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知道芝加哥,当然是因为乔丹,但那时芝加哥离我还很遥远。决定来芝加哥,因为研究了地图看到有很多艺术展览馆。我没那么高雅,常想象着自己是懂点艺术的,但艺术在我出生那个年代离得我较远。对于我这样曲线画得都象直线的人,我倒是没想到过我能画画。就是这样一个不会画画的人还是觉得:艺术应该不只是能画画、或者会画画就是懂艺术了;画画应该也不只是画线条。来芝加哥还有个原因,因为美食。

每到一个城市一个地方前,除了研究下地图,也大概了解了下这个城市。芝加哥,Chicago, 我很喜欢这个英文名字,先想到的是那个牛头图像。芝加哥有个别名:风城,去了短短几天,充分理解了这个别名。位于伊利诺伊州东北角,是美国第三大城市,第二大商业圈。

下了飞机,取完行李在出口处直接有airport express的小巴售票处,巴士就在门口,一般到市区二十几刀,直接送到酒店门口。

芝加哥果然是风城,机场小巴直接在酒店门口停下,即便这么一小会儿,也让我倒吸一口凉气。五月天在苏州可以只穿一件长袖T恤,纽约也能有个十几二十来度,可这芝加哥,站在酒店门口时只有8度。明智地事先把羽绒薄外套穿好,即便这样,站在路上还是有点抵不住大风的肆虐,鼻涕眼泪有些禁不住了。

再大的风,丝毫没有让我松懈去发现芝加哥的脚步。

早过了中饭时间,进了酒店隔一条街的一个餐馆,各式牛排套餐,点了一份烤深海鱼和一份蔬菜汤的套餐。也不是特意注重养生,但对于我这样食素较多的人,到了美国唯恐自己素菜不足,倒哪儿都要弄份蔬菜汤或者大份色拉之类。在纽约去的餐馆大多是意面通心粉类的披萨店,老美的菜量都极大,现炒一份够我吃到撑了,也没有胃口再去吃其他的了。但这芝加哥,随便一走,就到了一家牛排店。老板非常和蔼,亲自介绍了他们的菜单,而后由服务生来点单。第一次在欧美国家相对正式的餐厅自己一个人点单,服务生一对一服务,如果有任何需求,都是找从一开始为我服务的服务生。开始就上来一大份餐前面包,一大盘的黄油。从来没吃过那么好吃的芝士面包块,服务生看我吃得快,很快又给我添加一份。好吃的蔬菜汤,一会儿也只见盘底了,等到超大一块烤鱼上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吃不动的地步了。从芝加哥开始慢慢发现美国。结帐时,服务生主动问我吃不下的所有菜都打包。当然,这也是我的意愿。在国内,大多只有六十岁以上的普通阶层的老人家们才会把吃不下的菜打包;而在美国,每个人都很自觉的要求把自己吃不下的打包。当然,服务生知道我很喜欢吃他们的芝士面包块,特意又给我打包一大份。只是一顿午饭,却让我多了好几份对芝加哥的喜欢。

美国是个实行服务给小费的国家,很多地方的服务人员是没有工资的,他们的收入只来源于客户的小费。所以,有些地方的结帐单里包含了小费,有些结帐单需要我们自己按需要填小费。最高百分之二十五的小费,一般稍微正式点的餐厅,出于礼貌,都会给予百分之二十五的小费。如果是刷卡,直接在账单上选择小费比例。

吃饱喝足后继续向前,不远处就是芝加哥艺术馆。在我看来,芝加哥也是个艺术城市。芝加哥艺术馆(Art Institute of Chicago),收藏了许多举世闻名的原作,其中有莫内、雷诺阿、高更、梵高等的画作,完美到难以想象的印象派及后期印象派的作品。我去的时候,展馆正好有毕加索及其弟子作品的大量原作展出。有很多毕加索各个时期的画,包括他早期的很多简单手稿。发现美国这些艺术类的展馆都有个特点,所有这些名画都直接面对面没有任何防护和隔离的呈现在参观者面前,并且,可以随意拍照。出发前没有特意地去了解芝加哥艺术馆,当真真切切地站在这些画作前时,却给我带来无比的惊喜;站在这些画作前,会让我感动地有种起鸡皮疙瘩汗毛竖起的感觉,也许我的震撼是这样的表现。之前很少真正有机会和时间去看这些艺术大家的真迹,而芝加哥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艺术带来的震撼。

