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说说这次旅行

我努力回想我是怎样到达的马丘比丘。就像人生中的很多目标,大抵都不是偶然。

最早应该是在五年以前,EX是秘鲁人,可是他也从未到过马丘比丘。我记得有一天我在地图上顺着利马找马丘比丘,找的好艰辛。后来随着一段关系的结束,我也把马丘比丘的事忘了。直到去年有一阵特别想自己出去走走,徘徊不知去哪时,突然想到马丘比丘。几个月的时间经历了去,不去,去,不去反复的犹豫。新年伊始在北京时,好友突然联系我说,咱们去马丘比丘吧。我的人生此时正需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但我没有想到,朋友提出走印加古道去马丘比丘。“走着去”这可是着实的把我吓了一跳,后来用了两天时间查阅相关资料,更觉得徒步走过海拔4200米山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尤其想到19岁在黄龙高反断片儿的经历,更是对徒步翻山有种细思极恐的惧怕感。但后来同伴还是说服了我,家长也是经历了一个从“天呢,那不是要了你命么”到“也好,最近好好锻炼”的妥协过程。尽管因为朋友工作关系没有当时敲定具体行程,但,去,而且是走着去已经是板上定钉。朋友雷厉风行一周内办好了秘鲁签证。我在北京能做的就是去哪里都走着,开始了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的训练。所以说最终走着到达马丘比丘首先要感谢好友当初的力劝和鼓励。

行前准备

一月底回到美国就着手各方面准备。首先印加古道不是想去就去的。出于对古迹的保护,秘鲁政府有一系列严格的制度,其一就是控制每天进入古道的人数。每天只有500个名额,真正摊到全世界游客身上的名额只有200个左右,因为进入古道必须由政府认证的旅行社带领,因此陪伴的工作人员和挑夫就占了300来个名额。我们本来想着是四月底去,每年的12月到次年4月是秘鲁的雨季。2月雨量最大,为了避免极可能出现的人身伤亡,全月关闭。印加古道每天的剩余名额通常来说要提前四到六个月抢位。1月30日我们看时4月还有很多名额,2月1日碰面时惊讶的发现4月全部变成了0,就连3月底名额数量也在每几分钟刷一次屏后极速减少。突然有了一种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在不同空间维度里和很多素不相识的人一同盯着屏幕抢名额的紧迫感。尽管还是担心3月底雨季尚未结束,但如此紧迫容不得人优柔寡断,迅速抢了3月27日两个名额——当时3月有名额最靠后的一天。

Alpaca Expedition,一个刚成立三年,相对而言很年轻,但口碑非常好的旅行社。政府认证的旅行社有两百家左右,价格略有参差,虽然Alpaca Expedition价格绝不是最吸引人的,但综合考虑很多因素,还是选了这个公司。抢位成功后立刻给旅行社交钱预定。印加古道4D/3N的价格是年年上升,我们定时是635$(不包括最后给的小费)先通过Paypal交了5.5%的费用,相当于定金。其余尾款到了Cusco去公司要么现金支付要么刷卡支付(有5%手续费)。交完钱后公司立刻发来一封长信,所有事项都有写,看着就腿软。不仅如此,Alpaca Expedition对所有邮件基本都是秒回,我们一直纳闷,是不是有人专门趴在邮箱前负责回复邮件,所以所有额外的问题都可以远程通过邮箱得到神速的回复。除了定金以外,网申最重要一点是护照号,旅行公司只有拿到护照号后才可以最终"send through the confirmation”。进入古道以及最终进入马丘比丘时是要拿着护照一一查对的,是真一项一项仔细核对而不是走个程序。

对于四天的徒步行程已是身未到达心已先知了。看到很多人推荐提前三到六个月就要开始进行系统的体能训练,已应付高海拔的长途跋涉。从新年伊始,我们只有满打满算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我所做的训练就是坚持一周至少五次一万步以上(4-5miles)快速步行交替匀速跑,朋友训练强度比我大,主要是跑步和腿部力量训练。到了后期,家父建议做负重,考虑上山挑工背的分量有限,随身用的东西要自己背。可是疏于懒惰并没有这样做,乃至到了出发前一周,连走都不想走了。关于负重,反复纠结的是带什么相机。为了轻装上阵,本来考虑带个微单,可琢磨来琢磨去,觉得欠妥,最后还是决定死磕到底带这套死沉死沉的大单反(5DIII+24-70Lens)。后面会详细说到这相机在路上是如何瓣蒜的。

徒步清单

睡袋/登山杖: 咱有就自带了。没有可以跟公司租。此外我们租了air mattress(15$), 考虑到自己的小体格,在山上海拔3600的高度宿营,过分接地气有可能后半生瘫痪了。。。虽然睡袋够给力,觉得还是加一层好,一是能软点,二是隔绝地气。此外,什么都可以租,连登山鞋都可以,这是后来澳门女孩告诉我的,自然登山服啥的也都能租,这旅游相关产品做的是非常强大。

