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到过新西兰探亲多次的老妈看了我游历西藏、云南的自然风光照片,总说新西兰就是这样的景色。我暗自不忿,海拔这么高、自然条件如此艰苦的地域绝美风景,怎么可能出现在其他地方,特别是一个岛国。

大姐移民新西兰二十多年了,一直没机会探访,终于这次,全家族一起出动,开启了新西兰的奇幻旅程。

提示:新西兰签证相对比较严格,价格也贵(旅游签证每人1680元,探亲签证每人890元,家庭3人1150元),如有亲戚在当地,申请探亲签证会较容易获批,而不是旅游签证,需要对方提供邀请担保函。过境澳大利亚,即使不出机场也需要在出发地办理过境签证,不收签证费,但手续费每人195元。以下时间均是当地时间。

第一天,浮光掠影悉尼城

我们的计划是从新西兰南岛进入,最后经由北岛奥克兰返回,全程不走回头路,于是选择了CZ325广州-悉尼(4265元)、接JQ151悉尼-基督城(824元)的中转方案,中间还能在悉尼的白天停留11个小时稍转一下。夜机原本的美好设想是远程交通与休息时刻重合,增加游玩时间,但飞机上一会儿饮料、一会儿糖果、一会儿餐食…全程飞行时间是节省了,但到早上8:25着陆时,真正睡着不超过3小时。下机发现悉尼机场并不算大,过道狭窄,最要命的是入境柜台只开了三个,不多的人流足足排了1个半小时才办好手续,完全体现不出澳大利亚最大城市的样子,可能这就是外国人的务实吧。拿了行李后已10点多,出来对碰了约好的当地司机,一行5人开始匆匆的悉尼之旅。第一站先到皇家植物园(The Royal Botanic Garden Sydney),免费的植物园很大,树木茂盛、鸟儿遍坪。我们时间紧迫,直接到园内的麦考瑞夫人岬角(Mrs. Macquarie's Point)眺望澳大利亚的标志-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

从上下平台不同角度隔海望去,黑白两个经典建筑均如跃眼前,海上不时有快艇拖着长长的尾巴驶过,让人真切感觉这里就是澳大利亚,好一个我和澳洲有个合影的地方。

远眺之后当然要近观,去歌剧院广场的距离不远,路上先是经过停泊着军舰的达令港,然后又在同样免费的新南威尔士艺术画廊(Art Galley of NSW)和圣玛丽大教堂(St Mary's Cathedral)停留驻望。一新一旧两幢哥德式的砂岩建筑,典雅庄严,分别代表着当地人的艺术与宗教信仰。

我们艺术细胞不多,对艺术画廊也就只外围走观,而悉尼大主教所在的圣玛丽大教堂却吸引我们细赏,这是迄今为止我所亲眼见过的最大的天主教堂,门窗构造精妙、屋顶塔尖林立,即使矗立在游人如鲫的海德公园对面也显示出不可动摇的神圣肃穆。

再往前没多远就是悉尼歌剧院广场,我们沿着海边长廊悠悠漫步,这里左边,被称为“悉尼衣架”的世界最高钢铁拱桥-海港大桥近在咫尺,听说还有攀爬桥梁顶部观赏悉尼市景的项目(158-363澳元),暗想广州政府是否应参考做法以杜绝层出不穷的跳桥闹剧呢;

右边就是步步逼近的悉尼歌剧院,这座悉尼文化艺术的殿堂造型独特,花瓣与贝壳状的屋顶覆着鳞片似的纯白瓷砖,在阳光下煜煜发亮,屋顶以下却全部是通透的落地玻璃,几无实体外墙,整体无缝的建筑技巧令人惊叹。

长廊一侧有露天餐厅为休闲的人们提供着安坐稍息的籍口,而成群结队的海鸥久经历练,已经可以区分哪些是人们为它们提供的食物努力争抢、哪些是人们自用的餐食不能触碰。

由于时间不足,我们放弃悉尼歌剧院的收费内部参观,多角度留影后直接到中国城Haymarket附近的皇冠烧腊店午餐,虽是国外,叉烧味道还是赞的,而且碟头普遍较大。饭后前往海湾沙滩,路上问司机怎么不到号称悉尼发源地的岩石区,却得知刚刚歌剧院广场前面人头涌动的就是岩石区,路上已经过,忖度既然都没引起注意,就不怎么值得游玩了吧。大概走了半小时,开始见到一个接一个的海湾,其中印象最深的是罗斯湾(Rose Bay)和屈臣氏湾(Watson’s Bay),深蓝的海水清澈平静,远近的帆船游艇摇曳律动,岸边不大的沙滩上是脱了衣服和阳光玩耍的小孩以及微笑畅谈的家长们,是否这就是最普遍的外国生活写照呢?

