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帝都系列之七 莫斯科游记

顾剑

首先说明,我就是顾剑,本文原作者。刚刚来驴评注册,但是之前似乎有李鬼注册了顾剑这个ID,因此改用目前的ID.

本系列和“两脚书橱”系列有重复,是要把作过欧洲“罗马人的皇帝”首都的名城,作一一介绍。因为在欧洲,皇帝比国王高一个等级,从法统简单来说,必须是经过教皇加冕的,继承罗马帝国法统的,才能叫作皇帝。按照时间顺序,追本溯源,第一篇就是“两脚书橱游罗马”,第二篇是君士坦丁堡,东罗马帝国首都。第三篇维也纳,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哈布斯堡家族500年的首都,第四篇柏林,德意志第二帝国首都,第五篇两脚书橱游伦敦,大英帝国首都,第六篇两脚书橱游巴黎,拿破仑法兰西帝国首都。第七篇莫斯科,继承东罗马的俄罗斯帝国沙皇古都,第八篇彼得堡,俄罗斯帝国沙皇新都。

在这个“欧洲帝都系列"游记的引言《说帝国,谁是帝国》里,我曾经提到,皇帝和国王有着本质区别,欧洲的帝国和皇帝,其法统来源于对罗马帝国的继承。莫斯科建成于1156年,蒙古大军西征以后,1327年莫斯科成为弗拉迪米尔诸侯国Vladimir的首都,后来又是莫斯科大公国首都,但当时莫斯科公国还是蒙古汗国的附庸地位呢,自然都不能称为“帝都"。作为皇帝之都,莫斯科的地位,来自东罗马—拜占庭帝国的覆亡。

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从蒙古人的附庸地位独立出来,到1453年君士坦丁堡被土耳其攻陷,拜占庭帝国灭亡,伊凡三世以末代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侄女婿的身份,宣称继承拜占庭的东罗马帝国正统,启用沙皇的称谓。他的孙子, 伊凡四世(伊凡雷帝)正式加冕沙皇。皇帝比国王高一级,是万王之王,这就是沙皇之所以称“皇"的法统依据。

现在的莫斯科,发展旅游业有点半心半意,很多街道和地铁站名称,都没有英文标示。这点比不上另一座俄罗斯名城彼得堡。尤其是地铁。在莫斯科出行完全依靠地铁,既便宜又舒适准时,据说莫斯科地铁一天运量8百万人次,峰值9百多万,上海到现在才稳定到5百万,偶尔有上六百万的峰值。但莫斯科地铁里面,只有车厢里的地图有英文俄文对照,其他所有标示,都是俄文的,所以一份英文俄文对照的地铁线路图绝对必不可少,否则,看着英文地铁图,根本就和站里的标志对不上号,有等于无。

在俄国这两周,俄文看多了,也有点窍门:一个是数字母的个数,西里尔字母和拉丁字母拼出来的词,字母数基本上一致,所以看到一个大街,我看不懂名字的时候,就数有几个字母,跟英文地图一对照,基本上能找到自己在哪儿。还有就是西里尔字母和拉丁字母很多是一一对应的,比如c是英文的s,b是英文的v,p是r,而西里尔里的r是R反过来写,等等,况且斯拉夫语言的拼读非常规矩,看见俄文单词基本上会发音,也能猜出来地名。我有时候把这当作游戏,权当动脑筋题吧。

还有一个问题,没去过的游客最关心了:莫斯科是个安全的城市吗?

网上都说俄罗斯不安全,搞得去之前人心惶惶的,其实没有任何问题。平时游客就呆在那些游人集中的景点,晚上没事别往没人的地方跑,怎么会碰上黑手党和新纳粹?小偷,是全世界哪里都避免不了的吧?俄罗斯的小偷,也未必就比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厉害了。有一点防盗小窍门:护照不要随身带出来,就锁在旅馆前台的保险柜里----旅游指南上说了,碰到俄罗斯警察查证件,护照复印件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只要护照不被偷,其他都没那么要紧。

所以,我说,只要你不上战场,世上没有真正危险的地方,只有不够小心的游客。战略上要大胆,即便是伊拉克吧,想去也不是不可以,可是每天的细节,战术上要小心。比如说如果有人去纽约,傻大胆夜里横穿中央公园被打被劫了,因此回来说纽约是个危险的地方,那我能说你什么呢?

至于说到俄罗斯警察,也经常听到假借检查护照机会勒索的说法。我这次在彼得堡见过网友安迪,他派驻圣彼得堡3年,自己和周围同事,从来没有碰到过类似事件。不过他也提起,据说莫斯科的警察,没有彼得堡那么规矩,嘱咐我如果碰到警察检查,把护照拿在手里给他看,不要交给他(我是更进一步,根本不带护照,只带复印件出门)。可是现在莫斯科也很少有这类事,我在西伯利亚铁路一路碰到那么多外国游客,我都问过,说起这事,没有一个被警察拦下来过。据说是最近几年整顿过,而且,俄国警察没收护照罚款的,我猜测,可能很多情况也是被罚的人有问题:你要是做小生意常来常往的,不按规矩办落地登记或者没带登记文件,或者地址是个假的,技术上,你的确是违法了,难道怪警察欺负你?我后来在乌兰巴托去北京的火车上,听北京的列车长聊起过,莫斯科警察会用这种方法,去当地华人聚居区勒索证件不全的中国打工人员,也不多要,200卢布,一般给他100也就摆平了,旅游者则绝不会碰到这样的遭遇。另外,据我观察,在莫斯科,的确有警察拦下路人检查的情况,虽然我从没有被查过,但我在克里姆林宫入口那个地铁站里,看到过3次,有一次还把人铐走了。这三次,总结一下,都是暗色皮肤的白种人,瘦瘦的,个子不高,神情比较萎缩,单身男性。总结一下,长得象中亚那边的男性(突厥人种,比如乌兹别克,哈萨克,维吾尔,土库曼,车臣),又不象旅游者的,容易被查。我估计,莫斯科警察现在随机检查也有重点:他们是要防范车臣那边的恐怖分子。象我这样一看就是旅游者,又昂首阔步的,他们不会查。