登山服饰:女孩子嘛,装备除功能性以外,颜值也同样重要。所以既要water proof又要实用,合身好看,以后会经常穿的,找起来真是很费劲。尤其是裤子,你们这些户外公司难道就觉得我这么高的人不应该去户外么,为什么就不能做点长度略短的裤子呢?!找到地老天荒,勉强在NorthFace找到一条softshell防雨的长度能忍受,轻便又保暖的裤子。各种防雨冲锋衣,速干衣以前收集了不少,都派上了用场。此外山区的天气阴晴不定,一天经历四季好几次,所以一件轻便的,脱了背着也不沉,需要时掏出来可御寒可遮风挡雨的外套也是必不可少,同样也买的NorthFace的。战靴是一双粉色Timberland,无比Cute,性能后经一路各种石头检验也确实没无辜“踢不烂”这名。袜子一定要厚袜子,这么多天没磨出一个泡简直就是奇迹。

Camel Pack:这一项是旅游公司极力推荐的适用于大多数人。本人比较特殊,只喝热水,所以带了一个日本象牌保温壶。

高反药DIAMOX:建议提前24-48小时服用(250MG/日)。吃不吃药真是因人而异。泰国同伴没吃药,先到玻利维亚,经历了断片,后来在南美所向披靡再也没事儿。澳门同伴也没吃药,到了秘鲁几乎没整顿立刻上山,心悸了两天也没事了。我就属于老老实实吃药,而且药不能停的,不仅如此还在Cusco先调整了周。。。

索尔现金:用来支付挑工和导游小费的。平均150索尔。我们最后付了170索尔。带至少200比较保险。

帽子:最好是有防UV功能的户外专用大檐儿帽,可以遮挡住脖子和侧脸的那种。

防晒霜:至少50+,80+或100+更好。每一两个小时就要重新抹一次,这都有出现脱皮现象。

防蚊剂:中间有经过雨林地带,蚊虫不少。

Sanitizer:路途中方便完几乎找不到可以洗手的地方。

专用登山包

其余个人物品

Briefing时每人发了一个duffle bag,里面有一个雨披,有一个背包防雨罩。除了睡袋要放进去,白天用不到的个人物品也要放进去。重量控制在7KG,由挑工负责。白天一路要用的个人物品,主要是随穿随脱的衣服,相机手机,防晒霜和水袋/水壶,都加起来也不轻,我的包多谢这套相机,达到了至少十斤重。一路要不是背包有腰带,肩带和分散weight的设计,我估计早就被背包压趴下,粉身碎骨在山里了。

行程安排

Day1: (14公里)

*起点海拔2720米。

*经过第一座大型印加遗址Patallaqta,上至海拔3300米。

Day2: (16公里)

*到达最高点死妇人山口海拔4215米,下至海拔3650米

*到达第二个至高点海拔4000米,再下至海拔3600米

*经过遗址Sayacmarca,规模较小,没有梯田

Day3: (10公里)

*经过遗址Phuyupatamarca云中之城的意思,蓄水池典范

*下到海拔3000米以下

*经过遗址Intipata,这座遗址发现较晚,可以从此看到乌鲁班巴河

*经过遗址Winaywayna永远年轻的意思

Day4: (5公里)

*从检查站走到太阳门

*从太阳门可以俯瞰马丘比丘

*大门口盖图章,古道终结,进入马丘比丘


第1天

出发

可怕的印加古道徒步在27号凌晨三点半闹钟炸响的那一刻正式开始了。收拾好东西,把大行李寄存在了酒店,还有点时间,坐在Bar里一分一秒的等,跟等着上刑似的难熬。公司的车四点四十五左右来酒店接我们,挑夫已经都在车上了,又去其他酒店接了剩余的团友,车就在夜幕下奔着欧雁台方向一路晃荡过去了。对于挑工们而言,这可能只是无数同样的凌晨中并不特殊的一个,而对于我们,不知是困的还是吓得,一路无言,只有那车惨烈晃荡发出的叮叮当当声声声入耳。两个小时到了欧雁台,导游让我们下去上厕所。我当时想,如果车顶能垂吊下一个固定脑袋的装置就好了,这一路晃悠的,我感觉我的脑袋和躯体都不在一个维度了。

抵达徒步起点

从欧雁台又开了一段相对平稳的路,到达了徒步起点附近的空地上。

抵达徒步起点图片


挑夫们麻利儿的卸车,支桌椅,准备早饭。

抵达徒步起点图片


天气也无比配合此时绝望的心情,阴阴沉沉。早饭吃的,由于过度紧张,东西都没尝出味,就是觉得一坨东西堵在了胃里。

抵达徒步起点图片


到check point检查了护照,盖了章,乌鲁班巴河看起来有种滚滚长江东逝水的悲壮感

抵达徒步起点图片


沿着桥走过河,就是经典的留影地——真正的起始点,一块大牌子上写着Camino Inka-Inka Trail (Piscacucho km82)。和了影,大概8:00AM,第一天的跋涉就算是正式开始了。

