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接

2013年夏天肯尼亚之旅(一)——从内罗毕到安博塞利国家公园http://you.ctrip.com/travels/nairobi795/1489664.html(携程精华帖)

2013年夏天肯尼亚之旅(二)——NAIVASHA湖和Nakuru国家公园http://you.ctrip.com/travels/nakuru1073/1489966.html

肯尼亚国家公园众多,尽管各具特色,但马赛马拉毫无疑问是其中的佼佼者,也是我们肯尼亚safari 之旅的高潮所在——为此,我们特地将这个野生动物的天堂排在最后,并安排了为期三天的旅行。

7月17日《狮子王》动画般的世界

这天我们一早就离开nakuru国家公园,前往马赛马拉。前五个小时的路况不错,沿途景色也很养眼。肯尼亚的旅游部门比较注重游客的感受,大概2小时左右会有1个休息站,这些休息站都挺有意思,除了干净的洗手间外,也可以顺便看看如木雕之类的当地特产,另外公布栏里贴满了各种旅行帖子和广告。

图:通向国家公园平坦的道路,视野之内,不见别的车辆,好半天才见到一两个行人。联想到中国,在环保节能绿色已经成为全球的关注焦点时,中国却以激活内需推行刺激汽车消费的政策——“堵”成了最习以为常的风景,更别提通向著名风景区的道路了。

图:路途的休息站

车子突然从平坦的柏油马路转向一条土路,又是尘土飞扬和凹凸不平——这意味着,我们已经进入国家公园的范畴——为最大限度地保护动物的生态环境,这里的一切尽可能保持原生态,路只不过就是久而久之形成的车辙而已。

图:进入国家公园的范畴,不时可以看到牛群和赶着牛群的马赛少年。

图:颠簸1个小时后,终于到达国家公园内的sopa酒店——这里是南纬1度,海拔2104米,怪不得7月的赤道能凉爽如斯。马赛马拉公园内的酒店得依靠自身来发电,所以白天常常无电供应(游客也基本都去看动物了),供应的热水也不够稳定,但不管如何,在如此荒僻的所在,一切也都可以原谅了,度假小屋也有着典型的非洲风格,质朴、粗狂,和周围的环境很协调。

图:小屋前色彩绚丽的蜥蜴。

用完午餐(下午2点才开始用餐),稍微安顿下来后,我们在下午4点半开始出发了。这个公园很大,我们用了大半个小时才进入草原区域,一路上碰到不少回程的safari车,非常纳闷,感觉中傍晚时分才是看动物最好的时间,怎么在这个时候回程呢?pius解释说,看角马迁徙的马拉河离这儿很远,游客都是一大早出门的,在大草原上逛了7-8个小时也很累了,二者也容易出现审美疲劳,这才恍然大悟。

图:眼前逐渐出现了枯黄的颜色,蔓延至天际,初时只是熟悉的稀树草原风景,并无动物的踪迹。正在不耐烦之间,眼前竟然出现了两只可爱的小狐狸!迅速想起类似“狐狸迎客”的导游解说词(如果我们这里有中国导游的话,大概一定是这样解说的吧!),自己也忍不住发笑。

图:挡在路上的两只斑马。早就听说,马赛马拉的斑马多得令人想吐,但这两个家伙可是最先闯入我们视野的,也成功地拨动了我们情绪(今天坐在车上的时间实在是久,颇为疲乏,再无兴奋点的话,我就快睡着了)。据说斑马是伴侣终身制,看着它们亲密的样子,心里着实感慨——现代的社会,地久天长都快变成神话了。

草原是东非大裂谷最重要的景观,它的形成与裂谷两侧的火山有关。在裂谷带两侧排列着众多火山,其中乞力马扎罗山、肯尼亚山最为有名,有些火山现在仍在喷发。火山喷吐出来的火山灰铺织而成的肥沃土壤,树根难以渗透,但对草来说却是最好的。所以这儿生长着数量巨大的食草动物,角马和斑马是主题,另外,还有大象,羚羊,长颈鹿,鸵鸟等等。

壮阔的连绵草场间点缀着无数的野生动物,成群的斑马,结队的角马,悠闲的大象,跳跃的羚羊……马赛马拉眼前的一切让我们无比着迷,这一刻我们都彷佛置身在《狮子王》的动画世界中。

图:越来越多的斑马进入视野。Pius突然用标准的中文发音念叨——斑马,河马,角马,“what’s ma?”。九岁的steven脱口而出“horse!”!pius突然领悟,笑了起来。