第一节 克里姆林宫

莫斯科和彼得堡一样,所有的建筑都宏伟堂皇,因此所有的建筑都累人。但我觉得莫斯科稍微好一些:最大牌的景点,集中于克里姆林宫和红场周围,包括圣巴西尔教堂,Bolshoi芭蕾舞剧院,普希金艺术博物馆。阿尔巴特街也不远,2站地铁。另一处是新处女公墓,离开克里姆林宫比较远。去过这两片,基本上莫斯科最值得玩的地方,都玩过来了。

除此之外,我还有些如果跟旅游团不会去到的目的地,和我的个人兴趣有关。这些地方如果要去的话,那尺度就非常大,步行距离远,对体力的要求很高。比如苏联时代的纪念碑建筑,斯大林式建筑的“七姐妹";军事历史方面的库宾卡坦克博物馆(我去年已经有专文写过),中央陆军博物馆,伟大卫国战争胜利纪念馆。如果不去这些地方,一般旅游者仅限于克宫附近和新处女公墓两处,其实,玩莫斯科真的不算太累。

我从彼得堡坐夜间卧铺火车于早晨7点到达莫斯科。绝大多数景点都是上午10点才开门,到旅馆放下行李之后,正好有时间先到城北一处居民区的旅行社,顺利拿到了我预订的3天之后,莫斯科到伊尔库茨克,然后伊尔库茨克到乌兰巴托的两段火车票,办完事赶到克宫,正好顶门进。

克里姆林宫有四条地铁线交汇,各站在地下相通联成一站,可是站名不同,有四个。克里姆林宫是俄国政府所在地,什么总统办公室,议会(以前的最高苏维埃),部长会议,全在里面。真正开放参观的,是宫廷中央庭院的一组教堂,和钟王,炮王。所以,游客买票进入克里姆林宫大门之后,只能在限定的开放范围活动,办公区严禁进入。警察会严密监视。此外,克里姆林宫的珍宝和武器馆也开放,进口不在主入口,而在南面,珍宝馆的票和克里姆林宫门票分开。你可以在售票处买两个地方的联票。如果你做过足够的功课,能看出名堂的话,我认为,珍宝馆比克里姆林宫本身更值得去。但是那里和大多数莫斯科的博物馆一样,没有英文说明牌,所以如果不了解背景知识看不懂的话,你最好别去。

克里姆林宫的宫墙

看到这样开花的城垛,你想到什么地方?

对了,意大利的城堡建筑!意大利的几乎所有城墙城垛,全是这样从中间分开,象两片花瓣一样。没错,今天我们见到的克里姆林宫,是出自15世纪意大利建筑师的手笔。

从莫斯科建城的12世纪,克里姆林宫这块地方就有木质城堡防御工事,两百年后,大英雄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建造了第一座石头城堡。真正形成今天宫殿—城堡的规模,那还是16世纪末期,伊凡三世延请意大利的军事工程师来设计施工,因此,克里姆林宫基本上是意大利文艺复兴式的城堡风格,之后历朝历代再添加各个城塔,教堂,揉入其他风格的建筑,比如圣母升天大教堂,自然是典型的东正教洋葱头教堂建筑。克里姆林宫的城墙不用石材,而用红砖,形成了独特而美丽的红墙,城墙上各个城塔顶端的红五星,1935年按照斯大林的命令安装,成了克里姆林宫,莫斯科,以至苏维埃国家的象征。在沙皇时代,塔顶上原是十字架。

从平面图上看,克里姆林宫是一个等腰三角形,底边面对莫斯科河展开,顶点正对着Bolshoi芭蕾舞大剧院。左腰从底边到顶点,分别有珍宝馆入口,克里姆林宫主入口,亚历山大花园,和无名烈士墓。右腰正对的就是红场,宫墙下有列宁墓,和历代苏联领导人的墓碑。

克里姆林宫主入口,在左腰中点的圣三一门城塔,通过一座高架桥走进入口,走在这座桥上,让我觉得和意大利北部小城维罗纳Verona城堡背后跨河的要塞桥,简直一模一样。1812年拿破仑也是从这个大门走进克里姆林宫。

一进大门广场的右手边,陈列数百门铜炮,都是俄军缴获自拿破仑大军的战利品。法国人把奥斯特里茨战役缴获的俄军奥军大炮熔掉,建造了巴黎旺代姆广场上的凯旋柱,而俄军把缴获的法军大炮,陈列在这里。

进大门直行一段以后的右手边,到达了克里姆林宫内部唯一开放的一片区域,教堂区。最先看到的,是钟王和炮王。

钟王重220吨,1735年铸造成功的时候,应该还能够敲响,两年之后,1737年克里姆林宫失火,大家浇水救火,大钟是青铜的,受热以后骤然泼水降温,冷热不均,结果崩掉了一块11吨重的残片,从此再也敲不响了。不过作为世界最大的青铜钟,雕饰精美,仍然吸引了众多游客争相与它合影。

