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氏古建築大全】【環遊尋美拾遺錄】【黃劍博客圖文集】

Jumbo Heritage List © Epic Adventure of Jumbo Huang

第859回:梦幻海滨威尼斯市,大势将至浑然不知

©原创图片(本图文中的图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号: Jumboheritagelist 或 Huang_Jumbo)。本图志全部图片谢绝一切非完整性的截图转载!请自重,特别谢绝各种手工特意叠加商业网站水印的转载!本作品保留一切权利。

作品中图片不得直接或者间接用于以营利为目的一切商业行为,违者必究。本图文中部分章节文字内容可能局部来自公开网络或公有领域,仅供个人学习研究和欣赏而使用,没有明确商业用途。原创照片来源:《皇氏古建築大全》和《環遊尋美拾遺錄》及《黄剑博客图文集》Notice: Image copyright belong to Jumbo Huang, Part of Text citation resources was from public domain)

你以为的安稳,都在透支你的人生!

盲目求快、放弃常识、甘冒风险,无尽贪婪,套路推手,蒙蔽双眼

在《環遊尋美拾遺錄》和《皇氏古建築大全》“第485回:威尼斯湖吞江作海,百岛城地尽水为天”文中,我讲述了我游历第一罗马帝国的经过,当时威尼斯就是罗马帝国的余威;在“第652回:孤悬海外倾城之恋,贸易通道变迁发展;第653回:罗马继承者拜占廷,光复大业功亏一篑”中,

我又描述了我在游历第二罗马帝国拜占廷的经历。。。在“第655回:第三罗马帝国沙俄,欧洲宪兵向海狂飙”中,我也分析了第三罗马帝国沙俄的成长过程,最后的问题来了,谁是第四罗马帝国?答案就是当今的世界警察:一代枭雄美帝国。

美国人很崇拜古罗马,甚至在美国能找到很多跟意大利的城市同名的地方,这其中的佼佼者就是美国的威尼斯市。

不要以为现在是21世纪,实际上现在社会的发展模式与中世纪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比如说世界上很多工人要加班干活,非洲和南美洲还有很多奴隶一样的工人在矿山上工作,不要以为我们现在的管理制度有多先进,实际上所有的制度还是从古代演变过来的,换汤不换药,要不国内怎么会出现“房奴,车奴,孩奴”的说话呢?

今天的米国为什么横行地球呢?它实际上是向古罗马取经了:建立强大的军事力量,看谁不顺眼就打谁。以前的罗马也具备这样的能力,但军事的实力来源于规模化的兵工厂,在中世纪的后罗马时期,意大利的威尼斯就已经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工业化生产武器装备的能力了。

史料记载:在《神曲》中跟随维吉尔深入地狱的但丁,用这样的诗行来形容地狱深渊中层叠翻腾的滚滚黑暗,而他用来与之类比的对象,则是威尼斯兵工厂中船工的劳作场面。从中不难看出,但丁穷其见闻,也难以想出还有什么比威尼斯兵工厂的劳作情景,更令人感到拥挤、逼仄、难以喘息。

但丁写作《神曲》时(大约十三世纪晚期),威尼斯兵工厂已完成了第一次扩建,并将在未来三个多世纪里成为地中海、乃至整个欧洲最为令人惊叹的军备巢穴。对于中世纪欧洲人来说,当面对如此闻所未闻的、兼具巨大规模与高度集聚特征的生产场面时,有的人会像但丁那样两腿发软,但更多人纯粹会感到大饱眼福。

有的旅行者说在威尼斯兵工厂看到了“一间堆满武器的庭院,其中摆满了大炮、枪弹、链弹、开花弹和手榴弹,以及更多的舰船攻防火器,足够武装80万名士兵,以及62艘战舰”。当欧洲多数地方的工匠尚且窝在小型手工作坊里劳作时,威尼斯兵工厂就已经集中起了千人以上的劳工队伍。

这座兵工厂是威尼斯海上霸权的强力孵化器。远道而来的人们为其折服,威尼斯潟湖的居民则深感骄傲,正如17世纪时一名威尼斯海务官员在呈给总督的年报中所言:这是“一座奇迹工厂”。

12世纪下半叶,随着海洋贸易的兴盛,威尼斯的舰船数量开始捉襟见肘,原有的依靠私人提供船只的模式已不能满足需求。在这一背景下,在主岛东部北岸的避风侧,威尼斯建立起了兵工厂。

