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06

鹤舞公园

从京都到名古屋坐新干线大概1.5小时左右,票价JPY4930。

我们住的酒店是“THE B”,新干线下来后换地铁“名城线”到“荣”站,出地铁步行5、6分钟即到。虽是三星酒店,但依然设施齐全、干净卫生,除了房间略小,几乎找不出什么缺点,BOOKING预定,大概RMB350左右/晚。

办好入住,到地铁站觅食,因为饿到不行,见到一家铺子的橱窗里的摆放的样品,看着预估能吃饱,就进去草草解决了午饭。有的点了面,有的点了小寿喜锅,我要了蛋包饭,靠着上面那层蕃茄酱总算把自己喂饱了。

出了铺子,小金独自去办私事了,我们三个坐“名城线”换“鹤舞线”到鹤舞公园。

鹤舞公园建于1909年,这座有着百年历史的都市公园不愧是名古屋最有名的赏樱之地,出了地铁站满眼都是白花花盛放的樱花。

除了樱花,公园里也种植了一些其它花卉,争相斗艳。

还有一个小巧的室内馆供参观。

看到樱花树下不畏春寒前来赏樱的日本民众,我们也很想待到掌灯时观看夜樱,可实在是冷得有点受不了了,商量一番后决定回酒店附近SHOPPING,PARCO、松板屋、三越各种选择。

在暖暖地大楼里逛了一层又一层,各自抓紧最后的时间大肆花费、满载而归。除了一些小玩样,笨笨还收获了2只大铁壶,回上海后查了网页,铁壶烧水除了微量矿物质外,主要是因为能提升沸点,烧水沸腾时间过长,水会变“老”,沸腾不够,水又太“嫩”,铁壶导热均匀,底部和周边都能达到沸腾点,难怪好茶的笨笨不惜体力和财力大老远地背这东西回去。介一同学也不省力,购了一整套餐具,一路拎回上海,据说后来被笨笨瓜分了几个。还好我对日货没太大的喜好,只买了个搁壶盖的木板和一个梅花形的漆器,都是送人的。

购物完毕后回酒店放置物品,介一到酒店下面的罗森买了简食当晚饭,而我和笨笨则外出觅食。这是此次旅行的最后一顿正餐了,我超级想吃顿丰盛的。不得不说,THE B的地段是真心好,不仅大型百货商店近在咫尺,酒店背后的小路上满是灯红酒绿的餐馆。没走多久,我们就被一家日料店吸引了,门口放置的餐单上全是色彩丰富的生鱼片,里面的入座率也很高,虽然有点小小担心价格会不会太贵,但报着最后一餐无所畏惧的心态,毅然决然地走了进去。运气很好,我们占据了最后一张空桌,麻利地点餐下单。不愧是有着55年历史的老店,东西非常新鲜,价格也很合理,如果放在上海,同样的品质,这个价位算得上超值了。

最后一晚,多亏了笨笨的陪伴,终于让我继猪扒饭和鳗鱼饭之后又有了一次满足感,在日本整整8天,仅有这三顿让我感到欣慰。不吃汤面的孩子去日本就是可怜啊。


2012.04.07

名古屋城——上海

睡眼惺忪中醒来,介一和小金已经出发前往名古屋城了。收拾完行李和她们电话联系,得知名古屋城的樱花开得很漂亮,立马出发前往,笨笨选择在酒店附近继续SHOPPING。

买周末一日地铁券(JPY600),坐名城线两站路到“市役所”下,步行一小段即可到达。门票JPY500/成人,凭周末一日地铁券可打八折。

正如小伙伴所说,樱花盛放!如粉色瀑布般流出城墙。刚准备入内,两丫头正从里面出来,准备前往热田神宫。而我,打算把最后半天全部留在这里。

公元1609年,德川家康下令在尾张那古野城的原址上修建德川家族的居城,直至1614年,这座江户幕府的世袭居城才得以全部完工。1945年毁于名古屋空袭,1959年主建筑得以修复,本丸御殿的修复工程从2008年开始,预计要到2022年才可完工,耗资150亿日元,游客可头戴安全帽入内参观。这一圈的行走触动到我的并不是建筑的规模,而是工地现场的那份井然有序和干净整洁。

名古屋城的天守阁和大阪城的一样,最上方的第七层是观光台,中间几层是陈列室,依然是介绍“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匆匆走过。

如果不是因为介一电话里那句:“这里的樱花都开了!”估计我也不会赶来名古屋城了,事实上,这一程的确来得值得。大阪城里种植了600多株樱花树就已经成为当地有名的赏樱地,而名古屋城里的樱花树多达2000多株,可想而知,同时盛放该有多震撼人心,特别是内城墙上的那段,两边的樱花争相斗艳,犹如走入了一片樱雨林。名古屋城为我的这次的赏樱の旅划上的不是一个圆满的句号,而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感叹号!

回到酒店,三个小伙伴已经在“莲”汇合了,据说这家面馆在当地很有名,不吃面的我就拿面包当午饭了。作为第一代挂钥匙的孩子,“汤面”和“面包”成为我学生时期最主要午饭,也是工作后第一段自力更生时期最重要的晚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却在我的饮食习惯里留下了截然不同的记录——“吃腻”了“汤面”,“习惯”了“面包”。

四个人在酒店汇合后,拿上行李走向地铁。坐名城线到金山,换乘名港线到机场。

名古屋机场虽然不大,但在办理登机的大厅里就有一家药妆超市,抓紧最后时间SHOPPING,“选物、买单、开行李箱。。。。。。”一通忙碌之后办理托运。

进了闸,我依然不消停,各种果子的包装实在太好看了,虽然我不喜欢吃,但买来送人绝对有脸面,当然,Royce的薯片和巧克力是我的钟爱,支付JPY100可以给巧克力提供干冰包装,维持6个小时左右。

飞机缓缓起飞,我的思绪并未停留在蓝天下这片干净的国度里,只期盼早点到家,吃一顿父母做的上海菜。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