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斯尼海豚度假村酒店,12月28日中午1点,我和同伴强生在那里取了预订的丰田花冠,手拿钥匙,四顾茫然。根据自己设计的旅程,要从这里出发,开六天跨越五个州,在1月3日中午1点把车还到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联合车站。可是现在,我连车头冲南冲北都搞不清楚。这时想起了施拉普纳教育中国球员的名言:“当你不知道球该往哪踢的时候,你就往对方门里踢!”当我不知道车该往哪开的时候,就往路上开。前方丛林后面有路,上路再说吧!

整装待发

奥兰多的名声似乎不及另外一个佛罗里达城市迈阿密响亮,但她却被许多旅游书评为世界上最好玩的城市,而这一切,用沃特?迪斯尼的话来说,“都是从那只老鼠开始的”。一只小小的米老鼠最终成就了迪斯尼帝国巨大的产业,如今迪斯尼米高梅是全球第二大传媒业巨头。对比我们曾经辉煌却只成风中记忆的《大闹天宫》,实在令人唏嘘。奥兰多有四个迪斯尼主题乐园:奇幻王国(Magic Kingdom),是传统的迪斯尼乐园;未来世界(EPCOT),注重科普教育和地理知识的普及;迪斯尼米高梅基地(Disney_MGM Studios),让你在游乐中领略每部迪斯尼著名大片的风采;动物王国(Animal Kingdom),是迪斯尼面积最大的乐园,让你坐着过山车和活生生的动物亲密接触,真是天才的创意。每个乐园至少可以玩上一天。除了迪斯尼,奥兰多还有两个大型乐园:环球主题公园(Global theme park)和海洋世界(Sea World),这还不算高尔夫等辅助游乐设施。由于时间有限,我们只在奥兰多待了两天。如果你的好奇心还没有泯灭,希望有几天摆脱世间的烦恼,身上又正好有几个闲钱,强烈建议来奥兰多待上一个星期,你的性情都会有所改变。
踩一脚油门,从此上路,开弓没了回头箭。

迪斯尼奇幻王国

上得路来,走州际高速公路I-4,开60多英里左右可转入I-95。美国的州际高速公路非常好认,单数的是南北向,双数的是东西向。I-95是纵览美国东部从南到北的大动脉,北抵缅因接通加拿大,南抵迈阿密直入大陆最南端。进入I-95再开50多英里可达风韵独具的圣奥古斯丁,但千万别做这样的傻事!高速公路会让你错失最美的景观,一定记着视I-95如无物,一直往东,那里是美丽的黛佟娜海滩(Daytona Beach)。说到海滩,我们的印象中永远是熙攘的人群躺在沙滩上晒日光浴。这里的海滩却一片慵懒,沙滩,海水,绿草,大树,一群小孩,几只风筝。与其说是什么景点,更不如说是周围居家人出门散步的去处。

黛佟娜海滩的日出公园,人迹罕至

黛佟娜海滩有几座大桥飞跨东海内堤。不要犹豫,跨桥东去,那里有一条同样从南到北、却美过I-95一百倍的乡间小路:A1A。

说是乡间小路,其实路况极好,没有尘土,不会颠簸。只是美国佬为了赶路,纷纷涌去限速标准低的I-95,留下这美不胜收的A1A让我等慢慢享受。我向一个黑人出租车司机问路,他说:“你去圣奥古斯丁走A1A干什么?又远又开不快。”我说你不觉得那儿很美吗。他对我耸耸肩,我冲他摇摇头。

廊桥,门票一元

从南朝北走,AIA的右侧正是美国东海岸。稀疏的灌木外就是大海;左侧是民居,一栋栋面向大海的小洋房,还有一些汽车旅店。你随时可以停下来,走上路边的观景台看海鸥觅食,或者下到海边的沙滩上湿湿脚。有不少廊桥插入海中,供游客在那里歇脚或者钓鱼。错过了也没关系,海岸线很长,前面多的是海水。如果遇到老人,可以和他们聊聊天,他们在人迹稀少的海边坐久了,很愿意和人说说话。

