻壤呀!Gill又说起他在奥村主持的其他一些建设项目,以我二十多年的阅人经历,完全不会觉得他在吹牛,而是看到一个优秀的法国工程师,也许他在世俗社会中可以功成名就赚不少钱,但却十几年就在奥村尽心尽力地奉献自己而默默感叹。

7月16日

来到奥村的刚刚安顿好,正准备去好好了解熟悉一番的时候,小袁居然生病了——喉咙发炎且发高烧。我掏出包里带的退烧药、消炎药给他吃,他则找出房间里所以的床单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誓要把汗逼出去!

而我就在房间里一边做视频,一边照顾小袁。第二天他烧退去时,便喊着要到镇上去买只鸡回来补补!我们便租了一辆摩托车,开到镇上去买鸡。因为奥罗村很大,印度的天气又热,所以大部分人都以摩托车为代步工具。看到很多西方面孔在印度的乡村开着摩托车来来往往,也是一副蛮有趣的景象。大病初愈的小袁开着摩托车奔驰在美丽宽敞的乡间小道时,顿时觉得开心自由极了。买来鸡后,小袁拿出我们在尼泊尔买的电热杯,开始用它煮人参鸡汤。而我一向就讨厌吃鸡鸭鹅,也就捏着鼻子敬而远之了。

旅馆的公告栏里贴着很多社区活动,有学习绘画、葡萄牙语、泰米尔语、拉丁舞等开班授课的,也有人贴出可以提供剪头发、画汉娜和按摩的服务。我觉得很有意思,低头看看自己长长的头发,印度这种天气洗头等头发干都要好久,要不就剪了吧!于是打电话预约理发师!

7月17日

很巧的是,每次我们去吃饭的点刚好都会碰上Gill,每次都能看到很多人跟他打招呼,而他还是很谦虚跟我们一起吃饭交谈,让我们尽情地提问。只可惜我最想知道的部分也就是关于奥罗村的信仰理念部分也恰恰是我最难懂的,因为这里涉及很多的与信仰精神层面以及印度教相关的英语词汇都是我很少接触的。

估计Gill也感受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会介绍一些会讲中文的人给我们认识。其中一位是他的邻居李女士。晚饭后他便邀请我们到他家,也把李女士请来。我曾提到,奥罗村有三位中国人,其实应该是3户,在表格上他们只显示了户主。另外两户中国人,我们之前已经见过了,今天这位也就是我们那天在吃饭的时候遇到的带着女儿的中国妈妈所提到的朋友。所以说凡事都有渊源。自我们搬进奥村后,周女士没再回复我们的信息了。我们也不再刻意去打扰她。而李女士之前接到咨询中心电话的时候,表示没有空见我们。今天她也坦白说其实是她懒得被人一遍又一遍问同样的问题。说实话,一时之间我并没有想到应该去问她什么问题,只是在零零碎碎的交流中,觉得这个看上去没有生活气息的脱俗女人很有气质很有魅力。我们所交谈的信息也并不多,但是我能隐约感觉到我和她之间,应该还会有交流机会。

7月18日
  如果说奥罗村对我们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我想一定就是摩托车了。我们骑着租来的摩托车到处瞎转悠的时候,忽然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于是袁斌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买一辆二手摩托车,骑着它玩两个月,再转手卖掉。刚开始我还有点犹豫,毕竟我们没有印度本地驾照,即使在国内也没啥开摩托车的经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骑摩托车旅行似乎太疯狂了。但袁斌却越来越肯定他要做这件事。我们去了好几家修理摩托车的店,问是否有二手摩托车可以买。很巧的是,刚好有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开着他妈妈的摩托车准备来卖掉。商量过后我们以6500卢比的价格买下了这辆有着10年历史,但却刷的像新的一样的摩托车。

