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碎的希腊 — 第十三天雅典 Feb.10th. 2017

(一)

> 那天清早5:50从德尔斐出发的长途客车,到达雅典大约是8:30。

> 从长途客车站坐地铁到Syntagma 广场,往考古博物馆方向步行。

> 本意是去考古博物馆,想把第一次访问时因为局部关闭而没看到的7个雕塑展厅补齐,结果走错了方向,只好去了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ycladic Art。没辙,谁让我是天使爱迷路。既来之则安之,借机恶补一顿古希腊史前艺术吧。

> 博物馆10点开门,我到的时候9点半多一点。早上5点起床的倦意尚未消除,就坐在博物馆的院子里休息了半小时。

> 如此,这一趟稀碎的希腊之旅,无意中把史前文明时期的锡克拉底文明、迈锡尼文明,以及有史以来的古希腊文明各时期的重要博物馆和历史遗迹看了个遍。虽然顺序颠三倒四,但是毕竟串成了线。

<插图: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外景>

(二)

> 锡克拉底是位于爱琴海中南部的一个群岛,由35个大岛和无数个小岛构成,富有亚热带海岸的植被和大理石、金属、火山岩等矿藏。

> 早期锡克拉底文明Early Cycladic Culture,是指从公元前3200~2000年的一千二百年左右时间,对应着人类文明史上的青铜时代早期Early Bronze Age.

> 与早期锡克拉底文明生长的同时,在希腊本土、克里特岛和爱琴海东部,也几乎一并繁衍着重要的文明。为加以区别,属于希腊本土的文明时期,后来被称为早期希腊铜器时代Early Helladic Age;属于克里特岛的文明时期,则被称作早期米诺安时代Early Minoan Age。

<插图:锡克拉底群岛地图>

> 早期锡克拉底文明的一千二百年,又根据发展、成熟、衰落的节奏而分作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公元前3200~2700年间的五百年,第二阶段是公元前2700~2300年间的四百年,第三阶段是公元前2300~2000年间的三百年。公元前2800~2700年间的Kampos Phase,标志着第一阶段到第二阶段的过渡;公元前2800~2700年间的Kastri Phase,则标志着从第二阶段到第三阶段的过渡。

> 由于史前文明时期没有文字的记载,当时人们的起居与安葬只能通过考古挖掘出来的陶土、大理石及青铜的工艺品等等去推测猜想。

> 早期锡克拉底文明的第一阶段,人形雕刻工艺品的最主要特征是有趣的小提琴形,还有一些是锹形。这些人形雕塑的绝大多数为女性,以胸部突起的两个圆包和阴部刻画的倒三角形为标志。除了人形雕塑,锡克拉底文明时期还曾生产各种陶瓷、石头质地的工艺品,通过水路贸易广泛传播至希腊本土、克里特岛及小亚细亚西部。但同时,这些不同地区又拥有他们各自风格迥异的工艺品,佐证着当时爱琴海周边兴盛的贸易往来及密切的文化交流。

<插图:Early Cycladic I时期的小提琴形和锹形雕刻女像>

> 早期锡克拉底文明的第二阶段,是其巅峰时期。在这四百年间,工艺的水准及冶炼的技术均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并日臻成熟。这一时期的大理石人形雕塑,主要特征是站立的女性、双手在胸前横抱。

> 考古成果证明,这一时期已经拥有高不可攀的城墙包围的居住区,并且有了带排水系统的两层楼房屋。这一时期城墙与房屋的建筑装饰材料,因受到爱琴海其它地域的影响,采用了一些金属和陶瓷。

> 从一些人形雕刻上,还可以看得出古代锡克拉底人的时髦发型和化妆风格。很多雕像都曾经是彩色的,尤其是五官和重要的身体部位。只不过漫长的岁月侵蚀、加之大理石材质本身不易于着色,使得五千年后呈现在人们眼前的都是大理石的原色。

<插图:Early Cycladic II时期的女性雕像>

<插图:Early Cycladic II时期的男性雕像 - 是已知唯一的一具男像>

<插图:Early Cycladic II时期弹奏竖琴的女性雕像 — 那时与现在,一样有音乐>

<插图:Early Cycladic II时期雕刻着三个舞蹈人物的大理石 — 热泪与忧思,亘古皆舞蹈>

> 关于这些大理石人像的用途,由于没有文字记载,又由于这些人形雕塑既见于墓葬、又见于住宅,目前很难做出准确的判断,学者们也都各持己见。照天使爱迷路的意见呢,多半可能是女神的塑像,因为信仰诸神的希腊传统肯定不是空穴来风一夜开花的,而应该是自极其远古的时候就一代又一代口耳相传下来、最终在有了文字之后渐渐见诸书面的。

> 不管这些人形雕塑的用途到底是什么,有一点却显而易见,那就是古希腊人热衷于大理石人体雕塑的文化真真不可谓不由来已久啊。从青铜时代早期的锡克拉底文明,经历迈锡尼文明、跨越古风古典、最后到泛希腊时代,直至被罗马帝国的一神教彻底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漫漫三千多年的岁月,希腊人之于大理石人体雕塑的情有独钟,实乃天地良心无可置疑、自始至终一以贯之、执迷不悔矢志不渝。如此方才死而后已,却能始终阴魂不散,在沉寂了一千多年后,竟然乘文艺复兴之机倏然醒转、焕发新生,卷土重来、风声鹤唳,瞬间逆袭再度碾压了整个世界。

