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卡篇

接上一期。继我们在伊基克(Iquique)游览了几天后,我们重新乘坐Turbus的大巴车前往下一站的目的地 —— 智利最北部城市,阿里卡(Arica),这里也是我们智利全国游的终点。


一、阿里卡(Arica)简介、地理位置

阿里卡(Arica),智利太平洋岸最北的港市,塔拉帕卡大区、阿里卡省首府。地处阿塔卡马沙漠北部边缘,北距秘鲁边境20公里。这里几乎终年无雨,但气候凉爽宜人。城市格言“Arica Siempre Arica”(西班牙语,意为“阿里卡 永远的 阿里卡”)。

阿里卡与伊基克一样,原本属于秘鲁,1884年在硝石战争(南美太平洋战争)中被智利占领,后来被割让给智利,现为智利与玻利维亚、秘鲁三国间商业贸易中心,又是玻利维亚进出口的最大转运港、重要渔港。


二、阿里卡的景色

清晨六点半,天未亮,我们从旅馆乘出租车抵达了位于伊基克市的Tur Bus巴士终点站(Terminal de Tur bus,位于伊基克城北,Eleuterio Ramírez大街与Esmeralda大街交汇处),图为巴士驶入车站时拍摄。

七点整,巴士启程离开伊基克,沿16号公路行驶,回到智利的泛美5号公路再继续向北,驶向北方城市阿里卡,图为巴士上拍摄的沙漠公路景色。

阿塔卡玛沙漠的5号公路北段有大量的高山峡谷,巴士行驶在路边,旁边就是“万丈深渊”。几个月前有一位身在智利的博友曾私信咨询过我从伊基克前往阿里卡的方法,而我开始写这篇文章的前几天又收到这位朋友的私信,他说“这段旅程太刺激了,心脏受不了”,简单的几个字一下子又把我的思绪拉回到那段孤寂的公路上。

后来,经过约四个半小时的车程,我们抵达了阿里卡,下了巴士我回头给老朋友 —— Tur Bus最后拍了一张照片,很感谢这一路的陪伴。

图为阿里卡的巴士总站Terminal Rodoviario。出了巴士站,我们直接乘出租车前往市中心的主广场Plaza Colon,因为我们预定的酒店就在广场边。

图为Plaza Colon,科隆广场。广场边有着阿里卡标志性景观 —— Morro de Arica,即上图中的大山丘,山丘上有观景台、博物馆和雕塑,是阿里卡市中心最值得一去的地方。

图为阿里卡Plaza Colon广场旁的雕塑:Bernardo O`Higgins,他是当年智利独立战争中的领导人之一,是智利推翻西班牙殖民时代的终结者,所以不光在各大城市有他的雕塑,各大城市的主干道也均用他的名字来命名,所以当大家到达智利后,如果走到某座城市的Bernardo O`Higgins大街,那基本上你就抵达了这座城市的主干道。

上图为阿里卡市Plaza Colon旁的Informacion Turistica(旅游问讯处),大家找到后可以进去免费拿一张阿里卡的地图和当地周边的景点介绍手册。

图为阿里卡的地标,“Morro de Arica”的山下景色。

Morro de Arica旁就是阿里卡的海滩,海边是栈道和码头,海水很漂亮,面前是大海,背后是几十米高的大漠山丘,这景色十分特别。

上图均为阿里卡的海滩景色。

上图为位于Colon广场旁不远的Ex Aduana(前海关)大楼,现为当地的文化屋(Casa de la Cultura),很有异域风情。

上图均为阿里卡的街景。

和很多欧美国家一样,智利街道上的红绿灯前经常会出现街头艺人表演,有的表演踩高跷,有的表演小丑杂耍,有姑娘为了挣点学费出来跳芭蕾,有的表演各种乐器,有的提着水桶和刷子为等待绿灯的车主们刷车玻璃,有的带着一盒巧克力或糖果售卖,有的干脆直接摊开手掌乞讨,通常他们的表演时间都掐得很准,在红灯变绿灯前都会结束表演然后每个车走一圈要一点点的零钱作为奖赏。不管是以什么方式存在,他们都成为了城市中的一道特殊的风景线,我们不能随意评价别人的生活方式,只愿每个人都生活的快乐,安康。