炮王的年代比钟王要早,1586年伊凡四世(雷帝)之子费多尔沙皇时代铸造成功的,它当初设计的时候,就是礼仪用炮,用来显威风的,根本也没指望它能打响。不过我看到材料显示,1980年大炮修复的时候,发现炮膛里竟然有火药燃烧过的遗迹,说明这门炮至少发射过一次,而史书上没有相关记载。它的口径890毫米,40吨重,有的材料说是世界上口径最大的火炮,其实应该说,是古代世界口径最大的火炮,因为如果算上现代火炮的话,至少我见过美国阿伯丁武器试验场的 “小戴维"迫击炮,1945年美军造来轰击德国边境“齐格菲防线"工事,结果没能用上。那门炮914毫米口径。

这是教堂群里最大最重要的一个,圣母升天大教堂,历代沙皇在此加冕,它是东正教的洋葱头样式,但设计师仍然是意大利人,博洛尼亚Bologna的 Fioravanti。 教堂里面有伊凡雷帝的宝座。可惜,这些教堂的内部,都不允许拍照。

这是第二重要的教堂,大天使教堂,

这里埋葬了历代沙皇的遗体,直到彼得大帝迁都彼得堡之后。1960年代,苏联考古学家打开了伊凡雷帝的棺木,取出尸骸,根据头骨复原了雷帝生前的面貌。

这一群建筑物中,还有受胎告知教堂,是金顶最多的一个,是沙皇家庭日常祈祷用的,也用于皇家婚礼和婴儿受洗礼仪式。

克里姆林宫的钟楼里有21口大钟,这座钟楼,是整个克里姆林宫的制高点。

从克里姆林宫大门出来,再从南边的小门重新进宫,就到了珍宝馆。再次强调,珍宝馆没有英文说明,如果事先不知道要找什么,如入宝山而空回,还不如根本不去。所以,一定要做好作业。所幸,克里姆林宫珍宝馆的英文官方网页做得非常详细,可以依据那里的照片按图索骥。珍宝馆里照例不允许拍照,这里几张图片都借用自网上。克里姆林宫的珍宝馆有一个问题:它的展览顺序经常变化,我去莫斯科之前,手边所用的Frommer’s, Foddor’s,Lonely Planet三个系列的指南,不同年份不同版本,所介绍的珍宝馆展览,顺序全都不一样。等我到了实地,发现虽然能找到所有想看的珍宝,但展厅顺序又和任何一本书上介绍都不同。以下是我按照自己亲眼所见的展厅顺序介绍重要的文物,是2009年的实地考察,2010年以后对不对,我就不敢保证了。

珍宝馆分上下两层楼,楼上第2展厅展出皇室珠宝,最精彩的部分,不是那些钻石珍珠,而是法比姿Faberge彩蛋收藏。彼得•法比姿是俄国珠宝匠(他正宗是俄国人,祖上18世纪是法国移民,所以会有个法国姓氏),他在1885年到1917年间,为沙皇制作的珠宝彩蛋,是世界史上最知名的顶级奢侈品。他总共为沙皇家族制作过50枚彩蛋,存世的42枚(另有7枚为Kelch家族制作,8枚为其他人制作的不算),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收藏家手中,克里姆林宫珍宝馆拥有最多的法比姿彩蛋收藏,10枚。这些彩蛋镶珠嵌宝,每一枚都能打开,里面是各式珠宝小玩意,甚至有的还能再打开。

这是法比姿的克里姆林宫彩蛋。十月革命后,法比姿的作坊被国有化,他本人流亡瑞士。

第3展厅有波斯沙阿(Shah,波斯皇帝的称号)送给俄国沙皇的宝斧,通体镶嵌数不清的红蓝宝石,还有权杖(这一国皇帝向另一国皇帝赠送权杖,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

第四展厅有一套锁子甲属于俄国波兰战争中的英雄沙皇戈杜诺夫,它的特异之处在于,全副锁子甲上每一个铁环,都用小字镌刻上同一句话:上帝保佑,所向无敌 God is with us and none against us.

第5展厅中心玻璃柜里有一套瓷器,是法俄之间签订提尔西特和约结盟之时,拿破仑皇帝送给亚历山大三世沙皇的。

来到楼下,第6展厅展出皇家服饰,其中有叶卡捷琳娜二世嫁到俄国来的婚礼上,所穿的新娘礼服。

这套礼服的腰好细,看来,叶卡捷琳娜从德国嫁过来的时候,还是很苗条的嘛,绝对没有“大帝"肖像上那么胖。

第七展厅最为精彩,整个珍宝馆最值得看的东西在这里:Monomach王冠。

这顶王冠看起来象蒙古王公的皮帽子,但在俄罗斯历史上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当时莫斯科大公国还是蒙古人的附庸,据称,这是11世纪东罗马(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九世赠送的,到1453年拜占庭帝国被土耳其人灭亡,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以末代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侄女婿的身份,也凭这顶祖传的皇冠,宣称继承拜占庭的东罗马帝国正统。这顶皇冠,是俄罗斯宣称继承法统的依据之一。

除了这顶王官,同一个展厅还有波斯沙阿1604年赠送戈杜诺夫沙皇的宝座,用金叶子,珠母螺钿,和2千多颗宝石装饰。

另一个宝座是伊凡雷帝的象牙雕刻座,

这是彼得大帝小时候和弟弟一起并称沙皇,并由姐姐索非娅垂帘听政的宝座,注意兄弟两个座位并排,谁说“天无二日,国无二君"啊?记不记得《鹿鼎记》里面,这个主意还是韦公爵给索菲娅出的呢?

