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时报北京2月22日消息(记者冯赣勇)2019.02.03南极时间06:30,随着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于2.2阿根廷时间19点左右驶离世界最南端的城市阿根廷乌斯怀亚,跟纵横拉美走南极的真正探险之旅拉开了帷幕。记者一觉醒来就感觉天旋地转般地眩晕,无疑跨越德雷克海峡的行程已经开始了。躺在床上,只感觉邮轮在一上一下,一左一右,一起一伏的摇晃中缓慢前行。凭窗向外看,已经没有岸上的景物,只是一片波涛汹涌的汪洋大海。时而还会出现砰砰的声响,原来是巨浪撞击船身引起的动静。

南极洲朝霞(摄影:李士刚)

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起航后的头三天航程,将穿越德雷克海峡的南极幅合带海域后前往南极圈涌出区。这段时间因天气原因造成的风浪也是最艰苦的一段,一旦经过德雷克海峡到达接近南极圈海域后就相对平稳了,因为那时邮轮将在浩瀚无垠的南极洲的冰海上航行。其实,经过南极探险之旅,记者最深的感受,相对来说,最大的魅力和乐趣就是乘冲锋艇畅游冰海与登岛浏览观光。然而船游还好说,但是登岛就得看天气状况如何了,许多来南极因风高浪急等原因不能登岛的也是常事儿。

南极洲冰海(摄影:王珏)

德雷克海峡上空通常盛行西风,北半部风力尤强,这里经常是无风三尺浪;峡内海水从太平洋流入大西洋,是世界上流量最大的南极环流的一个组成部分,流量达150,000,000立方公尺/秒。向北流动的寒冷南极海水和温暖的太平洋、大西洋海水在此交汇,使得这里的海域经常处于天空阴沉,海浪汹涌的状况,是海员闻之色变的“魔鬼海域”。

德雷克海峡小景(摄影:冯赣勇)

2019.2.3南极时间7:10,记者走出客房跌跌撞撞般地向咖啡厅走去,简直是一步三摇,使劲抓住墙上的护手栏终于艰难地来到这里。这时船上广播响起,邮轮正在经过德雷克海峡,外面气温9度,7级大风;怪不得船晃得这么厉害。由于春节将至,船上已经贴上了迎春的窗花。记者冒险来到六层船尾的甲板上,发现只有一位游客在拍照。记者勉强拍了几张即刻回返咖啡厅,简单吃点面包喝杯咖啡奶权做早餐。而真正的早餐将在8点钟开始。为了安全起见,早餐放弃,缓慢移步回到房间。

亚特兰蒂邮轮(摄影:冯赣勇)

邮轮穿越海峡期间,在邮轮六层的维京剧院,除进行了向团友们介绍船长、船员、酒店服务团队、探险队员并与团友们见面外,还举办了一系列关于南极的生物、地质、海冰、历史、气候、环境等的讲座活动。德雷克海峡海洋生物资源丰富,此间,探险队员会安排观赏浮冰、冰山及海鸟、鲸鱼等活动。但由于始终阴天再加上晕船,估计已经没什么人再有此雅兴了。

鲸鱼出没(摄影:赤县)

在邮轮通过德雷克海峡这特殊的时间段内,记者发现团友们基本上睡饱了吃,吃饱了睡;有的甚至只睡不吃,看来都是因七级大风导致晕船造成的。真不知道一趟南极探险之旅会使人减肥还是增重?但后来在结束南极探险行程后,记者已转变了这个想法,根本不是关于体重的问题,而是整整感觉人好像被扒了一层皮。当然,这是后话了。不过记者也看到了令人钦佩的个例,如来自安徽滁州坤知美整形团友李士刚始终活力四射,虽然在南极他携带的无人机不能用,但是他却无畏眩晕依然手机拍个不停,而且还拍出很不错的片子。本篇首图的南极朝霞即是他的佳作。

冰峰雪山(摄影:冯赣勇)