夕阳好

在这样的路上开车,千万别说“赶路”。赶路的都在I-95呢。夜幕低垂,我们到了第一天的目的地圣奥古斯丁,只恨太阳落山太早,一路距离太短。

圣奥古斯丁城堡

圣奥古斯丁(St. Augutine),是佛罗里达北部的一个沿海小镇,在地图上不太起眼,却可能是美洲大陆最古老的城市。1565年西班牙殖民者在这里登陆建城,早过美国独立的历史211年,甚至早过英国殖民者在北美登陆。圣奥古斯丁的西班牙风格十分鲜明,值得花上半天到一天时间在城里闲逛。可看的古典风格建筑很多,我个人最推崇以一个大富翁命名的弗莱格勒学院,这个近代美国富豪对佛罗里达州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如果喜欢历史,可以去参观圣马可斯要塞或者老监狱,那里不但可以登高远望美景,而且有很多西班牙人与法国人、英国人和印第安土著斗争的故事可听。有人说纽约不代表美国,我觉得圣奥古斯丁也不像是在美国,这里充满着浓郁的伊比利亚半岛风情,当你走在窄窄的只容两三人侧身而过的小巷子时,会突然想起西班牙的格拉纳达。可惜我们在白天离开,我相信一到夜色深沉,在城市的角落一定会有感伤的弗拉明戈乐舞响起。

圣奥古斯丁弗莱格勒学院

离开圣奥古斯丁,第二天的目标是南部名城、佐治亚州的萨凡纳。200英里的路程,还是可以走一段A1A。这段A1A两边有很多高档的住宅,树木也比南方高大浓密,但离海边稍有一些距离,少了一点观海驾车的乐趣。而且进入佐治亚州,东海岸多滩涂岛屿,没有从旁而过的公路,所以在此告别A1A,走I-95北上。
萨凡纳(Savannah)在美国赫赫有名,但出名的原因多种多样。有人知道萨凡纳是因为她是美国著名的鬼城,是鬼怪故事和灵异现象发生最多的地方,至今还有一些唯物主义者试图用科学理论去解释那里发生的现象,这本身似乎就成了对鬼城闹鬼的认可。有人知道萨凡纳是这里拍摄过不下十部著名影片,包括奥斯卡最佳故事片《阿甘正传》,是好莱坞导演最青睐的片场之一;有人知道萨凡纳是因为这里曾经吸引过西方八国峰会的元首们。其实真正让她出名的是她奇特而美丽的城市格局。萨凡纳是1733年英国殖民者建立的城市,其目的就是为了抗衡南部西班牙人建立的圣奥古斯丁。双方还来来去去打了几仗,今天看来这简直就是两个美女打架,让旁观者心疼不已。

萨凡纳号称“美国最美的城市”

萨凡纳的绝妙之处在于住宅和公园梅花间竹,交错分布。当初的缔造者每隔几个街区就设一个足球场大小的街心花园,铺就草坪,栽种仙姿曼妙的挂角槲树,置雕塑、喷泉,四角均有长椅。这样的街心花园,小小的萨凡纳居然有24座。而这里的建筑,一栋栋独立的洋房,实在无法用文字描述,只有自己漫步期间,细细品味。当然,别忘了到那里的墓地去走一走,看看有没有孤魂野鬼在游荡。墓地都成了景点,也算是萨凡纳一绝。

第三天的行程稍微轻松一点,100多英里去南卡罗来纳州的查尔斯顿。这一路东部沿海河道纵横,海岸线不像南部那么整齐,因此还是走I-95转17号公路。请允许我再赞美一次美国的次级公路,道路修得如此之好,却没有州际高速公路的喧嚣,两边是高大清幽的树林,傍以俭朴而舒适的民宅村落。在车载音响里放一张美国乡村音乐的碟片,开车真成了一种享受。

如果说美国东部的北方和南方有什么交界的话,我以为查尔斯顿(Charleston)算一个。在这里,还能见到南方特有的高大树木,一些社区的格调也依然类似萨凡纳或圣奥古斯丁等南方小镇,典雅幽静,高贵迷人。但是西班牙语听不见了,黑人多了起来,城市的北边,开始有了蒸汽时代工业的痕迹。城南城北,彼此眼生。

