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氏古建築大全】【環遊尋美拾遺錄】【黃劍博客圖文集】

Jumbo Heritage List © Epic Adventure of Jumbo Huang

第902回:白云深处魔幻绝顶,翠壑丹崖远望千里

©原创图片(本图文中的图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号: Jumboheritagelist 或 Huang_Jumbo)。本图志全部图片谢绝一切非完整性的截图转载!请自重,特别谢绝各种手工特意叠加商业网站水印的转载!本作品保留一切权利。作品中图片不得直接或者间接用于以营利为目的一切商业行为,违者必究。本图文中部分章节文字内容可能局部来自公开网络或公有领域,仅供个人学习研究和欣赏而使用,没有明确商业用途。原创照片来源:《皇氏古建築大全》和《環遊尋美拾遺錄》及《黄剑博客图文集》Notice: Image copyright belong to Jumbo Huang, Part of Text citation resources was from public domain)

一部登山传奇优雅凄美让你一步三叹!一杯沙巴老酒香醇绵厚让您低吟徘徊!一束命运惊雷惊天动地让您心悸震撼!一场人生急行摧枯拉朽让您回肠荡气!

四人登顶东南亚最高峰神山日记(Mount Kinabalu),世界第三大洲最高峰,能从南中国海看到的最高峰。

京那巴鲁公园是马来西亚第一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承认的世界自然和文化遗产地点。京那巴鲁国家公园在1964年成立,目标是为了保护神山和在那里栖息的动植物。

京那巴鲁国家公园最大的吸引点是神山-世界上最显著的高山和神山国家公园植物园。京那巴鲁国家公园距离哥打京那巴鲁城(沙巴首都)约2小时车程,沿路能够观赏不同的美景。公园的总面积是754 平方公里(291平方英里),有四个气候带,而且有世界上最丰富多种类的动植物。

京那巴鲁山是沙巴最雄伟的象征物(神山),也是喜马拉雅和新几内亚之间最高的高山。巍然屹立于海拔4095米的高度(13,435尺),神山散发出无法形容和不可思议的魔幻气息。坚毅的花岗岩山峰常被云层包围着,像是高贵的女郎在面纱后窥探。天气晴朗时,能看见山峰的独特形状,从圆滑的花岗岩身渐渐形成似冰川的小尖塔,充满平静和安宁的感觉。

神山本身也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岩基:冲破地壳的岩浆库。虽然神山很年轻,但已经是京那巴鲁公园的中央重点,也是沙巴最大的原住民-卡达山杜顺族的神话。卡达山杜顺族相信神山是神圣的安息之地,所以相信他们的祖先的灵魂在那里安息。

公园吸引了众多的爬山爱好者,还有许多大自然的爱好者,他们来这里赏花,观鸟,欣赏这里独特的自然景观,这里的野生胡姬花及世界上最大的花,它的花朵开放时对角可达到45厘米。这里的动植物种类繁多,从低地雨林到温带的森林,再到高山上的松柏,应有尽有。

如果群众从山脚下出发,再回到出发地,一般需要二三天的时间。园内的住宿是相对简单的,有一些度假旅舍和一些小屋,旅游的旺季是需要提前预订的。旅游的旺季是每年的四月及七八月和十二月份。

攀爬神山无需任何特别技能,只要身体强壮就可以了。当地人在三四岁的幼小的年纪就已攀爬神山了。上山峰的栈道是沿着神山的南面,总共是8.5公里的跋涉旅程。

从9个月大的婴儿(被父亲抱着上山)到八十多岁的新洋人,多数的人使用两天时间攀爬到山峰。虽然如此,在攀登神山竞赛(被称为世上最难的攀爬高山竞赛)获得优胜的参赛者在短短的三小时内上下神山(人比人气死人)!

神山的地势随高度改变,从低地的雨林到山地森林,林云和亚高山草甸,最终抵达光秃的花岗岩地带。只有在神山,您可以在低地食用早餐,在云林里食用午餐和在亚高山草甸享用晚餐!