南极时间9:40,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再次在六层维京剧院召开全体游客会议。近中午时分,根据顺序,对记者所在的绿组成员穿的衣服及登岛所带的物品进行物理性除尘,之后,团友们分别各自选择适合自己型号的防水靴后放入被指定的衣柜中。这一切都是为登岛前所做的必要准备。为了使团队有序登岛,邮轮上所有的游客被分成红黄蓝绿四个组别,每次登岛均根据前后次序进行轮换。

船游冰海(摄影:冯赣勇)

2019.02.04是中国的除夕日。当天南极时间20:30,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经过两天一夜的航行,终于即将越过受南极幅合西风带使船严重颠簸的德雷克海峡抵达南极圈(Antarctic Circle)海域。自从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从乌斯怀亚出海通过比格海峡进入西风带巨大的德雷克海峡后,邮轮受七级大风的影响,不少游客都相继出现了程度不同的眩晕与呕吐等不适症状。

南极岛屿一角(摄影:冯赣勇)

南极圈是南半球上发生极昼、极夜现象最北的界线。南极圈以南的区域,阳光斜射,虽然有一段时间太阳总在地平线上照射(极昼),但正午太阳高度角也是很小,因而获得太阳热量很少,为南寒带。这里还是南温带和南寒带的分界线。邮轮跨越南纬 66 度 34 分以南的南极圈海域,可以体验南极午夜太阳的奇妙景象。随着接近南极圈邮轮也终于不那么摇晃了,起码对眩晕呕吐的游客们来说是个好消息,暂时可以不受罪了。

阳光下的南极(摄影:冯赣勇)

2019.02.05南极时间6:40,随着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终于穿越德雷克海峡,人们也结束了长达三天晕船的煎熬。清晨醒来广播里传来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进入利马尓水道即将到达团队上午参观拉克罗港的信息。

途中景色(摄影:冯赣勇)

邮轮上午经过的利马水道(Lamaire Channel)地理坐标为:65°7'S,64°00' W 。其水道仅有 11000 米长,1600 米宽的航道是南极最漂亮的航道之一。在此航行的邮轮船身紧贴着峭壁滑过,此时,人们视野所见的景致,才会令人感到南极洲的迷人之处。这条雄伟壮丽的航道也带有几分诡异的气息,虽很迷人,但总带给人几分畏惧感;晴朗的日子,在这条神秘的航道旅行可以说是一种身心的享受。

邮轮登艇口(摄影:冯赣勇)

南极时间8点半,记者所在的绿组被排在当日登岛的首位,来到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三层的更衣室换上防水鞋,穿上救生衣,每十人一小组依次登上冲锋艇向南极洲洛克罗伊岛驶去。记者看到登船的每个人都帽子、墨镜,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全副武装地将自己裹的异常厚实。说句实在的,本以为会很冷,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也许当日风小,从邮轮驶向洛克罗伊岛的途中,并没有太大的风浪涌入船舱,经过十来分钟的航程就顺利登岛了。

前往洛岛途中(摄影:李士刚)

一上岛,遍布小岛上数不胜数的企鹅,首先映入人们的眼帘。登岛后眼前即是一座木质建筑,屋外飘着英国国旗。走进建筑内是几间连着的屋室,原来这就是岛上的纪念品商店及博物馆,也是南极唯一的邮局洛克雷港,在此可以邮寄明信片,盖上人们到此一游南极独一无二的纪念章。记者在此也给好友北京码头创始人陈贵先生寄去了一张珍贵而有特殊意义的南极明信片,并将北京码头的标识带到岛上拍下了纪念照。

北京码头登洛岛留念(摄影:冯赣勇)

洛克罗伊岛也称拉可罗港(Port Lockroy)64°49'S,63°29' W。1941年英国海军在南极半岛地区组成了两个哨所。这两个基地均无名字,都用拉丁字母而表示。A基地位于洛克罗伊岛,B基地位于欺骗岛捕鲸者湾。1996年英国南极文化遗产保护所在洛克罗伊港开设了博物馆。这里栖居着巴布亚企鹅和蓝眼鸬鹚,此地还有一家美国现代南极科考站帕尔默科考站。

洛克罗伊岛留念(摄影:屠淼)