> 据说到了近代,锡克拉底文明时期的简约风格人体雕塑,又影响了一大批现代派艺术家,包括毕加索、贾柯梅帝、亨利摩尔等人。天使爱迷路不喜欢这些人的作品,尤其讨厌毕加索其人其作,但另一方面还是很认可他们孜孜不倦以求创新的反传统精神。

<插图:Early Cycladic II时期的Kylix酒杯、陶罐>

> 与人类历史上的其它文明一样,锡克拉底文明最终也没能避免盛极而衰的命运。

> 在最后的三百年里,早期的定居点渐渐被遗弃,人们更多地聚居于海边,慢慢形成了后来的港口。持续了十几个世纪的起居与墓葬传统风俗,也逐步迁移改变,直到希腊进入新的一轮文明。

> 早期锡克拉底文明的第三阶段,陶器的制作开始采用新方法,有一些是明显因为受到爱琴海北部的影响而改变的。人体雕像的制作也失去了过往千年来一贯的独特风格,形式变得多样而繁杂,却未获取创新与突破,直到最后大理石的雕刻被彻底摒弃。

> 锡克拉底文明没落的原因,后人已很难猜测,但也无非是气候的改变、社会的动荡、战争的影响、技术的进步等等自然或人为的因素,导致人口迁移以及生活方式的骤变或渐变。

> 幸而,在锡克拉底文明之后,历史呈现给希腊的,是一个更加进化的文明。尽管这个进化的文明,其最终结局也依然注定了是没落。

<插图:Early Cycladic III时期的陶土制品>

(三)

> 四千多年后的公元十九世纪至二十世纪,历尽岁月的洗礼、世道的变迁,没落的希腊文明再度成为学界的热点,希腊本土及周边岛屿也随之再度受到考古人士的瞩目。

> 然而,巴尔干半岛及周边岛屿的长年政治纷争,却使得分布各地的古希腊历史遗迹几乎如数处在疏于管理、无人保护的弃野状态,成为非法开掘者的乐土。

> 1950年代末至1960年代初,从锡克拉底群岛悄悄地流散出一批古董,在国际拍卖市场上被称作“凯洛斯秘藏The Keros Hoard”。那是一批锡克拉底文明时期的大理石人形雕塑碎块,号称发掘于爱琴海上一个叫Keros的小岛,正是锡克拉底群岛中的一个。

> 1990~2003年间,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借助前希腊商业银行的部分支援,购买了这些大理石雕塑碎块80片,并把它们交付到考古研究者手中。

> 后续的研究证实,这批雕像碎块的出处实际上并非江湖上传言的Keros岛,而是邻近的叫做Kavos的另一个小岛。1960年代至1970年代,通过进一步的挖掘,Kavos岛上又出土了更多大理石雕塑碎块,其中有些竟能够与十年前见诸世面的“凯洛斯秘藏”之局部完好地结合成一体。

<插图:号称“凯洛斯秘藏The Keros Hoard”的大理石雕塑碎块>

> 令人费解的是,从大量碎块的断裂部位来判断,这些雕塑显然不是自然损坏、而是被人为地故意砸碎的。蹊跷的是在这些碎块被大量发现的地域,并没有任何墓葬的痕迹。后来,在另一个叫做Daskalio的小岛上,也同样发现了众多类似的雕塑碎块,并且也同样在周围没有发现丝毫曾经存在墓葬的依据。

> 由此,人们只能推断,象Kavos、Daskalio这样的迷你小岛,很可能曾经是祭祀的专属地。人们从其它岛上乘船把这些大理石雕塑碎块运载过来,就是专程为了把它们丢弃在这里?!或者甚至,可能就是把完好无损的大理石雕塑运到这些小岛,特意当场砸碎?!呃......这…..?不过其实,这种想法也算不上匪夷所思了,因为很多文化中迄今保留着在开工、落成、葬礼等重大仪式上以砸碎东西、牺牲生命、活埋人口等方式图谋吉祥的风俗。

> 天使爱迷路悄悄思忖,剪彩的陋习该不会也是这种残酷破坏在东方的变种吧?要不然凭啥为了图个开业大吉就把好端端一匹匹绸缎用剪刀暴力弄碎整得七零八落?

> 不过,这些毕竟只是猜测。尽管人类的文明从野蛮到开化有个渐进过程,但这种对暴力的崇拜,总似与古希腊这一人类哲学科学的发祥地风马牛不相及地格格不入。

> 有一点倒是确凿无疑,无论这些雕塑碎块隐含了如何神秘的象征、或埋没着如何荒诞的习俗,都见证着遥远的五千年前的古希腊文明,并从雕塑艺术上展示了其与后续古希腊文明的一脉相承。

<插图:号称“凯洛斯秘藏The Keros Hoard”的大理石雕塑碎块>

(四)

> 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一共有七个楼层,其中二、三、四、五楼为展览区,每个楼层涵盖不同的展览主题。