山下炎热,到了山腰就开始进入云雾区,之前汗流浃背之后就很容易着凉。神山(MtKinabalu)位於馬來西亞沙巴,号称東南亞第一高峰,最高點罗氏峰有4,095米高。上山必须要有登山许可证和向导的,证书分两种,彩色的证书要收费10马币,是登顶成功的证明,另一种黑白的证书则是没有登顶的。

话说我们早上坐车来到公园管理处,是因为趁着清晨爬山是最好的时机,到了下午老天就会突然变脸。公园会给每个登山的人派发印有每个人名字的卡片(2010年10月3日,Mount Kinabalu,Paradiserain.AJ03 003)。

激动的火焰在心里燃烧,这一天正是祖国国庆的日子,而我能够用登顶东南亚最高峰来为祖国庆祝吗?刚才跟我们同车的几个马来西亚华人选择了从较难的马西劳栈道来开始登山(Mesilau Route),

我仔细打量了我们队伍队员们弱小的身骨,还是放弃了这条叫马西劳栈道的登山道路,这个路大约有6公里长,而从攀爬的地方算起一直到拉邦拉塔可能要徒步八公里。

马西劳栈道从马西劳自然旅舍开始一直到拉央拉央。这条栈道在1998年8月开始被使用,当时多数是给科学家和研究家使用,因为路程比丁波汉长,约六小时才能抵达拉央拉央。如果想有使用这个栈道,建议与当地有关部门先提前办理登记,需另支付注册和后勤费。

适合比较注重自然生态多过攀爬的登山客。沿路能看到针叶树,攀藤,精湛的贝壳树等等。约海拔2000米,靠近露脊地开始,树木会渐渐稀薄,道路会比较多石头,盘根错节的树根,海绵状苔藓和苔类。这里也能看见娇嫩的兰花和美丽的橙色杜鹃。

在还没有抵达Kipuyut桥之前,您会看见一些小溪,然后渡过迅速流动的西马西劳河。从这里开始跟着山脊步行,道路会越来越倾斜,需走2公里的山坡。然后再绕着山体走500米到和丁波汉栈道链接的地方:拉央拉央。

继续行走到拉班拉达,在那里住宿一晚后,在第二天继续攀爬到顶峰的路程。

因为我们队伍中有三位美女,所以我们选择了丁波汉栈道到顶峰的路线。

从丁波汉闸门开始时反而是要下山坡到一座瀑布(Carson’s Fall),以京那巴鲁公园的第一名看守员的名字取名的。从这里开始就一直往上山坡走。视个人的体能而定,但多数的登山客需约五小时抵达拉班拉达住宿。

栈道里有配合地上的树根建立的半人工阶梯,沿路能看到阵阵的飘云,搭着兰花的树木,猪笼草和杜鹃等等。沿着丁波汉栈道有几个木崩小屋(Pondok),第一个是位于海拔1981.7米的Kandis小屋。若天气晴朗,这里可以看见链接哥打京那巴鲁城和京那巴鲁国家公园的道路。

第二个木崩小屋是位于海拔2081.4米的Ubah小屋;这个地带滋长着很多Nepenthes lowii,也是婆罗洲最稀有的猪笼草类,所以注意看外型奇异而且有袋子的植物。继续跟着栈道在一片绿色的森林步行,您将会经过沙巴电信站,位于 Komborongoh (海拔2252.2 米)。‘Komborongoh’ 这名字是来自一种本地人在传统仪式时拿来驱恶灵的植物。

第三个木崩小屋是 Lowii 小屋,这段路能看见绿色森林参杂竹,树蕨和更多的杜鹃。这位于海拔2518米的第四个木崩小屋 – Mempening小屋的附近有野生的秋海棠,

您也可以在这里休息和观赏已不怕人的松鼠,树鼩和鸟类。 过后您会经过拉央拉央(Layang-layang)电视台站,后抵达拉央拉央的露脊地(曾被称为Carson’s露营处)。拉央拉央(燕子地带)也是丁波汉栈道和马西劳栈道链接的地方(海拔2740米)。

经过第五个木崩小屋 Villosa小屋(海拔 2690米)后,树木渐渐开始稀少,道路也变成光秃秃的石头路,沿路也能够看见弯曲的剥树皮的银灰色树干。在某些地方也可以看见雄伟的神山山峰全景,非常的壮观!