在这座小岛上的活动空间并不大,除了岛上的商店兼博物馆的建筑外,基本上也不允许游客向岛上的纵深地带观光。游客只能是站在建筑外高低错落的岩石上,随心所欲地拍下以冰山大海为背景下,成群结队的企鹅们戏耍的一幅幅美图。

岛上企鹅(摄影:冯赣勇)

结束了洛克罗伊岛的观光,冲锋艇开始带着游客们在冰海上巡游。此时南极洲特有的风光美景,开始移步换景般地交替重现。远眺白雪皑皑的冰山绵延起伏,近观蓝绿色的浮冰群与游弋的海豹、海狮交相辉映。特别是船行一些冰川上,偶尔还会看到匍匐着几只憨态可掬的海豹与海狮。

回望洛岛(摄影:冯赣勇)

船行在广袤无垠的冰河上突然看到一群造型壮观的浅绿色冰川出现在眼前,感觉很像北京的水立方意思。而人们看到的浮冰有大有小,千姿百态。有的像座山像座岛,像个大睡床,像个大宫殿,也有的像条大鱼,像只大狗,总之奇特的各种造型给人以无尽的遐想空间。浮冰,美的还不仅仅是露在海面的部分,更是水下那碧如翠玉的色彩,令人不由得心旌荡漾。

浮冰上的海狮(摄影:王珏)

以主营南北极包船的北京纵横拉美旅行社,是此次南极探险之旅的组织单位。登船后,越发感受到在该公司总经理赵亮先生,亲自率领下的一支由关昕、于岩、李天龙、屠淼等近十人组成的精兵强悍的保障团队的重要性;他们忙前忙后,不仅为身体不适的团友们排忧解难,而且力所能及地帮助大家解决各种困难。切实达到了辅助协同保证此次活动安全顺利有序的进行。

记者与工作人员(摄影:王珏)

南极时间15:30,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驶抵天堂湾(Paradise Bay)。这里是南极半岛中的一个三面环山的湾口,同时也是南极最美的峡湾之一,对面是帕默群岛(Palmer Archipelago);进入天堂湾要穿过一条叫埃雷拉(Errera Channel)的海峡,而天堂湾的美,在还没有抵达的时候就已经在埃雷拉海峡徐徐展开,沿途掠过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冰山,让人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冰山一角(摄影:冯赣勇)

隶属于阿根廷的布朗科考站就在天堂湾海域,由于记者是上午首批登岛的绿组成员,故被轮换到最后出发。乘冲锋艇首先进行海上巡游,先后观赏到了卧在浮冰上熟睡的海豹,以及时而越出海平面秀出潇洒身姿的鲸鱼。最后登上阿根廷布朗站观光。

远观布朗站(摄影:冯赣勇)

阿根廷布朗站全程为艾米兰特布朗科考站。据说1984年,在此站一直驻守的医生因不能继续忍受即将到来的漫长冬季,一把火烧掉工作站。没有人在那次火灾中受伤,但从此这个站就废弃了,只保留了几个储备物资的紧急援助屋。其中桔黄色类似集装箱上的房子上有着醒目的黑体大字BROWN。

抵达布朗站(摄影:冯赣勇)

在斜对面的一间小屋内好像是卫生室,室外有着一处木质标识着众多地址的地标杆。走进小屋,里面有一位漂亮的阿根廷姑娘在此值守,其笑容可掬地欢迎到此的每一位游客。环顾屋内,只见墙壁上挂着一面阿根廷的国旗,还有许多明信片及奖牌奖章之类纪念物品装饰的满满四壁。记者看见有一个来此登记的纪念册,于是也写下几笔难得话语留此作为纪念。

布朗站后山坡(摄影:冯赣勇)

登上布朗站的小岛放眼望去,在几间简单的房舍后面是一座高耸的山坡。有趣的是在此可以进行滑雪运动,人们爬上小岛上唯一的山坡,俯瞰环顾四周风光无限;之后,可以直接坐在雪地上从山上滑下山。但是满目的白雪中却隐约分布着一片片淡粉色,原来这是企鹅的粪便。登上山坡原本想滑下去的人,因嫌脏基本上都原路返回。也许怕是因滑雪弄上一身企鹅屎不值当吧,故放弃了从上而下的滑雪乐趣。