> The 1st Floor二楼为锡克拉底艺术Cycladic Art,展品有400多件、年代为早期锡克拉底文明时期的公元前3200年至2000年之间。The 2nd Floor三楼为古希腊艺术Ancient Greek Art – A History in Images, 展品也有400多件,年代从公元前2000年至罗马时期的公元四世纪。这一部分展品显得很单薄,更多的意义在于把古希腊的历史贯穿起来给观众一个整体的展示。毕竟冠名为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亮点还是在二楼的那些锡克拉底艺术。

> 不过对于天使爱迷路来说,这是很好的温习古希腊艺术史的机会。从时间顺序而言,锡克拉底文明是最早一段可追溯的古希腊史前文明,紧随其后的是公元前2000~1600年间的米诺安文明,再往后是公元前1600~1100之间的迈锡尼文明。因此看完二楼的锡克拉底艺术之后,也就按部就班把其它几个楼层也都认认真真逐一看了过来。

<插图: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展品-米诺安文明时期的陶土制人形及动物>

> 米诺安文明和迈锡尼文明都被称为“宫殿文明”,因为宫殿是这些文明时期的政治与社会中心,并且这两个文明也因为史诗传说中的宫殿遗址重见天日而被确凿地证实存在。宫殿的出现,标注着人类的居住文化和社会文明向前推进了一步。米诺安文明时期还出现了文字,尽管线性A文字至今没有被解读,但是毫无疑问对后来迈锡尼时期线性B文字的诞生奠定了基础。迈锡尼文明时期的线性B文字已被解读,虽无明确的历史记载可追溯,但从语言学发展的逻辑可以推导,线性A是线性B文字的先祖。

> 米诺安文明兴盛了数百年后,克里特岛的火山爆发淹没了它。又过了数百年,希腊半岛的地震火灾摧毁了迈锡尼文明。在这一轮又一轮人类历史的轮回中,在那一堆又一堆史前文明的废墟里,借鉴着祖先遗留下来的灿烂文化遗产,新一轮划时代的希腊文明一次又一次得以涅磐重生、更创辉煌。

<插图: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展品-迈锡尼文明时期约公元前13世纪的陶土棺材侧板 — 上面画着四个凭吊的女人,第一个和后面三个穿着不同花纹的裙子>

<插图: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展品-迈锡尼文明时期的纹身Kylix酒杯、酒罐>

<插图: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展品-迈锡尼文明时期的无纹身酒罐>

> 随着迈锡尼王朝的解体,繁荣昌盛了数世纪的爱琴海共同体也分崩离析,经济与贸易大面积溃退,文字和艺术也几近失传。人口慢慢地从希腊半岛北部向南部的多利安(Dorians)、从爱琴海诸岛向塞浦路斯、从希腊本土向小亚细亚及其周边的爱奥尼亚、爱奥里安(Ionians, Aeolians)等地迁移,爱琴海文明的光芒渐渐地在希腊半岛日薄西山,腓尼基取而代之成为世界文明的中心。

> 公元前1100 ~ 700年间,在迈锡尼文明没落后的数百年里,或许爱琴海诸岛进入了一个休养生息阶段吧。与迈锡尼时代相比,这一时期的艺术没有任何显著的突破与创新,陶土工艺品的装饰图案基本上仅有简单重复的几何纹路。因此从艺术史的视野而论,这几个世纪被称为几何时期Geometric Period。

> 对于一个人的生命,数百年是十几个不可感知的轮回。然而在漫漫历史长河中,几世纪不过短若瞬间。人类是如此地渺小……

> 几何时期的前二百年,即公元前十一世纪至十世纪,被称为原型几何时期Protogeometric Period,是古希腊文明的惨淡时光。文化与艺术是如此地苍白而黯然,以至于有些学者把这二百多年称为“黑暗时代The Dark Ages”。

> 实际上这么说是有失公正的,因为就人类制造工具的本领而言,这段时期仍然在不断地进步,并从青铜时代过度到了铁器时代,总体上古希腊文明还是在慢慢地匍匐前行。

<插图:古希腊“黑暗时代”即原型几何时期(公元前十一~十世纪)的工艺品>

> 从公元前九世纪起,经济又慢慢复苏,城市又渐渐兴起,对海外的贸易重新活跃起来。城市的繁荣带来的人口压力,开启了古希腊的海外殖民,意大利南部和西西里成为最早的希腊殖民地,古希腊的文化与艺术也随之到达地中海更遥远的岸域。

> 公元前八世纪,古希腊人采用了腓尼基人的字母文字,由此推动了文化艺术传播的飞跃发展,爱琴海文明又迎来了新的曙光。艺术渐渐获得新生,祭祀的神殿在一些城市兴起,慢慢发展成方圆数百里区域的人们前来朝拜的圣地。

> 在Olympia、Delphi、Delos、Samos等地,人们举办宗教节日、田径比赛,吸引希腊各城市及殖民地的人们前来朝圣或参与竞技,使这些城市在泛希腊世界获得了宗教中心的地位、并赢得了广泛的声誉,成为泛希腊文化认同的标志。同时,主办这些大规模活动,也彰显着一个城市在宗教上、经济上甚至政治上拥有的优势与成就。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大会,一个由泛希腊文化圈共同参与的竞技与文化的盛典,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中于公元前776年在Olympia奥林匹亚召开的。呵呵呵,在炫耀城市或政权实力的手段上,古人与现代人是何其地相似。