印加古道
  • 简介:如果你想拥有一个难忘的南美行,那么最知名的徒步路线就是一条前往马丘比丘的4日远足,每年有成千上万的背包客到此徒步

印加古道图片


一段路就是平稳的爬坡。还能做到有说有笑,随走随照。经常和驴子以及赶驴的当地人交错而过,这段路倒是有点小时候春游的意味,大家背着包,一小队人马,左顾右盼什么都好奇的前行着。这会我们的绿色军团浩浩荡荡走来了。

印加古道图片


印加古道图片


印加古道图片


印加古道图片


Patallaqta

终于走到一座山的山顶,导游让大家把手杖都放下,站成一排,拉起手闭着眼,集体往悬崖边走,跟狼牙山五壮士要壮烈似的。停!导游就是不喊停我们也不会再往前走的。导游指着山谷说这里有个遗址,一开始跟云中漫步似的,只能看见雾,结果幸运的是,导游讲解的功夫,雾居然散开了,一座遗址赫然显现。

Patallaqta图片


Patallaqta图片


Patallaqta图片


这座遗址Patallaqta规模不小,据说以前还有居民住在遗址上,后来这片区域升级成世界遗产,居民就被“迁”出另谋生路了,说的不好听点就是被轰走了。

Patallaqta图片


我们找到一间“房子”,听导游Lecture,坐下来歇息,雨也不下了,赶紧掏出相机。

Patallaqta图片


Patallaqta图片


继续前行

再上路是下坡,下到谷里吃午饭。途中遇到很多长得很惊艳的动植物。

继续前行图片


继续前行图片


休息午餐

挑工特别体恤我们,看我们到了,赶紧把air mattress打开,让我们平躺下来休息休息

休息午餐图片


每个人有一个洗手的小绿盆,我们就像一队小狗一样排队洗手。

休息午餐图片


午饭是出乎意料的丰盛,不仅美味而且卖相也极具艺术感。

休息午餐图片


休息午餐图片


我想说这会吃饭已经不会有狼来了的紧迫感了,反而有种已经置身狼群爱咋咋地的大无畏心态了。吃完饭,由于我喝热水,厨师特意给做了点热水refill了我的水壶,然后就紧锣密鼓开始下午的行程了。

前往营地

下午上坡的坡度明显见陡。经过了一个check point, 又盖了个章。然后继续爬坡。。。一路走下来累归累,但没有要死的感觉。走山路不是竞技,要按照自己的pace前进,为追人走快,为等人走慢都额外消耗体能,况且各人体能有差异。我们团队从出发来说都是最靠前的,走着走着我就会跟先前部队拉开距离,所以最前面的情况一直不太清楚,澳门女孩跟我又有一段距离,所以导游基本是徘徊在我俩之间,垫后收尾。一路上除了在check point遇到一坨游客,路上基本没再遇到过,导游说,说明我们走的速度不算慢。这一天活活走了八个小时。

抵达营地

到了营地聊天才知道,泰国小伙第一个到的,是的,后几天他的速率也一直保持在我望其项背都望不到的风速。给美国人都走傻了,对他是跪拜膜拜,太给亚洲男性长脸了。

抵达营地图片


我们的帐篷已经都支好了,各自的duffle bag也都就位了。

抵达营地图片


抵达营地图片


天一擦黑立刻凉下来,简单换了下衣服,收拾了一下,吃饭前大概六点的时候集合,挑山工站一排,绿绿的,很壮观,我们站一排,互相介绍。


第2天

出发

头天晚上导游告知大家早上4:30AM起床。虽然都上了闹铃,但没等到4:30,我就被吓醒了 一直等一直等,没等到闹铃,等来了负责叫醒的挑工,拉开帐篷,一杯热乎乎的茶水便送了进来,一下驱走了凌晨的寒意。刚在野外度过第一夜,早起有点反应慢,最漫长的一天从起的比鸡早开始就争分夺秒,吃完早饭,居然还没有上厕所,就被轰着拎包出发了。第二天第一段路,直上900米,从海拔3300的营地预计五小时以内登顶海拔4200米的死妇人山口。

出发图片


貌似从一出营地就步入了无穷无尽的石阶模式,越走越想不明白,为什么每级台阶这么高,我的腿走起这种台阶步步都是一个深蹲的幅度。其次,高也罢了,为什么弄的这么高低不平。有一种理论是这种路羊驼走着舒服