图:角马是马赛马拉数量最多的食草动物,他们是动物大迁徙毫无疑义的主角。

图:迷人的长颈鹿,随手一拍,就是一副画。

图:羚羊

图:象群

突然跃入脑中的“狮子王”一词让我陡然从沉迷中清醒。狮子,狮子,我们在这儿可以看到狮子吗?再想到错失的纳库鲁湖的火烈鸟,我的心陡然平添了几分沉重。

作为万兽之王的狮子,本来生存在全世界各地。可是,再厉害的野兽,终是敌不过最可怕的敌人——人类。并非生存攸关,只是满足自身莫名欲望的猎狮行为,使狮子在大部分的土地上消失。现在只剩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和印度的一个保护区有狮子存在了——想到在酒店门口遇到的一个中国游客竟然在向导游打听有无狮骨和象牙可买,实在是心痛无语。

沉思间,眼前的动物越来越少,最后又只剩下茫茫荒草,突然想到我们应该是进入狮子的领地了,不禁又兴奋了起来。狮群需要相当大的生存领地,在猎物充足的地方也需要约20平方千米。有可能沦为狮子猎物的羚羊斑马角马们当然有足够的自觉,绝不会无端接近狮子。

果不其然,车子开上一个山坡后,我们看到了极为密集的safari车队。而一群狮子,就在群车中间,优哉游哉着。

图:可怜的角马成了狮子的美餐。在狮群内部的进食顺序上,雄狮具有无可非议的优先权,母狮次之,而小狮崽们则只能等着捡些碎骨残肉。

图:酒足饭饱的狮子们懒洋洋的。狮子是群居动物,一个狮群约有20到30个成 员。母狮构成了狮群的核心,它们极少离开出生地。几头母狮形成良好的协作关系,共同狩猎,相互照看小狮子们。

图:还好有个精神不错的家伙。

图:发现雄狮。也许是因为太张扬的鬃毛使得雄狮很容易暴露目标,雄狮很少参与狩猎。它的工作除交配外,就是通过咆哮和尿液气味来标记领地并保护领地。不过狮子是同类竞争最激烈的猫科动物,狮群可能包含几头成年雄狮,但是肯定只有一头是领头的。雄狮不得不打叠精神来应付外来的雄狮或自身群里成长起来的更雄壮雄狮的挑战。这种挑战生死攸关,不成功便成仁,战败者能够落荒而逃已是最好的结局。所以,一般而言,一头雄狮只能够在狮群中做几个月到几年的头领。

至今为止,五大动物(狮子、豹子、犀牛,非洲水牛、大象)我们都看到了,小小弥补了一下火烈鸟和乞力马扎罗峰造成的遗憾。只是时间过得飞快,一晃已是黄昏,我们不得不尽快回程——公园有规定,下午6点半前必须出园,否则会处以高额罚款。

图:在回程的途中,在斑马的乐园,我们看到了美丽的草原日落。

图:日色将暮,我们碰到了这群可爱的小精灵。

7月18日——角马大迁徙

今晨我们早早就出发了。再次经过昨日狮群们进食的地方,极为惊奇地发现,狮子已不见踪影,食客却换了另外一拨——令人胆寒的食腐者秃鹫!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秃鹫,但并不觉陌生——秃鹫是和我国藏族神秘的“天葬”连结在一起的。本来有机会在甘南的郎木寺观看“天葬”的,但想到那令人反胃的场面,最终还是放弃了。而生活在这里的马塞人,他们也遵循着相类似的葬礼形式。马塞人的信念是“死也不同土地结缘”,亲属们会在洗干净的死者身上涂上一层奶油,放在屋内中央位置,默跪在遗体四周做一天的祈祷,随后由村中长老引路,将遗体抬到荒郊野外,任由飞鸟叼啄,野兽吞食。

图:秃鹫刀片般的嘴能轻松凿开尸体。生物链这是非常神奇的东西,角马吃草,粪便由蜣螂进食,分化出利于草生长的营养物质,狮子等肉食动物吃角马,吃剩下的由秃鹫来帮忙处理。

这群秃鹫进食美餐的地方是狮子的领地,果不其然,我们转过弯就再次遇上昨日那群狮子。

图:与车子靠得极近的狮子,说实在话,如果狮子这要冲上来,打开顶蓬的车子绝对无法阻挡。只不过,食物充足的狮群实在对我们无兴趣,肯定也非常习惯人类的存在。

图:狮子只有饥饿时才去猎食,而一只成年雄狮吃饱的话可以休息一个星期才去猎食,其余时间都在睡觉休息,甚至仅仅是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干。