> 随着宗教中心的发展,神殿与圣地的祭品也日益丰富多彩,为艺术的成长营造了辽阔的空间。
各地的能工巧匠竞相奉献出色的才艺、制作精美的作品,向庇护着自己的神送礼行贿,

> 原来,人类创造力的贫乏,最直接的体征就是艺术表现力的衰竭。而艺术表现力的羸弱,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大自然元素的缺失。而大自然元素之尤为根本,不是别的,正是人。

> 没有人,谈何美,更惶论真或善。古希腊时代的精神本质,是众神在为人民服务。任何颠覆这一本质,让人伺候上帝、把人捧为救星的一神教,都是扼杀人类灵魂的犯罪。灵魂既死,艺术这一人类灵魂追求美的载体,又赖何以繁衍生息。

<插图:几何时期后半叶(公元前九~八世纪)的工艺品,同样是几何图案,但精美程度已近完美,并且虽然极少但也零星可见鸟类图案等自然元素>

> 也正是在这一时期,诞生了伟大的《荷马史诗》。其影响是如此地广泛深远、日益无边,竟能使贵族阶层纷纷试图把宗族家谱回溯到迈锡尼时代,证明自己的血脉传承于史诗中的英雄。这俨然成为其后数百年间泛希腊世界追逐的一大时尚,以至于贵族们连死后的墓葬也须摆出英雄后裔的阵仗。

> 在艺术领域,《荷马史诗》产生的影响更是无与伦比。人类热爱真善、追求美好的灵魂,在史诗与英雄的感召下,愈发蓬勃向上、奋发昂扬。栩栩如生的英雄人物与波澜壮阔的史诗画面,被绘制在墓葬及各种日用品上,供人随时欣赏。这种方式很快蔚然成风,工艺技术日臻精湛,旋即碾压了简单对称枯燥乏味的几何图案。

> 短短一个世纪后,几何时期的历史页面就被彻底翻越,古希腊从此迎来了数世纪缤纷绚烂的古风时期Archaic Period。

<插图:几何时期末尾约公元前760~750年的墓葬标志,装饰着象征骑士身份或凯旋英雄的四匹马>

> 古风时期(公元前700~480年)是古希腊的城邦形成并巩固的时期,每个城邦都各自独立,拥有不同的法律、制度、货币以及军队。

> 城邦之间的对立引发了一些冲突,但也增进了艺术的竞争。大约从公元前6世纪,城邦炫耀自身实力与成就的方式就演绎为建立规模宏大的神殿,或向圣地贡献大理石及青铜雕塑。

> 社会经济发展导致的人口增长,使古希腊的殖民拓展很快突破意大利半岛和西西里岛,向东抵达了黑海沿岸,向西则至北非、法国、西班牙。随着殖民地的扩张,古希腊文明也从爱琴海域传播到了更广阔更遥远的地中海周边。

<插图:古风时期主要城邦分布图>

> 市民在城邦政治生活中的重要性日益突出,加之新兴商业阶层的出现,动摇了贵族阶层的统治、引发了城邦的动荡。

> 有些情况下,城邦的社会阶层冲突以立法改革的方式得到了解决。但在有些地方,这种情形导致了打着平民主义旗号的僭主专权暴政(Tyranny)。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雅典于公元510年推翻了僭主统治,把政治权力移交到了经选举产生的市民代表及市民手中,开启了直接民主的历史先河。

> 古风时期另一个最重要的城邦之一是柯林斯,位于伯罗奔尼撒与希腊本土相连的咽喉地带,因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而获取强势的经济增长。说到柯林斯的代表性特产,其实是精致的香水瓶和昂贵的香精油。但是,嗯,没错,这个柯林斯就是那个往全世界的柯林斯柱头上贴了发明专利标签的柯林斯。不过,早在向希腊世界推广其豪华精美的柱头制造工艺之前,柯林斯就已是古风时期经济贸易艺术多方面的领军角色。

> 大约公元前680年,柯林斯人开发了一种叫做Black Figure Style的彩绘工艺,顾名思义就是往陶土的瓶身绘制黑色的人或动物。正是这一手法让古希腊历史从此彻底告别了几何时期。以至于有时候,人们会把古风时期的前半段叫做柯林斯时期Corinthian Period。哦哦哦,原来之前在欧洲各地的博物馆看到的成千上万个绘制黑色人物形态的赤色陶土瓶,就是这种柯林斯风格Black Figure Style。

> 柯林斯还盛产重装方阵步兵Hoplite Phalanx的盔甲。古风时期的重装步兵阶层日渐强壮,以至于产生巨大的政治影响、成为削弱贵族专权地位的一支力量。

<插图:柯林斯时期的黑色绘制花瓶>

<插图:古风时期的柯林斯步兵盔甲>

> 回过头再说雅典,政和人通的结果,必然是艺术的百花齐放。民主的雅典,注定要在艺术领域独占鳌头。所以,柯林斯人发明的Black Figure Style,在雅典青出于蓝,想来是顺理成章。 雅典跟柯林斯,向来如此相爱相杀,就象她跟斯巴达一样。

> 公元前630年,Black Figure Style传入雅典,阿提卡山的艺人们采用它在豪华的生活器皿上绘制神话场景、宗教仪式、英雄传奇、日常起居、狩猎欢宴、体育竞技等等异彩纷呈的雅典生活方方面面,很快使雅典制造的宴会器皿风靡地中海,成为贵族阶层趋之若鹜的时尚追求。

