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原始雨林篇


接上一期,我们在普孔(Pucon)的第四天清晨,坐上了开往唯一一辆可以到达原始雨林“Parque Nacional Huerquehue”的巴士,我们对热带雨林探险有很多期待,哪怕天气预报报了今天会有大雨我们也没有退缩,对神秘的原始雨林的期待让我们有些兴奋。

清晨7点,冬季的普孔还没有天亮,大雨下的很凶。

车上除了大巴司机和我们两人,只有两三个乘客。



准备用品:指南针,望远镜,防水登山包,伸缩登山杖(可拣趁手的长树枝代替),塑料雨衣,冲锋衣,防雨裤,防水登山鞋,瑞士军刀,食物(起码三天的量以备意外,水的话山里有小溪、树叶上的雨水,一瓶足矣,巧克力一定多带点),手机(大部分时间无信号),单反相机(做好防水准备),垃圾袋。


小经验1:开往原始雨林的巴士(Bus Caburgua)只能在普孔镇中心的JAC巴士站对面找到,每天的早上7点、10点、下午13点、16点左右均有一班开往那里,回程的时间表是早上8点,11点,下午14点和下午17点。从这些时间可以看出很有可能都是同一班巴士在同一天中四次往返与普孔镇和原始雨林之间,而实际上我们早上7点出发的巴士司机和晚上17点回程的巴士司机都是同一人。图为开往原始雨林的巴士往返车票,票价去程1600比索(约合人民币16元),返程2000比索(约合人民币20元)。


一、到达原始雨林

巴士在开往热带雨林区的路上行驶的很慢,冬季连绵不断的大雨让这里的泥土路泥泞了许多,路上经过一些农庄时巴士有停,为数不多的几位乘客看来是本地居民,他们跟司机礼貌的道别后在不同的路边下了车。 约一个半小时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雨暂时停了,下车前,我与和蔼的巴士司机老先生开玩笑说:“先生,我们只打算在雨林里徒步一天,如果下午最后一班17点的巴士没有看到我们,请帮忙报警。” 司机老先生听后大笑,说没有问题。

我们下车后,因为没有乘客从这里返回普孔镇,巴士掉头就开向了普孔的方向,留下我们在雨中颤栗,那一瞬间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有种被世界抛弃的感觉...

我们走到了雨林入口处,这里有一间小屋子,看到了灯光,猜测着也许是售票处之类的屋子,于是我们敲门进去一探究竟。

屋子里坐着一位着装看起来像护林员一样的先生,屋子不大,只有一个办公桌和一台电脑,屋子里的墙上有一张如上图一样的地图,先生站起来欢迎我们并问是不是两个人要进雨林探险?我们答是的,于是让我们每人交大概3000智利比索(约合人民币30元/人)的“门票费用”,并交给我们一人一张上图这种挂历纸似的折叠地图,简单的告诉我们地图上最北部看起来像“头部”的那个部分和右边那只像“胳膊”的区域不能进,因为它还是一片未知的雨林,进入会很危险并且很难走出来。先生还提到了这里的雨林里会从某些树上掉落一种大型的类似坚果的东西,在这样的大雨大风的天气里要小心为上,因为这种坚果不光长得大还带有刺边,被砸到会很疼而且容易被划破皮肤,还提到雨林里下大雨的时候一般没有游客进入,问我们是否真的要进?我心说收完钱你才想起来关心我们... 我们两人在一本册子上登记了名字和来自国家,电话等信息,便告别了这位先生,准备进入期盼已久的原始雨林。


二、原始雨林探险开始

告别了“护林员”先生,我们拿着地图走出了屋子,雨又下了起来,雨水浇到我们身边的树林里,泥土中,周边飘起了类似青草的香味,我们经过了一片空阔的场地,正式进入了雨林山区。

小经验2:在这样的大雨中行进一整天,哪怕是最好牌子的防雨冲锋衣、防雨裤也会被淋透,好在在我们出发之前,已经成为我们朋友的小旅馆老板胖子Henry送给了我们一人一件绿色塑料袋似的雨衣,雨衣特别薄,跟塑料袋一样(后文会有图片),不要小瞧它,多亏了它我们才没有被淋透,只是在雨林中穿梭时它会时不时地被树枝挂到。这里希望大家如果来此徒步请提前做好准备,包括塑料雨衣和质量好一点的防水登山鞋。