查尔斯顿马车游

南卡罗来纳州是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最坚决拥护蓄奴制的南方州,在林肯就任美国总统后,它第一个声明退出联邦。南北战争的第一枪,就是从查尔斯顿打出去的,从此点燃了历时四年的内战之火。内战严重摧残了这座城市,战后由于地理位置比其它南部诸州更靠北方,城市重建和发展更多受到北方的影响。查尔斯顿的老城区有点像半个竖立的橄榄球,其最南端的尖部就是贝特利(the Battery),是两条宽阔大河的汇集处,你可以凭栏远眺,也可以去参天大树环绕的白点公园(White Point Park)散步。这里还是美军第一艘潜艇的诞生地,公园里有许多纪念碑供喜爱军事的人研究,说穿了就是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附近的古典建筑颇可一看,我曾经不经意拍下几张照片,后来到书上一查,居然是当地的希腊风格名宅。这一幢幢算不得宏伟的建筑,说起来都是豪宅。美国人对历史遗迹的保护非常细致,查尔斯顿算历史名城是够资格的,在美国建国之初,查尔斯顿是名列第四的大都市。这里的萨姆特要塞(Fort Sumter)就是打响南北战争第一枪的地方,从码头坐船几分钟就可到达。这里还保留有一个黑人奴隶的买卖市场,牌价、帐簿都历历在目。
离开查尔斯顿需要走17号公路往东,在芒特普拉森特(Mt. Pleasant)之间有一座跨河大桥,Arthur Ravenel, Jr. Bridge,是库珀河流向大海前的最后一座桥梁。开车在桥上走,觉得这桥怎么走不完。殊不知这是西半球距离最长的钢索斜拉桥。在国内听惯了什么世界第几、亚洲第几,前面还要加一串长长的定语,在美国一不留神就是一座大桥,这一桥那一桥,从来搞不清楚谁算老几。

在美国东海岸旅行最大的好处是,无论你在哪条公路上行走,目的地都可以是大海。我们告别查尔斯顿,走17号公路往东北方向进发,目标依旧是大海。
梅投海滩(Myrtle Beach),距查尔斯顿100英里路程,依然是南卡罗来纳的领地。其实进入梅投海滩区域之后,就可以离开17号公路,往右,也就是往海岸线的方向拐个弯,隔一个街区,那里有一条和17号公路并行的马路——海洋大道。海洋大道紧贴着海岸线,你可以边开车边瞄一眼大海,当然中间还经常有一些阻隔,这些阻隔毫无例外都是度假的宾馆。令人惊讶的是,这条海洋大道似乎没有尽头,而这里的度假宾馆也同样多得让你望不到尽头。放心地在海洋大道上开吧,你预定的宾馆一定在你的右手边,紧紧贴着大海。

梅投海滩,海鸥逐客

梅投海滩不是一般的海滩。2000年的调查统计该地区人口2万多人,但每年要接待游客1400万人,等于说全上海的人一年里都要到枫泾镇去一次。100年前,这里还荒无人烟,空有海浪拍岸,100年后,这里已经被一些旅游书籍称为除迪斯尼乐园和大西洋城外的美国第三大旅游景点。其实,梅投海滩的资源就是那一条狭长的海滩,沿着海滩是一串密密麻麻的酒店,再后面隔着海洋大道,就是数不清的饭馆餐厅和游乐设施。这里有大大小小的高尔夫球场120个,有刺激的螺旋转、过山车,有阴森的探险恐怖世界,有三维电影,总之,想尽一切办法让你从海边晒好了日光浴后,穿好衣服带着钱包到他们那里去报到。据说每到夏天来临,这里就摩肩接踵,热闹非凡。
这里的宾馆房间都带厨房,碗柜里碗碟刀叉齐全,证明在旅游旺季的时候,客人们常常一住就是好几天,真正以此为家。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上街买新鲜的海鲜,回到宾馆关起门来煮。我可能是开车开晕了,等想起这茬来天色已晚,那天又正逢12月31日,洋人早早打烊过大年夜去了,有个饭店开着允许我进去吃饭就算幸运。梅投海滩的海鲜是啥滋味,只好留点遗憾下次好再来了。