参观完克里姆林宫出来,沿亚历山大花园往克宫三角形的顶端走,就会经过无名烈士墓。这里的长明火,纪念反法西斯战争中牺牲的所有烈士,这是莫斯科的圣地,几乎所有的莫斯科新婚夫妇,都会在婚礼那一天来无名烈士墓献花。无名烈士墓上的墓志铭名闻遐迩:“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勋万古流芳"。据考证,这个无名烈士墓里其实只埋着一位烈士的尸骨,他是1941年底莫斯科保卫战中,德军打到离开莫斯科最近的防线时牺牲的,确实不知道他的名字。就以这位无名烈士,代表了伟大卫国战争中牺牲的数百万苏军指战员。

第二节。红场与列宁墓

转过克宫等腰三角形的顶点,它的右腰红墙,正对着世界闻名的红场,构成了这个广场的一个长边。红场最出名的时候,是苏联时代的十月革命节阅兵,可能很多人以为红场和天安门广场一样,是革命以后的产物。其实不然。

红场古已有之,“红"在俄文里同时也是“漂亮"的意思,这名字和革命无关,当年既是集市,也是偶尔处决死刑犯的地方。这是苏里科夫的一幅名画《近卫军临刑的早晨》,画的就是沙皇彼得大帝时代,近卫军政变未遂,在红场上被处决前的一幕。

前 苏联在红场上举行了那么多次耀武扬威的阅兵式,我总以为红场有多大呢,可能比天安门广场小得有限。实际到红场一看,原来是这么小的一片地方,天安门广场的 三分之一都不到,形状狭长,地下铺的是条形砖,并不平整。它的两个长边,一边是克里姆林宫红墙和列宁墓,另一侧是古姆百货店,建筑非常气派,俄国最大最豪 华的百货店,我进去看了一下,里面的奢侈品牌比西欧还贵,根本买不起。

红场的两条短边,一端是圣瓦西里教堂,俄国最漂亮的洋葱头,另一端是红砖建筑俄罗斯历史博物馆,也非常典雅,博物馆背向红场的一侧(红场阅兵队伍进入广场的那个口),矗立着朱可夫元帅骑像。

俄罗斯历史博物馆我这次没进去,只在外头拍了照。 圣瓦西里教堂,则不能不去。它的洋葱头圆顶,已经成为俄罗斯的象征,艳丽的装饰风格花纹,流畅的线条,让我非常喜欢。

1550 年代,伊凡雷帝征服了昔日的蒙古宗主汗国喀山和阿斯特拉罕,下令建造这座教堂。落成的时候叫做圣三一教堂,虽然规模不算大,但其建筑样式的美丽程度,超过 了历史上拜占庭—俄罗斯式建筑的任何先例,残忍的伊凡雷帝下令刺瞎了建筑师的眼睛,以防止建筑师再建造出一座足以匹敌的教堂。

俄罗斯的洋葱头式教堂,其圆顶的个数,和内部实际有几个空间,没有必然关系,象瓦西里教堂内部就有9个小礼拜堂。这是内部的照片,你会发现,这个教堂是典型的从外面看非常漂亮,内部一般。

列 宁墓的水晶棺里面,存放着列宁的遗体。连同列宁墓旁边,红墙下的苏联时代领导人墓群一起,都是免费参观,但是开放的时间有限:只有每周三四六日中午10点 到1点开,从红场的入口排队进入。这里无论室内户外,不但不让拍照,而且不允许带相机入内。相机可以存在入口的寄存处,有20卢布的寄存费。

这是红场的全景,中间的方形低矮建筑,就是列宁墓。

当 初列宁墓的建筑只是一个权宜之计,临时放置列宁的棺材,预备建造一座更宏伟的正式陵墓,可是久而久之,大家觉得这个设计很好,庄严肃穆,正式陵墓的建筑方 案里,还真找不出更好的,于是就永久化了。我总是有一个疑问:你说每次苏联红场大阅兵,领导人都“登上列宁墓"观看分列式,这不是站在列宁的头顶上了么? 搁在中国那绝对是大不敬。俄国人倒没有这个忌讳。

参观列宁墓和参观北京的纪念堂一样,走过一下,没有什么好看的,我觉得室外红墙下的墓群和 墙上的骨灰安放地才好看。这里埋葬了斯大林,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切尔年科等历代苏联最高领导人,契卡创始人捷尔任斯基,斯维尔德洛夫,苏斯洛夫,乌 斯季诺夫,基洛夫,日丹诺夫,伏龙芝这些高级领导人。战争中的名将朱可夫,华西列夫斯基,科涅夫,罗科索夫斯基,梅列茨科夫,铁木辛哥诸元帅。也不止是领 导人埋在这里,还有第一个宇航员加加林,大文豪高尔基,甚至也不仅是苏联人埋在这里,还有《震惊世界的十天》作者,美国人约翰•里德。如果你懂俄语,看得 懂墓碑的话,从排队的入口处走到列宁墓入口这一路,你仔细分辨各个墓碑上的名字,那就是一部苏联历史。