我们开始朝雨林中进发,一开始走的是平路,黑色的碎石子铺满了路面,看到路边很多潮湿、黑色的古木和远处看不到边的雨林让我们心生畏惧,虽然这里的风力很强,吹得身上的塑料雨衣哗哗作响,但远处的雨林里却起了吹不散的雾,我们不免皱起了眉头。

我们严格按照地图所示方位行进,雨下得很大,我们虽然有指南针和地图,但却走得很谨慎。在雨中我们不断寻找、确定着方位,即使这样还是有好几次丢了路标,不知道往哪边前进。图为在雨林中经过的一条湍急的河流。

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徒步,我们沿着黑石子路,穿过河流终于到达了进雨林山区的入口,从这里开始就要开始爬山了。图为进入雨林的景色。

图为南美的原始雨林里长满青苔的参天大树。

雨天的山路很难走,极度泥泞,每一脚都能踩出一个泥印来。

按地图的标示,从入口开始走,到达地图中的山顶区域也就只有8000米左右,开始爬之前我们还说起祖国的北方明珠 —— 大连,因为大连有一条美丽的滨海路分成好几段,景色很美,其中每一段也就8000~10000米,曾经我们完成时也没有很累,这次的旅程应该是小菜一碟,可是山没爬到一半我们的体力就受到了考验,背着装满食物的登山包负重爬山很辛苦,途中我们除了沿途摄影时要停下脚步外,额外还停下休息了不止十几次,天很冷,雨林里也很潮湿,顶着瓢泼大雨,我们竟然都出了一身的汗,这种感觉很奇怪...为了防止回程时有迷路的风险,我们每走一段就停下来,用石头垒起来、树枝交叉放在路口做好标记的方法做记号,实在没石头、树枝就拿出瑞士军刀在树上划一个X... 上图为从半山腰回头俯瞰山下雨林中的一片湖。

除了自然的泥土地,智利当地可能为了帮助游客减低探险难度亦或是处于安全角度考虑,在很多难走的路段设置了如上图中的这种木板路,但因为下雨的关系,走上去特别的滑,好在侧边有把手,不然差点在这里滑下去。

在雨林里爬山的时候也并非一直都是上坡,还是有如上图一样的平地区域的。时不时能听到周围林子里的鸟叫,大风吹着树林沙沙的响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剧透一下,直到我们最后离开原始雨林都没有见到第三个人...

雨林中也并非什么都没有...只是我们在大雾加大雨中的热带雨林里悄悄行进时真的不希望遇到什么动物..呃..大型动物。图为一棵奇怪的大树下的一根断枝,上面爬着一只小蜥蜴。


三、身临其境的震撼

从起点处出发到现在已经过去近两个小时了,我们终于见到了一处类似于休息处的两间小屋,旁边还有两间小屋,走近看上面写的“BAÑO”(西班牙语里的卫生间),可是上面竟然挂着锁头!大喊了几声“Hola”(西班牙语的你好)确认真的没有人... 于是我们在小屋子有限长度的房檐下躲了一会大雨,拿出手机看时间时发现手机已经没有信号,最后就着被大风扫到脸上的雨水吃苹果充饥。

休整过后,我们继续动身前往这片雨林的山顶。冒着大雨我们低头走着,我用衣服保护好相机,时不时摸摸兜里的瑞士军刀还在不在...隐隐中远处传来了水流声。

沿着路一直走,原始雨林中令人生畏的参天大树,谁知道它究竟活了多少年.. 正在这时,前方出现了岔路,一条直走的大路,另一条是向右拐的小路,可是听着远处隐隐的水声是来自于我们右手方,于是我们在岔路口用捡来的石头做了标记,决定先去右边小路走一走,如果感觉不对再立即回头。

右手边的这条小路是条曲折的下坡路,而之前我们明明在雨中一直爬上坡路,于是猜想这是一条错路,曾想过返回到刚才的叉路口,可是越沿着这条小路走,越能听到越来越响的水声,带着极度好奇的心里,我们决定继续走下去。图为这条小路边的一根倒塌的巨木,深黑色的外表让人看了就心生恐惧感,这不...照花了.. 此时那水声已经从“哗哗”变成轰隆,脚下的土地都有略微的震动。

原来是它!一座不知名的大瀑布,我们谁也没有想到在原始雨林里会遇见这样的景色...