此时的兵工厂尚未有其后来的规模,仅仅是将一些私人船坞加以整合,其职责也仅是为船只提供修理,或是建造普通的桨帆船甚至贡多拉而已。如果需要建造较大型的船只,则还需借助潟湖中其它地方的船坞来完成。这一阶段的兵工厂被称为“旧兵工厂”。

随着威尼斯于第四次十字军东征从君士坦丁堡攫取大量财富之后,其海洋商业帝国的图景日渐清晰,兵工厂也在13世纪末期开始得到扩建。随后在15世纪,受到威尼斯与奥斯曼帝国战争局势的催动,兵工厂规模再次扩张。

这两次扩建的意义是决定性的,兵工厂的占地面积在原址基础上得到极大扩展,至15世纪时最终广达近60英亩。其中包含了承接各项舰船制造工序的厂房,以及能容纳上百艘大小船只的干船坞,随后这整片区域又被一系列总长度绵延4公里的高墙与壕沟所包围。这时的它叫“新兵工厂”,而这一大片厂区的规模也惊呆了不少人,

当时的一本英格兰册子甚至写道,威尼斯兵工厂“和坎特伯雷(英国一个城市)一样大”。厂区的高墙内,是素来有序又不断完善的舰船生产模式。旧兵工厂时期,虽然生产规模不大,但其分工十分明晰。

工厂中各个生产部门各司其职,有的专精于装甲、圆材、船桨、长凳等部件的制造与储存,有的则是修补船帆,还有的则整天熬制用来填缝的沥青——但丁必曾见过这些,而且看后感到很难受。此外,这时兵工厂中已经有了区别于欧洲其它地方的劳工集中化生产规模。

此时的威尼斯兵工厂也尚存在不少问题。由于规模限制,也由于当时舰船生产尚未完全被收归城邦统一管辖,兵工厂的生产力不高。管理体制也有漏洞,例如,对木材等原材料的管理不善导致其腐化等之类的问题,就时有发生。

随着兵工厂的扩张,以及城邦官方相继控制舰船的建造与使用权后,工厂生产力极大地迸发出来。在这一勃发的过程中,多个颇具近代意义的生产特征也得以显现,体现了身处中世纪晚期的威尼斯兵工厂的革命性。一方面,威尼斯兵工厂的生产模式保障了海军舰队的船只补充。兵工厂造船效率极高,在一些极端状况下高得令人瞠目结舌。例如,在地中海战事行将崩溃的1570年春季,兵工厂于两个月时间内造出了100艘桨帆船,若是没有这一及时补充,威尼斯很可能坚持不到第二年的勒班陀战役,更遑论取胜了。

又如,在1574年的欧洲有一则极为生动的传言:法王亨利三世于当年访问威尼斯,威尼斯兵工厂的工人是如何在法王用膳的同时、从无到有地建成一艘桨帆船的——而这仅仅是为了给法王用餐助兴而已。

另一方面,兵工厂赋予了威尼斯海军以强大的数量优势。在15世纪初叶,威尼斯就拥有了3300艘各式船只与36,000名水手,它们成为了威尼斯海上帝国的柱石与血肉。

数量优势并不仅仅体现在战舰阵容上,同样也体现在商船阵容上。得益于强盛的商船队,威尼斯不仅统治了地中海商业贸易,还时常染指大西洋贸易。例如,威尼斯每年都组建“佛兰德大舰队”,这一商船组成的“舰队”在驶出潟湖后,穿越直布罗陀海峡前往葡萄牙、尼德兰与不列颠,在进行种类繁杂但井井有条的商品交易后满载而回,为城邦带来财富。

16世纪的意大利学者弗朗西斯科•桑索维诺的溢美之词彰显了威尼斯人对兵工厂的感情:“这一城邦的荣耀源泉之所在,或者说是全意大利——抑或干脆说是全基督教世界——的荣耀所在,就是这座兵工厂。……它是坚城,是堡垒,是防线,是支撑之墙,支撑着城邦与我们那誓与异教徒抗争的信仰”。

其次,也能很明显地看到,威尼斯兵工厂是大规模生产体系的先驱者,这在其所身处的中世纪历史背景下显得尤为可贵。美国经济学家龙多•卡梅伦在他的《世界经济简史》中就提到,威尼斯兵工厂是“全世界最早出现的大规模工业企业”。