列宁墓参观免费,但是每周一和周五关闭,其他时候都是只有上午10点到下午1点开放,而且不能带相机和包进入,必须在广场入口处存包,大包和小包的价格不同,大约是20卢布的样子。
美丽的克里姆林宫夜景

第三节。红场附近

我下午1点从列宁墓出来,步行5分钟,走到古姆百货店的外侧,路口这座黄色建筑,就是著名的“卢比扬卡",当年契卡和克格勃总部,今天仍是国家安全总局。这里并不开放参观,据说里面有个克格勃博物馆,但必须是团队预约才能进去,所以我就在街对面拍摄一个外观吧。

它 是国家政权恐怖的象征,这座楼底下的卢比扬卡监狱,关押过无数著名的政治犯,尤其是斯大林大清洗时代的那些人:李可夫,布哈林,加米涅夫,季诺维也夫,屠 哈切夫斯基,布留赫尔,等等等等。有个政治笑话,说大清洗的红色恐怖时代,人人自危,一个公民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深夜听到有人敲门,打开门,秘密 警察站在门口,对你说“伊万•伊万诺维奇•彼得罗夫,你作为人民的敌人,被逮捕了",而你可以对他说 “您弄错了,同志,伊万•伊万诺维奇•彼得罗夫住在隔壁"。

克里姆林宫远离红场的另一侧,步行大概十分钟的距离,可以到达普希金艺术博物 馆。按照Fodor’s指南上说,这里的收藏,最精彩的是两部分,一是巴罗克和文艺复兴时代大师的一些作品,二是印象派画家。据我自己参观之后的评估,古 代大师的作品虽然有一些,比如委罗内塞的“圣家庭",波提切利的“受胎告知",但数量不多,而且不是最好的代表作,和彼得堡的冬宫,意大利各地的著名博物 馆,都无法相提并论。我认为,普希金作为俄国国家级的艺术博物馆,最值得看的是三部分:一是众多的印象派收藏。他们新建了一个馆,专门放这些印象派作品。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莫奈,马奈,塞尚,梵高,高更,德加等几乎所有印象派名家的作品,全面和丰富的程度,几乎可以媲美巴黎奥塞博物馆。前苏联政府很早就开 始秘密地在全世界采购印象派大师作品,当时印象派画作的市场还没有火起来,苏联人可以说在现代艺术收藏方面,相当有先见之明。奇怪的是,按照苏联官方的美 学意识形态,无论印象派,抽象派,后现代主义,这些流派都是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的东西,社会主义国家的美术风格,应该是浪漫化了的现实主义写实作品。私底 下又去大量采购西方现代美术作品,这听起来相当hypocritical 呢。

普希金博物馆的第二个收藏亮点,是复制的古代雕塑杰作。在这 里,你可以看到所有古代世界最著名的雕塑,从雅典卫城的女像柱,巴台农神庙雕塑,拉奥孔,罗马出土的大力神赫克里斯倚棒休息,法尼斯牛,一直到米开朗琪罗 的大卫,昼夜晨昏,起码我能说得出来的雕塑艺术史巨作,全部汇集一堂。当然,这些都是复制品,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作为艺术类的学生,你可以在这里临摹全 世界古代大师的作品,作为艺术爱好者,你也可以特别系统地欣赏古代艺术。我自己在希腊和意大利的时候,亲眼见过所有这些原作,所以并不觉得特别。如果你没 有去过希腊和意大利,普希金博物馆的复制品收藏,绝对值得专程去看。

米开朗琪罗的晨与昏,乌比诺公爵像。怎么样,佛罗伦萨美第奇小教堂里的原作禁止摄影,无法拍得这么清楚吧?

第 三个收藏亮点,是这里举世无双独一无二的东西,也是让我这次一定要去普希金博物馆的原因,就是特洛伊—柏加蒙宝藏。当年考古学鼻祖,德国人施利曼挖出了土 耳其的特洛伊古城遗址,希腊的迈锡尼旧址,出土了极多的王家纯金首饰,这批宝藏,很多现在陈列在希腊的国家考古博物馆,比如黄金面具。但特洛伊宝藏,连同 古国柏加蒙的宝藏,当年运到德国,专门建立柏加蒙博物馆予以收藏。二战德国战败,特洛伊宝藏神秘失踪,民间传说是苏联人从德国搬回国了,苏联政府一概坚决 否认。直到1995年,普希金博物馆才正式承认,确实拥有这批宝藏。我亲自去过土耳其的特洛伊遗址,柏加蒙遗址,希腊的迈锡尼遗址,也参观过柏林的柏加蒙 博物馆,雅典的国家考古博物馆,对这批特洛伊—柏加蒙宝藏闻名已久,自然必须专程跑来朝圣。

这是特洛伊王后的纯金头饰

这是纯金首饰。施利曼的妻子曾经戴着这全套首饰照相,照片流传到了今天。

参观完普希金博物馆,也差不多快5点了,我回旅馆办理入住手续,顺便在阿尔巴特街上吃饭。吃完饭,再回克里姆林宫的三角形顶点,Bolshoi大剧院,观看芭蕾舞演出。

苏 联--俄罗斯的芭蕾舞水平,毋庸置疑官冠绝天下,而在整个俄国,最好的剧团有两个:莫斯科的Bolshoi,彼得堡的马林斯基。Bolshoi的俄文原意 就是“大",也就是“大剧院"。当年毛访问苏联的时候,也在这里看的芭蕾舞。如果去苏联的话,一定抽时间去看芭蕾舞,莫斯科Bolshoi的英文官方网站 是www.bolshoi.ru/en,彼得堡马林斯基的英文官方网页是http://www.mariinsky.ru/en/ 。大剧院从2005年开始整修,目前还没有完工,现在图上的这个正立面是一幅画。