出发图片


开阔区休息

第一段第一程,比预计快了20分钟,比最先到达的Amorn同学慢了15分钟。在海拔大概3800的一片开阔区休息休息。

开阔区休息图片


开阔区休息图片


开阔区休息图片


前往死妇人山口

再出发就是奔着死妇人山口去了。这会雪上加霜的是太阳出来了,不仅一下热了,还四处明晃晃的,脱了外衣跨在腰上,相机又经历了一次从挂在脖子上到斜背在肩上到入包的过程,山口就像那圣光普照的天堂之门,一步之遥却遥不可及。

前往死妇人山口图片


前往死妇人山口图片


死妇人山口

登上山口后,云层追身而来,赶紧穿好衣服,再往四周看,山谷消失了,有种立地成佛的错觉。

死妇人山口图片


缓过劲,赶紧找标志牌照相。姐从此就是徒步过海拔4200的人了,经过这一路折磨,我觉得这记录有可能能保持到来生。这时我心中唱起了自己改过词的蓝精灵之歌: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而我就是其中苦逼的一个。。。

下山前往营地

稍作休息后,马不停蹄要下到海拔3650左右吃午饭的地方,营地从山口直接可以看到,远处隐隐约约一滩绿色,边上是一滩红色。预计到达时间是一个半小时,因为之前赶出半个小时,营地又在都能直接看到的地方,所以出发时是胸有成竹。结果刚开始下山,就下起雨来,怎么上来的可就怎么下不去了,每块湿漉漉泛着光的石头都在那里默不作声的狞笑。前面说过,我腿的长度每走一步都是一个深蹲的幅度,下坡因为背包重心在后,总感觉往前冲要栽下去,所以难度更大,加上疲劳,加上石头不平又贼滑,不敢像平时下楼那样正着两腿交替下,只好侧过身,跟步履蹒跚的老人似的,一条腿站稳,挪下另一条,再向下找下一个落脚点,周而复始 就在这较劲过程中,总能清晰的听到背后传来“哒哒哒哒,均匀又频率极快的脚步声,不用看就知道是挑工。赶紧挪挪身靠近山的一侧,然后目送挑工一路跑下去。是的,他们是用跑的,有很多还是穿着不防滑的凉鞋,背着六七十斤的包,看着就害怕。导游后来看我下的太艰难了,传授我秘籍,所谓的秘籍就是直着下,这样能用连贯性缓解腿部以及膝盖的压力。问题是下着雨,石头太滑了,一侧是山一侧就是不说万丈吧,反正滚下去也绝对能一滚到底的悬崖,此时我想起了家中的老妈妈,还是稳妥的侧过身,一步步稳打稳扎的下吧。这段路走的,想起在死妇人山口上导游说他在那里见过哭的,见过哀骂“我恨你”或“我恨我自己”的,我心里的怒气也是腾腾的翻滚着,默念羊驼的中文名,发现石头一块没多,一块也没少,还都平静的躺在脚下。走到后来因为精神长时间过度集中(是,不集中一步没走稳就可能粉身碎骨敢不集中么)加上饥饿一度出现恶心的症状。从早上五点半吃完饭,中间只吃了一个橘子,走了六七个小时了。好在从小虽体格不算强盛,但血糖转换能力突出,饿归饿,但绝对不会出现低血糖症状。这段预计一到一个半小时走完的路,我活活走了近三个小时。问题是后面还有一个山要翻,天黑前必须达到,还要赶时间。到了吃午饭的营地,坐下来以后感觉膝盖酸胀里面好像有股青烟要顶出来似的,此时也不想哭也没劲骂人了,就想着每忍过一分钟,就少一分钟。

继续前行

匆匆吃完饭,为了赶时间,立刻出发。再次上山,天呢,现在觉得可以上山是件相对幸福的事情,也的确如此,除了大腿,浑身较劲的部分都得到了缓解。直上500米这段又赶回一些时间,在4000米山口那里短暂停留接着下山。

继续前行图片


Sayacmarca

  • 地址:Machu Picchu, Peru

不幸的是又开始下雨,在平均海拔3800的高度已经走了九个小时后,悲剧重现。。。我只记得后来到了Sayacmarca遗址导游讲解的时候,我已经站不住了,但也不能坐下,觉得坐下后就不会再站起来,小腿后面那根筋已经疼到没有知觉了。Amorn他们虽也累的半残,但毕竟腿长没达到我这种幅度,在走天梯上遗址时还有心情数到底有多少节台阶,结论是87-99不等。。。这小一百个台阶只有不到一米宽,每个恨不得三分之一米高,而且天已经擦黑了,还下着雨,这时候就想一天都走下来了,不能功亏一篑在这临近营地的石头上。

