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普敦的夜与昼——南非散记
driver
非洲大陆最欧化的城市是开普敦,不是之一。开普敦最著名的打卡地是好望角,1487年葡萄牙人巴尔托洛梅乌·迪亚士的船只绕过这个海角后,大西洋和印度洋、太平洋的航路开始连接在一起,现代意义上的全球化开启。
好望角,一个壮观的大海岬。

莫桑比克暖流搅动的印度洋和本格拉寒流穿行的大西洋在此交汇,使好望角一带以狂风巨浪著称,迪亚士最初给此地起名是风暴角,好望角是后来葡萄牙国王若昂二世改的名。
此刻,海面温柔如同一幅绸缎。

开普敦依偎在桌山之下,像婴孩在母亲的怀抱之中,这里气候宜人,土地肥沃,空气清新。

飞往南非,再次去见识人类大航海时代的最重要地标,见识那遥远国度的高山与平原,见识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曼德拉和德克勒克联手启动的独特历史,人们认为他们用妥协与宽容重建了这个原本处于火药桶之上的国家。
埃塞俄比亚航空的班机,埃航的空姐带有一种质朴与单纯,较少矜持与冷漠。

飞越南非高原,贫瘠的地表下,是丰富的金矿、煤矿、钻石矿。

开普敦国际机场。


山顶平坦如砥,兀立天地之间,宛如“上帝的餐桌”,人称“桌山”的这类奇山,世界上有巴西、委内瑞拉、圭亚那交界的罗莱玛山、中国四川的瓦屋山等多座,开普敦的桌山,胜在面向大海,坐拥名城,杂花生树,四季如春,金黄色的海滩环绕山麓,海湾升起的云气,时时会给“上帝的餐桌”铺上白色的台布。
在开普敦,背景都是桌山的雄姿。

作为2014年开普敦获得“世界设计之都”称号的纪念,金黄色的“桌山框架”被置于全市各处。

狭长的开普半岛,北端是开普敦市区和桌山主峰,南端是好望角,好望角是桌山山脉伸向大海的余脉,绵延近40公里的桌山山脉构成了开普半岛的脊梁,桌山国家公园面积有220平方公里。

因为大风和云雾,桌山经常不开放,每逢晴空万里,山下的缆车站就会排起长队,车厢能360°旋转的缆车,几分钟就能到达海拔1086米的山顶。

桌山有多条徒步路径。

桌山很老了,已有5亿年以上的历史,山体风化明显。

会当凌绝顶,俯瞰南非的母亲城开普敦。

桌山面西方向,是大西洋的万顷碧波簇拥的开普敦城市。

左侧狮子头山,右侧的魔鬼峰,拱卫着“上帝的餐桌”,中间低矮平缓的是信号山,观赏桌山的好去处,弧形的桌湾边,有宽阔的步道“海角长廊”。

尖锥形峰顶的狮子头山犹如倒悬的折扇,线条优美。

魔鬼峰看上去与桌山主脉似乎不是同一岩体。

桌山顶上平坦的“桌面”长约1500米,宽200多米,约有2个足球场大,是绝佳的360°观景平台,也是一条热闹的天街

难得的好天,人们心情格外愉悦。

眺望罗本岛,曼德拉在那里被囚禁了18年。

崖降,直落112米。

正南方向可以遥见好望角,有徒步路线,来回约80公里。

作为开普植物王国的一部分,桌山国家公园拥有大约1470种本土植物,主要是高山硬叶灌木,开普植物王国的植物种类超过了南美热带雨林。

桌山是2011年评出的“世界新7大自然奇观”之一。

上山俯瞰城市,山下远望山姿。山下的克利夫顿海滩,湛蓝的海水映衬出桌山的巍峨,在桌山的这一侧,不见“餐桌”,一系列山峰排成一行,名“十二门徒峰”,象征耶稣的十二弟子。克利夫顿也是开普敦顶级的浴场之一。

信号山上的观景点,一面是高山,一面是大海。

“你的尊重是我的力量”。

桌山山麓,开普敦的四郊,被碧绿的葡萄园包围着。1657年后一批法国胡格诺派教徒来到开普敦,他们从地中海之滨带来了葡萄种,葡萄很快在开普敦地中海式的气候中繁衍开来。

在桌山南面的康斯坦夏葡萄园,看到的是桌山另一面。

参天古木下,游人惬意品酒。

古宅现在辟成博物馆,展示了几百年前欧洲移民的生活,包括他们持枪监督非洲劳工的劳作。



好望角最有价值的看点,是原生态,77.5平方公里的好望角自然保护区内,不准新建房屋,没有商店摊贩,只有标记经纬度的木牌,还有偶尔露面的狒狒和陆龟。巨石嶙峋,惊涛拍岸,这个在人类历史上有划时代意义的地标,仍然保持着500年前迪亚士船队经过的那一刻、乃至5000年、5万年前的原貌。

登上不高的崖顶,俯瞰好望角的海滩。

距好望角2公里外,是开普角。

除了徒步,上开普角灯塔山还有缆车。

登上开普角的灯塔山,好望角一览无余。

摄人心魄的大海。


两面临海的开普半岛,有连绵的海湾,栖息着各种动物。西海岸濒临大西洋的豪特湾外,有海豹聚居的海豹岛,东海岸面向印度洋的西蒙镇外,有非洲唯一的企鹅保护区。
豪特湾是老鱼港,专用游船带游客去海豹岛观赏。