目 前Bolshoi剧院的演出,在大剧院旁边的小剧场,我去的那天,上演的是Bolshoi芭蕾舞学院应届优秀毕业生的汇报演出,没有一个完整的剧目,全都 是各出著名舞剧中,挑选出来的精彩片断,演员都是毕业生,没有名气,但是年轻气盛,技艺精湛,特别想表现出他们引以为傲的那些高难度技巧。我自己每年在美 国看16到18场文艺演出,也算有一定欣赏水平了,但是象他们这样充满活力和能量,甚至可以说逞奇炫巧的演出,还是第一次见到。整场演出最后的一个节目, 竟然是西班牙佛拉明戈,我看过安达卢西亚的正宗佛拉明戈舞,这个并不正宗,经过改编变成了集体舞,但是真漂亮,无论服装,舞美设计,还有气势,用什么来形 容呢?我想,大约是“纽约百老汇版的西班牙佛拉明戈"吧。

演出期间自然不准照相,这是谢幕时拍的

第四节。阿尔巴特街

我 的旅馆就住在阿尔巴特街,这条步行街,以出售各种旅游纪念品,很多餐馆,还有更多的艺术家而知名。小说《阿尔巴特街的女儿们》更给了这条艺术街和商业街世 界级的知名度。可以说,伦敦有诺丁山,巴黎有蒙马特尔高地,而阿尔巴特街是莫斯科对前两者的回应。我很幸运把旅馆订在这里,到莫斯科的第一个晚上,看完芭 蕾舞大约十点,莫斯科天黑得特别晚,我还来得及在红场拍摄夕阳,之后回到阿尔巴特街,街上的咖啡馆仍然热闹,还有街头艺术家在那里表演。我这三天一直是回 到这条街吃晚饭,吃完了喝喝咖啡,或者喝酒,不用担心天色已晚,走几步路就可以回到旅馆倒头睡觉。

这是街景

我的旅馆在街背后的居民区,从一个街口拐进去,而街口就是普希金和他夫人的塑像。

我 第一天晚上在Mymy吃饭,这里还是我去之前,看风景老兄回来推荐的。莫斯科物价很贵,找到既好吃又实惠的并不容易。第二天我在阿尔巴特街上一家俄国快餐 店,吃的红鱼籽煎饼Blini,blini其实就是法国人说的crepe,和中国的煎饼果子那种煎饼也差不多,里面可以加很多种或甜或咸的馅儿。还有一种 俄国独特的饮料gbac,斯拉夫语里b发v的音,c发s的音,就是gvas,纯用麦子和水发酵酿成,微甜有汽,富含多种维生素,稍微有一点点酒精度,(大 概也就是啤酒的几分之一,任何人都不可能喝醉的),口感很好。我在莫斯科和西伯利亚的十来天时间里,一直拿它当水喝。我小时候国内有一种叫做“格瓦斯"的 饮料,估计就是它,但是当时没有推广开,也许是口味不适合中国人,更可能是市场营销没做好,后来销声匿迹了。其实这种俄国民族饮料口感很好,又很健康,至 于口味,你觉得可口可乐就适合中国人的口味么?哪个中国人第一次喝可口可乐的时候,不觉得它是咳嗽糖浆?(嘿嘿,可口可乐刚发明出来的时候,还真就是在药 房卖的)。关键还是商业推广的水平问题。市场,总是可以创造;客户,总是可以培育出来的,就看你的营销技巧够不够了。

我在阿尔巴特街吃的最后一顿晚饭很有意思,就在旅馆对门的一家乌兹别克餐馆,装潢布置非常有中亚民族特色,菜品也是正宗的突厥游牧民族的风味,这是乌兹别克的羊肉饺子加奶酪。

第五节.新处女公墓

在红场克里姆林宫这片之外,莫斯科最著名的景点,无疑是新处女公墓Novodevichy,地铁Sportivnaya站出来之后右拐走5分钟,到路口左转,看见修道院就对了。这里每天早9点开到晚6点。我第一天在莫斯科效率非常高,把克里姆林宫红场附近的景点一网打尽,夜里还去看了芭蕾舞演出。第二天清早,再去新处女公墓。

新处女公墓属于修道院,这片墓地里埋葬着俄国历史上文学,艺术,科学,历史,等等各个领域的精英。在前苏联的政治生活中,最高级别的领导人埋在克里姆林宫红墙下,这里埋葬那些有争议的人物。个人认为欧洲最值得看的三处坟地:巴黎的拉雪兹神甫公墓,莫斯科的新处女公墓,维也纳的中央公墓。

去新处女公墓之前必须做作业,否则,你懂得俄文也可以:公墓大门口有很大的说明牌,告诉你所有名人埋葬的地方,你拍张照按图索骥就行了。说明牌只有俄文没有英文,我不懂俄文,事先做了一些作业,但是不够详细,还是漏了很多名人。里面的历史文化名人太多,这里只能选取其中最有名气,墓碑也比较好看的放在这里。