多的就是海鸥

元旦的冬日阳光晒得人不想动身,上路已是正午时分。海洋大道一路都是建好的和在建的宾馆,往北的地界叫做梅投北海滩(North Myrtle Beach),是生意兴隆的梅投海滩的延续。如此“阳光沙滩与宾馆”的组合铺展十余英里,直至和17号公路合并在一起,梅投海滩这才算完。
沿17号公路继续往东北进发,开将近80英里经过威尔明顿(Wilmington, NC)。这里是篮球巨星迈克尔·乔丹的家乡,这个城镇的面貌据说像鳕鱼甲,看上去非常有趣。我们没有时间,只好远望一眼,继续赶路。

沿途的恐怖乐园

从地图上看应该是沿17号公路过杰克逊韦尔(Jacksonville)后转24号公路,但我们再次别出心裁,抄近路穿越克罗坦国家森林(Croatan national forest)。这是贴近大海的一处国家林区,在八月的盛夏甚至有可能遭受飓风的袭击。这处茂密的森林里有黑熊出没,有野火鸡和其它野生动物在林中栖息。更有意思的是,这段道路的中间一段,居然有美国士兵把守。我们开始还不以为意,在国内也常见穿着貌似军装的人在路边查岗。但再往里开一点就知道遇上“敌情”了:地面上分明用英文标示着“通行坦克”!原来这里居然是一个美国的军事重地——勒杰恩海军基地(Camp Lejeune Marine Corps Base),占地600多平方公里,有43000名现役军人在此驻扎,其军种大名如雷贯耳:美国海军陆战队(USMC)。借着威尔明顿和莫尔黑特城两个深水港之间将近20英里的平坦海滩,这里已经成为海军陆战队进行两栖战斗训练的重要基地。我们一路上看到一些零星散落的野外训练设备,还有两边幽深小路口的标着号码的红色路牌。虽然充满好奇,但相信头顶一定有卫星监控,我们不敢擅闯,乖乖走路。如此军事重地,我们不仅可以开车进入,而且20多分钟的路途只在一头一尾各有一个士兵把守,也不看你证件。两边所见,唯有美得让人沉默的森林。且不管头上的美军探测器了,我们找一处地方,停车熄火,看斜阳夕照,默吟泰戈尔的诗句:“忧思在我的心中沉寂,一如黄昏在寂静的林中。”

忧思在我的心中沉寂,一如黄昏在寂静的林中

告别美国大兵,转70号公路,全天行驶约200英里后到达莫尔黑特城(Morehead City)。虽然也是海边城市,但这里人迹罕至,没什么好玩的。我们只是在这里落脚,为了明天走一条更刺激的路:外堤。
其实卡到了威尔明顿之后就可以折向朝北,经罗利(Raleigh)走I-95,是比较常规的走法,那里有杜克大学,再深一点有大雾山国家公园,但我们的海洋之心未泯,更重要的是那条所有“赶路人”都不愿走的路——外堤,时刻诱惑着我们,不忍放弃。
外堤(Out Banks),是连接北卡罗来纳州和弗吉尼亚州的一条海上羊肠小道。她像鱿鱼的触须深入大西洋,又像挂在老人下巴上的山羊胡子。你也可以把它想象成个状如一根面条的小岛。一想到驱车在这样的道路上行驶,顿时就忘却了朋友们天冷风高的劝阻。

从空中俯瞰,那条白丝线就是外堤,内侧深绿色的是内海(wikipedia)

早晨从莫尔黑特城出发,先要开40英里左右到大陆的尽头塞达岛(Cedar Island),从那里坐摆渡船到这条触须的起点奥克拉科克(Ocracoke)。到了塞达岛就后悔,由于冬天的轮渡航班少,错过一班就是错过二小时,我们只能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地方打发时光。由于地处国家自然保护区内,这个苍凉的渡口只有一家汽车旅店,一个服务中心,一所邮局,连个麦当劳和加油站都找不到。

万类霜天竞自由

轮渡很便宜,渡一辆小车只要15美元,要在大海上航行2个多小时。如果不怕海风,可以到甲板上去看海鸥。成群的海鸥会跟在渡船后面上下翻飞,如果扔给它们一点食物,那就甭想摆脱它们的纠缠了。
上了奥克拉科克,外堤之旅就算开始了。这根长长的大海触须到底有多长呢?100多英里,接近上海到杭州的距离。两边有多宽呢?取决于不同区域以及涨潮退潮,有些地方,最多也就百米。你可以先去东边看大西洋,然后跨过马路到西边去看内海。道路无疑都只能是一来一回的双车道,两边是被风沙吹起的小沙丘,低矮的灌木丛外就是沙滩和大海。我们驱车前行的时候已近黄昏,夕阳下,紫色的月桂浆果在灌木丛中熠熠闪光。

外堤,我们是不是来得太晚了?