图:终于从草丛中钻出一只似乎还没吃饱狮子,有点精气劲儿,它的目的看起来是草丛中已经倒下的血淋淋的角马。

图:不过它在靠近食物时,又坐了下来,看来是不饿。不一会就躺了下来,眼神也逐渐失去色彩,就快睡着的样子。

越接近草原深处,野生动物越密集。马赛马拉公园很大,观看角马大迁徙的马拉河路途遥远,再加上已近中午,阳光变烈,人变得慵懒,故一路过去的稀树草原、角马和斑马,其实远较昨天令我们激动不已的景色更为壮观,但现在审美疲劳的我们已是熟视无睹了。

图:风吹草低见角马

图:遇上鸵鸟

“塞伦盖蒂”在当地土著马萨人的语言里是“永远流动的土地”的意思,这个名称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在这片土地上年复一年,周而复始,路线固定的野生动物大迁徙。这片大草原包括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和肯尼亚的马萨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尽管人类人为地划分了边境和国界,但以角马为主力的野生动物物可不管什么护照签证,只顾追随着雨水的脚步,逐水草而居。五月是塞伦盖蒂草原旱季的开始,绿草停止了生长,角马群开始向西北方向迁徙。六月,在酷热的骄阳无情的暴晒下,塞伦盖蒂的沃野变荒原,泉水变干涸,角马们遂由草原西部继续迁移到北部水草肥美的地方,10月则返回南方繁殖,然后再折回到草原西部。而全长395KM的马拉河是动物们迁徙的必经之路,每年七、八月,大批游客守候在这儿,为的是一睹气势磅礴的迁徙场面。

终于在太阳正烈的中午时分到达目的地马拉河。早就听说守候角马横渡马拉河除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外,还要有一点运气。我们到达马拉河边的时候,视野范围内只有河对岸远处一群已经过河的角马,而我们河这边连角马都没看见一只,完全看不出一点点角马迁徙的迹象,但跋涉万里而来,自是不能轻易放弃。

和我见过的无数江河相比,旱季的马拉河实在是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河(再小的话,可以改叫溪了),河面狭窄,水流平缓,河岸边绿色植物很多,甚至可以看到美丽鸟儿的身影。但看似平静的河面,却暗藏杀机。

图:河边心情愉快的鸟儿

图:岸边一动也不动的鳄鱼,毫无疑问是马拉河的霸主。

图:一大群河马,看似慵懒,于人无扰。然河马虽是食草动物,但脾气非常暴躁,不喜欢被打扰。

图:满树的秃鹫,秃鹫汇集的地方总是充满死亡气息。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们将马拉河流域一带转了一大圈,该看的风景都看了,又食不知味地用完酒店为我们准备的safari午餐,心情由兴奋、盼望逐渐转为不安直至失望的时候,视野的尽头突然出现了角马的身影,心,一下就兴奋起来!

聚集: 在视野的尽头,角马身影初时仅为为一小群,随后越来越多,越来越近,从好几个方向向我们所在的马拉河河段聚拢。它们会合在一起,是为了参加地球上最大规模的野生动物大迁徙。其中许多成员,已经不止一次参加过这种长途跋涉,也有许多新生命开始它们的第一次旅行。

渡河:角马们的横渡马拉河,其实是不成功便成仁,却绝无退路。不渡河,他们的绝大部分会因为缺草缺水渴死饿死。所以尽管知道河里有凶残的鳄鱼盘踞,也知道不远处的河马被惊扰后的暴怒,但长途跋涉很是干渴的角马群已经是无所顾忌了,它们必须度过这最后的一段障碍,肥沃的草原就在北方,在河的对岸。终于有一只角马忍耐不住,开始向河对岸疾冲过去,紧接着第二只,第三只……霎时间,尘土飞扬,水花四射,吼声震耳……

成功: 这次渡河的角马们显然很幸运,可以说是全数成功渡河。天堂与地狱其实也就是短短的一刹那间,十数秒的时间,成功渡河的角马们便完成了他们的千里跋涉,不远处就有丰美的水草等候着他们,尽管离最先出发时,他们身边的很多的伙伴由于干渴、饥饿、体力不支或天敌倒下,但来年雨季来临前的2月就会有大批新生的角马诞生,新生命的诞生和弱者的淘汰,每年都在塞伦盖蒂草原上循环往复着,生生不息。

图:成功渡河后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图:一只可爱的斑马,终于在最后的时刻随大队出发,赶上了迁徙队伍的尾巴。

图:温馨的一幕:前面已经渡过河的两只斑马,正在欢迎差点留在河对岸的朋友的到来。既然斑马很重视爱情(它们是终身伴侣制),想来也会很重视友情吧!