Sayacmarca图片


Sayacmarca图片


前往营地

营地就在很近的地方了,这时已经傍晚六点多了,这一天真真的走了十几个小时。走了没几步,在很快就黑到不拿出头灯看不见路的时候在路边看见一个绿影,是我们公司挑工,人又从营地折返回来接我的(我比预计到达晚了至少俩小时,估计Amorn一路不为等我们后两个,可以提前到达,尽管出于客气他总说没比我们快多少)挑工见到我就问:ayudar por tu bolsa? (帮你拿包?挑工跟我这样的二把刀对话也尽量找简单的词)不远的路了不差这点坚持了,“no ayudarme, gracias”(谢绝回答也不知道说的是否客气,是否表达出了我内心的感激之情。 后来我跟导游学会了说整句的回答:谢谢不需要帮忙拿包,我可以自己拿。)于是就这样,我一脚一脚跟在这个挑工后面,因为天黑也没看清具体是谁,但他特意放慢步伐,每走几步就转身回头看看我是否跟着,走了一天走到这时有种想哭的感觉。特别感谢这名不知名挑工在前面指引我所走的这段路,贵人似乎总是出现在快要绝望但还坚持着的地方。这段路上,挑工的背影就像小时候坐在车后架看爸爸的后背一样,像一堵坚实的墙,挡不住视线却挡风,带我去到那未知的地方。。。

吃晚饭的时候,下起了暴雨加冰雹,那急促的声音打在帐篷上噼啪作响。这冰雹亏了没下在白天,否则我今晚大概就不能宿营在此了。煎熬下来第二天,就是真正的survivor了,饭桌上,团友在一起七嘴八舌回忆这一路上的奇闻逸事。因为大家速率不同,所以有时候一路的经历有所出入。比如,我没有看到前面的人看见的惊悚的一幕:有个哥们下山跑太快摔了,在石头台阶上愣是前滚翻了几周。这个哥们我倒是有印象,外表俊朗,第一晚在营地我们集合时,他从山上跑下来,在我们的注目礼下,他莞尔一笑说,跑到山头去看了一下。今天过了老妇人山口,踩着狰狞的石头一步步往下走时,哥们貌似是打了一个来回,在往反方向走。我没看见他摔跟头,有人没看见他折返回来,大家跟侦探似的,你一言我一语把整个故事线索拼凑起来,兴奋的看到了全貌。因为在大家咬牙较劲的时候他既不像挑工那样低调,又不像其他个别游客那样即使速度快也好歹表现一下对他人的同情和鼓励,而他就像马术中踏着盛装舞步的马,哒哒哒哒,趾高气扬的生怕你看不到那种神情的从你身边过去了不说,还又回来了,所以看到他最终摔了个跟头,至少看到的人当时心中有种挺过瘾的快感。我在想我看到他返回的时候应该已经是哥们前滚翻之后了,居然爬起来以后步履还是那样轻盈,是有特殊防震抗衰功能么。。。我怎么没找他签个字啊,万一哪天出现在了奥运会或同级别赛事中,那不肠子都悔青了么。。。黑别人看来真不是中国人特长,外国人黑起人来也起劲着呢。跟头一晚一样,又聊到被导游轰回帐篷。


第3天

出发

第三天理论上是轻松的一天,因为只有10公里,而且基本是下坡。下!坡!天呢,现在说下坡真是谈虎色变,我宁可是上坡。好在时间没有昨天那么紧迫,可以慢悠悠晃荡。先是一段缓坡,没有那么多石头台阶,但也是高低不平的石头路,这两天下来,感觉脚掌就没完全在一条水平线上过,几个脚趾头总是因为道路的不平,random的错位着。

出发图片


这一路甚是幽静,经过了一个inca tunnel, 里面的台阶高到我想放弃用腿,直接团身用滚的。尽管吃了不小剂量的Ibprofen,这小腿的肌肉和筋还是疼的非常清晰,每走一步都又加深一点。

出发图片


出发图片


出发图片


前往Phuyupatamarca

走了不久看见远处有座遗址,有了经验教训,看见跟走到有着十万八千里的区分,通常是眼看着就在那,得走几个小时。果然,明明就在眼前,以为绕过去就是,结果绕过那段路遗址就没了,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再看见。

前往Phuyupatamarca图片


快到时听到笛声,是我们的导游。这一路我们会远程对暗号,一就是这笛声,二就是发出狼嚎一般的长鸣。听到后也吊起嗓子嚎叫一声,导游可以大致判断位置。导游吹笛子,尽管很是业余,但不知为什么,在这幽静的烟雨蒙蒙的石头路上听有种笑傲江湖里那段琴瑟和鸣可昭日月可动天地的力量。

Phuyupatamarca

这座遗址叫做Phuyupatamarca, 是云中之城的意思。

Phuyupatamarca图片


Phuyupatamarca图片


登上云中之城后,听导游lecture,讲了印加人是如何把星象和农业相结合起来的,讲了印加12边形符号每条边的象征,讲了Tawantisuyo,讲了法师怎么挑选活人祭祀。我没有觉得特别神奇,因为同一时期中国已经比这里发达很多了,很多星象和农业的智慧可谓共通,不难在世界其他文明中寻找到。