> 希腊各地对Black Figure Style的青睐,尤其是意大利贵族对Made in Athens的钟爱,使意大利南部的大希腊地区(Magna Graecia,即Great Greece)和中部的伊特鲁利亚(伊特鲁斯坎)地区在大批量进口这一类工艺品之余,纷纷效仿雅典的工艺,尝试制造本土的Black Figure Style绘制陶土器皿。

> 从结果看来,模仿制造收效甚微,但足见当时的希腊文化在地中海周边的影响力之广泛强大。

> 最重要的是,在个人价值受到充分体现与尊重的古希腊,艺人们可以通过在自己绘制的器皿上签字而名扬天下。嗯,这一点让天使爱迷路觉得古希腊很嘬,因为个人价值原本跟领导啃腚没有一毫一毛关系。

<插图:古风时期雅典制造的柯林斯风格绘制陶器>

<插图:古风时期作为希腊殖民地的意大利南部制造的柯林斯风格绘制陶器>

> 随着公元前七世纪至六世纪的贸易繁荣,人们日益迫切地需要交易物品所需的度量衡,以及作为结算凭证并能体现结算价值的第三种物质。在尝试了很多种材料后,最终于公元前590年左右,具有标准重量与价值的金属货币诞生于小亚细亚的艾奥尼亚和利迪亚地区。呃呃呃,被沿用至今的金银货币,你不能不承认,古风时期的希腊人对全人类的自由贸易做出了伟大贡献。

> 艾奥尼亚Ionia,是的,就是那另一个通过至今遍布全世界的艾奥尼克柱头而默默弘扬2500年前的发明专利的又一个古希腊地名。它在爱琴海东部的小亚细亚半岛,是古风时期又一个名满天下的繁荣城邦,一个盛产艺术、盛产哲学、盛产诗人的城邦,赫拉克里特就诞生于此。那里的人们似乎对柯林斯风格的陶器绘制手法不太热衷,但是在象牙、贵重金属雕塑等领域取得了出色的成就。

<插图:古风时期的银币斯塔特 — 正面铸有葡萄>

<插图:艾奥尼亚的小型雕塑>

> 在古风时期,女神的形象广泛地出现在祭祀用的小型偶像雕塑中,在圣地或坟墓的遗址中被大量挖掘出土。尽管工艺还远不及后来的古典时期,但整体风格很有活力并充满了生活气息。

> 与人类历史的任何阶段一样,政治与时代的风潮在艺术品中留下了显而易见的痕迹。古风时期末端,希波战争的胜利被认为是传说中的雅典开国之王忒修斯Theseus庇佑的结果。从那以后,忒修斯的形象就开始频繁地出现在雅典出产的各种器皿装饰图中。

<插图:古风时期的女神小雕塑>

<插图:古风末期绘有神话人物Heracles和Theseus的艺术品>

> 两次希波战争(公元前490年/480年)的胜利,强化了泛希腊一体化的文化认同,在希腊世界中植入了自身的政治自由优越于东方的集权专政的制度自信,并开启了一段不受外强干扰、稳定发展、经济繁荣、文化昌明的新时代,那就是古希腊历史上无比光辉灿烂的古典时期Classical Period(公元前480~323年)。

> 作为古典文明时期城邦价值与理念的杰出代表,雅典以其强大的政治力量与军事底气蜚声希腊世界。富庶的经济、民主的制度,既保障了城邦人民的安居乐业,又庇护着城邦文化的欣欣向荣,更由此吸引了希腊各地最优秀的艺术家、知识分子争相前往。

> 尤其是在伯里克利时代The time of Pericles,雅典荟萃了全希腊最顶级的建筑师、雕塑家,从事着两千三百多年后的今天还在影响整个世界的最杰出建筑项目的打造,比如帕德农Parthenon神殿、娥丽西翁Erechtheion神殿、胜利女神殿The Temple of Athena Nike等工程。意气风发的雅典学园里,则有哲学界的师祖们轮番登台,纵横宇宙石破天惊地开辟了人类思想拓荒的伟大先河。引领风骚的雅典舞台上,更有叙事诗的先驱们激情上阵,文韬武略叱咤风云地谱写了古典希腊悲剧的不朽篇章。

> 古典文化的核心是人,换句话说,古典时代是众神为人民服务的时代。大约从公元前五世纪,雕塑家们把目光从神转向人,开始捕捉人体的动态之美,研究人体的解剖结构,并以人类为主题进行形象创作与艺术表达。艺术家们的视野跨越了二维世界,专注痴迷于三维表达的立体鲜活。以人为本anthropocentric的艺术,正是古典文明时期的醒目特色暨划时代意义。

> 不过,颇为有趣的是,古典时期的雕塑毕竟还是用来装饰神殿之类公共场所的,所以人物创作追求的是理想化、而不是逼真性。那些与神并列的人们,都是些贡献卓著的英雄,所以他们的形象无一例外遵循着某种莫须有的道德标准而被塑造成了人们心目中的偶像理应具备的模样,而不是他们本来的面貌。哈哈哈,原来浓眉大眼的英雄形象并不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发明创造。