走向Plaza Colon广场南边的山坡,我们准备爬上著名的Morro de Arica,站在城市最高点观望这座城市的景色。图为我们在山下的街道中寻找着爬Morro的登山口。

在街道中穿行了十来分钟我们便在一处高坡上找到了登山入口,如图,虽然大门是关的,但旁边还有一处没有门的入口,可以让徒步登山者直接进入。

上图中的这段窄路就是通向Morro之顶的路。

沿着山路爬到半山腰时就可以看到整个城市的景色,不知哪个路人在路边的石台上写了“Te Amo”(西语:我爱你),此情此景正好适合拍摄。

图为山路的尽头,约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我们抵达了Morro之巅,山虽不高,坡度比较陡,一直走不休息的话还是比较累的。

图为从Morro山顶拍摄的Plaza Colon的景色。

图为Morro山顶的历史武器博物馆(Museo Historico y de Armas del Morro de Arica)。

图为阿里卡Morro山顶上的雕塑, 面朝太平洋,背对着整座城市,与巴西里约热内卢的耶稣像很相似。

图为在阿里卡的Morro之顶拍摄的阿里卡城市景色,山的那边就是秘鲁了(据秘鲁不到20千米,所以从阿里卡出发去到秘鲁最南部城市“塔克纳”Tacna已经很近了)。


三、拉乌卡国家公园(Parque Nacional Lauca)

第二天,我们一早就跟随一家旅行社出发,开始了拉乌卡国家公园一天的行程。
拉乌卡国家公园(Parque Nacional Lauca)位于智利北部阿里卡以东、平均海拔4000米的安第斯山脉上,公园的东部即是安第斯山脉东边的邻国玻利维亚(Bolivia),公园内最著名的景点为一座火山湖泊,海拔4500米,名为Lago Chungará。

清晨第一站的景点是一处叫做Poconchile的小村子,里面有一处古老的教堂名为Iglesia de San jeronimo,短暂停留十几分钟,拍摄过后我们继续上路。

图为沙漠路边著名的“仙人掌烛台”,Cactus Candelabro。

“仙人掌烛台”,Cactus Candelabro近景。

图为路上经过的一处大裂谷。

图为大裂谷另一边的景色。

车子沿着海拔3000多米的悬崖边盘旋行驶着,没过多久,我们抵达了一处叫做Putre的小村子旁。

图为远处山下的Puntre乡村景色及远处的帕里纳科塔火山(volcan Parinacota)。

我们没有在Putre这座小村庄停留而是直接驱车前往今天最重要的目的地 —— Lago Chungará(琼加拉湖)。

前往Lago Chungará(琼加拉湖)的路上我们偶遇了一群羊驼,司机(上图红衣人)见状停下了车子,打开了车门欲让我们下车近距离参观这种叫做Alpaca的羊驼,岂知这群羊驼根本不怕人,竟然三三两两聚到车门处,甚至把脑袋伸进车里嗅气味,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司机此时问道:谁带了面包可以喂给它们一些,其它的食物就算了,我们恍然大悟,但我只带了饼干和巧克力等零食,心想还是不要随便喂了,于是我挤开羊驼们的胖脸,托着相机下了车,准备给它们好好拍摄一番,结果羊驼们以为我一定是下车来喂它们的,追着我跑了一路,此时海拔高度大概4000多米,按理说这种接近于西藏的海拔我是不会出现高原反应的,但剧烈的运动过后我的头终究还是痛了起来...

在它们发现我真的没有食物后放弃了追逐,我大口喘着粗气,伸手想要去摸其中一只黑色羊驼的脑袋表示我的友好,结果它竟然对着我一呲牙,“咔”地一声从嘴里喷出一些草的碎末随即转身离去,留下半身草沫的我在高原上颤栗...