Phuyupatamarca图片


The Ruins of Intipata

  • 地址:Machu Picchu, Peru

下一个遗址规模更大,叫Intipata. 这座遗址几乎都是梯田,被发现的较晚。

The Ruins of Intipata图片


入口处在遗址上面,坐在一层梯田上可以遥望山谷,远眺乌鲁班巴河。

The Ruins of Intipata图片


The Ruins of Intipata图片


全程中除了马丘比丘我最喜欢这里,也可能因为路过那么多大大小小遗址,只有在这里时阳光明媚视线清晰。我仔细想了想,我这么个不喜欢登山的人,走过四川巴蜀的山,登上过落基山,征服过安第斯山。这些山看起来感受起来都不一样,蜀道上充满了人杰地灵,落基山顶白雪皑皑连绵不断有种我站在时间的尽头紧握着日月乾坤的壮美,而安第斯山脉青山如黛,多了几分妖娆。真想就这样坐着发呆下去,或者像都敏俊一样,可以把这一刻的时光冻结。。。

The Ruins of Intipata图片


The Ruins of Intipata图片


抵达营地,开始吃饭

这一刻的时光解冻以后,顺着天梯往下走,营地就在遗址脚下。一点半左右,这一天的路程就结束了。

抵达营地,开始吃饭图片


宿营地集结了各个公司,一路上速率差不多总前前后后遇上的游客在此基本都碰到了。

抵达营地,开始吃饭图片


先吃饭,终于可以掏出相机照照我们的美食了,谁能相信这是在山上,靠小煤气炉做出的佳肴呢。

抵达营地,开始吃饭图片


抵达营地,开始吃饭图片


抵达营地,开始吃饭图片


抵达营地,开始吃饭图片


Winaywayna

在营地以外5分钟的地方有个遗址,可以顺路去water fall, 这处遗址叫Winaywayna,看上去已经有点马丘比丘的意思了。

Winaywayna图片


Winaywayna图片


Winaywayna图片


Winaywayna图片


Winaywayna图片


Winaywayna图片


回营地唠嗑

回营地吃晚饭。这两顿饭貌似离得近了点。习惯了一天走六七个小时才有一顿饭的节奏,没怎么走就又吃饭了真有点不适应。营地里有几只羊驼,真不是我说,这玩意长得虽然呆萌,但智商真是让人捉急。我眼见着一只羊驼想翻过栅栏去和朋友汇合,可就是过不去。我真想助它一臂之力,在它努力团身一只脚迈过去,一只死活都卡着过不去时在后面踹上一脚,可据说受到惊吓或生气的羊驼会吐人口水,想想还是算了,好不容易才洗的澡。

当天的晚饭吃的是前仰后合,渐渐熟悉了的团友是无话不说。最逗的部分当属Amorn同学悲愤的给大家描述他是如何在一句西语不会,半路手机还死去了的情况下,横扫南美一个半月的。Amorn说话跟说相声似的,表情十分丰富,那段非想吃牛肉Burger又不会说牛肉,急中生智学牛叫把大家逗的脸都憋红了。当晚是和挑夫度过的最后一晚,他们还用彩带布置了吃饭的帐篷,晚餐有披萨,我自然是一口没吃,美国人Daniel同学看到披萨后的眼神就像此时如果端上一屉包子我的眼神,此外还有一个现做的蛋糕,这厨师的功力真是让人跪了。明天就是冲击马丘比丘的关键时刻了,凌晨三点就要起床,一大早挑夫就要跟我们分道扬镳赶早上5点的挑夫火车回去了。所以当天晚上,再次集合,我们团队收集了给挑夫和厨师的小费(120索尔/团员),由委内瑞拉女孩交给挑夫代表,并且代表我们表达了对挑夫的敬意。那一刻笑容在脸上,泪在心里。虽然只有短短三天,已经感觉大家是一家人了。这些挑夫无微不至的呵护我们至此,却不能再继续同行,追梦的路上因为有他们梦才得以实现。从秘鲁回来以后,总会在开车时想到他们,尽管眼前的景象已经跟安第斯山没有了一丝的相似与牵连,却总能想到安第斯山脉的古道上那些默默无闻佝偻着腰日复一日走在同样的路上的挑工们,想着他们这些天可能又走过一轮又一轮,不知是否还在下雨,不知渐入秋冬天气凉爽走起来会不会相对舒服一些。特别欣慰看到导游分享的帖子说二月关闭古道,他们带了一批挑工和家属登上马丘比丘,说因为我们这样慕名而来的游客公司逐渐成长壮大,这才成为可能。导游提过,有些挑工做挑工15年却从来没有去过马丘比丘,听起来很是心酸。Alpaca Expedition的老板原来也是红队LLama Path中一名挑工,我们的导游以及其他导游也都有不等年头的挑工经历,所以他们非常理解与善待挑工。导游说今年八月公司还会带另一批挑工和家属去马丘比丘。导游说登上马丘比丘的挑工特别兴奋,这大概是一种一直一直助梦,有一天终于到达了你一直所助的追梦人梦寐到达的梦中之地的感觉吧。看到照片中有些熟悉的身影,灿烂的笑容,我也在每次回忆起时多了一份欣慰。