作为中世纪地中海世界的狂热贸易者,威尼斯人从东方带回的不仅有财富和货物,还有词语。威尼斯兵工厂的名称在一开始叫“darzana”,其来自于古阿拉伯语的“Daras-sina'ah”一词,即“工厂”之意。随着时间推移,该词又相继演化为“arzana”和“arzanal”,以及现代意大利语中的“arsenale”。它还传播到了西欧,演化成了如今英文中的“arsenal”一词,最终成为所有兵工厂的单词。。。

说完了意大利的威尼斯,现在让我们把目光转移到美国的威尼斯,它现在是一个富人聚集的区域,与我生活的华人区和拉丁人区完全不同,更是黑人区无法相像的地方。

威尼斯城的豪宅非常多,一般中产阶级住的独栋别墅也非常漂亮,又临近大海,所以很多当地群众都拥有游艇,甚至拥有游轮的土豪。。。

威尼斯是位于美国加州的一座海滨小城,是一座翻版的威尼斯水城,拥有阳光、沙滩、海浪,起源于1904年美国烟草商阿尔伯特·金尼开发的沼泽地。其实,除了歌剧,意大利的时装、建筑、文化艺术在世界范围内都颇有影响力。在远隔万里的美国西海岸,就有人仿效古老的意大利水城威尼斯,建起了一座现代翻版威尼斯城。

不同于威尼斯的古雅厚重,滑板少年、灌篮高手冲浪先锋让小城充满了生机与活力,艺术馆、画廊、咖啡馆则为小城平添了一丝现代的浪漫气息。

城市规划设计师约翰·崔斯:“这是一个充满了自由灵魂的地方,专属于那些不愿过朝九晚五的传统生活的人。”

不过小城也是在经历了一番落魄和重生的痛楚之后,才换来今天的样子。

1904年,美国烟草商阿尔伯特·金尼买下了一片荒无人烟的沼泽地,要将它打造成一个世界级的度假胜地。他将小镇命名为威尼斯,整个小城也都是仿造金尼心中的梦想之城威尼斯建造的。城中的建筑,海边的码头,泛舟河上的冈朵拉,一切都和威尼斯如出一辙。当然,“无水就不成威尼斯”,金尼又引来海水注入城中的人造水渠,又一座威尼斯城就这样诞生了。

小城刚一落成就引起轰动,大批游客蜂拥而至,这座充满了异域风情的小城即刻成了游人的最爱。可惜好景不长,1929年经济大萧条的到来打破了一切美景。游人日渐稀少,小城也风光不再。一时间,石油成了小镇的经济支柱,油井嘈杂的钻探声取代了往日城中的欢声笑语。

就这样沉寂了20多年,人们原以为威尼斯小城将永远陷落了,不过到1950年,奇迹发生了。威廉·特纳艺术馆所有人威廉·特纳:“这座小城蕴涵着粗犷前卫的品质,也流动着自由奔放的激情。每个人都可以从威尼斯小城中汲取灵感,因此这里对艺术家很有吸引力。”

一些诗人、艺术家和音乐家纷纷搬了进来,他们从威尼斯小城的落寞中寻找到了创作的灵感。很快人们欣喜地发现,小城开始重现生机。人们还对小城进行整修,地价也由此大幅攀升。不过小城的变化还不止于此。

威廉·特纳:“在这里你真的可以感受到一种精神,感受到友谊的存在和团体的力量。我想就是这种精神吸引人们到这里来。”如果说当初建成后的小城,只是复制了水城威尼斯的外表,做到了“形似”;那么在经历了凤凰孽磐般的重生后,威尼斯小城则增添了艺术的灵性,“神形”兼具。而且有了灵魂的支撑,如今的威尼斯小城更具活力,充满了生机。

威尼斯(Venice),又名威尼斯海滩(Venice Beach),是美国加州洛杉矶市西区的一个海滨区域,以运河、海滩和街头艺人著称。洛杉矶早期垮掉的一代诗人和艺术家曾集中于此,因此威尼斯也是该市重要的文化中心。海岸沿岸有长长的自行车道及溜冰步道,海滩行人徒步区聚集了刺青、染布、pizza、穿环、占卜等各种摊贩,还有风格各异的街头表演者。