最后一站是“冲浪者天堂”-邦迪海滩(Bondi Beach),虽然同样是海,但面对外海的景象就与前面全然不同了,一望无际、由深入浅的蓝绿海水在岸边激起层层白浪,而其通透却仍清晰可见,是国内海滩水况难以相比的;细腻金黄的沙滩宽阔而有序,适逢阴天、乌云出没,只有稀落的几个爱好者在岸边附近作着冲浪尝试,更多的是在岸上的运动设施区进行体能训练。

流连一番后,我们也只能结束这浮光掠影的悉尼一日行程,回到机场,乘坐19:40的捷星廉价航班飞往基督城。廉价就是廉价,除了没有餐饮提供外,一排六个中间只留一行通道的座位也是尽可能的窄小,椅子上连头套也节省了,感觉就像乘坐三线城市的破旧大巴。

提示:广州到新西兰南岛暂时没有直飞,只能从奥克兰或澳大利亚的大城市转机。悉尼时间比北京时间早2小时,新西兰正常时间比北京时间早4小时,夏令时再早1小时。悉尼歌剧院内部参观,成人24澳元,儿童18澳元。

第二天,基督花放蒂卡普

3小时航程,由于时差,降落时已是午夜12:50,没想到立刻被通知新西兰从当天开始实行夏令时制,当前时间是凌晨1:50。好在基督城机场看上去比悉尼的还大,一会儿就办了手续找着在国内已联系的地陪Nick,但入住Pavilions Hotel(约150纽币/房)时已快3点。

两天经历了三次时差变换,9点被闹铃吵醒后仍然昏沌,彷如梦游,不知所谓的迎来了在新西兰的第一眼阳光,10点在Nick的接引下浅游新西兰南岛最大的城市-基督城。著名的大教堂已在2011年的地震中倒塌并拆除,我们只能在维多利亚广场的原址上想象它往日的优雅。倒是附近雅芳河畔粉白盛放的樱花带给我们一阵神清,河流浅窄,其若溪涌,但却纯净温厚的润泽了两岸的花草树木,坐上岸边木凳,一派祥和安谧油然而生。

顺着雅芳河,我们来到坎特伯雷博物馆(Canterbury Museum),1870年就开放的博物馆只有两层,不设固定门票,全凭游客随意捐赠,馆内主要介绍了新西兰的地质形成过程、岩石、矿产、南极探险以及土著毛利人的生活,二楼还有包括中国、日本文化介绍的亚洲馆。从馆侧的罗尔斯顿大道开始就是基督城植物园(Christchurch Botanic Gardens),南半球正直当春,只见园内巨木参天,万树吐绿,百花初放,玉兰、玫瑰、绣球、还有草地上成片的不知名黄白小花…

园区面积很大,内设了10个风格各异的附属花园,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也只游了一半,遗憾没找到据说有100多个品种的玫瑰园。

中午在市内砂锅粥还算正宗的潮州餐馆饱餐一顿后,启程向南。出城不久,坎特伯雷平原的田野景致便纷致袭来,路旁偶尔铺着薄雪的库克山下,鲜暖翠绿的地毯式草甸绵延不绝,调皮的羊群和高傲的奶牛孜孜的享受着天然的美食,远处荣枯分明的针阔叶树时而孤独相望、时而集聚整齐。

间或经过小镇,发现人类活动场所与自然环境的浑然相接令人赞叹。虽然时差扰神,但我竟没机会得到一时的歇息,无论眼前或身心,均如入梦境。大约3个小时,山上的白雪越来越厚,路边的碎石也开始多起来,不一会儿终于看到名声在外的好牧人教堂(Church of the Cood Shepherd)-一幢二十平米左右的小石屋,向前不远处还有忠实的牧羊犬铜像,教堂后面是大片石滩,石滩尽头便是南岛神秘的蒂卡普湖(Lake Tekapo)。

高处望去,湖面乳蓝平静,略显生硬的倒影着南阿尔卑斯雪山,正值无云,湖天几乎一色;走近轻抚,冰雪消融的湖水却也不觉赤寒,反而是湖中心处阵阵的高山烈风令人战栗,而湖边单薄的针叶林坚强的显示着生命力。

让人意外的是二姐在湖边竟然碰到刚好也从广州过来游玩的几个中学同学,异国他乡,故人恰遇,世界其实真的不大。晚上住的是Book Tekapo高山民宿度假屋(约250纽币一栋),这里的民宿规格可谓不低,四房两厅两卫,加上无敌湖景的大露台,至少200平米,而且大都单门独户,洗衣间和厨房器具齐全。

Nick问我们今晚是否自己到超市买菜烧饭,时差还没完全转换的我们只是笑笑,后来确实也想体验一下民宿烹饪乐趣,就买了面条作明天早餐煮食。晚饭在当地唯一的中餐馆-翠湖轩餐厅解决,点菜时记起今天是中秋佳节,于是一个4人套餐外加3粤菜以作庆贺,却忘了这儿鬼佬尺寸,连Nick在内6个人吃了一半打包一半。饭后照中国习俗赏月一番,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山野空旷、灯弱人稀,外国的月亮好像真的大一点喔。

提示:新西兰电讯业务相对落后,移动上网价格较贵,很多酒店也限制wifi使用,建议购买19纽币的当地卡,包500M流量和若干话费,我们通过wifi热点两人一卡省着使用10天刚好。

第三天,雪湖飞渡川云藏

温馨的民宿小屋给了我们一晚家的感觉,早上起来转了一圈,发现山上这样的小屋大概有几十栋,但风格结构都不一样,平顶和斜顶、一层到两层的都有,附近还有多层的湖景公寓。9点,不舍地还是要出发继续南行,不到一小时在公路边又见到乳蓝色的湖泊,原以为是蒂卡普湖的另一头,在Nick解说下得知到了普卡基湖(Lake Pukaki)。下车靠近细看,虽然同样云淡天清,但相比蒂卡普湖,此处的湖水益发宝蓝深邃,对岸的雪山更见高大雄伟,湖边的石头也尤显细碎。

据说湖中最深处达70米,同蒂卡普湖一样含有岩石微粒和矿物质,因而反射出令人心醉的新西“蓝”。岸边突现的一个挂着风马旗的玛尼堆让我砰然惊觉这湖这山这石不正是西藏的纳木错吗?