前文提到的绿色塑料的雨衣就是这个,后背背着登山包,手中拿着雨林里捡来的长树枝...看起来像不像“丛林拾荒者”? 说实话我自己都接受不了这样的打扮,可是这是探险...
(就这身打扮我被我亲爱的队友Milla笑话到今天,虽然那天她也是这样穿的)


四、山顶上的湖

离开了震撼的大瀑布,我们原路返回,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回到了之前做标记的叉路口。我们经过了上图所示的平坡区继续向山顶进发,经过了之前大瀑布给的震撼,手中地图上画着的山顶的几处湖泊更让我们充满期待,想起旅馆老板Henry第一天送给我们的小手册里的晶莹剔透的湖水,心中想像着它的闪亮和静美,我们在休整了几次后继续前进。

终于到了山顶的平原区,我们沿着唯一的小泥路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进,脚下的旅游鞋早已被雨水打透,鞋面上沾满了泥巴,十分难受。终于,透过树林间的间隙,我们隐约看到了期盼已久的湖区。

沿着泥泞的山路,我们看到了标示有“Lago Chico”(西班牙语,意为“小湖”)的标牌和一座残破的小木桥。

看起来就有点危险的小木桥...

站在小木桥上...举起相机..拍下了我到今天看了还会在心底泛起丝丝凉意的照片,这也许就是原始雨林真正的模样。

大雾中的雨林景色,照片中心的树我忘记了它的西语名字,但我记得在介绍中它是一种在智利才有的国家级保护树木。

沿着湖边的小路一直走,离开了Lago Chico湖,走了不远便看到了下一片湖区的标志。图为“Lago Verde”(西班牙语,绿湖,1千米,30分钟)的标志。

标志都是骗人的,也因为此时我们的体力已经到达极限,走了大概40多分钟才到达绿湖...也就在这样的状态下,看到了上图的“绿湖”.. 我只想说这绿湖和普孔宣传手册上的绿湖一点也不一样...短暂停留后我们继续前往下一片湖区。

来到后来的湖..看到这样的景色,我只想说:吓死本博主了!有没有鳄鱼啊... 看来天公不作美,这样的雨雾天是看不到想象中的蓝蓝绿绿的美湖的。后来我们又走了两片湖区,景色实在是有点慎人,只能听到风吹树林沙沙的响声和时不时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的鸟叫声...我摸了摸兜里的瑞士军刀,静静地盯着这样的湖水生怕会出现什么...

此时正好已是下午两点,算了算我们在原始雨林里待了已有六七个小时,便匆匆忙忙掉头返回,开始下山。


五、逃离雨林,回到现代

看过了这样的几片湖,想到了震撼的瀑布,听着身边树林里沙沙的响声,天色也越来越暗,我们知道不能再多待,下山自然比上山快一些,但因为身上有负重所以还是要留有余地,不然膝盖会受伤。

因为我有老马识途的本领(其实脚印太明显,加上来时的路上一路都有做标记),地图已经没有用了,只是经过一些被雨水冲刷严重的区域时要仔细寻找我们做过的标记。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便“逃离”出了这片原始雨林,在16点左右回到了巴士停车场。

下午17点,巴士准时出现在视野中,司机先生看到我们也是开心的不行,他笑着用西班牙语问我“这下不用报警了吧?” 我也开心地答他:"claro"(当然)。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的巴士回到了普孔镇中心,陈恳的跟老司机师傅道谢告别后,我们来到了镇子里看起来装修的很好很温馨的一家饭店,直接点了正宗的南美烤肉(烤牛排、烤羊排、烤土豆)来犒劳这一天的辛苦,吃的时候鞋子里都还是水... 图为晚餐的烤肉与烤土豆。

晚饭后我们回到了小旅馆,胖子Henry笑着问我们原始雨林好玩吗? 我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Henry招呼我们脱了外套和已经被浸透的鞋子放在小旅馆一楼的火炉边烤。

图为烤炉所烧的木块。

温暖的小火炉。


六、结语

雨夜,我们坐在小旅馆的火炉边暖和着身子,喝着热茶。

回想到这一天所经历的种种,一阵阵的寒意袭来。

夜里,我做了一个长长久久的美梦,梦里阳光明媚,原始雨林里鸟语花香,兔子和松鼠在我们身边围绕,到处都是麻雀的叫声,晶莹剔透的湖水十分美,我们坐在湖边,拍照留念。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