布朗站留影(摄影:冯赣勇)

布朗站上分布着不少巴布亚小企鹅,它们似乎通灵一般,每当有船只靠岸总有几只守在岸畔,好像欢迎远道而来的游客。据说巴布亚企鹅是企鹅家族中最快速的泳手,游泳的时速可达36公里。通常在近海较浅处觅食,主要食物为鱼和南极磷虾,特别是后者,是白眉企鹅的首选猎物。白眉企鹅有时也深潜至海中100米处,但潜水时间通常仅持续0.5-1.5分钟,很少有超过2分钟,而且有85%潜水不足20米。主要敌害有贼鸥、海豹。据说巴布亚企鹅非常胆小,当人们靠近它时,会很快地逃走。但布朗站的企鹅却好像一点不怯场,望着来往的游客走来走去,十分可爱。

布朗站卫生室(摄影:冯赣勇)

据说在南极很少有好的天气,虽然最高气温降到零度以下,但没有大风,倒也并不觉得太冷。阴天时海水也是灰色的,而一旦有了阳光却有些刺眼,天是瓦蓝瓦蓝的,海是蔚蓝蔚蓝的,冰是雪白雪白的,白雪覆盖下裸露出少许黑色的崖,船缓缓而行,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干净空灵的蓝、白、黑三种颜色。

卫生室的姑娘(摄影:冯赣勇)

2019.02.06,南极洲探险之旅的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已进入第五天的航行。记者一觉醒来已是凌晨六点,感觉邮轮又晃了起来。果不出所料,随着7:45广播中传来船行前往南极圈的这段航程海上又有风浪袭扰,为了安全起见,邮轮通向甲板的舱门已关闭。室外温度为零下一度。预计邮轮抵达南极圈的时间为中午时分。满以为德雷克海峡结束了晕船的苦恼,谁知人算不如天算,邮轮在南极冰海上航行,天气好坏是导致晕不晕船的最大因素之一。

南极圈经纬度(摄影:冯赣勇)

南极时间14:30,邮轮于下午时分终于抵达了南极圈,大家在邮轮六楼船尾的甲板上,举行了一个进入南极圈的庆祝活动。人们纷纷以国旗为背景拍下了身在南极圈的难忘美好瞬间。尽管邮轮当日又是在风浪中颠簸了整整一天,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大家欢庆抵达南极圈的兴奋之情。

南极圈欢庆留影(摄影:李天龙)

2019.02.07南极时间8点,一觉醒来广播传来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已经停泊抛锚在海上,即将开始登库佛维尔岛和丹科岛的观光。9:30记者所在的绿组成员,又轮到首批乘冲锋艇前往库佛维尔岛的机会。冲锋艇很快驶到距离邮轮锚地不远的岛上。

库岛留影(摄影:屠淼)

库佛维尔岛(Cuverville Island)整座岛被冰雪所覆盖。但是在海水冲刷的岸缘,还是可以看到礁石和露头的岩块。有许多原住民的间投企鹅(Gentoo Penguin),学名Pygoscelis Papua,数量庞大。

库岛景致(摄影:冯赣勇)

库佛维尔岛位于埃雷拉海峡,在龙格岛和阿茨库托斯基半岛之间。该岛由热尔拉什于1897年至1899年间发现。并以法国海军中将的名字命名。岛上还有着数量最多的间投企鹅(金图企鹅),约9648对之多。同时这里也是海鸥、南极燕鸥、雪燕和贼鸥的繁殖地。

库岛企鹅(摄影:冯赣勇)

冲锋艇靠岸后,记者发现这是一座狭长状的荒岛,游客登岛后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数不胜数的企鹅。到此有两条线路可供观光,一是顺山道登上高坡俯瞰周边海景,另一个就是沿着岛畔的小道来到一片隆起的礁盘,这里是众多企鹅栖息的地方,憨态可掬的企鹅们形态各异地遍布人们的视野中,令人感到妙趣横生。