第4天

进马丘比丘前先逛太阳门

检查站就在离营地步行5分钟的地方。但有简易木凳的草棚部分很有限,只能坐下几十人,200多名游客呢,去晚了就得坐地上干等,再赶上下雨就更悲剧了。为了抢占有利地形,更是为了能赶早进入马丘比丘,我们早上3点就摸黑爬起来了。当天的早饭比较简单,然后又发了一包吃的,里面有三明治和一盒果汁。最后收拾好自己的duffle bag,挑工会直接把它们送到热水镇的某个餐厅。然后就叽里咕噜的出发了,屁滚尿流最先赶到检查站门口, 位置相当靠前,一看表才4点,距离开门还一个半小时。这漫长的一个半小时,迷离的dose了半小时,听歌听了会,聊天聊了会,最后半小时简直是难耐,怎么坐着都不舒服干脆起来溜达,回营地上了厕所,经过那些横七竖八靠着山石,半坐半躺在地上的人们才切实觉的早起会值了。

5点20分左右,有人大叫Ranger来了Ranger来了,你说又不是狼来了,干嘛把气氛弄这么紧张。听到这句话后,你就听吧,那从地上滚起来啪嗒啪嗒声,拿包,拉拉链找护照,各种悉悉簌簌的声音交织着起伏。导游严肃的说,过了检查站,要加速前进,才能第一批登上马丘比丘。我们团的朋友都特别实诚,Ranger检查完我的护照,盖完章,发现哥几个早按捺不住拔腿就跑,一溜烟就消失在还蒙蒙黑,雾气重重的小路上了。我一开始也跟后面有狼追着似的玩命走,走着走着雨点又噼啪落下来,本想就坚持走,结果发现穿了另一条不防水的裤子,还必须得停下来,掏出雨披。这雨披一披上,立刻觉得原本该往外散的热,一点没浪费,全又打回体表,被热的气喘吁吁。半天也没见后面有人赶上来,干脆稍微慢点走吧,早一步晚一步能差多少。这段路比想象中长多了,可谓极速前进了一个小时,而且还是上坡。走着走着,发现路没了,怎么回事?抬头一看,不是没了而是拔地而起立了起来,天梯,真是天梯,在又困又紧张,玩命走了一个小时,还下着雨,披着雨披被热的快背过气之后看到这天梯,气的某些词不听指挥就从牙缝中蹦了出去。这时发现旁边有个身影,定睛一看雨披下有个正手脚并用往上移动的人,岁数不小了,她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我刚觉得她可能听到我说了什么有点不好意思,不料这位大妈说了一句极其鼓舞人心的话,听完,我一口气就上去了。她说了什么呢?她说:You gotta say it out loudly girl, FUCK!!!

上去天梯后又磨叽了一小段就到了传说中的太阳门。太阳门是干什么的呢?是最近的可以远眺马丘比丘的高点。费劲巴力算是第一波来到太阳门,马丘比丘呢?那雾大的,别说马丘比丘了,就是太阳门上彼此站远点都看不清楚。这种挫败感,这种失落感交织着在体内翻腾,积蓄了几天的对石头的怒气也一股脑顶上了脑门。比较解气的是Amorn过来安慰我,给我看他走撕了的裤子,让你臭美啊,让你穿牛仔裤!!对,人在暴怒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希望悲剧降临在所有人头上才觉得平衡。在这里我们吃了早餐加餐,陆陆续续大队人马都到了,太阳门这巴掌大点的地方是人声鼎沸。想象着如果天气好,此时应该是只听取快门声一片,于是越想越憋屈,越憋屈越生气。

从太阳门到马丘比丘就是一路下坡了,跟着导游继续走在云雾中,什么都看不见只有脚下该死的石头。从落地Cusco时我就在想,第一眼看到马丘比丘会是什么心情,会不会激动的热泪盈眶,这几天走在永无止境的石头上,太绝望了,就想想马丘比丘的样子,想想久石让天空之城的旋律

马丘比丘

  • 门票价格:55美元
  • 开放时间:全天
  • 电话:+51-84-582030
  • 地址:Machu Picchu, Peru

进入景区,跟着导游左转右转七拐八拐,都懒着思考动脑子了,就跟着走呗。

马丘比丘图片


走到一间“屋子”里,开始听lecture。我想说在马丘比丘上导游的讲解,我听了可能也就三成,从三点起来折腾这一大早真是累的精疲力尽,大脑也闭合不再接收一切信号了。后来大家活过来回到温泉镇吃饭时都说,那会在马丘比丘上就快睡着了。从相片上也不难看出,除了导游略显精神,其他人都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拾不起个儿了。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导游带着我们三个去最佳观景点照全景。照个相是要靠排队的。谢天谢地的是,此时天已大晴,看到的就是标准的明信片照。马丘比丘修的神奇,本身就有广角鱼眼的效果。