沿湖向前没多远是游客中心,这边地势稍高,远远望去,普卡基湖就像一块镶嵌在雪山当中的硕大蓝宝石,摄人心魄,不愧有“蓝色牛奶湖”的美称。中心对开的湖岸由大石堆砌,一座山羊铜像矗立石上,不禁又让我想起羊卓雍错。

再往前走十来分钟,来到高山三文鱼养殖场(High Country Salmon),就建立在普卡基湖水电站的引水渠上,来自纯净的冰河融水培育出口感紧致的上好三文鱼。但不知是否不习惯腌熏,免费品尝的三文鱼并没有吸引我们的购买,反而喂饲蓝绿池面上畅游的水鸭让小孩兴奋不已。

一个半小时后,经过到处是低矮葡萄果园的克伦威尔(Cromwell)水果镇,可惜未到12月水果成熟时,我们在琼斯太太果园停留歇息,吃个值得推荐的新鲜水果现做雪糕,并顺便买些干果手信。继续行车途经箭镇(Arrow Town),中午两点,过了世界蹦极发源地的卡瓦劳(Kawarau)大桥后,终于到达皇后镇。

座落在鲍勃峰山下、瓦卡蒂普湖(Lake Wakatipu)北岸的皇后镇游客明显比南岛其他城市多,车流较缓,路旁如火的樱花肆无忌惮地争相怒放,叫人如痴如醉。

闹市中的圣彼得教堂虽有特色,但建筑较小,不过听说姚晨二婚就在这里举行,也就让我们驻足多看一眼。

在Queenstown Mall的同乐酒楼随便吃了水准一般价格不一般的中餐,我们便又在Nick的推荐下接着前往魔戒小镇格林诺奇(Glenorchy)。小镇就在瓦卡蒂普湖最北端,大约45分钟车程,而这一路山高湖深、白云飘飘、雪峰青岭,正是我认为瓦卡蒂普湖最开阔最美的一段,特别是Wilson Bay,与穿越中国川云藏的318国道何其相似。

格林诺奇入口赫然写着Gateway to Paradise,里面是雪山脚下的湿地,树高林密、草木茂盛,在春天里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置身其中,轻松自在油然而生。

令人叫绝的是里面波平如镜的湖泊将四周和天空的景物完全收入怀中,像是创造了一个平行世界,怪不得是《魔戒》三部曲外拍取景最多的地方。

原路回到皇后镇已是晚上18:30,我们预定的skyline索道往返含山顶自助晚餐20点开始(成人90纽币,儿童45纽币),于是先坐上南半球最陡的缆车到海拔800米的鲍勃峰上纵览全景。在山上出了缆车,原来离峰顶还有一段,也可再选择坐一种开放式长凳缆车上去,我们还有时间,便漫步上山,各处留影。

但比较之下,最佳拍摄角度还是餐厅二层观景台,夕阳西落下,X形的瓦卡蒂普湖伴着丛峰云彩慢慢暗淡却仍不失幽蓝,湖畔的皇后镇华灯璀璨,却也无法比拟那一轮深蓝天空下八月十六的明月,想不到白天阳光动感的山谷刹那充满神秘诱惑。

9点吃完闻名不如亲尝的自助餐后乘缆车下山入住Crowne Plaza皇冠假日酒店,第一次体验上下两层两房两卫双阳台的酒店套房(价格估计要300纽币以上),让我们新鲜不已。

提示:游览格林诺奇还可以在皇后镇参加Skydive猎奇之旅Funyak Safaris,299纽币,包含湿地徒步、喷气快艇、独木舟河流探险三部分(只有Skippers Canyon Jet公司的才真正开车经过“Skippers Canyon”峡谷)。Skyline天空缆车往返票价为成人32纽币,儿童22纽币。鲍勃峰顶有蹦极、滑翔机和硬地无舵雪橇Luge的项目。

第四天,米福峡湾见奇迹

今天中午1点要参加280公里外的米尔福德峡湾游船风光之旅,于是7:30就出发。沿瓦卡蒂普湖过了桥这边就是国王镇(Kingstown),可惜没有皇后出名,之后驶上94号公路,

在Carston附近看到很多状若羽毛的黄色长尾草,有独立成片的,也有在绿茵上点缀生色的,煞是奇特,Nick说当地叫库勒草,自然繁殖,动物并不食用,后来在百度上学到叫细茎针矛,也称墨西哥羽毛草、利坚草。

车过鹿镇后右转不久经过蒂阿瑙镇(Te Anau),镇的后面就是南岛第一大湖-蒂阿瑙湖(Lake Te Anau),我们赶坐游船,径直而过。从蒂阿瑙开始便进入米尔福德大道,景致像是豁然打开,不见了前面的绿草牛羊,但戴着白帽的青山近在眼前,路旁树木变得更高大葱郁:我先是在亨利峡谷和“牛牛”一起奔跑踩过现在还枯黄但夏季会泛红的大草原,气喘吁吁也只走了三分之一;

接着下步道观赏水晶般倒影着天空、白云、山脉和剑麻的镜湖(Mirror Lakes),感觉略小不如魔戒小镇湿地;

然后在雪线边上的猴子小溪喝上清凉的溪水,看了受到国家重点保护主动向路人要食的啄羊鹦鹉。

感叹如果从皇后镇到米福峡湾的公路真如号称那样是世界最美公路的话,那米尔福德大道绝对是这最美公路的精华。走出手工开凿1300米穿越雪山仅容一车的荷马隧道后是一段绿树蔽日的林中车道,不远便是米尔福德峡湾游船码头。我们首次见识三面环山的海上码头,带着瀑布山涧的上层淡水,海泛蓝绿,跟平时湛蓝的大海很不一样,更神奇的是群山环抱中的海道狭窄,却依然深可容纳巨型游轮。