在海拔3050米那里有一条小道链接到直升机停机坪,那里您可以看到非常壮丽的山峰景色。接着您将到达第六个木崩小屋 Paka小屋(海拔 3080米)。Paka谷就在小溪边,是第一个探险家休息的地方,您可以在这里探索。

在这个高度,空气已经开始稀薄,比平时难呼吸。如果顺利抵达拉班拉达(Laban Rata),这里的住宿包括Waras小屋,班那拉班(Panar Laban)小屋,Gunting Lagadan小屋,Pendant 小屋和拉班拉达旅舍。住宿有提供宿舍式的住宿和热喷喷的餐食,在这里游客可以休息和过夜,在第二天才继续攀爬到山峰。拉班拉达这地带已经是高过云层了,所以在这里能够看见很独特而且无阻的绝色日落。

班那拉班(Panar Laban) “祭祀之地” ,这里是 Sir Hugh Low 和他的本地导游进行祭祀仪式来安抚祖先的灵魂的地方,为了登山客有个安全的旅程,不被幽灵骚乱所影响。这里每一年都会进行这祭祀仪式,尤其在庞大的项目或探险团出发前也要进行此仪式。

我们选择一直向上攀登的从TIMPOHON GATE(海拔1866米)进入的传统小道是明智的,因为这个道路是一直向上的,经过Carson FALL瀑布,这个会让人觉得有个盼头,可那条路Mesilau的道路充满了上上下下的反复折磨,穿行在复杂的热带雨林里,再加上可能有狂风骤雨作伴,可想而知是怎样的艰辛。

磨房的杨莹同学在2008年8月8日就选择了这条道路,如今这个1987年出生的女孩已经在日本工作了。接近正午的时候深入森林,山势没有什么跌宕起伏,并非爬深圳的三水线那样不断的一会上一会下,否则大家心里会叫苦不迭。

山上有很多美丽的植物啊!如山上的活化石猪笼草等,这次比较幸运的是一路上都没有下雨,在KANDIS SHELTER休息的时候队友还不断地给松鼠喂食。有些地段山势渐渐险峻了,不久山上起雾了,一阵风吹过来,吹散了原本热血沸腾的干劲。

大家真希望下场大雨把我们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淋得透透彻彻,但是因为前半段流汗过多,上了海拔2000米以上之后,山风渐猛,云雾蒸腾,被汗水浸透的衣服一下子像个冰块一样,体温立即骤降,这个时候就很容易感冒。

刚开始登的时候,是穿过密林,没有什么风,浑身都湿透了,拿条湿毛巾盖在头上还不解热。友才与虫姐冲在最前面,我与优彩,安琪两个女孩慢慢走在后面,可能有人在爬山的时候脑海里已经什么都不去想了,什么美景,什么高山,全都成了过客,他们可能追求早点到达目的地,换身干燥的衣服,喝上一杯温暖的茶才是他们最迫切的渴望。

但我不同,我认为无限风光在路途之中,所有我并不形色匆匆,而是把时间放在观察周围的树木与花草等,有野葡萄与很多缠绕在树木上的苔藓等,还有很多树干长得像被拧扭过似的,极为怪异。沿途很多休憩的地方,大家可以坐下来休息,吃干粮。

虫姐不吃鸡腿,她让我给吃掉了,三文治还是不错的,鸡蛋当然是第一个被干掉。最后友才跟虫姐等先期到达达拉班拉达(PANA LABAN),而我则与喜欢唱山歌的优彩以及稳重的新加坡女孩安琪走在一起。

到了下午我们用灵魂拖着身体到达“拉邦拉塔”的,那一刻直教人感动的想狂喊,可是我没工夫拍照了,首先要把身上这层皮换成干净的,然后疯狂大吃一顿。热咖啡、干衣服、丰盛的食物…终于坐在了人类文明中间,暖洋洋的旅社客厅里面挤挤嚷嚷的坐着各国的登山者,大家谈天说地,其乐融融。

顿时感到“拉邦拉塔”这个登山者聚集地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五湖四海的朋友们欢聚一堂,明早凌晨三点一起出发奔向山顶,那是一种别具一格的体验,让你突然觉得世界上的人们其实就是这样简单,人们的快乐也不过就是这样简单。