外堤其实不仅仅有海,一路上也有不少人文景观。1903年,怀特兄弟在这里试飞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架动力引擎飞机,如今在这里还有他们的纪念馆。岛上的一隅还矗立着海铁拉斯灯塔,这座64米高的灯塔据说是全美灯塔第一高。为了追回在塞达岛浪费的两小时,我们只有忍痛割爱,任凭岛上品种繁多的海鸟上下翻飞,沿着羊肠小道一路前行。
走外堤的代价就是时间,先不说在堤上行车有时速限制,从海岛折入大道回到大陆后还有一长段路要走。走158接168北上,告别北卡罗来纳进入弗吉尼亚州,驶上美国著名的I-64公路。

在此踏上外堤路

沿着I-64往东,一直开到这条美国东西大动脉的最东端,便是弗吉尼亚海滩(Virginia Beach)。这是弗吉尼亚州最东南端的沿海城市。其风格颇有几分类似梅投海滩,也是沿着海边一长串的度假宾馆,房间里厨刀灶具一应俱全,但从马路的整洁度到宾馆的格调,都感觉比梅投海滩更高档一些,后来得知,这里确实是弗吉尼亚州的高档生活区。
我中学的同窗罗杰兄住在附近,夫妇驱车过来请我们吃了日本料理。一天开了200多英里,下榻已晚,冬夜的海滩寂静无人。其实海滩边的灯光足够明亮,但面对浩淼的大海,也只能照亮沙滩和拍岸的浪花。突然想起大学时代的一首歌:“在无人的海边,寂静的沙滩连绵……”当时只是在逼仄的宿舍里幻想,如今空旷的大海就在眼前,时光匆匆已过二十年。

弗吉尼亚海滩,我睡过头了

只要拉开窗帘,躺在宾馆的床上就能看日出,但慵懒一念让我错失。最后一天终于真的要“赶路”。今天又是200英里的路程,从I-64的最东端起步,一直往西。两小时后到达一个中学世界历史课必考的地方——里士满(Richmond)。记得当年一位同学填空题没做出来,后来知道了答案是“里士满”就嘟囔:“我又没去过,谁知道它满还是不满。”里士满也是美国建国时期的五大都市之一,至今还保留着许多英国殖民时期的古迹。南北战争期间,里士满是南方邦联的首都,当时的“总统府”南方小白宫如今还矗立在一幢高大的现代建筑旁边。这座外观平平的建筑现在已经成了南北战争的博物馆。
即便在今天,里士满依旧是美国东部重要的交通枢纽。横贯东西的I-64和打通南北的I-95就在这里交汇。告别里士满,就告别了I-64,再次走回I-95。四天前我们出佐治亚州离开了I-95,现在又回到了它川流不息的车队当中。

美东海岸行进图

一路向北,终于看到了宽阔的波多马克河,高耸入云的华盛顿纪念碑,端庄气派的林肯纪念堂……奥兰多迪斯尼度假宾馆门前的棕榈树已成回忆。穿过一个隧道,拐个弯就是马萨诸塞大街,联合车站这座古典风格的建筑就在眼前。这里是华盛顿特区铁路、地铁、长途汽车的集散地,那么大一个广场,我车往哪停呢?看见了,租车公司有先见之明,指路牌写得明明白白。顺着路牌左拐右拐,心里想着旅游公司的千篇一律的广告语,叫什么来着?“结束7天的愉快旅程,回到温馨美好的家”。正窃笑间,一个黑人小伙挥手拦住:停车吧!还没开够啊?
下车第一件事是和强生拍掌庆贺,第二件事就是抄里程表:1242英里,合计1987.2公里。后悔啊!早知道再出去绕联合车站兜它三圈,凑个整数呢。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