看到全年据说70%时间下雨的峡湾正阳光普照,也不知是幸运还是可惜,我们订的是Real Journey的游船(72纽币),听介绍说Jucy公司的较为便宜,而上携程或bookme也有很多优惠选择。上船后我们急忙吃了略显简单的自助午餐,好上甲板慢慢欣赏这世界八大美景之一:如同河流经过峡谷,塔斯曼海水倒灌冰川切出的深谷,形成了山高海深、峰回曲折、绝壁瀑布的海陆自然奇观,叫人分不清究竟是山在海上,还是海在山里。整个游程100分钟,一直没看到Nick所说的海豚和企鹅,但回航时在海豹岬看到礁石上慵懒惬意的海豹,在仙女瀑布沐浴了令人幸运的圣水,也算不枉此行。

返回皇后镇路上,我们在蒂阿瑙湖边补拍照片,略显单调的湖水没有了蒂卡普和普卡基的乳蓝,但却更显开阔宁静。

晚上几个人在皇后镇中心轮流排队一个小时,终于品尝到了Fergburger鼎鼎大名的汉堡包,在汉堡包中确实属于好吃的。饭后瓦卡蒂普湖边漫步,看着微蓝的湖面上海鸥飞舞,而晚霞在山后渐渐失色,不禁让人陶醉。

8点多,原还想买些手信,可惜商店大多已关门了。

提示:Real Journey公司的皇后镇往返米尔福德峡湾一日游含游船自助餐,成人226纽币,儿童免费;加直升机观光594纽币;如果不含来回程接送,成人只需72纽币。

第五天,西海岸边冰川暗

对时差仍然不甚适应的我7点就起来,才注意到这马上要说再见的酒店房间原来向着瓦卡蒂普湖,湖边还开着红黄艳丽的鲜花,坐在阳台上真的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感觉,

于是爬过两条小路下到湖岸,最后感受了一番湖光山色里的皇后镇晨光。

8点半,告别了如梦如幻的皇后镇,我们出发前往计划中的福克斯冰川。Nick选择山路近道,我们时而山顶俯瞰田园风光,时而山腰置身绿野春色;两旁草木时而枯干泛黄,时而新芽吐绿,勃发着无限生机。

1个小时后,汽车下到谷地,老远便看到瓦纳卡湖(Lake Wanaka)后白雪皑皑的山峰,驶近湖边,一幅幻美巨画映入眼帘:鱼鳞般的云朵稀疏有致的点缀着蓝天,微澜荡漾的湖面在半白半灰的雪山背景下闪烁着宝石般耀蓝,黄色樱花、红色枫叶、泛黄青杨为画面增添了生动的色彩,岸边水域各色游艇、小船悠游沉浮,像是世间从没有烦恼忧愁。

相比皇后镇,瓦纳卡给人更清纯无虑的感觉,简直是我心中新西兰南岛最优美宜人的胜地。

更令人开心的是在你身旁盘旋像朋友般共处的海鸥与水鸭,活泼调皮却完全不怕游人,让你忍不住抚摸逗乐,不觉已一个多小时。

依依不舍的继续北行,不久又经过与瓦纳卡湖同是冰川堰塞而成的哈威亚湖(Lake Hawea),审美疲劳之下尤觉不及。从瓦纳卡到福克斯的6号公路被称为世界景观之路,我们先是穿越山高林密的阿斯帕林山国家公园(Mount Aspiring National Park),享受了超强的负离子,中午在哈斯特(Haast)唯一开放的Speight’s Café & Bar午餐。接着自Haast向北进入风光迤逦的西海岸公路,公路一旁的巨大灌木在海风蹂躏下整齐的歪向一边,山崖下湛蓝壮阔的大海一望无际,偶尔看到内河入海的出口也是如当地人民的生活一样平静且宽广。

15:00,快到福克斯冰川(Fox Glacier)时竟第一次遇到大洋洲的春雨,Nick说我们前几天均明媚天晴实是幸运,而冰川这边一向雨水偏多,但雨天大风就不能搭乘直升机体验冰川着陆徒步了。没一会儿到了冰川村落中的直升机代理处,果然答复现已停飞,可在明天7点45分最早一班起飞前视天气再来看看。怅然若失的我们只好在Nick带领下到冰川底部山地短途徒步,稍解遗憾。

跟国内的冰川边缘一样,这是一条寸草不生的谷底石头路,一直通向已退缩到山腰的冰体,20分钟左右上了一个大角度的陡坡便到了尽头的观景平台。只见这世界上最靠近海洋的冰川如瀑布般在眼前倾泻而下,到了末端化成涓涓细流,阴暗的天色下,山体在云雾中若隐若现,愈发显出冰川的冷漠。虽然气势及造型上远不如西藏及四川的冰川,但想象着如果上到冰川顶部会否才真正壮观,于是不甘心的我在路边倒满一壶冰川水以慰心瘾。

欣喜的是,Saloon Café晚餐的优良出品和Sunset Motel(138纽币)的居家感觉让人在这冰冷之地感到一丝温馨。

提示:如果时间紧迫想游冰川,建议在皇后镇或瓦纳卡直接乘坐直升机,即使冰川因天气情况不能飞行,也可安排其他湖边活动。30分钟直升机游览福克斯冰川与库克冰川,275纽币,加10分钟冰川着陆,375纽币。福克斯乘坐直升机活动的价格比约瑟夫冰川(Joseph Glacier)便宜。