图:当然,也不是每次的迁徙都这么幸运,一兵一卒都无折损。这几头角马显然是不久前渡河的牺牲品,周遭秃鹫聚集,角马尸身已所剩无几,能想象到这里曾经发生过得惨烈情形。

图:这只角马壮志未酬身先死,永远也到不了从6月就开始追逐的水草肥美的“天国”,在最后一刻悲壮地倒下。

图: 回程途中,我们遇到了香肠树下的象群。香肠树是草原上品种并不多的树木之一,它结出的果实又粗又长,看上去就像是一根根挂在树上的香肠。

图:今天最后的惊喜是这只威风凛凛,高出众鸟一头的奇鸟。它的外貌十分奇特:头顶羽冠,钩喙似鹰,长腿似鹤。别看它长得漂亮,食物却是蛇,包括令人谈之色变的眼镜蛇。虽然它的名字是蛇鹫,但它的另一个名字却是“秘书鸟secretary bird”,好一个“美女蛇”!

7月19日 热气球之旅

马赛马拉上的热气球之旅,是全球三大热气球之旅,来到这儿,当然不能错过了,虽然价格实在是够贵的(450USD,孩子的艰难讲价下425USD), 但确实很值得。(酒店可以联系热气球公司,记得尝试讲价还价)。

9岁的Steven 的暑假作业之一是要完成一篇科学小论文,他选的题目就是《热气球》。在此将他的小论文放在这儿,就作为这一部分的游记吧!这也是他的愿望,可以将他的“作品”放在网上。

科学小论文——马赛马拉国家公园的热气球

今年暑假,爸爸妈妈带我到非洲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公园,那里是野生动物的天堂。

我们决定去乘热气球从空中观察大草原上的野生动物。我们凌晨4点半就出发了,6点时到达热气球将要起飞的地方。这时候热气球公司的人已经开始为起飞做准备了。我们躺在侧放在地上的吊篮里,只能歪着脖子观看热气球的升空过程。工作人员先是用一个鼓风机,将风吹入铺在地上的球囊,使气球一点点地膨胀,当完全展开后,“砰”的一声,机师叔叔开始点火。原来,火可以加热球囊内的空气,热空气使气球升到垂直于吊篮的位置,我们也从躺着的位置变成了站立。机师叔叔又加了几把大火,热气球就慢慢起飞了。

热气球在大草原上方缓缓飘着,我们看到了成群的斑马,长颈鹿等野生动物,都在大草原上兴奋地奔跑着。我们还看到了许多漂亮的热气球,壮观的草原日出,红红的火球和灿烂的云霞。热气球这么早就升空时为了让我们看到日出吗?不是的!是为了能看到清晨时候活跃的动物吗?不是的。原来,太阳刚升起的时候风通常很平静,气流也很稳定,是热气球飞行的最佳时间。如果风太大的话,热气球飞行就会很不安全。

我用望远镜突然发现了远处有一大群的角马,赶紧让妈妈用英文和机师叔叔交流,希望可以到那个地方去。机师叔叔的回答是,“我尽量吧!”机师叔叔真的能到达想去的地方吗?这是不一定的。热气球的动力就是燃烧器,没有方向舵,它的运动方向必须是随风而行,有时风不一定能带你到你想去的地方。

一个已经降落在地面上的热气球出现在我们的热气球下方。时间过得太快了,机师叔叔停止点火,我们的热气球也开始慢慢降落了。原来,热气球的升和降都与球体内的气温有关,球体内空气温度下降,球体产生的浮力小于球体自身重量和载重,气球自然就降落了。

这真是一次奇妙的飞行!

图:我们早上六点就到达热气球营地

图:歪着脖子观看热气球的升空过程

图:点火

图:升空

图:在热气球上观看风景的我们

图:苍茫非洲大草原上的日出很震撼

图:河流

图:在热气球上观看长颈鹿和角马快乐地奔跑

图:降落在地面上的热气球

图:快乐的旅友们

图:帅气的机师叔叔来自英国

图:坐上酷酷的吉普,大草原早餐在等着我们

图:大草原的香槟早餐

吃完早餐后,我们继续在大草原上游荡——我们这一天是人品大爆发,非常幸运地再次与狮子、豹子等动物们长时间近距离接触,并再次观看了角马大迁徙,成为我们肯尼亚safari之旅的完美收官。非常遗憾的是,精彩的视频无法在这儿上传。

早晨时分精神抖擞的狮子

再次看到角马大迁徙,这一次的观看的位置极佳

与豹子的近距离接触,而且只有我们这一辆safari车子

再见,肯尼亚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