<插图:不存在,唯一的一张照片在回家后编辑的时候惨遭程序破坏>

> 古典时期还出现了一种白底的彩绘陶瓷瓶子,瓶颈和底座的部位是黑底色,瓶身是白底色,绘制的图案则色彩丰富多样。

> 这些白底瓶子主要用于墓葬,与古风时期不同的是,绘制的人物不仅有神、而且有人,有时人神同在。看样子柯林斯和雅典的工艺大师们为了艺术的突破也真是绞尽了脑汁。

<插图:古典时期雅典出产的白底White Ground彩绘瓶>

> 从古典时期的雕塑或绘画中可以看出,那时候的古希腊是绝对的男权时代。大量的瓶身绘画展现着男人们开业务讨论会或办应酬宴会的场面,有机会作为绘画主题人物而闪亮登场的基本全是男人,偶有女人也仅只是侍奉男人的陪衬角色。

<插图:古典时期Red Figure黑底红色人物图案的彩绘瓶>

> 追溯雅典城邦的繁荣、民主制度的兴起,显然离不开其经济基础的殷实积累。公元前483年,雅典境内开发出了新的银矿,为雅典的崛起提供了强有力的经济保障,使雅典得以建造无敌舰队、制造海量银币,并使“雅典之鸮”成为整个爱琴海及地中海周边的国际硬通货币。

> 公元前450年,雅典要求“第一雅典同盟First Athenian Confederacy(公元前477年为联合起来抵抗波斯而缔结)”的缔约伙伴国使用雅典货币以及度量衡标准。在那之前的公元前454年,雅典就别有用心地把同盟国的共同财富从Delos岛转移到了雅典,并开始肆无忌惮地支配这些缔约国的税收。啧啧啧,咋那么象美国跟联合国。强权就是真理,古今中外全世界的政治都如此龌龊。

<插图:古典时期的银币“雅典之鸮”>

<插图:古典时期的雅典秤砣,雕塑着可爱的海豚>

> 古典时期的日用奢侈品,以雅典制造为主要潮流,除了精美的铜器,还有黑釉陶器和玻璃器皿。即使现在看来,那些曲线简洁优雅的黑釉陶器也丝毫不过时。

> 雅典与地中海周边的贸易往来,使其工艺技术及艺术风格得以广泛传播至大希腊(Magna Graecia, 即Great Greece)地区。希腊各地的城邦在效仿、传承雅典艺术元素的同时,也渐渐发展出了独具特色的风格工艺,共同催生了古典艺术的璀璨繁盛。

> 忽然深深领悟,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所有极尽优美的人文创造都会被冠以“古典”—古典绘画、古典雕塑、古典音乐、古典戏剧、古典文学、古典舞蹈、古典电影…… 凡是那些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人类创作,终将成为古典,终极就是古典。

<插图:古典时期的雅典Red Figure Style绘制陶土器皿>

<插图:古典时期的大希腊(Magna Graecia)地区出产的陶器>

<插图:古典时期的黑釉陶器>

> 遗憾的是,好景不长。风华正茂的雅典,遭遇了傲视群雄的斯巴达。僵持二十七载的伯罗奔尼撒战争Peloponnesian War(公元前431~404年),以雅典的败落告终。城邦虽幸免灭亡,却自此风雨飘零。

> 虎落平阳,又逢新势力崛起,至公元前四世纪,雅典与柯林斯、底比斯Thebes等城邦又开始了纠纠缠缠剪不断理还乱的双边骚扰冲突。

> 忙于内乱的希腊各城邦,完全无暇他顾,懵懂之际却不知,北部一个叫马其顿Macedonia的大国已悄然崛起,等抬头注意到它存在,还来不及瞠目结舌,即被它瞬间终结了。飞利浦二世PhillipII趁希腊各城邦混战之际,以短短十年(公元前348~338年)就伺机收服了整个希腊。他的儿子亚历山大则放眼东部,眺望更绵远的欧亚大陆,所向披靡、高奏凯歌,仅用十几年(公元前336~323年)就建立了疆域达今日阿富汗境内的幅员辽阔、资源丰富、史无前例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伟大帝国。

> 泛希腊时代(公元前323~31年)自此拉开序幕,亚历山大在帝国全境统一了货币和度量衡,马其顿王国迎来了数百年经济、贸易、艺术的昌盛,直到罗马帝国冉冉升起。

> 那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全球一体化”时代。引领那一时代的20岁即位、25岁建立帝国、33岁英年早逝的亚历山大大帝,身故后成为无数英雄膜拜的英雄,直到两千多年后的今世依然被津津乐道念念不忘。无论是凯撒,还是拿破仑,抑或希特勒,没有谁不曾梦想重塑亚历山大的辉煌。

<插图:泛希腊时代的亚历山大时期货币>

<插图:泛希腊时代的精美黄金首饰>

> 古希腊的城邦时代被亚历山大画上句号,艺术史上的古典时期也随之戛然而止。

> 从艺术史的角度而言,以古典时代末期普拉克西特列斯Praxiteles创作的阿芙洛狄忒Aphrodite of Knodis为开端,泛希腊时代迎来了女神或女性人体雕塑的鼎盛。