威尼斯的西南是太平洋,东南是Marina del Rey市,南部和东部是Culver 市,东北方是洛杉矶市的Mar Vista区,北面是圣莫尼卡市。

威尼斯海滩南接圣塔莫尼卡,被洛杉矶当地人简称为威尼斯 (Venice)。这一区域既有时尚的新潮公寓,又有时髦的滨海别墅。地标性的海滨栈道上发生着古怪的事情,街头艺人、小商贩组成了当地特色和生活场景。我可以在热闹喧哗的海滨溜冰公园里欣赏当地的生活场景,也可以坐在海滩鼔圈旁聆听鼓声(我甚至可以拿一个罐头一根木棒,或其他任何可以制造声响的东西,跟着一起打节奏)。

若想购买时尚的家具摆设或服饰精品,可以前去波西米亚风格的阿伯特金尼大道 (Abbot Kinney Boulevard),它是洛杉矶最好的购物区之一。那里通常会有食品餐车供应食物,也有许多快餐店和美味餐厅(Nice Cream 供应咸焦糖意大利冰淇淋)。Strange 销售客制化调配香水,All Things Fabulous 销售舒适的上衣,Altered Space Gallery 销售极具艺术美感的珠宝。

威尼斯海滩与圣塔莫尼卡海滩连在一起,两个市区可以徒步来回,日落时分漫步圣塔莫尼卡著名的码头,看着巨大的太阳缓缓落入太平洋,似乎没有什么景色比这里的日落更美了。

但还真有更美的景色。就在这里。首先,这里有座游乐园。它座落在码头上,叫作太平洋乐园 (Pacific Park),内有不那么可怕的云霄飞车和经典的游乐场骑乘设施,是非常适合儿童的完美组合。其次,搭乘码头上的太阳能摩天轮,到达顶端时可以欣赏到无与伦比的美景。

周末还可以免费参加历史徒步游,了解这个建于 1909 年的码头的历史。此外,这里还有着简单的快乐:奶油厚奶昔、简朴的海贝项链,它们来自码头边一排排的零食小屋和饰品店。本地渔民为整个场景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闲逛一会儿,您就能听到趣闻,看到滑溜溜的大鱼被捕上码头。如果想要了解这里有着哪些鱼类,您可以前往码头下方(就在20 世纪之交木制旋转木马正下方)引人入胜的圣塔莫尼卡码头水族馆 (Santa Monica Pier Aquarium),那里有大约 100 种鱼类和水生动物,还有许多适合家庭观看的教育展示。

当然,最后可以去海滩,金灿灿的沙滩绵延近六千米。若想尽情体验沙滩乐趣,可以通过立式划桨(提供出租及课程)来游览大海,也可前往 Perry’s 享受海滩管家 (Beach Butler) 贵宾服务。

加州是一个金钱社会,这样的模式有它的优点,就是能让人尽享物质奢华,但在精神层面上,那些住在海滨的群众实际上非常空虚,但幸亏他们可以选择旅行,将空虚的心用广阔的旅行来填充。。。

加州的女人喜‎‌欢这‌个功‎利‎的世界,因‎为‎它‎承‌载着每个‎人的努‎‌力。好‌看的女‌人能轻松‎几‎年,但会赚‌钱的‎女人‎才‎能过好‎一‌生‎。让观‎望的‎继续‎观‌望‎,让‎担‌心‎的继‎续担心‎,让害‌怕‎的‎继续害怕,让‎赚‌钱的‎继‎‌续赚‎钱,任‌何现‎状都是‎在考‌验我‎‌们‎的心‎理素‎质,任‌何市‎场也都是在遵‌循‎自然法则。适者‎生存‎,优‌胜劣汰。想是问题‎,做是答‌案。输在犹‌豫,赢在行‎动‎!

我在美国遇到过一位湖南的美女,说起来她跟我还很有渊源,以前她也在深圳做外贸,因为经常与外国人打交道,她深谙移民之道,她一直认为美国的工资高,机会多,所以趁年轻,她毫不犹豫就飞过太平洋,开始在美国生活,不过她的父亲后来病重,她又不得不返回湖南照顾双亲。

有些事情,并不是你飞越了太平洋,就可以抛在脑后的。。。不要忘记你的根在哪里。。。

有时我经常嘀咕,为何美国,加拿大和澳洲等国家的富人能尽情烧钱呢?后来我发现,国内的很多奸诈的富人,多卷款移民到了这三个国家,这其中有权O贵,有诈骗犯,有公司高管,也有一些国内的投机倒把的富豪。。。这些人在国内对群众敲骨吸髓,榨干群众的钱之后在国外给洋人纳贡。。。这些奸商从来没有什么情怀可言,就是要赚钱,要滚大。