库岛一角(摄影:冯赣勇)

都说好事多磨,一路上阴沉沉的天空,在到达天堂湾的时候终于开始一点点放晴,而从库佛维尔岛回返邮轮的途中,出行六天后始终断断续续阴雨绵绵的老天爷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直至中午在七层餐厅甲板进行的烧烤午餐时,南极洲的天空终于迎来了云开雾散,阳光普照的好天气。蓝天白云下的南极洲此刻才亮出最迷人,最美丽的一面,壮美风光尽收眼底,令人赏心悦目。

甲板烧烤午餐(摄影:冯赣勇)

特别是结束了登岛游后的常规海上巡游,视野中阳光明媚下的万年冰盖好似呈现着圆润而又多变的线条,平静的海面洇染着神秘的幽蓝,那些勾魂摄魄的美丽冰山,就像展翅欲飞的瑶池仙鹤,舒展着优美的身姿,从眼前缓缓舞过。硕大的冰山裸露着整齐的横断面,可以想像当它从冰川上崩裂时的惊心动魄。

邮轮上留影(摄影:关昕)

远景是白云缠绕的雪山,山峰之间是巨大的冰川,冰川从高处缓慢滑向大海,不断地向下流动、堆积,处于下方的冰雪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此时正值南极的夏天,暖风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海冰融化,临近海水的冰川失去了支撑,于是断裂、脱落,轰隆隆的巨响终归沉寂,从此,冰山就像流浪于大海中漂泊其一生,带给人们无尽的色彩。

瀑布造型的冰山(摄影:冯赣勇)

14:45邮轮再次停泊,游客们乘冲锋艇前往丹科岛观光。记者因身体不适,觉得再次海上巡游与荒岛景致大同小异故未参与。此行记者唯一未登的南极丹科群岛(The Danco Coast)是南极半岛核心景区,位于宜拉水道的最南边。这里曾是英国专做野外测量和地址研究的科考站,1959年科考任务结束后关闭,并在2004年迁移。这里冰川林立,企鹅遍布,海豹慵懒躺在浮冰上,鲸鱼不时翻滚动海面。

冰海游泳(摄影:谢内•麦圭尔)

南极时间18:10,勇敢者的极限挑战开始进行,由探险队长指挥各部门紧张地做着准备工作,悬梯慢慢放下。上部平台与三层甲板基本平齐,大约离水面有6-7米之高,安排1人司职舱门启闭,每次只能进入一位跳水者。只见第一男士首先登场,他从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上纵身一跃,优雅的身姿似一道优美的弧线跳入南极洲的冰海,令人赏心悦目的同时叹为观止。当天共有56名男女勇士参与了这项活动。

冰海飞鸟(摄影:冯赣勇)

南极洲的天气真是瞬息万变,中午时分刚刚阳光明媚的蓝天白云,下午16半时又阴沉了下来。其实天阴不怕就怕风浪,大家都寄希望风浪不要再来。当日的晚餐上还吃上了发面的饺子,虽然味道一般,但这里面却包含了众多游客一下午参与动手包饺子的辛劳及邮轮组织方纵横拉美的一片良苦用心。特别是当晚在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的六层维京剧院隆重举行了由游客与工作人员联袂合作的欢度新春晚会。令团友在异国他乡的遥远南极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春节。

晴阴相间的天气(摄影:冯赣勇)

2019.02.08南极时间7点,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进入南极航行第七天。窗外看去风浪不太大,故船也在小晃得摇摆中缓缓向前。南极时间7:45,邮轮驶入南设德兰群岛海域。室外气温3度,小浪,微弱阳光,还算是一个不坏的天气。南设特兰群岛(South Shetland Islands)62°00'S, 58°00' W。野生动物丰富的南设特兰群岛坐落于南极的北部,拥有众多的企鹅、海豹和繁殖的海鸟。

南设得兰群岛海域(摄影:冯赣勇)