还未启航,就看到海豹游弋在港湾内,和人们亲昵。

成排的海豹,趴在防波提上。

大西洋海水深蓝,本格拉寒流带来盐度较低的海水,浮游生物大量涌生,成为鱼虾海鸟海豹的觅食乐园。

聚集着上千只海豹的小岛遥遥在望。

企鹅滩所在的西蒙镇,依山面海。

约2100只非洲企鹅,生活在印度游温暖的海湾中。

为企鹅准备的人工巢穴。


开普敦的商业中心,称为“市碗(City Bowl)”,漂亮的大厦林立。

荷兰移民当初带来的山墙面外的荷式房子,还能看到不少。

荷兰东印度公司驻开普敦首任总督范·里贝克夫妇立像。

市碗街头,1488年迪亚士发现好望角时乘坐的卡拉维尔帆船纪念铜雕。

长街(Lang Street),开普敦主要的商街和夜生活大道,两旁是维多利亚时代的建筑,有着细细的柱子和带锻铁栏杆阳台的遮阳长廊。

长街的北头,可以拐入鹅卵石铺就的绿市广场,四周是十八世纪留下的老房子。

一位妈妈带着她的一群女儿在广场边献艺,伴着节奏明快的音乐,她们脚脖上的铃串发出阵阵悦耳的磬击音。

下午的开普敦市碗,行人寥寥,出奇地空旷。

长街的西缘,是开普敦穆斯林社区博卡普,又称马来区,17世纪后荷兰殖民者从印度尼西亚和印度次大陆买来奴隶,运到开普敦,19世纪30年代奴隶解放后,信奉伊斯兰教的他们就聚居在这一带,博卡普以颜色鲜亮的小房子闻名。


阿尔弗雷德码头,位于开普敦维多利亚港内,这座建于1860年的老码头至今还在使用,但港区近年来新建了众多餐馆、酒吧、游艇泊位、商店、木步道,成了一个时尚休闲区,傍晚开始就流光溢彩游客麕集热闹非凡。

港区的诺贝尔广场上,是四尊南非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立像,分别是卢图利,非国大主席,1960年;图图大主教,1984年;德克勒克和曼德拉,1993年。


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和第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都在离开普敦以北1400多公里的南非高原上。

南非有3个首都,行政首都是比勒陀利亚,中央政府所在地;立法首都是开普敦,南非国会所在地;司法首都在布隆方丹,国家司法机构所在地。

拥有165万人口的比勒陀利亚是一座美丽的花园城市,雨中的市中心,教堂广场。

南非总统府,1994年曼德拉的就职典礼举办地。

曼德拉巨大的铜像,立在总统府前的花园中,俯瞰着他的国民和辽阔的国土。

总统府的花园向公众开放,2008年来南非时正逢晴天,曾在这里遇见几对新人拍婚纱照。

先民纪念堂,是欧洲移民纪念他们的先祖布尔人19世纪从最初的定居点开普敦,经过千里跋涉,向北来到比勒陀利亚、约翰内斯堡一带。

这座石头砌成的立方体,建于1938-1949年。

1487年迪亚士发现好望角后,葡萄牙人起先并没有重视这里,直到165年后,新崛起的“海上马车夫”荷兰才在开普敦建起第一个移民点,一批批荷兰移民以及法国人、德国人来到这里,他们驱逐原住民,圈起大片土地,成为亦农亦牧的农场主,后来渐被称为布尔人,荷兰语“布尔”意为“农民”。19世纪初,新一代海上霸主英国崛起,1814年英国人获得开普敦的统治权。在英国人挤压下,1835年起布尔人开始离开南部沿海地区,向北方寻求新的空间,途中和祖鲁王国军队等黑人武装不断战斗,最终布尔人在现今比勒陀利亚、约翰内斯堡一带建立起两个小共和国,并最终导致19末-20世纪初的英布战争,英国完全占有南非,而英布战争的根源,是布尔人的地盘上,发现了丰富的黄金和钻石储藏,兴盛的黄金开采,造就了570万人口的南非第一大都市约翰内斯堡。

牛车,既是长途跋涉中的房车,又是战斗时的堡垒。

在先民纪念堂眺望比勒陀利亚。


也许是仿效美国内华达,南非的西北荒漠中,比林斯堡野生动物保护区旁,也建起被称为“南半球拉斯维加斯”的太阳城,拥有1200个酒店房间、古埃及风格的迪士尼式乐园。

最牛的地方是“失落之城”里的“波之谷”,6500平方米的波浪池和人造海滩。

雨中的比林斯堡,据说栖息于此的有“非洲五霸”——狮子、犀牛、水牛、大象和猎豹,那天只有犀牛和大象偶尔露出身影。

南非有600多个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最有名的是克鲁格国家公园,在南非的最北面,已经靠近津巴布韦。


约翰内斯堡和比勒陀利亚相距不到百公里。

数年以来,约堡让人望而却步,2008年初访此地时,中餐馆门口有专雇的黑人大汉当警卫。经过近20年的没落和衰败之后,这座被称为南非“经济首都”的城市,如今似乎有一些乐观的变化。
漂亮的约堡奥坦博国际机场。

雨中约堡。

南非的特产芦荟,长成了树。

这次的中餐馆,是楼宇餐饮。楼宇内部整洁明亮,设施完好,气氛宽松。

下榻的约堡某度假村酒店,走本土风格路线。

约堡南郊索韦托,足球城体育场,2010年世界杯主球场。

约堡北郊Monte娱乐城,以18世纪的英国小城为蓝本,城内巨大的蓝色穹顶装饰着时而布满五彩云霞、时而星光闪烁的天空,酒吧、餐馆、影院、超市,中央部分是CASINO。

种族隔离时期留下的贫困社区还有不少,黑人中产阶级新住宅也随处可见。

一个晨间有跑步的人们的地方,给人会有积极的印象。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