我本来与队员在外面的悬空阳台上喝咖啡,可惜雾气太重,山风吹得人直发抖,不久又转移到室内,然后大家排队去领自助餐,食物常丰盛,大家都吃得撑死了,安琪与虫姐等在“拉邦拉塔”的露台上喝咖啡,被冻得要死,后来大伙就一起离开自助餐馆,向最高的旅社进发,沿途还要攀爬15分钟,友才,虫姐,优彩和我住一个宿舍,而安琪被分配到其他宿舍了,这些房间都是男女混住的。

我放下行李后与优彩出去拍摄了一些夕照照,然后返回房间,虫姐很早就上床睡觉了,二个女孩都睡上铺,我与友才睡下铺,洗澡是没有热水的,据说供电系统故障。但我还是用毛巾搽了一下身体,换了条内裤,山上真的很冷,洗澡的时候冰水真是冷得要命。

厕所也非常简陋,我看到外面几个韩国人在打牌赌博。之后我看外面黑将下来,如是我也回去睡觉了,可悲的是像我这么聪敏绝顶的人,却也有智者千虑,终有一失的时候,也可能是因为高原反应吧,我居然不知道被子是跟床单铺在一起的,其实只要扯起被子就可以钻进去睡觉了,结果整个晚上,我跟友才都是只盖个毯子睡在被子上面,我们以为被子是床单!结果半夜被冻醒!

而上铺的两个女孩还是比较正常的,但她们没有提醒我们,直接导致我跟友才被冻得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记得我虽然穿上了所有的衣服,但还是不停的辗转反侧,最后被冻得轻微感冒了不说,人也差点困得虚脱了。

半夜冻醒了,顺便出门窥探大厅有没有闹鬼,之后斗胆把木门打开,但见外面寒风呼啸,远处电闪雷鸣,就是没见下雨。起来走了几圈热了回身,转身又去房间睡觉,才发现取暖基本靠抖。

公元2010年10月04日,凌晨两点多就起床了,反正晚上没怎么睡好,干脆早点起床算了。睡在我上铺的美女虫姐姐还比较清醒,她是那种平时非常淡定,一到关键时刻就大显巾帼风采的女人,外表弱不禁风,内心无比强大。

而优彩妹貌似极度不舒服,她都不想起床,她叫她男朋友友才给她把早餐带上来,她自己不想再下去了,友才劝她不要再爬山了,似乎很嫌弃她,但她却坚持要爬山,我建议大家一起去吃饭,补充热量,否则夜行会很吃力。

本来以为小虫姐姐的速度会很慢的,结果这次优彩妹妹开始磨蹭时间了,最终在我们的催促下,拉上安琪姐姐,一起去下面的拉央拉央吃饭(LABAN RATA),很多昨天吃饱了撑着的人,今天就吃不了多少了,小虫姐姐的状态出奇的好,看来平时经常运动的人就是不一样,友才也是摩拳擦掌的,他以前经常在深圳组织登山活动,我经常报名参加,所以大家彼此之间非常熟悉。

补充了点食物后,就与导游一起出发了,出门时已经有很多人排队上山了,这时天气很冷,大家把能套上的衣服都穿上了。几十人的队伍蜿蜒徒步到我们住的小屋后面,打开铁门后,队伍就开始打着手电筒前进。

陆续有些欧美与韩国驴友超越了我们,友才与小虫姐姐照旧冲在队伍的最前面,我看优彩状态奇差,就顺便担负起收尾的工作,安琪姐姐则在我们附近跟着,导游很负责任的一直跟着我们。

虽然后面四个人走的很慢,但也慢慢找到了感觉,因为刚开始是在树林中穿越,没有什么风,很多人又开始流汗了,我忙提醒队友解开衣服,力求不流汗,后来海拔升高很快,树木很少了,风也大了起来,天边还有闪电,头顶的星空非常通透,漫天的星光陪伴着我们。

一路上优彩妹妹不停的停下来喘气,有时干脆坐在石头上,我想夜登最恐怖的地方就跟迷路一样,你永远不知道前面还有多远,所以你会感到很绝望,不知道这段路还有走多久,心里没底自然徒增恐惧。但我们这次比杨莹小姐二年前幸运多了,杨莹那次上山时还下雨了,她在短暂的休息之后就在夜色还浓重的时候再次整装前进。

她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鞋子里面还有水,外面的寒夜正在飘荡着一丝一丝钻心的冷气。她感到很累很冷,甚至想哭,可是她却不能放弃,梦想的道路从来都不是坦途,不经过努力地攀登,永远都不可能到达顶峰。