第六天,金玉满堂全家福

冰川雪山一向是我最爱的旅行目标,于是早上6点多就起来,希望天气好转能坐上第一班直升机,可惜人品没爆,雨水依旧,行程紧密下不能久等,只好失望的早早启程。沿途一如既往的绿草如茵,牛羊欢畅,加上西海岸独有的黄花灌木,全都沐浴在春雨滋润中。真心羡慕新西兰远比人口数量多的绵羊奶牛,虽然没有挡风遮雨的棚窝,但草甸是我家,永远无忧无虑的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和人类的厚待。多数时候我们均在雪峰青山的包围之下,配上草木牛羊,又让我联想起念青唐古拉山麓藏北大草原的生动壮美。

一路上数十道需要让行的单行路桥显示着新西兰人的素养风度,我们先后在(Ross Gold Town)淘金小镇浏览了19世纪的淘金史,

在霍基蒂卡(Hokitika)玉镇见识过新西兰特有的墨绿玉石,

4个小时来到西海岸最大的城市-格雷茅夫(Greymouth)-一座古老的海滨煤城,虽然由于安全原因,现在已不产煤,但各种煤炭的痕迹依然清晰。雨终于停了,我们在味美价惠的亚洲餐厅匆匆吃完中式快餐,到旁边树立着矿工雕像的城市标志-格雷河长堤上快拍几张照片,马上又要驱车赶路,连附近万年冰河切割出来的奇特地貌-千层岩也来不及参观。从格雷茅夫到基督城,公路自Reefle镇离开海岸转入内陆,路况渐渐崎岖,本来应该走险要的亚瑟通道(Arthur’s Pass),但前方封路,只好改走新道,沿着河流在崇山田野中穿梭,景色格外峻美。

过了Culverden Town,我们再次踏上坎特伯雷平原,下午17:30,终于回到基督城,在困顿恍惚中结束了梦幻天堂般的新西兰南岛紧凑之旅,来到机场,国内航班如长途大巴般的稀松管理且不用安检,让我们一阵担心,好在20:00起飞的NZ362(631元)还是在一小时后安全抵达大姐一家所在的新西兰首都-惠灵顿。下机后随处可见的魔戒电影人物令我们首先感受到的是《魔戒》对这个国家的影响力,

之后在户外体验过“风城”吹得人倒退的强劲海风,便打车(32纽币)直奔市中心Courtenay Place附近大姐经营的西式餐厅-Big Dog on Blair。在餐厅终于见到阔别一段时间的大姐一家,并会合因上课今天凌晨才从广州飞来的二姐儿子-子聪和老妈,全家族首次团聚异国,不免一番互诉衷肠,大姐的餐厅主场让我们在南半球也喝到正宗的老火靓汤,心灵和身体均感受着无比滋润。大姐安排我们入住1925年就开业的英式古典精品酒店-Wellesley Boutique Hotel(约170纽币),带有阁柜的房间装修古朴,连电梯都保留拉闸式老套设计,让我们倍感新奇。

提示:从格雷茅夫来回千层岩大约一个半小时。Shanty Town、Ross Gold Town和Greymouth都有淘金历史的介绍和实操淘金体验。基督城与格雷茅夫等附近城市均有观光火车连接,但普遍缓慢且价格高昂,如基督城至与惠灵顿隔海对望的港口皮克顿(Picton),火车199纽币、全程5个小时,皮克顿到惠灵顿跨海轮船,50英镑,行程3个半小时。新西兰航空在新西兰境内均只提供自助值机。

第七天,繁花似锦TePapa

由于打理晚上才营业的餐厅,大姐一家作息时间较当地晚,反而跟国内钟点相近,今天十点多起来接我们外出已早得少有。当然要先参观她们在东方湾(Oriental Bay)面海向西的半山花园宅邸,之后在Courtenay Place附近聚港轩饮茶中式Brunch后,便开始通常惠灵顿一日游的固定动作:上到两面环海设有炮台的维多利亚山顶俯瞰惠灵顿全景,也顺便敬仰了盘山公路旁的富人别墅;

下到占地25公顷可游玩大半天的惠灵顿植物园(Botanic Garden)观赏聚集了世界精华的各种奇花异卉,也参观了惠灵顿唯一的缆车、树屋以及各种特色附属花园;

最后一站去到大洋洲最大的博物馆-Tepapa新西兰国家博物馆,大姐把我们送到门口,便回去开铺。现代感强烈的Tepapa就建在海边,主要展出新西兰的奇异动物标本、毛利人的文化建筑以及西方世界的名画,还有儿童可现场参与的探索中心等,我们走马观花,印象最深的反而是博物馆建筑本身的独特和门口半脸的仿真头像。

17:30出来以后走到附近Courtenay Place打算买些当地特产,发现虽然行人如鲫,却已有一半以上商店关门,剩下营业的大多是便利店及餐厅,或者是古巴街(Cuba Street)上略显老旧临时摊位如上个世纪广州夜市的Night Market,究竟是这里生意不愁还是当地人生活为重呢?晚上在Big Dog吃完中西结合的晚餐后,几个成人还在大姐夫带领下到Mermaid Splash Club欣赏外国的脱衣舞表演(20纽币),超值啊。