马丘比丘图片


马丘比丘图片


下山

下山有班车,人满一车走一车,班次相当的多。

下山图片


温泉镇(马丘比丘)

走Z字活活绕了半个小时才下到谷底的温泉镇。小镇乍一看就觉得提前下山是英明的。马丘比丘再看就那样了,但要是没功夫走走看看温泉镇倒是挺遗憾。

温泉镇(马丘比丘)图片


温泉镇(马丘比丘)图片


温泉镇(马丘比丘)图片


温泉镇(马丘比丘)图片


温泉镇(马丘比丘)图片


温泉镇(马丘比丘)图片


回程

离别总是充满伤感,减少伤感的唯一办法就是别得瑟,赶紧走。

回程图片


回程图片


火车站也是人山人海。传说中的观光火车车顶是透明的,很漂亮。

回程图片


Amorn吃饭时发现他跟我们不在一个车厢,郁闷坏了。我们其余人座位都挨着。

后记-《马丘比丘:人生之低谷,之巅峰》

最终到达马丘比丘是生命中一个必然,然而走印加古道去却是一个偶然,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时机。

徒步的第二天,在一天经历两次四季轮回艰难行走了十几个小时后,在马上就达到营地的最后那一小段路上,我想起好多事情,想起我多磨的人生就如这多磨的一天,难上又难下,路途遥遥不知何处是归处;想起人生路上也是这样有时候有人跟我一起走,有时候因为节奏不同他们又都消失了,一会有些还能再看见,有些就再也不见了;想起曾经牵手走过低谷与巅峰,那温度还在却忽然走失在路口的人;想起一个朋友说的前方漆黑是因为背后有光。。。

马丘比丘,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马丘比丘耶。不敢相信,为此做了几个月的努力,翻过对自己而言根本不可能的山,捱过那步步维艰的路,最终到达,它就出现在我眼前时,我的心是如此的平静,如此的无动于衷。尽管如此,也似乎没有违背我一向喜欢的,走有定数的路去遇见我期待中的风景这个人生准则。马丘比丘是终点,是一个被遐想无限阔大美化过的结果,印加古道则是一个现实的过程,现实到你在上面挣扎时会愤愤的质疑自己为什么要去马丘比丘。但与真正的人生比,这个过程终究还是有一个满怀期待的结果的。更重要的是,这个结果之所以失色,恰恰是因为被过程分了羹,经过了激动,紧张,不安,悲愤,怨恨,气急败坏后,又回到平静;经历了绝望与挣扎,还是坚持到了最后再回望时,都付笑谈中的云淡风轻。

站在马丘比丘的高处,当这座城的面目逐渐从云雾中淡出时,我才开始感动。心中回荡起久石让天空之城那空灵却又博大的旋律,身边接踵而至的游客仿佛消失了一样,唯有这座城孤寂在四面的青山和天顶环绕的薄云之下,有种淡淡的忧伤。我意识到,不论怎样的行走,在想要忘却的事物面前都是一种无畏的欲盖祢彰,既然如此,为何还有继续行走呢?因为阅历可以加冕生命中一些不可避免的承受,在高傲的土地坚定自己卑微的存在。

我在这里聆听这座城的诉说,这座城也在聆听我无言的呐喊与愿望。我愿做一只安第斯秃鹰,永远的盘旋在这青山之巅,即时不能守护这座城,也会在那高高的地方看着,待到世界没有我时,被铭记或被遗忘。。。

在心灵处于最低谷时,肉体却攀上了最高峰,恰好在20岁这十年接近尾声的时候。即使被命运打到马里亚纳海沟,也依旧可以凭借顽强之心登回巅峰的这个寓意是极好的,希望十年二十年以后也许路途变得略微平坦时,可以笑傲着回忆起印加古道和马丘比丘,回忆起这段岁月。也也许前方的路更加曲折充满荆棘,这段已走过的路会让我记得不论产生怎样的情绪都得继续走,一切的咆哮都会最终化为隐忍,积蓄出泰然处之的力量和相信必定能走过的信仰。

人一辈子都会活在得到不想要和想要得不到的悖论中,就像月的阴晴圆圈,此事古难全。我们在时间的帮助下需要学会的只是怎么在月缺时依然我心美好的从容与淡然。

谨以此文献给即将而立的自己。20多岁这十年,在世俗的眼光下,其实可以算是辉煌的结束了。

后记-《马丘比丘:人生之低谷,之巅峰》图片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