它们转头回到了车旁去向其他人“乞讨”,上图这只毛茸茸的羊驼在吃到不知谁喂它的一块白面包后乖乖地走到了路旁的湖边,转过身面带微笑的望着众人,此时头痛欲裂的我立刻蹲下拍摄到了这张照片。

另外一提,这种叫做Alpaca的羊驼在智利是可以食用的, 这只羊驼的发型也是很帅,加上那忧郁的表情,这位模特我给满分。

告别了“羊驼强盗团”,我们继续驱车前往Lago Chungara,距离Parinacota火山越来越近了。

沿着11号公路,我们抵达了智利与玻利维亚的边境,这里就是著名的Lauca国家公园内的Lago Chungara。

上图的一块路边告示牌上标示出此地名字和海拔高度 —— 4500米 (约等于两座华山加到一起的海拔高度)。

此时多云天微阴,Lago Chungara显得较为昏暗,但火山湖泊依然十分壮观。Lago Chungara与上一期《天堂智利(伊基克)》中文章最后介绍到的神秘红湖一样,有着自己的主人,即当地土著Aymara人首领,他们历代都在保卫着这片火山湖。

图为帕里纳科塔火山的近景。

图为智利与玻利维亚边境处,安第斯山脉海拔4500米的帕里纳科塔火山和琼加拉湖的景色。

后来我们从海拔4500米的琼加拉湖一路驶回海拔3500米的小村子Putre吃午饭,小村子很贫穷的感觉,村子里也没有多少居民。

图为Putre村子的广场。

图为Putre村子的一处涂鸦。

我们在村子里吃过午饭后,在村子里游览,街上没什么人的村子显得特别冷清。

远远的,我们听到了琴声的指引,来到了一处民居外,一位印第安老婆婆正在拉着琴,而她的听众是两只趴在对面地上的狗狗。

看到我们后她停止了演奏,微笑着问我们在散步呐? 我回答说是的,您的琴声很好听,我能给您拍张照吗? 老婆婆答当然,于是就有了上面的照片。

像前几期文章中提到过的一样,Puntre这座小村庄的印第安原住民的种族就是那个叫做Aymara的民族,语言也叫做Aymara。

在这里也顺便教大家一些基本的Aymara词汇,未来大家来智利北部的土著部落旅行时也许会用得到(单词用西语发音):

Aymara 西班牙语 中文

Kamisaraki=Cómo estas?=你好吗

waliki (gualiKi)=Bien=好

Jumasti=Y, usted Cómo está?=那您怎么样?

walikiraki=Yo, estoy muy bien.=我也很好
Kullaka=Hermana=姐妹
Jilata=Hermano=兄弟
Jallalla=En buena Hora=好时机
Maya=uno=一个

Paya=dos=二
Kimsa=tres=三

Pusi=cuatro=四

Phisca=cinco=五


四、世界最古老的木乃伊群所在地,Azapa村

次日,我们早上九点多在阿里卡市中心搭出租车来到了约12km外的小村落,Azapa,车程约20分钟。阿萨巴村没有什么好的风光,但这里有着一个特别的博物馆 —— Museo San Miguel de Azapa,世界上最古老的木乃伊群就存放在这里。(上图牌子下方有开馆时间,有需要的朋友们请自行保存、记录)

来看木乃伊群结果遇到阴天,村子里又没有行人,这无形中给Azapa村添加了一丝恐惧感。

上午十点整,一位博物馆的保安人员打开了博物馆的大门,他笑呵呵地告诉我们:你们是今天的第一批参观者。

多年前在智利北部阿里卡市,有人发现了距今历史约7000多年前的木乃伊群,这种木乃伊人种叫做Chinchorro,中文翻译叫做新克罗人,比埃及木乃伊还早了几千年,是距今为止世界上最古老的木乃伊。如上图,因为受到地球上最干燥气候的保护,长期掩埋在智利阿塔卡马沙漠中的新克罗人木乃伊依旧能够保留着原来的皮肤、毛发和衣着,它们约有5英尺高,非常僵硬,外层涂了黑漆,看上去像古时候的玩偶。