除了名画,还有摄影展,很多是二十世纪早期的老照片。我喜欢拍照但不喜欢照本宣读研究拍照技术,常在网上看些好看的图片,自己拿着相机琢磨,但那些也都只是基础的拍摄技术。而我更喜欢的是意境,有故事的画面。而这些展出的照片,在我看来恰巧都是有相机以来各个时期世界各地的故事。

艺术馆出来往上城方向一站路的距离就是著名的千禧公园,类似纽约中央公园,又是一个城市中心的免费大公园。公园门口看到很多平衡车在穿梭,很拉风,因为背了相机不方便,也就只能观看别人驾驭。公园门口左侧有一个妙趣横生的所在,采集了当地普通市民的面孔在此展示,面孔会有各种表情,会眨眼、微笑,间或还有水从口中喷出,孩子大人们在中间水塘奔跑着,很是有趣。

千禧公园里有个大芸豆。游客们在芸豆里找自己,也有出游的学生们在芸豆前站成一排各种姿势跳跃着合影。

这第一天在芝加哥逛真得很冷,风在耳边呼啸着,偶尔还下点蒙蒙细雨,远处的乌云在哥特式和现代交错的建筑群中翻滚,召唤着明日的太阳。

从海军码头最里处回头望向城内,乌云覆盖的建筑群显得有些凝重,也象极了美剧大片中灾难将要来临的场景。湖天一线处的灯塔守望着远航的帆船。

匆匆走过芝加哥的第一天,阴,冷,但震撼。

我想给予芝加哥很多冠名:风城、艺术之城、钢铁之城、建筑之都。穿梭在城市间的轻轨钢架、每个芝加哥特色大楼外的铸铁防火梯,铸就了芝加哥独特的钢铁艺术。

芝加哥的地铁、轻轨及公交线路非常清晰明了,所以想了是否有公共交通卡之类可以买。第二天跑到地铁站进口处跟路人打听到可以在超市CVS买到。CVS很方便,离酒店不远,买了3天卡,无论地铁、轻轨还是公交都可以免费乘坐。

有了交通卡,第二天的出行就更加的随心所欲。芝加哥的轻轨和公交非常清晰明了,人少、安静,偶见些穿着有些破烂的黑人还是有些胆怯,因为不了解。

之前在个国内职业旅行家的博客上看到有家有名的pie piper的甜品工厂,碰巧直接在google map上搜到了有这么个名字,几经公交加轻轨转车,看着公交窗外越来越偏僻,不由地有些紧张起来。越远离市中心马路也越来越宽,建筑越来越矮也越来越稀少。到了地图上显示的pie piper,结果却是个健身中心。周围方圆一站路范围看去也没发现有pie piper的字样,加上若大的马路上行走的就我一个人,也就只能这样放弃去品尝奶酪蛋糕的念头了。

我去的时候不巧,没有公牛的比赛,不过我想,就算有,我大概也只是会去看下场地,毕竟那里只是个曾经了。从偏僻的不知名的pie piper地一路直接辗转去了公牛主场,也慢慢地喜欢上这钢铁架上的轻轨,慢慢开始了解黑人。好奇心开始膨胀,偏巧公牛主场也是在相对人烟稀少的地方,但还没有偏僻到见到工厂。轻轨出来转的公交,一路上下的全部都是黑人,意识到是不是到了黑人区。跟之前坐的公交全然不同的是,这公交真得很热闹,因为偏僻,多为社会底层的黑人,全然没有白人的绅士,随意、大声、吵吵闹闹、睡觉大声打呼的,也有互相谩骂取笑的,上来一个穿着怪异看着有点神经兮兮的黑人,一上车就开始大嗓门骂骂咧咧,结果车上还真有人回应。就这样,这一路一唱一和看似不太文明的大嗓门对话常让满车的人哄堂大笑,这在市区的公交车或者地铁轻轨上是绝对见不到的景象,却也真实、自由、团结。这趟公交让我真实的体会了把美国社会底层生活现象。

公牛主场外非常开阔,没有比赛,开阔的有点荒凉。不知道有比赛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景象,但我想,乔丹时期的比赛一定比现在热闹。太荒凉,也就在门口看到23号雕像,象征性的拍了张23号的照。就算是来过了公牛主场。