> 阿芙洛狄忒以各种婀娜的姿态定格于精美的艺术作品中,不仅作为性爱与多产的女神,而且作为妓女和圣妓的保护神Patronship of courtesan and sacred prostitution。一方面可见,泛希腊时代的妇女较之以往时期,社会地位得到了显著的提高。这情形一路演绎到罗马帝国,女子居然获取了与男子平等的政治权利、经济独立权和受教育权利。啧啧啧,那可是两千多年前啊,想想看,21世纪的印度每年还有数千新娘被婆家以嫁妆不足为由活活烧死呢。可见一个社会文明与否、一个时代先进与否,判断标准首先就是其运行制度能否保障基本的人权 — 吃饭、活着的权利,穿衣、脱衣的权利。

> 花瓶的装饰画则在泛希腊时代遭遇了全面的没落,概因为其它形式的平面绘画和立体雕塑已获得空前充分的发展,艺术家们实在不必一定要围绕凹凸不平曲了拐弯的变态瓶面作画才能够施展才华。

> 对于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而言,泛希腊时代和罗马时代的馆藏实在单薄得可怜,毕竟古希腊艺术是其副业。但这种编年史般的展览线索,对于无知的天使爱迷路而言,最恰如其分。

<插图:泛希腊时代的爱神阿芙洛狄忒雕塑>

<插图:泛希腊时代索然无味的装饰瓶>

(五)

> 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的四楼The 3rd Floor是塞浦路斯古代艺术与文化Cyprus Ancient Art and Culture展区,展览着曾经为Thanos N Zintilis私人收藏的500多件塞浦路斯考古文物,年代从公元前4000年至公元十九世纪。

> 塞浦路斯作为地中海最东、最靠近小亚细亚和阿拉伯半岛的大面积岛屿,在史前希腊和古希腊时代均处于地中海贸易航线的必经之路,与古希腊是青梅竹马厮混到大的玩伴,在文化上有着源远流长的相互浸淫彼此影响。塞浦路斯盛产铜,与爱琴海域各国保持着大量金属贸易。公元前1450年前后,迈锡尼王朝在塞浦路斯建立了贸易港,带着塞浦路斯小弟一起纵横爱琴海。

> 青铜时代晚期(公元前1600~1050年),塞浦路斯已经有了文字,后世称为塞浦路-米诺安文字Cypro - Minoan Script。这一点让天使爱迷路佩服得五体投地,想到自己的高丽祖先们在比他们晚了三千多年后的1443年才拥有自己的文字。

> 在古典时期(公元前480~310年),在多年的大哥希腊与新兴的大国波斯之间必须站队的塞浦路斯,选择了加入希腊同盟共同对抗波斯,进一步促进了希腊语、希腊风、希腊神在岛上的普及。公元前333年,亚历山大大帝夺回了一度落入波斯手中的塞浦路斯,使小弟回归大哥怀抱。如此,从文化的意义而言,塞浦路斯始终是古希腊家族的一部分,直到后来整个希腊世界被罗马取代。

> 从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展出的塞浦路斯文物可以看得出,塞浦路斯小弟虽然始终跟希腊大哥一起玩,但是岛国的工艺品还是有着很鲜明的特色,风格更趋活泼可爱富有情趣,比希腊半岛的丰采靓丽许多。

> 与锡克拉底文明大致对应的年代,塞浦路斯出产的陶土制品有很多是动物形状的。看得出来制作者们拥有的丰富想象力和拟自然形态的童心趣味,甚至比两千多年后泛希腊时代的制品都要耐看两千多倍。

<插图:塞浦路斯(公元前2500~1050年)的动物形状或装饰着动物的陶土制品>

> 到了几何时期,塞浦路斯的陶土制品装饰图案虽然也是几何,但却别具一格,几乎没有希腊本土泛滥成灾的直线图案,而是充满动态感的圆圈、配以花瓣的点缀。啊,想来果真如此呢,除却蒙德里安的作品,天底下再没有比直线更枯燥乏味的图形结构了。

<插图:塞浦路斯几何时期(公元前1050~750年)的陶土制品>

> 古风时期的塞浦路斯装饰瓶图案,更是自由灵魂天马行空,飞禽走兽花草植物,爱加什么元素加什么元素,以至于被后人誉为Free Field Style,叫天使爱迷路翻译,就是任意发挥风格。哈哈,多可爱的岛民啊!天使爱迷路忍不住想去塞浦路斯旅游了~

<插图:塞浦路斯古风时期(公元前750~480年)任意发挥风格的陶土制品>

> 及至希腊古典时期,塞浦路斯的艺术风格也必然受到影响,最直接的体现即人体图案在工艺品中的登场。

<插图:塞浦路斯古典时期(公元前480~310年)陶土工艺品>

> 说到塞浦路斯工艺品的另一大特色,则是一个个玲珑可爱的香水瓶。早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塞浦路斯就已是爱琴海域闻名遐迩的香水生产大国。产品出口到世界各地,深受广大贵族阶层的喜爱。昔人已随香水挥发无从觅踪,空余万千琳琅满目罐罐瓶瓶,蔚然而独撑塞浦路斯工艺品的台面。

<插图:塞浦路斯的陶土香水瓶>

> 另外,前面提到了,塞浦路斯盛产铜。在贯穿艺术史各个阶段的博物馆展品中,当然就少不了青铜制品。颇为有趣的是,塞浦路斯的铜制品跟塞浦路斯的陶土制品一样,有不少类似陶土香水瓶的迷你小物件,由不得人不慨叹,好可爱的童心未泯的岛民啊,什么什么什么都要做成幼儿园小朋友的玩具一样大小才觉得开心。这一点让我想起一个东洋邻国,日本。