  把车子的事情定下了后,我们安心地回到奥罗村准备去参观黄金球。所有报名参观的人都按时在咨询中心大门口集中,其中很多人都不是第一次来,只因他们希望能尽量多地去感受黄金球内的能量。对于奥村人来说,并不希望我们这些游客来到这像看景点一样随便看看就走了,而是能够去了解到奥罗宾多和神圣母亲的思想,我们在上大巴车前,再次被带去放映厅观看介绍奥罗村和黄金球的片子。
  大巴车开到花园门口的时候,所有人都要把摄像和通讯设备都存放在门口,不得带入。进入花园后,领队开始跟我们介绍花园的构造,以及每一个形状每一个部分所代表的含义,即使影片里已经介绍过一遍了。当我们靠近球下面的一个门时,领队示意我们进去后保持安静,不要说话,更不能打扰其他的冥想者。我们把鞋子脱在门口,按顺序一个一个向球里走去。我看着一个接一个的参观者行走在像传输带一样的通道上,仿佛每一个人都即将要被送往另一个诡异的空间。我屏住呼吸怀着警惕,慢慢走进这个外表用黄金铸成,里面却幽暗一片的特殊空间。里面确实很美,内部只有微弱的淡蓝色照明,它是利用球体顶端的太阳能设备来发光的;四周大理石墙壁上的水帘缓缓流下,这是里面唯一的响声,也给这安静庄重的气氛添了一份灵动。我们穿上工作人员提供的白色袜子,向球体的最中心也是被称为最神圣的房间走去。
  房间门口很多人在打坐冥想,我们安安静静地走进这个巨大的圆锥形房间,拿了一个垫子找个空位坐在地上。我默默地观察着这房间里的一切。房间的顶部是一个很特殊的设计,它与外面是想通的,并没有封闭起来,可我看不见上面具体的细节构造,只能看见它能够将那个圆形的缺口所通过的所有光线都集中到一个点上,这个点就是房间中心放着的一个水晶球的中心点。这就是他们所说的能量场。房间内除管理者外的所有人都围绕的水晶球打坐冥想。这个对很多修行瑜伽的人来说极为神圣的空间,对我来说却有种说不出的“暗”。我信仰基督,因此在我内心多年所秉持的是基督教的圣灵,所以我的内心里面不会再接受其他的灵。而当我坐在这个房间里越久,我就越能感觉到一股黑暗的灵弥漫在这整个空间。我忍受着内心不协调的气氛静静坐了5分钟左右,也开始感受到那个黑暗的灵好像在说我不应该在这里,它不欢迎我的时候,恰好我和袁斌对视了一眼。我们拿起垫子悄悄地走出去。
  我默默地跟随领队完成整个参观的流程。结束的时候我们像进来时一样一个接一个地走在“传送带”上。走出黄金球的那一刻看到明亮的天空,好像黑暗立刻就不再跟随我了,有种如释重负的晴朗。
  其实这整个过程是很内在并且隐秘的体验。一般来说我也不喜欢跟别人去讲“灵里”的感受,我不想让别人觉得很怪异。但是如果少了这一部分,我对奥罗村的描述和介绍将会失去重心。
  从表面上看,奥罗村真的是一个很完美的社会!制度健全而明朗、理念开放而先进,自力更生、自给自足;破除种族、宗教、国籍与民族的界限,追求世界和平与人类大同。这就是我和袁斌梦寐以求的现实版适合生活的世外桃源!甚至我们还商量说可以考虑来这里养老。但是,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却是,是什么缔造了这个完美的社会? 是奥罗宾多的哲学理念吗?我的理解是肯定的。但是奥罗宾多的哲学理念只是一种哲学理念吗?我不认同。虽然很资深很博学在奥村工作多年的朋友们一个个都告诉我,这里没有宗教没有信仰,但我却强烈地认为——这就是宗教!这就是信仰!而且每一个奥村人甚至外来游客所潜移默化逐渐接受到心里的,是他们所认为的冥想所带来的力量。他们不承认这里面有灵界的力量,而在我看来,这种灵界的力量才是整个奥罗村真正的基石!
  正是这个原因,所以即便奥村再美好,也注定我不会在这里长住了。因为你一旦要成为这里的居民,就意味着你在宣告你要放弃原来的信仰——这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宗教排他罢了。

  7月19日
  明天就要准备离开奥村了,下午剪发再合适不过。满心期待地洗好头,准备去剪短发。前天打电话的时候,听声音,一口清爽流利的美式英语,不知道会不会是个帅哥~~还真没让外国人帮我剪过头发呢,嘿嘿。
  首先,看到一个瘦瘦的东方中年面孔,我表示有点失望。我们商量好发型之后,他开始梳理我的头发,这位理发师仿佛不太理解我为什么要把一头柔顺的秀发剪掉,一直夸我的头发好,很直很柔滑。听得我乐呵呵。我们开始聊起天,原来他的祖籍是福建,爷爷辈移民到了印尼,他则从小在美国长大。细问之下,他的祖籍居然就是泉州,我念大学的城市。还真是巧啊~

  剪完头发刚好天黑,我和小袁就骑着摩托车去看电影了。奥村的电影院周一到周五都有免费电影观看。而且都是很小众的电影!这里要提一下,奥村所有的社区活动都会登在每周的周刊上,每户居民周一都能收到这份周刊,上面刊登各种租房、招工和社区活动信息,包括每天晚上电影院会播放什么电影,哪一天在谁的家里有什么课程等等,非常详细。大家可以通过这份生活指南才决定这一周要参加的活动。

7月21日

我有没有说过,在旅行中,除了姨妈痛,我从来没有生过病。但今天好运到头了。小袁说,应该是出远门的人不能剪头发。虽然听着像是迷信,但我真的有种头发剪短后,精气神也断掉的感觉。夜里开始发烧,全身滚烫滚烫,还拉肚子。完全无法进食,喝口水都要拉!

即使是在家里,也很少病得这么严重。我们的退烧药和止泻都已经吃完了。因为是星期天,社区的医院关门,没办法看医生,连药也买不到。如果要去镇上实在很远,我折腾不了。其实旅馆的办公室都是有这些常备药的,但老板每天早上只出现2个小时,其他的员工都无法进入办公室。旅馆的印度老管家知道我腹泻后,说有偏方可治。他带我到厨房,从冰箱拿出一罐家酿的酸奶,打出两勺,放点盐,加一杯凉开水,搅拌一下让我喝掉。然后嘱咐我一整天不能吃东西,到晚上再来喝一杯,明天保证会好。(后来我向其他印度朋友咨询了下,果然印度人普遍用这招偏方治腹泻。)但是我耐饿力实在不够,到了夜里饿到嘴里发苦,觉得胆汁都快涌上来了,便偷偷吃了几块饼干,然后就继续拉……   顺便说下,晚上再来喝酸奶的时候,印度管家跟袁斌要小费然后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能让老板知道。不能私自给小费是奥村服务业的规则,因为他们所有的需要都已经被供应妥当。一小部分印度籍的村民生活在奥村其实并不那么守规矩,奥村偶尔发生的偷窃事件也多半由他们所为。但这里,小袁还是给了小费。

7月22日

第二天起来烧已经退得超不多,收拾东西必须要出发了,结账的时候跟老板要了点止泻药硬撑着上路了。

第一骑摩托车旅行,感觉相当新鲜~~~

印度大片 Part 1 就写到这里,接下来的骑摩托车环印度之旅,将会另起新贴,小盆友大盆友们不要走开一定要继续关注哟~~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