这座博物馆分为A、B两座馆,场馆不是很大,约两小时左右可逛完,馆内除了展示了很多新克罗人的木乃伊,还有一些如上图一样的小型模型,生动形象地阐述了新克罗人当时的生活状态。

上图为新克罗人曾经的生活。

新克罗木乃伊是7000年前的古人为化解亲人去世的悲痛而制造的最古老的木乃伊,智利北部海岸线上的居民生在海边,葬在海边。新克罗木乃伊的生前也不例外,由于亲人的生命骤然消逝,新克罗人发明了保存尸体的方法。研究者通过拍摄新克罗木乃伊的X光片来寻找它们是怎么被制成木乃伊的答案。由于要保存海狮,新克罗人学会了给尸体剥皮。他们就把这种方法用到了所爱的人身上。

通常他们先把尸体的皮去掉,然后他们把去掉皮肤的尸体在地下掩埋几周。在这段时间里,细菌会吃掉剩下的身体组织。接着他们把骨骼挖出,用木棒加固。在新克罗木乃伊上可以看到,每个人每条腿上都有木棒,有一根沿着脊柱一直通向头部的木棒。最后他们再用稻草和黏土重新塑造一个身体,把皮肤粘上去并且涂黑。

但是婴儿的木乃伊是血红色的。7000年前的一位母亲想把去世的孩子留在自己身边,她就一定会去寻找保存孩子尸体的办法。科学家们相信人类制作木乃伊的历史正是从这些孩子身上开始的。他们在尸体上切开小口,去除内脏。尽管这些孩子已经不能再付出爱,但人们还是用这种温和的方法把他们留在身边,继续感受家人的爱。这些木乃伊表现了古人在死亡到来时对生命的渴望。

上图均为智利北部阿里卡出土的新克罗人的残骸。

上图为馆内保存较完好的新克罗木乃伊。

上图为博物馆内一间封闭的房间,只能透过一个透明的玻璃窗拍摄,房间里面放满了各种新克罗人的木乃伊,想到距今七千年前这些木乃伊都是曾经活蹦乱跳的人类,此刻有些毛骨悚然。

博物馆虽然不算大,但照片也足足拍了近千张留给以后慢慢研究,现虽无法将所有照片传到此篇文章中,但未来有机会将会单独写一篇新克罗木乃伊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从Azapa村返回阿里卡市的路上,我们遇到了一位特别健谈的当地司机师傅,他开心地问起我们喜不喜欢智利,都去过智利哪里? 于是我开始在出租车上跟他讲我的故事...

如上图,这种车顶带有绿色”Azapa“的黄色出租车就是往返与Azapa村和阿里卡市中心的出租车,如果搭普通出租车单程需要5000~8000智利比索左右,而这种专程往返Azapa村落的出租车只需要1200智利比索。


五、本篇小结

阿里卡的旅程结束了,这也代表着我们的智利全国游到此结束。

这一路耗时近三个月,说实话,真的很累,身心俱疲,但我们十分满足,因为收获良多。 这一路上我们帮助过很多人也被很多当地人帮助过,结识了很多外国朋友,看过了许许多多曾经想都没有想过的震撼美景,也感受了世间冷暖,见识到了地球另一边的生活。 最后,一定要在这系列文章的末尾感谢一下大家,感谢那些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们,经过了近四个月的时间,终于更完了这第三十一篇长文,几万的文字、上千张图片,免费的阅读权限,《天堂智利》系列文章算是我留给中国的财富,希望它能让中国人更了解这个世界上距离中国最遥远的国家。

旅程没有终点,所以

未完待续,我们未来再见

叶子.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