示:Tepapa开放时间是10:00-18:00。惠灵顿最繁华的马路是Courtenay Place,两边街道聚集了最多的商店、餐厅、酒吧和夜市。

第八天,魔戒影洞探蜂巢

今天周六,大姐刚参加工作的儿子Jamie休息,于是一早便来接我们出游。吃过新西兰不算特色的麦当劳早餐后,先来到郊区外大名鼎鼎的电影工作室-维塔之家(Weta Cave),《魔戒》、《指环王》和《金刚》等等大片的电影特效就是出自于此,面积虽然不大,但门口的巨型半兽人、里面各种电影人物塑像和道具、加上20分钟的详尽特效制作讲解,让我们稍微认识了大片背后的科学。

接着来到Jamie曾经就读以设计专业著称的大学-Messy University,这里的“世界大战展览馆”排起了长队,没有耐心的我们也就只作教学楼建筑外观欣赏,同时让正读中学的子聪感受一下外国学校环境。及后见时间尚早,便继续游览我们在惠灵顿唯一需要付费买票的景点-西兰蒂亚野生动植物保护区(Zealandia),入口是个简单的野生动植物博物馆,里面湿地型的园区面积广阔,树木雀鸟蜥蜴种类繁多,设施安排细致合理,并分出不同类型的徒步路径,既让我们感受绿野密林、聆听鸟儿欢歌,也很好的保护了自然环境不受干扰。

午后,大姐又约了我们在James Cook Hotel顶层尝试纯正英式下午茶,三层的咸甜点心,适合中国人口味的,最多一层半,而不限种类次数的各式茶啡则是值得给赞的。

从大酒店步行15分钟就是惠灵顿的城市地标-议会大厦(Parliament Building),这是一座蜂巢型建筑,首相也在此办公,门口有新西兰前首相Richard John Seddon的铜像,旁边是纪念碑、议政厅和哥德式风格的国家图书馆,对面还是世界顶级的新西兰国家橄榄球队的总部。我们刚好赶上议会大厦今天最后一批的内部参观,由此得知一些这个国家议事决策的机制,可惜过程不让携带相机手机。

出来后感冒稍愈的LP和二姐想去购物,而我头痛困乏,也不知是由于时差不惯还是染上感冒,先回酒店休息。晚上20点,稍歇后精神回复,我到酒店对开的码头拍夜景,发现这里一带多是长廊酒吧,海滨风景无限美好,并偶遇毛利人且真正感受其如火的热情。我们惠灵顿最后的晚餐还是在Big Dog,恋恋不舍最后还是依依作别。

提示:Zealandia开放时间9:00-17:00,门票,成人17.5纽币,儿童9纽币,如果时间允许,建议起码游览4个小时。议会大厦10:00-16:00每隔一小时有一次由工作人员带领的内部参观讲解,其他时候不允许自由进入。

第九天,平地瀑布逐陶波

9:00,北岛地陪Kingsley如约而至,接引我们完成北岛旅程,加上老妈和子聪两个,家族旅行团增加到7人。沿着1号公路在海边向北而行,经过Raetihi小镇后开始转入内陆,路上感觉北岛城镇的规模明显比南岛的要大,郊外同样是绿野牛羊,只是看着略显稀疏闲散。

13:00已经调整过来的生物钟开始提醒我们觅食,却发现周日时间大部分小镇的餐厅均不营业,无奈只好扎紧肚皮继续前行,虽然经过汤加里国家公园时,眺望而见富士山般壮观的火山在云雾中忽隐忽现,饥肠辘辘之下也只作匆匆一撇。差不多15:30,在Kingsley介绍下,终于在陶波湖镇众多营业的餐厅中选定Seakraft,随便点了中式快餐充饥。饭后才有心思到湖边漫步,欣赏这新西兰最大的湖泊-陶波湖(Lake Taupo):浩瀚如海的湖水似绿若蓝,滚滚波涛有节奏的拍打着沙滩,海鸥、野鸭和黑天鹅在湖岸与小狗追逐、跟游人玩耍,岸堤上独特的图腾和塑像彰显着毛利文化的古老,令人仿佛回到朦胧的远古时代。

从湖边顺着怀卡托河北行十来分钟,便到了怀拉基观光公园(Wairakei Tourist Park),著名的胡卡瀑布(Huka Falls)就在其中。刚入停车场,轰隆隆的水声即震耳而来,我们赶紧奔向旁边小桥,立见原本平缓的陶波湖水正从上游上百米宽的河道在眼前20米不到的桥下峡谷汇聚成澎湃的急流,虽然落差不大,但汹涌奔腾,水花激荡,气势磅礴,不愧“平地瀑布”的美誉,冰蓝似玉的河水咆哮着吐着泡沫,景象违和却神奇,毛利语Huka的意思原来就是泡沫。

公园很大,林木茂盛,沿着河边在瀑布前后均有徒步路径,我们游玩时间有限,只好在Kingsley带领下找最佳处停留取景。

出来后又是一个小时的车程,18:30,我们到达今天住宿的城市-罗托鲁瓦(Rotorua),甫进市区,就闻到一股臭鸭蛋般的硫磺味道,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地热名城。见天色尚明,我们先到罗托鲁瓦政府花园参观,其实就是一个草地广场,主建筑为原来是毛利人皇宫的博物馆,馆外也有一些具历史意义的纪念碑和雕像,四周栽有郁金香等艳丽花卉,搞笑的是有些鲜花竟然是纸做的假花。