一想到我比杨莹妹妹幸运,自然我爬起山来就不那么觉得恐怖了,偶尔停下来安慰一下优彩,再抬头看下漫天的星星,前面是黝黑的山峰,这次队伍渐渐拉开了距离,跑的快的已经在前面很远的地方了,而比我们慢的视乎还在山脚。

到了海拔3700米左右的地方,看到一个小屋,里面点着蜡烛,所有通过的人必须把登山证亮出来让工作人员登记,所以这个点就是最后一个坎了,迈过去了,你登顶的几率就很高了,要是这里都过不去,你就直接下撤吧。

最险峻的地方在登顶前的那些光滑的石面。有很多次队员都差点要摔倒,如果昨晚下过雨的话,那石头就更滑了,杨莹那次就是摇摇晃晃的抚着周身还在淌着水的岩壁,手紧紧攥住绳索,脚下一步一步挪动,确保踏实的踩在岩壁上。而我们这次还是很幸运,石面并不是很滑,远方的镰刀月亮挂在天边,星星在黑色的海洋上浮动着,山下的灯光像一道道闪光的五线谱,在万籁俱静的世界里轻奏着撩人心弦的音乐。

夜风仍然从四面八方袭来,我们的心也不再浮躁了,眼睛忍不住四下张望,凝视着周身黑色神秘下的一切。山顶基本上都是石头,就如杨莹形容的,她突然发现自己一个人站在荒野似的“月球表面”,的确,基纳巴鲁山山顶的部分好似月球上气势恢弘的环形山,就连岩石都有巧夺天工的造诣,实在非现实所能拥有。

那次杨莹和朋友们走散了,登山者们在最后的这一段路上开始拉开距离,我们跟杨莹一样也一步都没有放弃,反而觉得脚下像是更坚定了,不断的朝着天空的方向前进,天原来并没有那么高。我的头灯对这次行动帮助特别大,我用的是那种矿灯,射程远,亮度高,天上的明星显得摄人心魄,

我自从在西藏的然乌湖与四川美女方小姐一起数星星的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星空,我们仿佛是站在月球上,星星离我们如此亲近。

就如杨莹所形容的那样:“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浩瀚的星海,无穷无尽的明星争奇斗艳,我好似掉进了一个巨大的万花筒,我将自己迷失了,幻化成星海中微微发光的一颗粒子,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我此刻的感受跟杨莹是一样,我们曾经爬过相同的山,只不过时间不同而已。

杨莹认为当一个人面对一大片最原始的星星的时候,城市的任何灯光都遥不可及,杨莹说人是如此渺小和孤单的。我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掉落在无限大的世界里,如果你不找到自己的那一点光和热,谁又会将你怜惜?我跟杨莹的感受是一样,站在山顶,才发现自己的渺小。

队员爬过最后几块冰冷巨大的岩石,我们一步一摇地登上神圣的基纳巴鲁山至高峰,仔细寻找过去,队员们也都陆陆续续来到了顶峰,彼此鼓舞着,毕竟山上太冷了,很多人没有穿厚衣服,结果大批人马都是冲顶拍完照就急匆匆的下撤了,毕竟我穿了冲锋衣,而且别人告诉我神山的日出是全马来西亚正震撼人心的,所以我拉着小虫姐姐爬到背风的一个地方,一边就是万丈悬崖,深不可测。

虽然有几根绳子象征性的护着,但是完全不可靠,这时天际已经发白了,可惜云层太厚了点,当那龙脊似的黑色突兀山峰之后泛出第一丝浅淡氤氲的红色光芒,我还是起身走到山顶,在牌子那里让一个美国老人给我拍了张照片,之后再次琢磨了下铭牌上写的字,因为是马来文,后来才知道是这个意思:“In memory of Gunting bin Lagadan, Chief Guide of Mount Kinabalu 1888-1996 ”

这时我目送友才弟和小虫姐姐下撤了,我看安琪姐姐也挺不住了,就让她慢慢下山,我则继续在山顶看风景,然后望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凝视了良久。日出非常壮观,让我想起了今年元旦在江西三清山看日出的情景,真是异曲同工啊。