这是马雅可夫斯基墓

果戈理墓

契诃夫墓

芭蕾舞演员乌兰诺娃

轰炸机设计师图波列夫

赫鲁晓夫墓,黑白两色象征着毁誉参半的争议人生

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叶利钦也埋在这里,他的墓碑是俄国的三色旗

斯大林的外交部长莫洛托夫和夫人

这个墓园里可挖掘的东西很多,我把俄文说明牌拍照之后,回到学校给我的俄国裔同事看,让他给我翻译一下,这才知道自己真的是挂一漏万,难免遗珠之憾。

第六节.苏联时代的纪念碑建筑:七姐妹,莫斯科地铁,全俄展览中心

在斯大林时代,苏联发展出了一种混合了哥特,art deco,文艺复兴等几种样式的建筑形式,所谓“斯大林式”,因为强调高楼的垂直线条,哥特复兴的味道比较重,也许称为“苏联新哥特式”更为合适。当时苏联人不但自己喜欢盖这种建筑,还“输出革命”,影响了不少社会主义国家。比如波兰华沙,今年1月份我一出华沙火车站,就看到全波兰最高的建筑,仍然是1950年代苏联赠送给波兰的“科学文化宫”,在整个城市里鹤立鸡群,一柱擎天。波兰虽然是社会主义国家,可是波兰人在民族情感上憎恨俄国人啊,这座建筑在华沙有个绰号,叫作“斯大林鸡巴”。在中国,大家耳熟能详的例子,上海中苏友好大厦(展览馆),北京展览馆,军事博物馆也受斯大林式影响。这种建筑式样,庄严肃穆,宏伟壮观,可是造价太高。1940年代末到50年代初,苏联战后经济实力恢复期,莫斯科建造了几座斯大林式建筑的杰出代表,合称“七姐妹”,散布于莫斯科环城线的四周,如今已经成为旅游景观。

这“七姐妹”目前做什么用途的都有。最容易去的地方,是阿尔巴特街尽头的27层外交部大厦。

另外,在雅罗斯拉夫尔火车站(莫斯科环城地铁线东北,去西伯利亚的火车停靠此站)附近,有七姐妹中的两座,比较近的那座,现在是26层的希尔顿饭店,稍远那座是Red Gate红门办公楼,11层外加一个非常高的尖顶,原来是前苏联重工业部。两座楼都可以从火车站远远拍到。

在城市东南部,莫斯科河与支流Yauza河交汇处,有座22层高级公寓住宅楼Kotelnicheskaya河边大楼。在城西,除去外交部大厦外,还有34层的乌克兰旅馆大厦,现在是Radisson旅馆,和22层的Kudrinskaya广场大厦,是苏联文艺界名人的高级公寓。

但七姐妹里的大姐大,毫无疑问当属莫斯科国立大学主楼,它座落在莫斯科河边的山顶上,俯瞰城市,更显得壮观。这座大厦240米高,从1953年落成,直到1990年,都是全欧洲最高建筑,直到今天,还是全世界最高的大学建筑。

我在莫斯科的第二天中午,看完新处女公墓之后,就乘坐地铁,满莫斯科去拍那些苏联时代的纪念碑式建筑。第一个就是这座莫斯科大学主楼

然后去拍摄全俄展览中心,这里落成于战前的1939年,实质上是博览会性质,但跟上海世博会不同,它是永久性的,里面有各个加盟共和国的展馆,有各个主题馆。这是中央展览馆。

这是航天馆的纪念碑。

现如今,大门口已经是一片游乐场,有一座很高的摩天轮。

莫斯科的地铁,也是苏联时代真正的建筑精品。世人都说莫斯科的地铁站豪华,精美,本身就是旅游景点。好在哪儿?我觉得,如果论崭新,洁净,莫斯科的地铁站,绝对比不过上海,更不用说显得破旧的车厢了。可是我的观点,莫斯科的地铁站和上海相比,就像拿欧洲的宫殿和现代的写字楼相比。论现代化的设计,论舒适的空调,古代宫殿肯定和写字楼没法比,可是,宫殿的豪华,表现在精雕细刻,表现在艺术性,这是商业化的写字楼,无论如何比不了的,因为写字楼得讲究成本控制,而宫殿,就不用精打细算。莫斯科的地铁站,就像宫殿,那些马赛克拼贴画,那些柱子和屋顶的雕刻装饰,那些大理石的贴面,甚至灯头上的王冠形雕刻装饰,在在都是宫殿气派,不用说现在显得旧了仍然豪华,就算再过一百年,只要维护得好,仍然是精美的艺术品。

这是莫斯科的Komsomolskaya 共青团站,最漂亮的地铁站,看看穹顶和柱子上的装饰。

基辅站

这是胜利公园地铁站的马赛克拼贴画。

第七节。莫斯科的军事博物馆

在莫斯科的第二天,参观新处女公墓,莫斯科七姐妹之首国立大学主楼,全俄展览中心,都是很耗费体力的事情:从地铁站出来要步行很远,就算到了地方,建筑尺度太大,围绕建筑物一圈就需要很长时间。但这些地方,和第三天我所去的三个军事博物馆相比,还真是小儿科。
第三天一早,我去了莫斯科郊外的库宾卡坦克博物馆。和美国阿伯丁的陆军武器试验场一样,库宾卡也是苏军装甲坦克兵的试验基地,缴获来的世界各国坦克装甲车,还有苏军自己的装备,集合成博物馆,对外开放。这个地方目前仍是军事基地,位于莫斯科郊外60公里,我当时是雇用了专门做军事主题旅游的俄罗斯当地旅行社,给我一个人开的private tour。因为二战东线是装甲兵的主战场,苏军缴获过很多珍贵的德军装备,许多收藏品,现在都是全世界独此一家,就珍贵程度而言,库宾卡绝对是兵器迷眼中神圣的地方。