由火山口形成的罗托鲁瓦湖就在政府花园旁,是新西兰第三大湖,在这里,难得一见的珍稀黑天鹅成群结队,悠然自得,浮游绿水,跟海鸥抢食,让我们过足了拍摄瘾。

晚上住在湖边的Millennium Hotel(约200元纽币),可以顺便到旁边号称世界十大温泉之一的Polynesian Spa尝试纯天然无锅炉的硫磺温泉,最便宜的一种15纽币,虽然不及国内温泉装修的花巧,但池水澄绿,效果显著,还全程附送免费wifi,值得一泡。

提示:Polynesian Spa,营业时间8:00-23:00,使用室内两个大池,成人15纽币,儿童7纽币;使用湖边8个大池,成人27纽币;独立私密小池,成人18纽币,儿童7纽币(须有成人陪同);毛巾、淋浴、储物柜各5纽币。

第十天,飘渺仙境霍比特

一早起来想到罗托鲁瓦湖边拍日出,可惜已然错过,证明还是没习惯时差,但听“咿呀”的鸟鸣震耳欲聋,顺着声响,只见岸边数以千计的海鸥迎着朝阳正盘旋飞舞、互相呼唤,蔚为壮观。

Kingsley带我们在市区吃了早餐后的第一站是爱歌顿农场(Agrodome),从门口高大的羊犬雕像和青葱的草地原野就已感受到浓浓的牧场气息。第一趟农场之旅本来10:40才开始,因为游客众多,增加场次,9:30,我们坐上巨型拖拉机拖挂的观光车,缓缓驶入这个新西兰最大的观光农场,车上的解说员居然说的是中文。不一会儿,首先看到了黑白黄灰相间的各色奶牛,就在我们车旁逍遥觅食,不畏生人,伸手即可触及;再往前一段,景色愈显秀美,布满黄花的山坡下,绿草碧暖、树木葱郁,车未停定,一群一群毛茸茸、玩具般温驯的绵羊便闻风奔来,目标显然是解说员分发给我们的饲料,抚摸、搂抱、拍照、喂饲,大家玩的不亦乐乎,绵羊和游客互相满足着马斯洛理论中不同层次的需求;

上车稍走一段,这次见到大群的羊驼,我们都是第一次零距离接触这种俗称“草泥马”的动物,喂的是与绵羊相同的饲料,也同样是白、棕的毛绒,只是略比羊毛粗糙,但身高体壮、憨态可掬,一副萌死人不偿命的姿态,要不满意还会吐口水;

接着还品尝过据说强身健体的奇异果蜜和花茶,并观赏了火鸡、红鹿、野猪、鸵鸟、侏儒马等动物,只是不能亲手喂饲了。

下一行程是地热公园,由于错过了怀.欧.塔普地热仙境(Wai-o-Tapu Wonderland)中诺克斯女士间歇泉(Lady Knox Geyser)10:15开始的喷水时间,于是选择去较为齐全的华卡雷瓦雷瓦地热保护区(Whakarewarewa Thermal Area)。从爱歌顿农场半小时就到了位于Te Puia毛利人区的公园,首先见识过已经全瞎并丧失飞行功能只能终日龟缩暗室的新西兰国鸟-Kiwi鸟真身,跟图片、塑像相去甚远,受尽宠爱过于安逸终究落得今日境况,人类何尝不会如此。

经过一段展示毛利族茅草木屋的小径,便见到了水雾翻飞的波胡图(Pohutu)间歇泉,这是新西兰最大的喷泉,最高可达30米。绿树环绕中,沸腾翻滚的泥浆渐渐汇入清透靛蓝的硫磺池,色彩奇幻,巨型水柱落在灰白炽热的岩石上,溅起飞舞缭绕的迷蒙水汽,蓝天无云,而身旁烟雾弥漫,仿佛此处就是天界,恰如似曾相识又从未真正感受过的飘渺仙境景象。

再往前走,还有众多大大小小的间歇喷泉和色彩丰富的水池,令整个山野笼罩在幻境般的迷雾中。

因为想看中午在大会堂进行的毛利文艺表演,我们睡过相传可治百病的地热床就回赶,偌大的公园可能还没走完一半,而跟习主席来访相同程序的毛利族欢迎仪式在见惯民族表演的我们看来也不值一提。出来回罗托鲁瓦市区在川粤美食吃过Kingsley介绍味道不错的获奖炸鱼薯条后,又前往大约1小时车程位于玛塔玛塔镇(Matamata)的霍比特村,就是拍摄魔戒系列电影《霍比特人》的真实场景地。换乘景区大巴走了约15分钟山路,才到观光场点,可见对电影版权的严密保护,不过一路翠绿欲滴的草场稀疏点缀着绵羊和墨西哥羽毛草,也够令我心旷神怡。

中心景区的人工维护和细致保养当然不能同日而语,使电影中的经典场景原汁原味地呈现眼前:在不起眼的池塘四周,青菜鲜花正争红斗绿,前方连绵的山坡上,松树高大茂盛、苹果花开吐艳,44个霍比特人洞穴错落有致的散布其间,洞穴小屋除了圆形木门分红黄蓝绿四种颜色外,连窗户、院落、烟囱也各有特色,加上篱笆、邮筒、木头车等工具摆设,在绿野映衬下正是一幅魔幻现实主义的惬意田园画卷。

我们沿山间小道细细品味着每一处建筑,走过电影主角居住栽有整个园区唯一一颗人造树的袋底洞、还有磨坊、码头、石桥,便是电影中的聚会之地-绿龙酒馆,喝过免费提供的啤酒饮料,才心满意足的结束这两个小时的魔界之旅。出来已17:00,原来今天还要参观免费的汉密尔顿(Hamilton)花园,于是赶紧起程。约1个小时后进入汉密尔顿市区,公园就在1号公路旁,面积不小,我们就只游览园中精华-六国花园,包含了中国、英国、日本、美国、印度和意大利六个国家各具特色的园林,印象最深的是美国式的自由风格和印度式的实在主义,其余乏善足陈。