虽然站在峰顶冰凉彻骨的岩石上,寒风在我们身上肆虐着,刀刃般割着我们的脸颊,却不曾动摇我们对日出的期待。大家都是兴奋的,即使因为钻心的寒气而不断的战栗着,仍然面向着神圣的东方。

登山者说在登上的过程中能够体会到人生的意义,大概是那种勇攀高峰和克服艰难万险的精神。登山最美不过山顶的几分钟,到了山顶马上就又要下去,因为还有下一个山峰,虽然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登山珠峰,但这个梦想并不会很遥远。

驻守在峰顶的人员都静默着,就如杨莹描写的那样:阳光洗涤了风餐露宿的艰辛,重新给我们勾勒出一个金色的轮廓。太阳将黎明前最后的痛苦和黑暗全部荡涤,新的一天就要受到光明神圣的洗礼。太阳升起来了,那奔腾的势不可挡的光芒照亮了所有人的梦想,向着高不可测的天空不断的升腾。

看完日出,我就开始下山,不远处我发现优彩居然跟导游呆在不远的地方,想到优彩是学摄影的,这次应该给个机会让她发挥下。如是在山峰上我与优彩停留了很长时间,知道最后下山的人就剩下我与优彩跟导游为止,连安琪姐姐都提前下撤了,为了拍点照片,优彩真没有少折腾,又是捕捉光影,可惜是器材太差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又背不动长抢巨炮型的专业相机,只能拿个最低端的标镜凑合下用了(18-55MM)。我知道,摄影就是等待的艺术,记得美国摄影师杰费恩拍摄到闪电直接打在自由女神像上的惊人照片,而他为了拍摄这一幕已经等候了40多年。

Jumbo Huang citation resources: Located at 1,585 metre above sea level, Kinabalu Park showcases a complete and interesting ecological system unrivalled anywhere else in the world. Approximately 2 hours ride from Kota Kinabalu, the park covers an area of about 754 sq. km with altitude ranging from 600 metres up to the summit of Mount Kinabalu at 4,095.2 metres. Popular for its cool climate, the park promises to enchant visitors with its rich flora and fauna. It also carries lowland, mountain and alpine vegetation on a scale that is not seen elsewhere between the Himalayas and the snow-capped peak of New Guinea.

In December 2000, UNESCO awarded Kinabalu Park as Malaysia’s first World Heritage Site for its “outstanding universal values” and its role a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biological sites in the world.

Kinabalu Park accommodation range from private chalets for small groups and families, to dormitories for the backpacker and semi-luxury suites for honeymoon or romantic couples.

Mount Kinabalu (Gunung Kinabalu) is the most dramatic feature in Sabah and the tallest peak between the Himalayas & the New Guinea. Towering at 4,095 metres (13,435 feet), Mount Kinabalu exerts a magical quality that is both indescribable and unbelievable. The granite peaks are constantly veiled in wisps of clouds and at times during a clear day, the summit reveals a distinct glacier carved pinnacles, rising from the smooth granite dome. It is one of the safest and most conquerable peaks in the world—provided that you’re reasonably healthy and physically fit. The highest point of the mountain (Low's Peak) can be accessed relatively easily by any person with reasonable fitness, and required no technical climbing. It is a 8.8km trek to the top where the trail runs along the southern side of the mountain over the Tenompok ridge. Most climbers will take two days to climb up and down Mount Kinabalu with an overnight stay at the huts in Panalaban.

Before June 2015, climbers can choose from two available trails to climb Mount Kinabalu – the Summit trail (via Timpohon Gate) and the Mesilau trail (via Mesilau Gate). However since the 2015 earthquake, the Mesilau trail has since closed and two new trails have been constructed by Sabah Parks, mountain guides and local villagers to replace the old Summit trail. Part of the old Summit trail was destoryed during the earthquake and had remained inaccessible. Final part of the ascent requires climbers to scamble over loose rocks and large boulders for about 90 m before reaching Low's Peak. The climb from Panalaban to the summit normally takes about 3 to 4 hours for most people, just in time to catch the sunrise.

After the victorious moment of summiting Low's Peak, and snapping away photographs as momento, climbers make a quick descent back to their huts in Panalaban for a quick breakfast, before heading down to Timpohon Gate. The remaining descent takes about another 3 to 6 hours depending on the fitness and physical condition of the climbers.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