对库宾卡坦克博物馆,我去年已经用专文和一百多幅照片,做了专门描述。考虑到读我游记的大多数都不是军事迷,而我自己虽是军迷却不是兵器迷,所以,就不在这里赘述。

从库宾卡回来才刚刚中午,我让导游把我放到莫斯科城北的中央陆军博物馆。这个博物馆有武器广场,但我比较注意看陈列室里的文物。看过库宾卡,一般的坦克大炮已经提不起我的兴趣了。

这张照片,是1935年斯大林授予第一批5位苏联元帅军衔时的合影。

中国1955年授衔十大元帅是有排名先后顺序的:朱彭林刘贺陈罗徐聂叶。同样,苏联1935年五大元帅也有排名顺序,依次是:国防人民委员伏罗希洛夫(前排中间),副人民委员屠哈切夫斯基(前排左),副人民委员兼总参谋长叶戈罗夫(前排右),骑兵总监布琼尼(后排左),远东红旗特别集团军司令布柳赫尔(后排右)。拍了这张照片以后4年,五大元帅被斯大林枪毙了三个(屠哈切夫斯基,叶戈罗夫,和布柳赫尔)。1940年斯大林又授予第二批三人元帅军衔:国防人民委员铁木辛哥,副人民委员炮兵总监库利克,总参谋长沙波什尼科夫。再之后,就是苏德战争中晋升的元帅了。

这是国防部长伏罗希洛夫授衔时穿的元帅服。

这一组照片,应该是斯大林以后的历任苏联国防部长:斯大林,布尔加宁,华西列夫斯基,朱可夫,马利诺夫斯基,格列奇科,乌斯季诺夫,索科洛夫,亚佐夫。

朱可夫元帅的勋章,注意左上角连串四枚五角星,那是四次苏联英雄金星。苏联历史上唯有朱可夫挣得四次苏联英雄,还有一个是勃列日涅夫,可勃列日涅夫的四次苏联英雄不是自己挣来的,都是自己授予自己的。不过,这些勋章里面,不包括苏联最高军事勋章,珍贵的“胜利勋章”。

这,就是传说中的胜利勋章,用白金,红宝石,174颗碎钻(共16克拉)制造,总共只授予过二十枚。

谦谦君子华西列夫斯基的元帅杖

美男子大情圣罗科索夫斯基的元帅礼服

伟大卫国战争胜利纪念馆,这是唯一一个能有英文和俄文双语说明牌的俄罗斯军事博物馆。这片“胜利公园”尺度太大,除了纪念二战胜利,还有拿破仑战争胜利的纪念碑。地铁站胜利公园那站出口倒是就在这片地方,但是单单从地铁出口,走到博物馆入口,那个立着各方面军黄铜纪念碑的门道,就有半公里多长。博物馆背后的武器广场,也是向后直线伸展的,结果,整个博物馆的地界以地铁口为起点,武器广场的最远端为终点,博物馆建筑为中心,呈1字纵向排开,游客走到底还要原路再走回来,这一路完全没有遮挡地在阳光下暴晒。看来,俄国的纪念建筑设计,一味只追求宏伟,根本没有把人的需要考虑在内,以人为本这个概念,根本不存在于设计师的脑海中。

话说回来,牢骚归牢骚,这个博物馆里的文物还真多,对于我这样熟悉战争史的游客,确实能看到许多珍贵而稀奇的收藏。

这是19世纪纪念拿破仑战争胜利的凯旋门。

纪念馆门前的主纪念碑高141.8米,象征卫国战争的1418天。碑顶上有胜利女神像,碑前是圣乔治杀龙像。

这是“斯大林格勒之剑”,战时丘吉尔送给斯大林的国礼,纪念斯大林格勒战役胜利。

红场胜利大阅兵,阅兵首长朱可夫元帅,阅兵总指挥罗科索夫斯基元帅。这是阅兵式那天罗科索夫斯基元帅佩戴的手套,腰带,马刀。

这一天的夜里9点钟,我从雅罗斯拉夫尔火车站登上东去的列车,离开莫斯科,开启了横贯西伯利亚的旅途。回想起来,莫斯科的三天,我的效率还是真高,第一天看遍所有普通旅游者必到景点,第二天是苏联纪念建筑,第三天则满足我的特殊兴趣,看了三个特大型的军事博物馆。来一次俄国不容易,主要是签证太麻烦,既然来了,争取一次把想看的地方,全都看一遍,这是我此次俄罗斯之行的原则。因此,彼得堡三天,莫斯科三天都搞得很累,求大求全,尽显我暴走一族的本性。就算匆匆走马看花,俄罗斯两大城市典雅的建筑,丰富的艺术收藏,还是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下一个星期,我至少有四天在火车上,由极动转入极静,也算劳逸结合了。

在西伯利亚的一路见闻,我会在另一篇游记里叙述。莫斯科和彼得堡的两篇,集中描述这两座城市,而整个5月我由冰岛到北欧五国,然后横穿欧亚大陆,经过蒙古回到北京的全程路线,放在另一篇游记,将更专注于线和面的交代。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