13:30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抵达南极洲中国长城科考站。14:30,记者所在的绿组成员第二批乘冲锋艇前往长城站登录观光近一小时左右。中国长城科考站位于乔治岛的菲尔德斯半岛上,方位是南纬62度13分,西经58度55分。距离北京距离17500千米,长城站背靠终年积雪的山坡,水源丰富。这里地势开阔,滩涂约长2000米,宽约300余米,是企鹅自然保护区、鸟类自然保护区、鲸鱼保护区、植物和化石保护区。

远眺长城站(摄影:冯赣勇)

但是令记者奇怪的是,邮轮在南极洲所登的五个岛中,大都看到了或多或少的企鹅,而唯独在位于乔治岛的菲尔德斯半岛上长城站上,记者却没发现一只企鹅。也许长城站的面积较大,而我们参观浏览的区域有限没看到吧。

长城站留影(摄影:高景春)

南极洲中国长城科考站于 1985 年设立,占地 2.52 平方公里。是中国在南极大陆建立的第一个科学科考站,对于中国在南极的主张有着非同寻常的历史意义。18:30,广播告知,随着参观南极洲中国长城科考站行程的圆满结束,海洋亚特兰帝号也即将结束南极洲登岛之旅,开始再次穿越德雷克海峡回返乌斯怀亚。这也预示着南极探险之旅行将落下帷幕。

长城站合影(摄影:谢内•麦圭尔)

2019.02.09南极时间8:20,清晨醒来感觉邮轮仍然在摇晃中缓慢前行,不过相比较比来时明显感觉好了不少。这时传来广播通知,获悉邮轮回返的路途比较顺利,已成功通过德雷克海峡正在向终点乌斯怀亚进发。细到前台跟服务员小何一打听,敢情根本不是这么回事,邮轮只是正在穿越德雷克海峡,而并非已经越过去了。主要台湾导游翻译的有问题。

长城站一角(摄影:冯赣勇)

2019.02.10南极时间7:38,广播中传来海洋亚特兰帝号正在经过合恩角海域。于是登上七层甲板眺望。此时,依然风浪很大跟过德雷克海峡程度大同小异。晕船的感觉真是令人痛苦无限,好比一个团友说的,邮轮在海上航人们行好似呆在一座海上监狱中,令人度日如年。10:30,广播突然传来七短一长的信号鸣叫声,原来邮轮上举行的一场船员常规演习开始了。

风平浪静的静谧(摄影:冯赣勇)

14:30,感觉上好像风浪减小了一些,但看窗外邮轮仍是在乘风破浪中前行。团队在聆听了参观邮轮驾驶舱的有关须知后,到邮轮室进行了参观。因记者以前多次在军舰或各种类型舰艇的驾驶舱都曾观赏过,故未前往。继续在房间养精蓄锐,准备明天上午抵达本次南极探险之旅的终点阿根廷乌斯怀亚。

返回乌斯怀亚(摄影:冯赣勇)

2019.02.11南极时间4:40,凌晨醒来时船依然在缓缓行进。通过悬窗向外看外面漆黑一片,偶尔能看到一点星火,估计那已经是陆地。航程最后一天离终点乌斯怀亚虽然还有不到三小时的航程,不知怎么搞得依然很难熬。但看到刚刚从门缝塞进来的两张乘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的南极探险之旅的证书书后,此时,不禁一股莫名的热流涌动心间,只有此时记者才真正感到人生探险的经历真是不易,此中包含着酸甜苦辣一应俱全的滋味,只有身临其境者才能深深体会。

南极探险证书(摄影:冯赣勇)

6:20广播告知邮轮已进入阿根廷乌斯怀亚水域,室外温度8度,因风浪较大抵达码头的时间比原预计要延误一些。阿根廷时间06:55,记者所乘的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经过十天的南极探险之旅,终于返回了世界陆地最南端阿根廷乌斯怀亚码头。8:40,记者终于从海洋亚特兰帝号邮轮上下来重新回到了陆地。至此,真正的南极洲探险之旅,可以说是相对圆满地落下了帷幕。

来源:中华时报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