现在国内经常听到老板跑路的,有电商平台倒了创始人卷走二百多亿跑到澳洲的,有影视平台的老板将股票变现之后直奔美国的,还有蚂蚁搬家式的将资产往米国的走狗伽拿大转移的。。。这个世界并不是一个闭环或孤岛,所有的人都是有关联的,当某国的富人搂着几个妖艳的比基尼美女躺在美国的海滩晒太阳时,他们背后就有成百上千被他榨干积蓄的苦逼群众。。。

在一个网络社会,特别是人工智能的时代,很容易出现赢家通吃的局面,这会制造更大的贫富差距:你可能委屈,也可能不服,但你被淘汰了,边缘化了。。。最怕大势将至,你还浑然不知。。。

我国文脉,悠悠千年,苍茫大地,踌躇蹒跚,未曾间断,但一些奸商的所作所为,对我国的文脉照成了极大的伤害,甚至一些投机取巧的充满铜臭味的文人,自己就在玷污我们的文化传统。。。把根留住,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Jumbo Huang citation resources: Venice is a residential, commercial, and recreational beachfront neighborhood within Los Angeles, California. It is located within the urban region of western Los Angeles County known as the Westside.

Venice was founded in 1905 as a seaside resort town. It was an independent city until 1926, when it merged with Los Angeles. Today, Venice is known for its canals, beaches, and the circus-like Ocean Front Walk, a two-and-a-half-mile (4.0 km) pedestrian promenade that features performers, fortune-tellers, artists and vendors. In the latter half of the 2010s, the neighborhood has faced severe gentrification that raised real-estate prices and pushed out many long-term inhabitants.

Venice, originally called "Venice of America," was founded by wealthy developer Abbot Kinney in 1905 as a beach resort town, 14 miles (23 km) west of Los Angeles. He and his partner Francis Ryan had bought two miles (3.24 km) of oceanfront property south of Santa Monica in 1891. They built a resort town on the north end of the property, called Ocean Park, which was soon annexed to Santa Monica. After Ryan died, Kinney and his new partners continued building south of Navy Street. After the partnership dissolved in 1904, Kinney, who had won the marshy land on the south end of the property in a coin flip with his former partners, began to build a seaside resort like the namesake Italian city. Abbott Kinney Boulevard is a principal attraction, with stores, restaurants, bars and art galleries lining the street. The street was described as "a derelict strip of rundown beach cottages and empty brick industrial buildings called West Washington Boulevard,"[19] and in the late 1980s community groups and property owners pushed for renaming a portion of the street to honor Abbot Kinney. The renaming was widely considered as a marketing strategy to commercialize the area and bring new high-end businesses to the area, Many of Venice's houses have their principal entries from pedestrian-only streets and have house numbers on these footpaths. (Automobile access is by alleys in the rear.) The inland walk streets are made up primarily of around 620 single-family homes. Like much of the rest of Los Angeles, however, Venice is known for traffic congestion. It lies 2 miles (3.2 km) away from the nearest freeway, and its unusually dense network of narrow streets was not planned for modern traffic. Mindful of the tourist nature of much of the district's vehicle traffic, its residents have successfully fought numerous attempts to extend the Marina Freeway (SR 90) into southern Venice, The Oakwood portion of Venice, also known as "Ghost Town" and the "Oakwood Pentagon," lies inland from the tourist areas and is one of the few historically African-American areas in West Los Angeles, though Latinos now constitute the majority of the residents. During the age of restrictive covenants that enforced racial segregation, Oakwood was set aside as a settlement area for Black Americans, who came by the hundreds to Venice to work in the oil fields during the 1930s and 1940s. After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San Diego Freeway, which passed through predominantly Mexican-American and immigrant communities, those groups moved further west and into Oakwood where black residents were already established. Some White Americans (most notably actor and filmmaker Dennis Hopper) moved into Oakwood during the 1980s and 1990s.[41Venice Beach is the headquarters of the Los Angeles County Lifeguards of the Los Angeles County Fire Department. It is located at 2300 Ocean Front Walk. It is the nation's largest ocean lifeguard organization with over 200 full-time and 700 part-time or seasonal lifeguards. The headquarters building used to be the City of Los Angeles Lifeguard Headquarters until Los Angeles City and Santa Monica Lifeguards were merged into the County in 1975.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