<插图:塞浦路斯的青铜小物件>

> 展览看到后来,讲塞浦路斯的文字发展,由公元前1500左右的塞浦路-米诺安文字Cypro-Minoan Script,演变到公元前1100年左右受迈锡尼线性B文字影响而形成的塞浦路斯音节文字Cypro-Syllabic Script,惊奇得毛骨悚然地发现,塞浦路斯音节文字与现代日语的相似度竟高达90%!其中元音部分的五个字母居然跟日语一模一样:A-あ、I-い、U-う、E-え、O-お。但是迄今读过的所有日本语言史,没有哪里提到过日语文字的形成是借鉴了古代塞浦路斯语。真是两个岛国不可思议的巧合啊!

<插图:塞浦路斯的音节文字Cypro-Syllabic Script字母表>

> 时光推移到泛希腊时代,塞浦路斯的文字由直接借鉴腓尼基文字,转而接受同样是借鉴了腓尼基文字的希腊文字,艺术风格更是几乎完全希腊化。

> 唯独有一点数千年未曾更改,那就是塞浦路斯人对迷你工艺的执着偏爱。从陶土、青铜、铁制品到玻璃、瓷釉、贵金属,材质依然不断变化、技术也始终日益精进,风格却一以贯之地小巧玲珑。就连土豪金的首饰,也全无某国偏好的恶俗大黄粗。放眼望进博物馆的玻璃柜,尽是惹人喜爱的精巧细致。

<插图:泛希腊时代(公元前323~31年)的塞浦路斯迷你玻璃、瓷釉器皿>

<插图:泛希腊时代(公元前323~31年)的塞浦路斯迷你首饰>

> 游记写到这里,天使爱迷路忍不住上网查了一下塞浦路斯的国度介绍网页,摸清了欧盟、欧元、非申根等基本旅游信息。然后跑到卧室里,对大男孩宣布:我想好了下一个旅行的目的地。大男孩问:是哪里?答曰:塞浦路斯。

(六)

> 博物馆的五楼The 4th Floor,是别开生面的古希腊生活场景模拟Scenes from Daily Life in Antiquity,把绘画、音乐与142件古董融合在一起,模拟了一个名叫Leon的男子从出生到成年、从结婚到出征、最后直到葬礼的全过程。

<插图: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音、画、物三合展览《Leon的一生》- 母亲出嫁>

<插图: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音、画、物三合展览《Leon的一生》- 母亲从事编织劳动>

<插图: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音、画、物三合展览《Leon的一生》- 幼年玩耍铃铛>

<插图: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音、画、物三合展览《Leon的一生》- 成年习武>

<插图: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音、画、物三合展览《Leon的一生》- 参加选举投票,画中的大青铜坛子是约公元前500~490年间的无记名投票箱!>

<插图: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音、画、物三合展览《Leon的一生》- 出征戎马>

<插图: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音、画、物三合展览《Leon的一生》- 战死沙场>

> 虽然制作不甚精美,但是手法颇为新颖。看过之后,情感会穿越时空,与遥远的古人共鸣。不论你生长在什么时代、什么国度,你都仅有一次生命。无论前世在古希腊,还是今世在大中国,幸与不幸,往往由不得你决定。

(七)

> 博物馆的一楼,有一个可爱的儿童工作坊,孩子们可以在里面作画,发挥他们充满童趣的神奇想象力,把锡克拉底的大小岛屿画成他们喜欢的样子,令人惊叹。

> 工作坊整整四面墙,密密麻麻挂满了孩子们的佳作。在尚未被灌输什么主义什么精神的孩子们心目中,世界由大自然缤纷的颜色构成,简单、美妙、轻松。

> 的确,泛滥于地球的垃圾中,除了厨房和卫生间的排放,更多是病毒滚大而成的所谓思想。

<插图: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的儿童画作>

> 综合而言,锡克拉底艺术博物馆规模不大,但是比较有特色。内容虽显单薄,对于无知的天使爱迷路而言却也足够花大半天去学习。上午10点博物馆一开门就进去的,出来时已是下午3点半。

(八)

> 真的没想把游记写成博物馆说明书,或者这样一篇粗糙不堪的希腊艺术史笔记。只不过,写着写着,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 很遗憾,以我的智识水平,希腊之于我,还处在肤浅的Knowledge层面。写出有分量的东西,需要底蕴。底蕴是需要沉淀的,知识的沉淀、学问的沉淀、思想的沉淀、智慧的沉淀、岁月的沉淀。这些,我一无所有。

> 也跟以往一样,由于各种借口包裹的懒惰,这一篇游记也拖拉了整整半年,才能够收尾。

> 此刻,一个名为COVID-19的新型冠状病毒正在离我不远的故国以及我当年读大学的那个城市及省份肆虐横行。心痛。

> 比病毒更恐怖的,是散发着千亿种病毒细菌霉菌的腐朽糜烂恶毒卑劣的思想。迷茫。

> 我是一粒灰尘,蜷缩在家中。

> 今世惟愿,卑微但不苟且偷生。

海女

2019年9月19日~2020年2月26日下午于大连家中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