半小时多点就结束出园,却见街上九成的商铺餐厅已关门,幸亏晚饭约了二姐夫从奥克兰过来的当地朋友在福满楼酒家叙旧,方才有了着落,晚上酒店是Ibis Hamilton Tainui(约130纽币),却与前面十天居住环境无法相比。

提示爱歌顿农场:农场之旅,成人47.30纽币,儿童23.10纽币,家庭118.50纽币,每天10:40、12:10、13.30、15:40四趟;牧场表演(剪羊毛、挤牛奶等),成人33.50纽币,儿童16.80纽币,家庭87.50纽币,每天9:30、11:00、2:30三次表演;视游客数量有时会增加场次,家庭票含两个大人3个儿童,5岁以下免费。Whakarewarewa Thermal Area,公园门票成人51纽币,儿童25.50纽币;门票加毛利文艺表演,成人64纽币,儿童32纽币。要看色彩较为丰富的香槟池、魔鬼浴室的,则要去Wai-o-Tapu Wonderland。霍比特村,15岁以上75纽币,10-14岁37.50纽币,5-9岁10纽币。

第十一天,萤火虫照火山城

最后一天,行程依然紧密,早早起来在附近24小时营业的食品便利店买好面包早餐即上车出发。约一个小时来到怀托摩萤火虫洞(Waitomo Glowworm Caves),看介绍说内有三个特点不同的石灰岩溶洞:Waitomo空间巨大、回声绕梁,Ruakuri 可以听到地下瀑布,Aranui则隐秘幽深、绚烂多彩。景区设置不同组合的探洞路线,我们家庭出游,就只Waitomo单洞走赏。萤火虫怕光畏声,于是洞内安静昏暗,走过教堂般的前洞,坐上由人工拉扯上方固定绳索前进的小船,马上见到头顶洞壁成千上万的萤火虫发出漫壁奇异的绿白光影,仿若星空却又胜似星光,每个光点均吐出半透明的晶莹细丝,在光照下微微闪烁,是萤火虫捕食猎物的工具。

洞内不让拍照,但即使允许,恐怕也很难用照片重现这大自然奇迹对我们的震撼。出洞后开始前往我们此行最后一个城市-奥克兰(Auckland),路上的田野和建筑渐显有序密集,本来1个半钟的路程因为堵车两个多小时才到达这个占据新西兰三分之一人口的最大城市。先去皇后大街(Queen Street)的得记烧腊吃过我们觉得在新西兰最好吃的中餐后,当然要见识这个“帆船之都”的怀特玛塔港(Waitemata Harbor)帆船码头,只见巨石砌造的堤围内海澜平静,无数的大小帆船整齐排列,千桅百帆,摇曳壮观,旁边皮划艇练习者也争先恐后,隔海对面就能看到奥克兰地标-天空塔。

顺便在附近的迈克尔.乔瑟夫公园瞻仰了工党纪念碑后,就直上我们最感兴趣的伊甸山(Mount Eden),这是奥克兰众多古火山锥中最高的一个,可以一览无遗的欣赏整个奥克兰海港和城市风光。奇特的是一万五千年前就已熄灭的火山口已被茂盛植被覆盖,原来的岩浆熔炉反变为绿色天堂,形成一个50米深的巨型大坑,被毛利人称为“山神的饭碗”,证明时间才是万物的造型师啊。

绕着火山口走完一圈,我们下山会合二姐夫定居当地的同学,接着游览了位于康沃尔公园(Cornwall Park)内的一树山(One Tree Hill),赖以成名的大松树已被砍伐,但规模略小的多个火山锥“绿色饭碗”镶嵌山间,也另有一番别致,山顶狭小,真的是不用走动即可360度俯瞰奥克兰美景;

盛情难却下最后还到中心码头近距离观赏落日余晖下的海港大桥和天空塔,虽然均不及悉尼的大型,但看着如火的夕阳把金黄洒向大海,也稍稍融化了我们依依难舍的离愁,却只应了那千古名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美梦总是容易结束,坐上23:59飞香港的NZ87,心绪久久不能离开这片云雪飘渺、奇幻和平的世外桃园,只希望仍未梦醒,直到两日之后。

示:怀托摩萤火虫洞:单洞,Waitomo,成人49纽币,儿童22纽币,Ruakuri,成人71纽币,儿童27纽币,Aranui,成人49纽币,儿童22纽币;双洞,Waitomo+ Ruakuri,成人87纽币,儿童32纽币,Waitomo+ Aranui,成人72纽币,儿童32纽币;三洞,成人95纽币,儿童42纽币。伊甸山、一树山均是免费。

总结

想不到一个27万平方公里、450万人口的岛国,竟然拥有无与伦比的雪山、无数醉人的湖泊、无际牛羊欢畅的草原和无欲无求的人民。不得不承认,老妈说的没错,世上真的有这样一个地方,森林资源丰富、环境气候宜人,风景壮丽秀美。虽然拖家带口、时间紧迫,虽然因时差未惯没有自驾,虽然未能坐直升机上冰川徒步,未能参加高空跳伞,未能充分探寻各个公园的趣味,虽然还有很多未能的遗憾,但十一天,已然让我感受了安逸纯洁与世无争的人间净土,记住这天堂般梦幻美丽的神奇国度。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