没吃到好吃的奶酪蛋糕,但芝加哥对我来说还是个美食天堂。公牛主场回城时看到窗外一个看似热闹的地方下了车,一个超大惊喜,漂亮的café点,进去后橱窗内满是诱人的甜点:马卡龙、各式芝士蛋糕、各式色泽形状漂亮的西点。迫不及待地每样都点了少许,在靠墙的桌边坐下。这才慢慢仔细看清这个西点店,原来除了漂亮的点心,墙壁上也还挂满了特色艺术画框,温馨。满足的饱餐感让我无比兴奋,以致于忘了去记这café店地处哪个街区。

芝加哥的艺术无处不见,并且随处体现在街边各类建筑上,地铁站。

公交的好处,可以真实的体现本土风情,特别在芝加哥这个城市。

风,一如既往的大,里外能穿上的衣服都穿上了,还是挡不住的冷。乌云,一如既往地翻滚,偶尔会翻出点蓝天,蓝得那么透彻。

天蓝得开始越来越多,很快,几乎透明,只剩下几处快速奔跑的低低的白云点缀。

我选择了一路从千禧公园沿湖走去海军码头坐游船。公园里聚集了大量运动装束的民众,在举行全民马拉松。沿公园向市内望去:透蓝的天,奔跑的云朵,青青草地,跑步的,遛狗的,骑车的,远处哥特式与现代化建筑完美交错。公园一侧沿着密歇根湖,在蓝天白云映衬下静静地流淌。靠近千禧公园的游艇港湾让人驻足。

于海军码头开始,在水上欣赏这摩天大楼城市。芝加哥是建筑王国,美国最高的楼不在纽约,而在芝加哥。乘游船一路各式建筑尽收眼底。最高大楼西尔斯大厦;第二高的约翰·汉考克中心,体味这座以金字塔外观和交叉外梁而闻名的地标建筑;再看离湖滨不远的那栋,银光闪烁,像一支巨大的白玉簪的阿莫科大厦(Amoko Build,原名标准石油大楼)和屹立不倒的古老建筑芝加哥水塔。各种我还没来得及好好观摩的大楼。游船的导游很是热情,一路讲解期间还即兴吹奏激情口琴、即兴高唱。

冷,即便艳阳高照,还是挡不住冷风凌厉。手冻得几乎拿不住相机。

海军码头出来,往上城方向走去,要经过一座横跨密歇根湖与市区交界的桥。我有严重的恐高症,已经走到了人行桥的边缘,却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即便冷得打哆嗦,这恐高也让我直冒汗。一对跑步的年轻人经过,只能向他们求救,告诉他们我恐高,上了桥无法走过去。女孩非常友好,把我紧搂着,两人根据我的步伐慢慢陪我走过桥,并问我要去哪,一直告诉我怎么坐公交,把我送到公交车。萍水相逢,却让我无比感动。越来越爱芝加哥。

走累了,逛累了,夜幕渐已拉开。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河边大名鼎鼎的牛排馆:Chicago Cut。没有订位,加上是一个人,就给安排在了吧台。边上每人都是举着红酒,面前多是对我来说超大份的牛排。点了菜单上最小份量的牛肉,一份芝士汤、一份局蘑菇,几乎不吃肉的我也不禁赞叹这牛肉的鲜嫩。当然,因为酒精过敏,最大的遗憾是无法配杯红酒。

徜徉在建筑艺术之都的芝加哥。哥特式建筑,摩天大楼,黑色铸铁防火梯,钢铁轻轨架,美食店,艺术馆,热情的人们,蓝天,白云,呼啸的大风,变化莫测的天气。安然,有序,不紧不慢。我喜欢这个现代化与优雅并存的城市。

在这不拥挤的现代化城市中,走走停停看看,不知不觉到了启程下一站的时间。

随着走过路程的增多,我的行李也在逐渐膨胀。看来是要感谢纽约机场的工作人员了,人工帮我过磅,超5磅,没收我额外费用。到了芝加哥O’Hare机场,超6磅,工作人员热情地让我整理行李拿出一些手提。手忙脚乱后挤出一些在随身箱里,结果还超1磅。没办法了,只能说:我付超载费吧。告诉我100刀,吓得我赶紧再挖出一件单薄的衣服,随身限制的一大一小包也瞬间撑得满满。为一磅的行李多付100美元似乎太奢侈了点。即便这次躲过了超载,可我也该为下一站的行李计划了。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